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天价宝贝别想跑勇气

2021/10/14 4:17:21 作者:西子言 来源:掌阅小说网
天价宝贝别想跑
天价宝贝别想跑
作者:西子言来源:掌阅小说网
六年前,她救他一命,却害得她失身失忆,家破人亡。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不得不以命相搏,逃离险境。六年后,她携带双胞胎萌宝华丽回归!表面上她是未婚生子的无颜弃妇,暗里却是享誉全球的金牌车神,皇家设计师。而他,明里贴着帝风继承人、钻石王老五的标签,暗里却是机械科研界的无冕之王,追魂首脑。六年重逢,二人相见却不相识。只是她身边那两个小家伙,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该死的女人,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谁偷你的种了?蛇精病,滚!”然而,当记忆复苏,身世曝光,一切真相大白,是他,征服了她?还是她,颠覆了他?

林舒逃了。他在无人的道路上疯跑,冷风迎面刮在他脸上。他一口气跑到小区门口,中年保安打开电子门,冲他敬礼。

他走到了经天路地铁站。地铁里人很少,他坐在空荡的车厢里,看着对面车窗上的自己,觉得自己太可笑。

在那一刻,他感到羞耻,为自己的疯狂和轻浮羞耻。他害怕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哪怕贺季青看起来一切都好,把身体的第一次奉献给他,或许是一种享受。但他的内心在抗拒。他下定决心期待的,并不是这个。

他不想要只为愉悦身体的一夜情。他想要好好地谈一场恋爱,在大四结束前。然后回家,回忆着这仅有的一次美好,独身到死。

在大三时,有大一的学妹向他示好,他委婉地拒绝了。室友问他:“你为什么拒绝?”

他回答室友:“我不想谈恋爱。”

恋爱不断的室友很惊奇:“为什么?”

他告诉室友:“因为我觉得单身很好。”

室友说:“单身有什么好的,人早晚都要找个伴结婚的。”

“人类的夫妻中,有80%不是因为相爱在一起的。”他告诉室友。

室友觉得他因为这种理由而选择单身,太悲观。他想如果他告诉室友真相,室友大概就不会觉得他悲观,而是觉得他恶心了吧。

他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无需确认,自然而然的便知道了。他的家庭不会允许他喜欢男人,更不会允许他和男人生活一辈子的。在高中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独身到死。

室友说:“早晚你会明白的,一个人很辛苦。”

所以,他不甘心。

是的,一个人太辛苦了。

在已经过去的二十三年里,他与所有人保持距离,不给自己任何爱上别人的机会。父母说他内向,老师说他太沉默,同学说他无趣。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冷淡的人。

他没有朋友。在漆黑的夜里,独自保守秘密的感觉,很糟糕。他拼尽全力,从东山岛考到南京,以为会有所转机,可最终他还是要回去。他的父母只有他。

人生那般漫长,他不想独自一人冰冷地走到底。他想要一点温暖的东西,哪怕只是回忆,可以帮助他坚持走到父母离开他的那一天就好。

因为他的懦弱和胆小,他已经浪费了大学三年。他必须要在这最后一年,创造一些可以温暖余生的回忆。

林舒回到寝室,手机有贺季青发来的未读微信。

他问他:“到学校了吗?”

他回“到了”。再无下文。

他对贺季青感到愧疚,却不想跟他说对不起。他在网上搜到了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下载到了电脑里。

周末,林舒在校图书馆最偏僻的角落里,看完了《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这是一部悲伤但美好的电影。少年和男人的爱情纯粹得动人。

结尾时,男人最终还是离开了少年,少年很难过。他的父亲安慰他说:“我也许曾经接近,但我从来没有拥有过你们拥有的。总有什么在阻拦我,或是挡在我面前。如何过好你一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只要记住,上天赐予我们的心灵和身体只有一次。而在你领悟之前,你的心已经疲惫不堪了。至于你的身体,总有一天,没有人愿意再看它一眼,更没有人愿意接近。现在的你感到悲伤、痛苦,别让这些痛苦消失,也别丧失你感受到的快乐。”

少年听着父亲的话语,表情渐渐悲伤,眼泪打湿了他的眼睛。

林舒趴在桌上,只有用力捂紧胸口,才不至于哭出声来。

自从林舒逃走后,贺季青没有再打开豆瓣。他开始没日没夜地写稿,废寝忘食。贺安年周末来看他时,被他邋遢颓废的模样吓到。他的胡子长满了侧腮和下巴,好像很多天未刮了。头发也不复平常的整洁和干净,乱糟糟地堆在头上。他身上的灰色家居服前襟居然有一大片褐色的污渍,像是打翻了咖啡洒到了身上。他的房间里都是烟味和方便食品的味道。

贺安年帮忙清扫,贺季青旁若无人地继续写稿。看到他这个样子,贺安年很心疼。他主动问起:“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可是贺季青什么也不愿意讲。只头也不回地告诉他,最近遇到最大的事便是赶稿,编辑催得很紧。

贺安年怀疑地看着他,认为他没有说实话,但不管他如何旁敲侧击地打听和追问,他的哥哥始终都不愿意跟他说真话。

从小便如此。他可以和贺季青分享自己的一切,甚至第一次遗精这种事,都会告诉他。可是贺季青却不会跟他说他的任何事。

“最近见了很多女孩子吧?”贺季青反问他。

他疲惫的点头说:“是啊。”

“没有满意的?”贺季青问。

“有的。”他说。

“那可以试着交往,妈挺着急你的。”贺季青终于合上电脑,他摘下鼻梁上的眼镜。

贺安年盯着他的眼睛,没了镜片的遮挡,更显他眼睛的好看,尤其浓密的长睫毛,眨眼时真的会在眼睛下方落下好看的阴影。他很羡慕,他没有贺季青好看。见过贺季青的人,都会被他吸引。

“但是她没有看上我。”他说。

贺季青看着他问:“为什么?”

他避开他的直视,犹豫了几秒后小声的回答:“她说更喜欢哥哥你。”

贺季青轻轻地笑了:“都是假的。”

人很容易被表象迷惑。这些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过。大家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带着仰望的姿态,说喜欢他。那种喜欢,是和他没有关系的。

“她只是说喜欢我,但是还是跟你一起见面。”贺季青说。

贺安年惊讶他居然说中了。

“她甚至都没有找你要过我的电话或者微信,但是她愿意跟你一起吃饭。”贺季青继续说。

贺安年默默地点头,他说得都没错。

“以前都这样,不是吗?”贺季青看着贺安年,他的亲弟弟贺安年。两兄弟除了体型相像之外,其他相似的地方很少。贺安年也是帅气的,浓眉大眼,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阳光。

曾经有过女孩找贺安年要了他的联系方式,但只见了一面,便没有下文了。她们通常会告诉贺安年,说你哥哥长得太好看了或者是太完美了一类的话,她们说自己配不上他。甚至贺安年包括父母亲都会这样认为,那些女孩配不上他,他不会喜欢那些人的。他们有时候还会善意的提醒那些人,你们要做好被拒绝的准备。

“她们对我的喜欢,是假的。”贺季青说。

贺安年从他的眼底,第一次看到了露骨的寂寞,但转瞬即逝。他突然意识到,他的颓废可能与此相关。

“也不都是假的,她们只是胆子太小。”贺安年异常肯定,他想安慰他。他的哥哥很优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与他比肩的。

贺季青偏转身体,歪着头与他对视。贺安年再次说:“喜欢是真的,没有勇气也是真的。”

贺季青慢慢地勾起嘴角,贺安年想,自己大概猜对了。

“哥,你看起来太完美了。一般人站在你身旁,都会自惭形秽的。”贺安年还想告诉他的哥哥,他就是这样的。站在光芒四射的哥哥身旁,他是如何的自卑,如何的抬不起头。为什么同样的父母,两个人却有如此大的差距。他为此困惑过很久。

贺季青脸上笑容又慢慢隐去,对于弟弟的话,他觉得讽刺,什么时候优秀也成了一种罪过,居然要忍受被人群隔离的痛苦。

贺安年离开前,给贺季青准备了晚饭,用从家里带来的菜做了一桌菜。他本想留下来一起吃,可是贺季青说他暂时不饿,贺安年只好失望地先走了。

贺季青站在二楼工作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弟弟缓步走过草坪,开门离去。他下楼,看到满桌的饭菜,打开了新下的交友APP,他想找个人一起吃饭。

他的需求还未发出去,微信里进来新的消息,来自木木,豆瓣上的木木,那个叫林舒的男孩,他有一张白净的脸和细长的眼,是第一个主动吻他的人。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可以吗?”

“我想和你谈恋爱,行吗?”

男孩的话很直接,但“可以吗”和“行吗”暴露了他的紧张和忐忑。他似乎很着急,想要迅速确定答案。他连续发来了三个“可以吗”。

“你觉得可以吗?如果不行的话,不要说不可以。微信删掉我就好了。”他甚至连退路都想好了。

贺季青将这几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干涸的沙漠里,第一次有了雨水浇灌。它们来得猝急,汹涌。他听到了埋在深土里植物种子苏醒的声音,激烈,带着蓬勃的生命力。他想让这场雨来得更猛烈些,他抖动着手指回复:“可以。”

林舒看着手机里的“可以”两字,因为紧张积蓄的眼泪喷涌而出,他怕被人看见,只好埋头趴在自习桌上,眼泪打湿了手背。

他已经用完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向一个男人求爱,向一个男人告白,用那样直接的方式。幸运的是,他的勇气获得了回报。

贺季青说“可以”,他说可以,那么好看的人说可以,看起来那样优秀的人说可以。林舒一边流泪一边想,他不止用完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也用完了这辈子最好的运气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来序章之改名换姓

    结界悬崖的深渊一片混沌,四处交叠混乱的力量让冰卿感觉身体快要被撕裂,最终不敌,晕了过去,身体不断下坠,不知去向何处。临安大陆,东南界林。一道光芒划过天际,惊动飞鸟,也惊动了宿命相逢的人。马蹄声阵阵,由远及近,然后消失,脚步声紧接着响起,慢慢靠近,冰卿痛苦地半抬眼,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逆光而来,恍如

  • 宋功一梦五十年 1

    痛!很痛。痛的她再一次强迫自己睡过去。以至于把身边的声音都屏蔽掉了,只有痛,痛的疑似梦中。柳红双腿搭在奇怪的产床上就后悔了,原以为进了分娩室孩子自然的就出来了,却没想到比在外面病房里还要难受百倍、千倍。妈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在经历生死关,听着就已经是很叫人害怕,真正开始经历了,却又分辨不出何为生何为死。

  • 星迹第九章在线阅读

    凤寒宸看着自己那妹妹打盹的模样,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这宴会本就是各大臣带家眷参加,丞相府自然相同。凤轻舞觉得这宴会太过无聊,只想清清静静的睡个觉,却不想她想清静,别人可不想。“本公主听说七王爷的王妃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又是这京城第一美女,不知本公主可有幸看看王妃的舞蹈呢?”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大家

  • 风月琵琶录在线阅读第八章

    寒流歌见北爵云姿发愣,手掌在她眼前挥了挥,“云姿?”“啊。”北爵云姿眼睛一眨。“你怎么了?”寒流歌关切地问。“没什么。”云姿清了清嗓子,回道。“你看你这失神的样子,能叫没什么吗?”寒流歌双眉一扬,“快跟我说说,你有喜欢的人吗?不然我这心里不平衡!”“有。”北爵云姿轻轻地说道。“不是吧,真有人能让你喜

  • 大唐:享受生活之卫国公,姚星(5)

    这他妈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就算是普通的学院里都没有过的这么惨的。黄忠深吸一口气,起身道:“天赐,二爷爷先去办点事。”“嗷。”黄天有点心不在焉的,下意识道:“出去后在上层公园里有公用厕所,如果憋不住了,随便在森林中解决也行,反正没人看到。”黄天还以为黄忠是要去上厕所,下意识就说了这样一句话。黄忠听到黄天

  • 异世界之斗破苍穹在线阅读第2节

    这边艾香香潇洒送别,那边相府乱成了一锅粥。“小姐呢?不是叫你们好好看着小姐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见人影了?”艾相国在那里大发雷霆,他这个女儿每次都可以把他气得五脏六腑都冒烟。刚昏迷醒过来,又不见了踪影。可能又去找那个云飞笑了,真觉得没把相国的脸给丢够呀!艾相国越想心里越是愤怒难当。兰儿低着头,不敢说话。

  • 王者征途从毁灭木叶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王大治将薛叶打晕后一路施展轻功向薛家堡奔去。王大治因多带一人路上稍有耽搁,但也再第二天下午赶到了薛家堡。王大治谎称薛叶遭人暗算受了重伤成功进到堡内,待下人通知道薛竿时已经来不及了。王大治已然带着薛叶来到薛竿的房间。薛竿对王大治的到来非常震惊,他没料到王大治居然等不及亲自到薛家堡公然威胁他。王大治见到

  • 北方来信在线阅读第二节

    林德准备开始修炼,他开始回想低级魔法全解的内容,“系统,低级魔法这么多,我要铭刻哪一些魔法啊。”林德问系统。“首先,宿主你要知道华夏人有204块骨头,而大多数骨头都是小型骨头,只能够铭刻中下级的魔法,而指骨这种,就只能铭刻低级魔法,只有臂骨,腿骨,这种才可以铭刻高级魔法甚至是禁咒。”系统说到,“希望

  • 向往的生活:天王在线阅读第9节

    明天一早。安辰就准备赶往第一试炼的目的地。路途中,他也不忘频频发动着自己的窃取能力,尤其是不远处的神殿堂外的十二尊奥林匹雕像。安辰更是看得有点心动。要知道神奇女侠这么强悍,奥林匹斯十二主神分被赐予的天赋可是占据绝大因素。据说,这信仰图腾在亚马逊族人的供奉下,依稀保留着一丝微弱的神力。说不定自己能够.

  • 贵门等待电话

    “妈妈,你说爸爸说话算话吗?”许景天双手托着下巴,一副担忧的样子看着正在收拾房间的柳颜。柳颜放下手里的活,一脸懵逼样看着睁着圆溜溜大眼睛的儿子问“什么爸爸?”“就是今天撞到我的那个爸爸呀”景天毫不忌讳地回答。“你怎么老喊个陌生人爸爸呢?他不是爸爸”柳颜继续着手里的活儿。“他就是爸爸,你老是说爸爸去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