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极幻而空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10/14 4:03:12 作者:一叶零夜 来源:纵横中文网
极幻而空
极幻而空
作者:一叶零夜来源:纵横中文网
“emmmmmm,我好像穿越了。”“嗯,我好像会魔法。”“嗯,我好像会很多魔法。”反派“你TM的怎么什么都会啊!”叶虚天上课睡觉,一觉醒来却发现世界大变,全球都在学习魔法!

魔君听到了妖王的哀嚎,他听的出妖王哀嚎的含义,这是多么声嘶力竭的无助,是因为他的背叛,知道自己已无力回天,想转头对妖王说些什么,可妖王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用獠牙将其脖颈咬断,将头颅叼在口中,直接向空中抛去。

魔君实体化妖气逐渐在溃散,当场毙命,巨大的身体随着妖气迅速散去,变回一具无头尸体,同时妖王域的身体发出白光,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人形,妖王浑身是血,鲜血已将雪白的战衣染成了红色,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凌乱的头发,随风飞舞,全身被一个圆形的结界包围住,悬浮在半空中,妖王域的表情还是一样的高傲,眼神哀伤默默注视着魔君的尸体。

过了许久,妖王域对着地面的无头尸体说到:“你没错,你的计划十分完美,你的**已让我妖力尽失。恐怕我也活不了了,可你就是太冲动,太自负,不该和我正面对决,这是你这次行动最大的败笔。”

说完,域转身将要离去,最后扭头看着魔君的尸体又补一句:“不过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使用水中月影,火焰冰锥,空间转移,从来不需要妖力,这个事情没有跟你说,确实是我不对,你也傻,早点问我今天也不至于身首分离。”

这段自言自语的话,足以体现出了妖王内心的孤独,所谓高处不胜寒,魔君是他这么多年来最为倚重心腹,如今却落得一个身首分离的下场,到头来他也只能对着一具尸体述说这着一切,应该他是希望这次赢得是魔君而不是他。

说完妖王域向空中飞起,身体的结界还没有解开,空中出现一个黑洞,域飞了进去,黑洞也跟着消失。

(空间转移:域族妖的特殊天赋,域不仅可以通过空间转移进行距离的移动,还可以穿越空间。简单的说域不需要工具的辅助,和专门的通道进入别的空间,例如进入天界需要经过南天门,进入阴曹地府需要进过酆都鬼蜮,妖王域的空间转移的能力就是可以任意时间,任意地点在各个空间中穿越。)

王城一战妖王域深中冰核之毒,域自知命不久已,为了寻求自身长眠之地,妖王域来到了人世,因为妖王为了缔造他的万世妖界,曾经打压过很多强大的妖族,如果将长眠之地选在妖界,日后定有宵小之辈打扰他的清眠,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域使用妖域族特有的能力“空间转移”,脱离妖界,来到人世。

妖王满身鲜血,右手捂住受伤的胸口,鲜血还在流淌着,但域脸上的表情与其窘迫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还是一脸的若无其事,以其说是他是在找墓地还不如说是在欣赏人间的美景。

突然域眼前一亮,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山庄,山庄顶部有一片剑林,满地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剑,有破败不堪的,也有完整如新的,妖王域左手摸了摸腰间的梅颜和妖决,直接往那片剑林飞了过去,飞到剑林上空,从腰间掏出梅颜和妖决,看了一看,说到:“希望你们能找到更好的主人。”

话毕,域左手伸直将梅颜和妖决垂直放在眼前,凝视几秒秒之后,轻轻放开手中的梅颜和妖决,梅颜和妖决同时化为闪电,垂直向剑林落下速度极快,轰隆两声巨响,梅颜和妖决并排插在剑林的最高点,落地同时剑林中所有的剑都发生了共鸣,剑身微微的抖动发出嗡嗡的声音,声音震破了这寂静的天空。

梅颜和妖决都是出自妖界两位顶级铸剑师之手,可以说妖决和梅颜是妖界举世无双的神兵利器,域相信他们是有生命的,所以又怎舍得,让妖决和梅颜给他陪葬呢,弃剑之后,域继续向前飞去,域飞走后,剑林中的梅颜和妖决同时发出剑鸣和刀吟,好像它们也知道这将是与主人最终的诀别,妖王域听到了梅颜和妖决的鸣吟之声,闭眼继续飞走,没有一次回头,直到域已彻底消失,梅颜和妖决的鸣吟之声才停止。

域飞到了一个环境清幽的湖边,湖边还有三座别致的小楼,旁边就是一座清秀的小山峰,依山傍水,环境清幽,域甚是喜欢这里,慢慢悠悠的向前方飘去,域离地面贴的很近,慢慢的飘着,临死前还有这种闲情雅致欣赏周边的美景,死亡对域来说没有任何恐惧,死亡与他毫不相关,与其说域是找墓地,还不如说是找地方小睡一样,这种无畏生死的精神与胆量问世间又有几个呢?

但域周围的圆形结界还未解除,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只要受到一点点攻击都会丧命,因此格外谨慎,一代妖王怎能暴尸荒野呢,要是让后世之人知道颜面何存,一声女人的笑声传入了域的耳朵,笑声非常的甜美,域望前一看,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有说有笑的向他走来,这对夫妇,男的十分俊俏带有几分洒脱的英气,简直就是帅气逼人的类型,女的身材玲珑有致,身高很高挑,五官十分精致可人,夕阳西下,此情此景真是羡煞旁人,简直就是梦幻中的神仙伴侣,两人走到离域还有十步的距离,男的用右手挡住了女人,将她护在身后,域此时才看的更加清楚,原来女的已经怀孕了,肚子已经很大了,看上去还有三月小孩就要出生了,域眉头一皱,心中默念:好歹毒的女人。

原来域看的清楚女人用自身的气(也就是人间的内力),将与婴儿连接的脐带压缩的很紧,脐带是婴儿获取营养的主要途径,腹中婴儿营养通道被挤压,婴儿也只能获得最低的营养运送,这样下去恐怕小孩没有出生就已经命损于腹中了,就算小孩能撑到出生那一刻,也是个营养不良的短命鬼。

域没想到人类的内力可以精确控制到这种地步,也没有想到人类居然有人这么残忍对自己的小孩下手,在妖界最恶毒的妖怪也会拼死保护自己的幼仔,更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男的居然能够感知到他的位置,这一切都让妖王域震惊不已,但域的表情还是没有吃惊的体现,而眼神凝视着对面的夫妇,露出了十分有兴趣的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