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符道丹修第三章

2021/10/14 4:26:13 作者:拉布拉的多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符道丹修
符道丹修
作者:拉布拉的多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元大陆,灵修势大,剑修低调。散修陈凡偶得符修传承,修符道炼灵丹,战四方之敌,誓要让失落万年的宗门重现昔日荣光。可当灭世之劫重现,他该怎样保护至爱之人?符道?丹道?不,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书友群:392617340,欢迎加入。

仙盟接引神色稍微变了变,正色道:“近几日魔物猖獗,晚上袭击和杀人的事件多了一倍。”

闻月离安静听着,指腹摩擦了一下袖剑的剑柄。

“为了减少此类事件发生,仙盟将第七境划分成几片区域,由附近的宗门派人巡逻。”

“宗门人手有限,总有兼顾不到的地方。这些地方按照危险程度划分,再派给散修。这样每个修士负责一片区域,保障夜晚的安全。”

这么多魔物来势汹汹,也不知道冲着谁。

闻月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虽然挺没用吧,但他怎么也算个仙君。烟云第七境这么乱,他没有不管的道理。可他自己还是个“逃犯”,这么和魔物正面刚,直觉容易出事。

闻月离又在仙盟分部的门口站了一会儿,发愁地捏了捏眉心。

不远处长街尽头传来些许喧闹,夹杂一些惊呼。

仙盟接引不舍地从闻月离身上移开视线,望向声音来源,待看清后,仙盟接引倒抽一口气,眼珠微微颤动,捂住自己嘴。

闻月离拧眉,也看过去。

这应该是一团小山似的泥沼,肆无忌惮在街上横行。

红褐色的泥沼中,加载了死尸的断手、断脚、四肢、躯干,数不胜数,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腐烂的臭味迅速飘了过来,令人作恶。

泥沼似乎有自己的意识,红褐色的泥浆向四处流淌,卷住路边一名修士的小腿。

这名修士反应不慢,轰出一击灵掌。泥浆却只是稍微散开,再次聚集在一起,将修士往泥沼中拖。

修士立刻展开反击。

可他的攻击欠了点火候,只能击退不能击溃。

其余修士赶紧帮忙。

长街上法器和灵气的光一通乱闪,总算把这个魔物制服。

仙盟接引捂着胸口,长出一口气。等她再回头时,发现“读书人”脸色有些差,她担忧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闻月离说。

笑容如初,温润无暇。

仙盟接引却更担忧了。

一声哭喊撕裂长街上空,仙盟接引下意识回头。一名女修拨开泥浆,颤抖着双手将一颗头颅抱在怀里,喃喃说着什么。

仙盟接引不忍心再看,别开视线。

她正欲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发现石碑前的年轻人消失了。仙盟接引四下寻找,居然看见“读书人”接了一个带着小月亮的任务。

魔界寸草不生、赤地千里。

只有一个地方稍微有点人气。

魔君所居住的重幽帝宫。

一座奢华的宫殿,魔君百无聊赖地逗鸟。

魔将跪在一边,跪的腿有些麻了。

血鸦已经吃了一肚子肉干,它已经吃不下了。可是迫于魔君的淫威,血鸦又吃了一条肉干,吃完彻底瘫在笼子里不动了,像一只死鸟。

死乌鸦就不好玩了。

魔君用干净的帕子擦手,才把注意力放在跪着的这个手下身上。

魔君擦完手,捡个地方靠着,垂下冷冷轻轻的视线。

“问你三个问题。”

魔将点点头,汗都下来了。

“第一个,脊刀被藏到哪儿了?”魔君问。

第一个问题他就不知道!

魔将心虚地小声说:“不知道。”

魔君:“呵。”

脊刀是派去卧底的那名魔将,据说魔君刚来魔界的时候,脊刀就跟在魔君身边,算是魔君的手足。

原本清理在魔界的眼线后,魔君点了一些兵,准备给仙界一个血的教训。结果一只青鸟悍不畏死地冲进来,带来一张纸条。

这么个小东西还敢冲魔君叫,当时魔将就觉得这小玩意已经死了。

魔君也没当回事,抓着小鸟,取下青鸟腿上的信笺。

上面只有两个字:“脊刀。”

魔君脸色当场就变了,大概时风雨欲来这么个架势。魔将当时想,估摸得增兵吧,都气成这样了,明晃晃的威胁。

没想到魔君揉了揉青鸟的脑袋,绯色的唇挑起一个弧度,声音居然还算温和:“告诉你的主人,警告我收到了。”

这只鸟侥幸捡了一条命。

青鸟飞走,魔君不笑了,位于御座上,冷漠地俯视殿内的上百魔将。

那表情,真的有点可怕了。

最终魔君没动兵。

魔将们的任务换了一个,找脊刀。

如今半个月过去了,他们依旧没找到。

想到这里,魔将的头低的更深了。

“第二个问题。”魔君说:“那个小青鸟的主人是谁?”

“不知道。”

魔将恨不得把头埋起来。

宫殿里特别安静,连乌鸦难听的叫声都没了。

魔将实在扛不住,一脑门磕在冷硬的地面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烟云第七境究竟谁私自圈养魔物!”

魔君总算有了点其他的兴致,语气也多了一些兴味。

“是谁?”

“王女南姝。”

一只装死的血鸦,悄悄往笼子的边缘挪了挪。魔将战战兢兢跪着,气都不敢喘了。

魔君统一魔界前,魔界有四位王,东南西北各一位。后来魔君把四个王杀了,自己当魔君。

按道理王女这样的隐患,魔君应该眼皮都不眨地杀了。但是南姝居然早就认识魔君,甚至还救过魔君的命。

而南姝也是个没心的人,父亲南王的尸体还在旁边,南姝笑吟吟跪下来对魔君俯首称臣,一滴眼泪都没流。

魔君没杀她。

没想到一念之差留了一个祸患。

魔君不知道在思量什么,抱臂靠在窗边,忽然扭头看向窗外。

魔界的天空都是暗的,夕阳西沉,却像夜晚一样黑。

应魔君的吩咐,天稍微暗些就在重幽帝宫里点灯。每座宫殿都点上,明亮的烛火透过薄薄的窗纸。

这样再看的时候,能在黑沉的夜色下看到灯火辉煌的帝宫。

魔君约莫是欣赏了一下这样的景色,调整心情,免得自己心情太差,去找点杀人的乐子。

魔将的膝盖快跪废了,魔君才收回视线。

“继续查。”魔君说。

指脊刀在哪儿和青鸟主人这件事。

魔将心领神会,一低头铿锵有力地答:“是。”

能在江无邪手下活命的魔将,应该具备替江无邪扫清障碍的能力。

魔将道:“一会儿属下带人去杀了王女南姝,不劳君上费心!”

魔君又拿了一根肉干去逗血鸦了。

血鸦真不想吃。

可是它看着眼睛比它还红的魔君,怂了,张嘴吃了半根,然后突然静止。这只颇有灵性的乌鸦,自己撞开笼子飞出去。

目睹这一幕的魔将试探问:“属下去抓了杀了?”

他指这只血鸦。

谁知道魔君皱眉:“戾气这么重?吃多了去吐,罪不至死吧。”

魔将:“……”

魔君:“总想杀人去红尘界佛塔坐一会儿,去一下杀心。”

“是。”魔将艰难吐出一个字来。

“王女南姝的事,你不用去。”魔君用手帕擦干净手指。

“那让谁去?属下去安排。”魔将说。

“我。”魔君说。

魔将猝然抬头。

烛火通明的宫殿中,倚在窗边的不是魔君,而是一个红衣少女。她绯色的瞳孔正在一点点被黑色覆盖,不再是那种刺目的血红。

少女身形高挑,梳着一个马尾。

在她的腰间挂了一串银色的铃铛,走起路来叮铃铃作响。

这般摸样,真的和人间少女无二。

江无邪让人抬上来镜子,自己站在镜子前打量片刻。他对这个样子不是特别满意,又拿了一把银剑做配饰,这才觉得稍微符合他心中的设想。

倒不是江无邪喜欢女装,而是他作为魔界大佬,一出门仙界一定会让人跟着,那些小虫子太烦了,捏死他都嫌脏手。

少女魔君再把自己的气息掩盖住,修为压得极低,在铃铛的脆响中独自出了魔界。

烟云第七境。

近日入夜后不安稳,烟云七境大小城池灯火辉煌,街道上却空无一人。等夜再深一点,月光下的阴影会变得狰狞起来,长相奇怪的魔物走上街道、出现在山野间,开始它们的捕猎行为。

一个蜘蛛魔就是如此。

它叫蜘蛛魔不是因为它的外形是一个大蜘蛛,而是它匍匐在地的姿态很像一个蜘蛛,八爪的那种。

蜘蛛魔有一颗女人的头,人的躯体;同时她还有四条胳膊和和四条腿,关节以一种奇异的姿态反折。

这种关节构造并不影响它的行动,相反还使它的行动更加迅速。往往它逼近猎物时,猎物听见细微的声响,刚来得及扭头。这样它可以扑过去,一下咬断猎物的喉管,血的味道会填满它的唇齿。

猎物垂死挣扎的表情回映入它的眼中。

而它会在猎物挣扎时,再给予猎物猎物更深的绝望。它会把手伸进猎物的丹海,取出他的金丹。

因为喉咙快被要断了,猎物连叫都叫不出来,这对蜘蛛魔来说真的是美妙的体验。

今天它的目标是一支修士小队。

这个小队的修士很厉害,刚杀了一种喜好成群出没的魔。血喷在墙上,渗在砖石的缝隙中,洒在缝隙的小草上。

周围的血腥味和魔腐臭的气味混和在一起。几个修士都受了伤,他们或坐或靠在一边,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势。

刚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赏金的数额十分可观。

他们的神态、姿势都比较放松,笑着小声交谈。

蜘蛛魔一点、一点,靠近这支修士小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我是大将初入大厂

    第二章初入大厂到了正式出发那天,公司开了一辆面包车,大家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了大厂。其实之前来过一次,当时是拍摄定妆照,用作个人简历。到了那边就马不停蹄的化妆,拍摄定妆照。拿到节目组发的校服,凌溪忽然就有点想哭。这种制式的服装总是能让人很有归属感。这一次则是正式的,第一次的节目录制,想想还是很激动

  • hp流星落下在线阅读第9节

    这一阵微风下。一棵枫树之下。传出来一串对话。“哥,我喜欢红色的枫叶。喜欢所有的植物”一颗红枫树下一个女孩骑在一个男人的背上开心的说到“是吗?心儿,只要你喜欢,哥哥会给你种上所有植物。”男生宠溺的对她说。“真的吗?哥哥!”女孩兴奋地问道。“当然是真的”“还有,哥,你可不能伤害她们?”他看着女孩那令人忍

  • 帝国老公晚上见之华夏古物(1)

    飞羽学院新生宿舍里,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吃惊的打量着四周!“这是哪里?”方牧一脸迷茫的说道。陌生的宿舍,衣柜里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服装,还有一旁标注的练功房,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穿越了?还是精神错乱了?班级组织了一次野炊,正在前一秒,方牧正和同学在野外点火做饭,谁知下一秒就莫名奇

  • 爱恋,偏执,地狱在线阅读第10节

    何炯,黄垒,在王镇宇的提醒下,也清醒了过来。一个个顿时一脸尴尬。几个人连忙调出了刚刚拍摄的回放,看到了他们失态的表现,更是一个个脸色精彩。尼玛啊,乐子大了,这一下形象尽毁呀,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刚刚可是在直播呢。何炯都快要哭了,看着王镇宇和黄垒问道:“怎么办,该怎么补救一下。”黄垒也捂脸了。看着眼前蜿

  • 反派是如何攻略我的第4章在线阅读

    “啥?卡车?额从来也没开过卡车啊...”大叔疑惑的说道。展博侧过来解释了一句。“这是拖拉机,你没见过拖拉机啊?”林宛瑜努努醉的抬着小眉头,仔细的看了眼...“是么?呀...这明明就是卡丁车嘛,对吧?哥哥...”美眸看向了吕子桥,眨着的大眼睛,萌萌哒。“嗯...”吕子桥回应了一句之后,对着大叔礼貌的说

  • 旅途-插曲在线阅读第6章

    初芫想洗头,特别想,以前都是赵霄过来帮她洗,就算有了姜曳,也是赵霄代劳洗,从不假他人手。初芫爱干净是赵霄觉得可怕的地方,一天一次澡,一天一次头。出了事后,她不得不克制自己一天一次洗头的习惯,原本想着两天一次好了,可霄霄不同意了,换成了三天一次。好吧,初芫忍。今天是第四天了,她忍不了了,说好昨天洗头,

  • (阎鹤祥)第一眼见你就再难忘记在线阅读第8节

    沈顷婠还真是说到做到,林思慎还在怀疑她是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林将军就派人把她叫了去,说的果然是郡主要出门走走,让林思慎随行陪护。林将军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沈顷婠面前不得失礼,好好表现一番。林思慎面上答应了,心底却在暗暗发笑,这位知书达理的郡主殿下,可是亲口要她领着去青楼喝花酒的。她原本以为,沈顷婠就是

  • 恋爱吗我有钱在线阅读第2章

    过了五分钟,刘夏进入到了排位模式,“靠,这预选排位真坑爹,一场得等五分多钟。还是以前的好呀,匹得快。”刘夏喃喃自语道。刘夏一看界面,自己是一楼,定位上单,预选诺手,对方是蓝色方,所以banpick从对面开始,过了3分钟左右,蓝色方ban:潘森小鱼人妖姬,紫色方ban:诺手亚索小法对面一楼选择:劫(引

  • 一只忧郁的小白熊之第八章

    后来无论冰帝众人如何威逼利诱,向日岳人对他和一之宫黛的事情都咬紧牙关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倒令一众人等啧啧称奇。呦嚯,可以啊,你小子也有今天。这些都不说了。一之宫黛在家里,趴在地上翻来覆去个没完。昨天才让人加急送给向日岳人球拍,今天发短信的时候就被向日君通知明天来检查她精神状态怎么样叹气,怎么躲过去啊。

  • 我只想谈个恋爱(快穿)第九章在线阅读

    然而还未待无剑想得太过深奥,便听绿竹又道:“我有想过自己被西湖醋鱼的鱼刺给卡死,也有想过会被长安葫芦鸡的骨头给噎死,还有想过被锦官城辣子鸡的辣椒给辣死,被大理国的过桥米线给烫死……但我唯独没想过,我有可能会在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给活活饿死啊。”无剑看问题素来擅长一阵见血,从绿竹数过的一堆食物的话里,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