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大魔天佛彩礼钱要回来了

2021/10/14 3:42:47 作者:悲叶三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魔天佛
大魔天佛
作者:悲叶三千来源:纵横中文网
沉睡三万六千年今古山河谁为主一道沧桑的声音出现在人间随着声音的出现一道巨大的黑影耸立在天地之间巨大红色的眸子在天地之间探视火轩看着黑影眯了眯眼左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右手紫金龙刀直指黑影一股强大气势出现在火轩身上以前没有现在是本王了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火轩一身带血的黑色战甲刀尖指着巨大的魔影英俊得脸庞上口中响起沙哑的声音。张宇微笑着看着火轩一脸笑容的说道在这京城里你惹不起的人多的是有些事不是忍忍就能过去的火轩看着张宇眯了眯眼睛微笑道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你爷也不忍了啊旁边的东嫣然白了他一眼这货真能占

“别难受了宝贝儿子,我们马上解决这个问题,保证你今天拿到钱。”杨荷花心疼苏子志,只要苏子志稍有吵闹,她就不停地安抚。

她恶狠狠的看着姜飞:“你再想办法借三十万,冲一下不就行了吗?”

姜飞淡然的笑道:“我为了给你们凑这三十万,已经借了民间借款,再也没有能力筹出三十万。不如我去银行解开,只是再等十几天而已,反正婚礼之前,是肯定能解决的。”

超然物外,看着对方表演,自己随手拆招的感觉真好。姜飞有些陶醉。

苏长林和杨荷花商议一阵子,最终同意往姜飞卡上打钱,但是他们要拿着姜飞的卡,等卡被重新激活,钱都转回去之后,再还给姜飞。

姜飞没有异议。

“我卡里是三十四万三千两百,需要打的钱,不低于这个数才行。”姜飞掏出来自己以前常用的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

按照姜飞的说法,除了那三十万彩礼,还多出来的四万多。

但这些钱,不是姜飞的私房钱。苏家人都知道,是姜飞准备的婚礼用款。

杨荷花和苏长林开始操作,往姜飞卡里转钱。反正苏家的钱,都在杨荷花的一张卡里,转钱比较方便。姜飞也经常往杨荷花这张卡里打钱。

有之前姜飞给的二十万彩礼,再加上他们的存款,他们拿出三十四万多,冲开姜飞的银行卡,并不算难事。

在苏子志不耐烦的催促声中,他们转账成功,转的钱数,就和姜飞给的数目一模一样,三十四万三千两百,一分都没有多转。

杨荷花道:“这是你的奖金卡吧,以后我来保管。”

她将姜飞的银行卡收进包里,反手将那三十万的欠条,扔给了姜飞。

嗤嗤嗤,姜飞扯着嘴角,不紧不慢将欠条撕的粉碎,然后扔进服务员刚上来的海鲜疙瘩汤里,并且使劲搅和了两下。

“你干什么?”

看到姜飞的操作,苏家众人都有些不妙的感觉,欠条撕掉也就撕掉了,扔在汤里,算是很骚浪的操作了。

这是要翻脸的节奏。

姜飞嘻嘻一笑,打开那瓶茅台,直接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道:“酒菜都快凉了,你们慢慢吃,那张银行卡,你们留作纪念吧,我再重新申请一个就好。”

说着,他打了一个电话,是给宇宙行的客服。

“把我普通卡上那刚刚到账的三十多万,转到贵宾卡上,然后销户,谢谢。”

“好的先生。”电话里传来宇宙行客服甜美的声音。

大行的服务就是好,有礼貌,又迅速,只听嘀嘀两声,就办妥了。

苏家的人听了,脸色都是非常的难看。

扶弟魔苏欣瑶同志反应最快。

“你的银行卡销户了,那里面的钱怎么办?”苏欣瑶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如果销户了,那杨荷花就算把这张卡揣到老死,也拿不到钱。不但拿不到姜飞的钱,他们刚刚转到姜飞卡上的钱,也拿不到了。

“还有,刚才你说里面只有三十多万,我父母转过去的那三十多万呢?”苏欣瑶又问。

“我说的,就是你父母转的钱,里面本来一分钱都没有,银行卡也没有被锁住。”姜飞道。

“那短信是怎么回事?”

“哦,编辑一条短信,是很简单的事情。”

姜飞起身,提着酒瓶子,往外走去。

苏长林等人也回过神。

他们被姜飞骗了。

只是很简单的小骗术而已,他们竟然上当了。

苏长林和杨荷花也都是明白过来,都感到愤怒。

“子志,拦住他。”苏长林嚎叫道。

苏子志智商低,但不是傻子,他知道姜飞这么一走,想要拿回钱,很难。

姜飞停住,看着苏家人,道:“呵呵,你们知道为什么是三十四万三千两百这个钱数吗?”

苏家人面面相觑,都很懵逼,不用说,他们不知道。

姜天也没等这苏家人猜,直接说了出来:“除了之前二十万彩礼,剩下的十四万三千二,就是我这几年转给你们的钱数,我用了半晚上,算了五六遍,才统计出来呢,很辛苦的。至于给苏家的现金和买的东西,估计至少也是好几万。算了,我不要了,算是给欣瑶的。”

这几年,姜飞辛苦工作,不但要支付和苏欣瑶一起生活的生活费房租之类,还要照顾苏家,前前后后,转了十四万多。

彩礼,还有补贴苏家的钱,这下全回来了。

杨荷花气的嘴唇发紫,用恶毒的话语骂着姜飞。苏子志完全懵逼,根本说不出话,只是拦着姜飞。

苏长林哆嗦着道:“姜飞,我劝你立刻把钱还回来,你这是诈骗,是要坐牢的。”

苏欣瑶也是愤怒的叫道:“姜飞,我们家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姜飞冷笑,有什么对不起他,苏家人竟然还没有逼数吗?一家人都是粘在姜飞身上的吸血蚂蟥,而苏欣瑶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反省。

姜飞缓慢的推开苏子志,然后才道:“你们可以去告,或者找个律师去问问。还有,你们再拦着我,我就躺地上,将你们讹的倾家荡产。”

拍了拍身上的灰,姜飞提着酒潇洒离去,留下茫然又愤怒的苏家四口。

“真爽,突然觉得天都蓝了。”姜飞抬头看着晴空碧霄,心情快活的不得了。

饭店包间里,杨荷花爆发,啪啪,先是扇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骂自己傻,然后有狠狠打了苏欣瑶两个大嘴巴子,骂苏欣瑶是贱货,看人不准。

苏长林脸色难看的比踩了狗屎还难看。

“怎么办怎么办?”苏长林起来转圈圈。

“先报警,冻结他的账号,然后再想办法。”苏欣瑶毕竟是大学生,脑子就是快,很快想到办法。

他们也顾不得吃饭,连忙报警,有警查过来录了他们的诉求,说他们这是民事经济纠纷,最好起诉,报警没有太大用。

苏家坚称是诈骗,警查答应找姜飞了解情况。

警查同志的确负责,他们离开南风酒楼,很快就联系了姜飞,让姜飞到警所说明情况。

姜飞到了警所,拿出了所有的转账凭据,警查便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根本算不上诈骗,顶多算是使用了一些手段,要回自己的钱。

“小伙子,以后还是要走正路,不要剑走偏锋。”

“是。”

警查同志谆谆教诲,姜飞表示受教,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完美无缺、不被坏人欺负的好人。

——

苏长林一家,等到酒楼下午打烊,还没有离开酒楼,被服务员催:“不好意思我们下班了,请结账。”

“姜飞那逼没有结账吗?”杨荷花又开始骂。

“你们这一间,没人结账,总共三千八,谢谢。”菜其实没有多少钱,贵的就是拿一瓶茅台,三千出头,不过被姜飞提走了。

苏长林和杨荷花差点吐血,还是苏欣瑶刷信用卡结的账。

他们将饭菜打包回家,路上一家人把苏欣瑶骂的狗血喷头。

苏欣瑶垂泪,心中咒骂姜飞不得好死,她觉得姜飞实在是太过分了。

杨荷花道:“晚上和刘老三挑明,直接确定关系,只要他给五十万,不,八十万,立刻和他确定关系。”

苏欣瑶低头答应。

晚上,富有情调的莎碧恰西餐厅,苏欣瑶见到了刘老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