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能力者们第五章

2021/10/14 4:07:37 作者:时光单车 来源:飞卢小说网
能力者们
能力者们
作者:时光单车来源:飞卢小说网
准备从这幢大厦跳下去的时候,李信以为遇到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一位女生,一场枪战,一个不可置信的变化,一封录取通知书。能力者是最接近神祗的人类,但我们也有致命的弱点,不得不用精致的面具掩盖住敏感孤寂的内心,一次又一次,终生都在寻找命运中的那个人,义无反顾。我是时空主宰,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封祁本来想问她,去了一个星期不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意思,话到嘴边,感觉怨气很重,活脱脱一幅怨妇嘴脸,僵着脸别开了头。

“我们出去吃,想吃什么?”封祁见她恹恹的靠着座椅,显然是累惨了,他确实一个星期没有吃上一顿舒坦的饭菜,不过清若这个模样他不想她回去再做饭。

封祁没让司机送,自己开车,清若靠着副驾驶座闭着眼睛养精神,听见他的话摇了摇头,头发蹭在靠椅上散乱了几缕,整个人懒得不能再懒,“不想吃外面的,我们先回去。”

封祁考虑了一下自己会做什么,好像都不会,大不了一会让家里的佣人过来做饭就行了。

“嗯。”

清若热着水,一边的火上炒了个鸡蛋,下着面的时候又煮了个菜汤,前前后后最多二十分钟,封祁听见她叫吃饭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么快?”

清若从厨房里把面抬出来,指了指餐桌上的酱料,“酱料有点辣,少放点。”转身把蔬菜汤抬出来拿了两个小碗。

简单至极的鸡蛋面,封祁全部吃完了,还喝了碗汤。

清若精神实在不好,封祁挡住了她要收碗的手,“去休息吧,明天再洗。”

清若轻轻蹙了蹙眉,“不想留着。”转手要从另一边拿碗,封祁跟着挡住,眉眼间有些不愉。

清若低头看他,打了个呵欠妥协,“好吧。”

一群狐朋狗友打电话来约,封祁干脆把手机关了静音扔在一边,她在房间里睡觉,房间门关着,屋里没开电视也没开灯,夕阳余晖一点点洒在阳台上,上面放着的花花草草一个星期没浇水,有点缺水的缩着枝条。

只有他走动间的脚步声,封祁在厨房里找到浇花的水壶装了些水,回到阳台上漫不经心的洒着水,闪光灯闪了一下他的眼睛,下面蹲着偷拍的人立马自己诚惶诚恐的站了出来。

清若家在六楼,隔得有点远加着光线不好,封祁往下看并不是很真切,这些人还当真是怕了他阎王爷的名头。

封祁心情好,一只手抬着水壶一只手撑在阳台边缘还弯着眉眼冲他挥了挥手。

紧接着就是啪啪啪的闪光灯。

封祁已经能想到一会和明天闹得热腾腾的娱乐条文了。

不介意,心情很好。

拿水壶回厨房的时候路过餐厅,上面的碗筷摆着因为冷后残留的菜颜色很难看,封祁靠着厨房门看了一会,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去看一下医生了。

收拾了碗筷笨手笨脚开始回忆着她之前洗碗的样子。

摔了一个碗,好在是摔在水池里,他又半路用手掌抬了一下,只是嗑掉了一个口。

封祁抽了抽嘴角,在厨房里翻了好半天找出来一个黑色塑料袋把那个碗装起来塞到了垃圾桶下面。

清若第二天果然没发现消失的碗,司机来接他,封祁让司机上来,说是收一下垃圾拿去扔掉,厨房垃圾袋顺利拿走。

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今天有工作吗?”封祁站在门口换鞋,清若抱着他的外套站在一边。

清若摇了摇头,“没有。”

声音又软又甜,她昨天睡得早,今早起来精神饱满,洗了澡换了一套及膝的连衣裙,头发带着些水露一动就暗香浮动,乌黑透亮的眼睛好看得眼光都会咬人。

封祁拉了拉领带从她手臂里接过外套,低头唇印在她额头上,不知道是擦了保湿露还是什么,他嘴唇沾了些奇怪的甜腻,侧头蹭在了她头发上,微凉的水露感。

“下午司机来接你。”

“好。”清若拉着他的衬衫,力道很轻,和话语一样乖巧可人。

司机早已经给公司里通风报信,总部的好日子又要来了。

果然,封祁一路面带温和笑容,进了办公室先让财务部统计上星期的加班费情况,并且表示,上个星期的加班费每人加30%。紧跟着让一串部门负责人上去,这几天被批的一无是处的策划案开始得到肯定,封祁自己提出了改进意见让他们下去整理讨论。

整个公司都洋溢在一股欢天喜地的气氛中。

封祁的几个狐朋狗友约封祁好几次他都推了,昨晚答应了今天他做庄,考虑到几个人要在温柔乡到中午才会起床,时间定的是下午开始。

不仅是约在一起玩的问题,下半年政府那边的项目工程开发案,还有几个合作案,在办公室里谈合同是留给助理们的工作,封祁他们这圈基本都是情谊先行再到公务。

封氏在市中心,封祁那边在清若先出发,不过中途堵车了,所以清若到会所的时候他还在半路堵着。

声音有些恼,“这交通局真不知道干嘛吃的。”

清若轻笑,惹得封祁更是烦。

清若只好轻声安抚他,“没关系,我在门口等你过来。”

封祁侧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太阳,五月的天,热辣辣的太阳,想到她白嫩的皮肤,皱了皱眉,“先进去,有好几个已经到了,你和他们先打着麻将,他们不敢欺负你。”

清若啧了一声,提脚往里面走,“你们玩多大的?”

封祁口吻温和下来,带着笑意,“他们说多大你都陪着玩,输的算我的,赢的是你的。”

清若的声音高兴起来,“好。”封祁甚至听到了她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声。

难得,她原来也会这么财迷。

封祁摸了摸下巴,觉得堵车也挺好的,让她多赢点,“你自己开价码,让他们陪你玩,我会交代他们。”

封祁一推开包间门就是清若转头可怜兮兮看着他的模样,活像主人不在被隔壁小动物欺负的小猫。

他才这么一想,清若已经嘟着嘴站起身走到他旁边拉着他的衣摆晃了晃,“封祁,我都快输哭了。”

封祁被逗笑,点了点她的眉间,话语不轻不重,“出息。”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抱着,搂着她的腰往里面走,“输多少了?”

清若轻轻哼了一声,颇有些咬牙切齿,“一把没赢过。”

封祁想笑得不行,还是忍住了,给同桌的三个飞眼刀过去,几个人举手回嘴,“哥,真不是我们有意,我们就差直接问她要什么牌了。”

几个人都不可能故意坑她,没意思,封祁走到麻将桌边坐下,把清若扯到腿上,从后面环着她看她的牌,“牌挺好的呀。”

他大概懂了,这是智商问题,不过话不能这么说,弯腰过去摸牌,嘴巴刚好到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之前没玩过?”

清若憋屈,被他夹在身体和麻将桌之间只能整个人缩在他怀里,伸手挡住又热又痒的耳朵,“玩过,不过好久没人和我玩了。”

“为什么。”

“她们说不忍心。”

“……”

人越来越多,麻将桌,牌桌,台球桌都开始热闹起来,清若动了几次封祁都把她困在怀里,包间里有空调,但两个人挨着她背后还是浸起了一层汗,黏黏的不舒服,一直伸手推他同样热热的肚子。

封祁乐在其中,几圈下来赢了一堆牌币,见她不安分全部拨到她面前,“诺,数数,帮我管牌币。”

几个人调侃封祁,“哟~哥,这么宝贝。”

清若低着头装没听见,封祁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抬起来轻轻揉着她的耳垂,把烟夹回唇间直起身抱着她摸牌,“自摸。”

挑开眉里面一派鬼魅诱惑之色,“嗯,是很宝贝。”

这圈子里来来去去就这么些个人,不是跟着这个就是跟着那个,封祁毛病多,偏偏钱也很多,往往只有他玩剩的别人才接着养着玩,他很少接别人的手。

有一个例外,现在挽着一个石油老板进门的语曦,她跟着封祁那会正好是封祁和安琪刚离婚之后,那时候封祁宠她宠得顶天,只要怀孕封祁就娶她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

后来不知道怎么两人散了,散了之后封祁还给了她不少资源,三年前她算是二线之上一线之下,现在已经走出国门了。

几个人卸了麻将,封祁和他们在台球桌边一边说话一边打台球,清若被几个女的拖着去唱歌,还有些大白天已经扭扭转转的跳起舞来了。

语曦台球玩得还不错,跟他们玩了几圈换人的时候自然而然站到了封祁旁边,等着他和别人说完话才轻轻开口喊他,“封总。”

声音太熟悉了,封祁之前压根没注意身边有些什么人,听见她的声音转回头来已经叫出了她的名字,“语曦。”

语曦显得很意外他能叫出她的名字,眼眸里的喜悦和开心掩盖不住。

其实她和封祁一直相处得很好,封祁脾气阴晴不定,但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偶尔生气也不会对你过分,听话懂事有些小聪明就好,那时候她心心念念想爬得更高,和封祁最后也好聚好散拿了一大笔好处,这两年她名气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想他。

语曦两只手搭在台球杆上,稍微弯着腰低头,是很乖顺服软的动作,“封总,您哪天有时间我可以请您吃顿饭吗?”

封祁自然懂她的意思,自上而下打量她。

语曦很配合,她身材好,贴身的裙子勾勒出姣好的线条优美动人,封祁不喜欢浓妆艳抹,偏偏她脸长得好看,花了很多钱在保养上,即便是素颜看着也就二十岁出头,嫩得能滴水。

她想,封祁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封祁半靠着台球桌,两条大长腿交叠,似笑非笑的问她,“想请我吃什么?”

语曦偏头,一幅小女人的娇憨与妩媚完美结合,“自然是封总您想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呀?”

封祁勾了勾唇,视线落在那边坐在大长沙发上听人家唱歌听得陶醉的清若身上,开口叫她,“清若。”

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

“嗯?”清若转头看他。

封祁冲她招了招手,“宝贝,过来。”

语曦原本添了些暗色的眼底阴沉渐加,即便她和封祁最火热的阶段,封祁开口叫她也永远不会带上温柔这样的情绪。

清若起身走过来,隔着还有些距离封祁已经直起身拉住她的手腕一扯转而稳稳搂住她的腰,清若已经紧贴他而站。

封祁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发顶,转头和语曦很真诚的开口,“不若你哪天有时间过来家里,我们请你吃饭,她厨艺绝对好过饭店。”

对面看着她的女人眼睛里快要喷火了,清若抽了抽嘴角,背到身后的手拧了他的腰一下,面上还是笑得很友好,“要是能请到语曦姐吃饭就太荣幸了。”

语曦抿了抿唇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不用叫姐,我看着我们应该年纪差不多。”

清若点点头懒得和她扯这些细节,又敷衍了两句任由封祁半抱着她到一边沙发坐下。

封祁捏了捏她的手,口吻含笑,“生气了?”

清若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是,就是她明明就比我年纪大。”

封祁一时间哭笑不得,捏着她的下巴凑上去咬了一口,“她故意挑事的,不用理。”

“真要请她吃饭?”

封祁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沉默不语,看着小姑娘耐心渐失又忍住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随口而已,什么东西也配你给她做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空间操控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闭着双眼,风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若是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许是太累,风华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她在苏夫人那里得知,此时已经是夜晚,便也安心的睡下。病房的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是一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人。但他似乎来得显些匆忙。看见推门进来的是自己的丈夫,苏夫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

  • 谜罪之渊第七章在线阅读

    文妈本以为相亲的乌龙也许是歪打正着,文君可以和向荣有一个好的结果,谁知道空欢喜一场。她本来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而这种心情的外在表现使文家父女陷入了无尽的苦难之中。文妈的碎碎念从早上睁眼到晚上睡觉前,没有结束,更没有中场休息。这种念的内容大体包含三个内容:1、无情地打压贬低文君同学;2、与同龄的小伙

  • 女配的逆袭第二章在线阅读

    雪儿的目光与冬儿母子的目光相触碰的瞬间,冬儿母子同时看见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一双绝美的美眸,一双美眸中迸射出妖艳的光芒,那光芒美得甚至是只能用妖艳来形容,让人的目光一触之后,心灵震撼,永世难忘。即使是冬儿的母亲,也是看得呆了半晌。雪儿还是原来的雪儿,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美少女,只是此刻的眼睛变得异常的绝美

  • 未来序章之改名换姓

    结界悬崖的深渊一片混沌,四处交叠混乱的力量让冰卿感觉身体快要被撕裂,最终不敌,晕了过去,身体不断下坠,不知去向何处。临安大陆,东南界林。一道光芒划过天际,惊动飞鸟,也惊动了宿命相逢的人。马蹄声阵阵,由远及近,然后消失,脚步声紧接着响起,慢慢靠近,冰卿痛苦地半抬眼,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逆光而来,恍如

  • 宋功一梦五十年 1

    痛!很痛。痛的她再一次强迫自己睡过去。以至于把身边的声音都屏蔽掉了,只有痛,痛的疑似梦中。柳红双腿搭在奇怪的产床上就后悔了,原以为进了分娩室孩子自然的就出来了,却没想到比在外面病房里还要难受百倍、千倍。妈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在经历生死关,听着就已经是很叫人害怕,真正开始经历了,却又分辨不出何为生何为死。

  • 星迹第九章在线阅读

    凤寒宸看着自己那妹妹打盹的模样,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这宴会本就是各大臣带家眷参加,丞相府自然相同。凤轻舞觉得这宴会太过无聊,只想清清静静的睡个觉,却不想她想清静,别人可不想。“本公主听说七王爷的王妃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又是这京城第一美女,不知本公主可有幸看看王妃的舞蹈呢?”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大家

  • 风月琵琶录在线阅读第八章

    寒流歌见北爵云姿发愣,手掌在她眼前挥了挥,“云姿?”“啊。”北爵云姿眼睛一眨。“你怎么了?”寒流歌关切地问。“没什么。”云姿清了清嗓子,回道。“你看你这失神的样子,能叫没什么吗?”寒流歌双眉一扬,“快跟我说说,你有喜欢的人吗?不然我这心里不平衡!”“有。”北爵云姿轻轻地说道。“不是吧,真有人能让你喜

  • 大唐:享受生活之卫国公,姚星(5)

    这他妈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就算是普通的学院里都没有过的这么惨的。黄忠深吸一口气,起身道:“天赐,二爷爷先去办点事。”“嗷。”黄天有点心不在焉的,下意识道:“出去后在上层公园里有公用厕所,如果憋不住了,随便在森林中解决也行,反正没人看到。”黄天还以为黄忠是要去上厕所,下意识就说了这样一句话。黄忠听到黄天

  • 异世界之斗破苍穹在线阅读第2节

    这边艾香香潇洒送别,那边相府乱成了一锅粥。“小姐呢?不是叫你们好好看着小姐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见人影了?”艾相国在那里大发雷霆,他这个女儿每次都可以把他气得五脏六腑都冒烟。刚昏迷醒过来,又不见了踪影。可能又去找那个云飞笑了,真觉得没把相国的脸给丢够呀!艾相国越想心里越是愤怒难当。兰儿低着头,不敢说话。

  • 王者征途从毁灭木叶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王大治将薛叶打晕后一路施展轻功向薛家堡奔去。王大治因多带一人路上稍有耽搁,但也再第二天下午赶到了薛家堡。王大治谎称薛叶遭人暗算受了重伤成功进到堡内,待下人通知道薛竿时已经来不及了。王大治已然带着薛叶来到薛竿的房间。薛竿对王大治的到来非常震惊,他没料到王大治居然等不及亲自到薛家堡公然威胁他。王大治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