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撩你入怀第五章

2021/10/15 8:58:28 作者:虞弥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撩你入怀
撩你入怀
作者:虞弥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戳专栏求预收《你怎么那么可爱》本文文案:众人都知卫氏集团总裁卫喻生性凉薄,手段狠辣,虽逢人带三分笑意,但眼底却从来没有过真正笑意。除了在一个人面前,笑意才抵眼底,整个人才带了些烟火气。各界纷纷猜测,那个人便是时家的掌上明珠小女儿。可等到他上门和卫家提亲时,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他要娶的确实是时家的女儿,不过是大的那个。卫喻:“我要娶时慈。”时慈:“??帅哥你谁”阴狠雅痞总裁X洒脱清丽女画家食用指南:先婚后爱小甜饼女主前期画家后期回归正业设计师。—————————————————现言同系列阮蓁小姐姐

重阳佳节,正是祭拜先人的好日子。花英关闭了豆腐店,带上严倩到郊外去祭拜她那死鬼老爹。

“倩倩,去拜拜你爹。”

“哦。”

站在山腰的花英能清楚地看见青城第一监狱,阿成就在里头。

祭拜一番后,母女俩在山脚叫了一辆黄包车。

母女刚坐上车,花英忽然说道:“倩倩,我想起附近有一个老朋友,我得去看看,你先回去。”

“好吧。”严倩点点头。

花英这回学聪明了,上回被监狱门口的人赶,这回先躲在暗处观察。

王芳难得放假,祭拜了兄嫂后才想起自己的制服脏了,是时候拿回去洗洗。反正这坟地离监狱不远,于是从山上下来,步行至监狱拿衣服。

都快走到门口了,王芳愣是被一块砖头给绊了一跤,头也摔了个大包。

“谁呀,哪个缺心眼的,不知道监狱外面不准放砖头嘛!”

“呦呦呦,”花英听见声音,立马跑了过去,“这位姐姐,你没事吧?”花英把王芳给扶了起来。

“谢谢啊。”王芳对于监狱外面有人并不奇怪,因为时常有人探监。

“嘶~~~”王芳一疼才意识到,地上不仅有砖头,还有钉子,自己的手被钉子钉到了。

“这位姐姐,我女儿说,被钉子钉到了,很容易得破伤风的,咱们赶快去医院打针吧。”

王芳点头答应。洋人的玩意儿,王芳倒是在监狱里听医务室里的医生说过,她也曾亲眼看见犯人得破伤风而死。

看来衣服是洗不成了。“那就谢谢妹妹了。”

“诶,别这么说,我正好要去医院接人出院。”

两个人走到大路,叫了辆黄包车……

王奇今天放假,他打算接奶奶出院,然后去案发现场查看一番。

王奇蹲下身子,对坐在轮椅上的王奶奶说道:“奶奶,您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办一下出院手续,等会儿来接您。”

“好。”王奶奶心里是高兴坏了,今天是重阳节,正好在家里祭拜一下自己的儿子和儿媳。

王奇从一边的楼梯下楼,王芳则从另一边的楼梯上楼。打好针就想上厕所,谁知道楼下的厕所坏了,于是到楼上上厕所。

王奶奶等得无聊,四处乱看,结果看到楼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

“娘?!”王芳热泪眼眶不可置信地跑了过去。

“阿芳!”

母女俩人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面。

“哎,真是感动,被人贩子拐了二十多年,居然还能团聚。”经过护士站的王奇听到护士这么一说,没有在意,直接往奶奶在的地方而去。

“姐姐。”

“奶奶。”

花英和王奇在走廊尽处碰面,二人看见王芳和王奶奶痛哭流涕地抱在一起。

“阿奇来了,”王奶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孙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阿奇?你就是阿奇?”王芳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奇,监狱厨师周明义是她的侄子?

“阿奇啊,我给你介绍,这就是你姑姑,以前被人贩子拐跑了,没想到咱们一家还有团聚的一天。”王奶奶激动坏了,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完了完了,王奇在心里大叫不妙。在监狱食堂捡到照片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照片里的四个人就是自己的父母、奶奶和姑姑。姑姑是牢头,他是监狱厨师,身份要败露了。

“姑姑。”

“哎。”

“阿奇出息了,最近进了巡捕房呢。”

“做巡捕了?”王芳狐疑地望了一眼王奇,确实是“出息”了,连长辈都骗。

“好啦好啦,肚子都娥了吧,先回家吃饭吧。”花英上来解围。她是知道真相的,看王芳的表情,应该在怀疑王奇。

四个人一起回了家。

“汤来咯~~~”王奇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饭桌。

“阿芳,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尝尝阿奇的手艺。别看他一个小伙子,做饭的手艺啊,在咱们棚户区是一流的。”王奶奶出院可高兴了,难得女儿和孙子都在身边。

王芳喝了一口汤,忍不住称赞:“味道和监狱里的厨师有些像。”

王奇霎时心跳加快,放在桌子下的手不自觉握紧。“谢谢姑姑夸奖。”

“对了,我听说芳姐年轻的时候被人贩子拐跑了,不知道是怎么逃出来的?”花英这回确定王芳在监狱见过王奇,王奇卧底的身份一旦暴露,阿成也没得救。这个时候,她要帮王奇。

“遇到个好心人报警,所以就逃出来了。虽然逃出来了,但一直被人贩子下迷药,所以整个人一直迷迷糊糊的,在医院治了好久才好。后来想回老家,发现家里因为旱灾,死的死,搬的搬。我一个人不知道该去哪儿,就加入了一个杂耍团,学了点武艺。机缘巧合,做了狱警。”

“呜呜呜~~~”,一直没说话的严倩被王芳的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王奇把手帕递给严倩,她擦了擦眼泪,然后一个劲儿地拧鼻涕。

“阿芳,这些年苦了你了。”王奶奶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吃了这么多苦。

“娘,”王芳眼泪充满了眼眶。

“对了,倩倩呐,怎么好几天没见到阿成了?”王奶奶问。

“她去苏州打工了,过段时间回。”

“阿成?谁啊?”王芳看到老娘提到这个名字,老娘和王奇都开心地笑了,想来这个人是个开心果。

“好啦好啦,饭菜都快凉了,先吃饭吧。”提起严成,花英不免伤心,立刻说话掩饰自己的情绪。

吃完饭,严倩把坐在轮椅上的王奶奶推到外面晒太阳。王奇、王芳和花英则在收拾饭桌。

王芳还没说话呢,花英就先跪下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

“花姐,你快起来!”王奇根本想不到花英会做出这种举动。

“芳姐,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你先起来,有什么事好好说。”王芳扶花英坐在了凳子上。

“你别怪阿奇。他确实巡捕房的,不过职责所在,有些事情连我们都不能说。”

王芳想了想,原来是卧底,她错怪自己的侄子了。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都是一家人,自己这个做姑姑的断不会害王奇。

“不瞒芳姐,其实我还有一个女儿。“

“还有一个?怎么不喊她一起来吃饭?”

“我这个大女儿被人送进了监狱。”

“什么!”

“有人诬陷她是杀洪青荣的凶手。我想看她,监狱里的人不让我进去。”

“她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监狱?”王芳想,既然是邻居,大家得相互帮衬一下。

“我女儿叫严成,监狱里的人管她叫龙华彪,关的地方是青城第一监狱。”

“龙华彪!”王芳错愕,龙华彪,不,是严成,她进来的头三天,她王芳还毒打过她。原来老娘说的阿成就是花英的女儿。“你确定她没杀人?”

“这丫头连洪青荣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杀的人?”自己女儿什么德行,花英再清楚不过了。

王芳这才明白,花英是想让她帮严成洗冤。因为花英,王芳得以一家团聚,这恩情,她一定要报。“放心,我帮你。”

监狱吃饭时间

“王姐。”

“王姐。”

“王姐。”

……

所有的犯人都想不到,牢头王芳居然在犯人用餐时间来用餐。

严成吃完饭,要把碗筷拿到回收笼里,谁知被王芳绊了一脚。

“你——”

“龙华彪,你敢瞪我。待会儿大家放风,你给我留在这里,把这里打扫干净!”

“什么!”

“王姐,明明是你绊的,怎么能让人家受罚呢!”连平时好好先生的王奇也发脾气了。

“周明义,这么喜欢帮忙是吧,待会儿你也留下来打扫吧。”

所有人排着队到了放风广场。王芳忽然肚子痛得站不住了,旁边的狱警立刻扶住了她。“王姐,你没事吧?”

“可能吃坏了吧,我得去趟厕所。”

“这最近的厕所在食堂,你这样还走得动吗?”

“放心,我可以的。”

王芳捂着肚子,“痛苦”地往食堂方向走去……

严成撇撇嘴,万分不情愿地拿着抹布擦桌子。食堂大门忽然被打开,随即又被关上。

“阿奇。”

“姑姑。”

阿奇?姑姑?王芳和王奇这两个搭不到一边的人怎么这样称呼对方?严成一时愣了。

“原来你就是阿成。”

敌人?朋友?严成不敢多说。

“阿成,原来王姐就是我姑姑。你放心,如果你要出去,姑姑会帮你的。”

从小就听说王奇有个被拐卖的姑姑,现在才发现二人眉目间有些相像,这事儿,应该错不了。

“你还在怪我打你吗?”

“没有。”严成在监狱里呆了些日子,知看得出王芳并非这样的人。

“职责所在,我也是没办法。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不知道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这不太好吧。”人家姑姑是狱警,自己要越狱,让人家帮忙,岂不是害人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