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凛冽的成长之他是谁?(4)

2021/10/15 7:59:03 作者:雀斑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凛冽的成长
凛冽的成长
作者:雀斑脸来源:晋江文学城
凛和墨是两个好朋友,拥有同样的兴趣,对生活有同样的向往。但是,正因为太过相像,两个人在亲密之中,有暗自较劲之感。有天,男孩戈走进了她们两个的生活,三个人的世界逐渐发生了变化。一些深藏在凛和墨之间的秘密也被发现了......

当宫文梵急冲冲赶到医院,却被自家儿子拦在的病房门口,俊秀的脸上布满了焦急和忐忑,“月儿真的醒了?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叫了医生没有···”用俊秀来形容一个年已半百的男人貌似有些不妥,但除了这一个词却也想不出其他的词语来形容。剑眉星目,古书中让那些艳丽女妖一见钟情的清俊书生不过如此吧。

“爸,您冷静一点。”宫凉星的外貌有八分遗传自宫文梵,只有那一双桃花眼毫无半分相似,“月儿刚刚清醒,身体还很虚弱,您千万不要说一些话刺激她。”

“我能说什么?”宫文梵的目光火热的像是要将病房门看穿,“你赶紧让开,我去看看月儿。”盼了二十年才找回来的宝贝,他心疼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说话刺激她。

宫凉星能理解父亲的心情,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月儿失忆了!”

身体一顿,终于将目光移到儿子身上,“你说什么?失忆?”

点头,宫凉星侧耳倾听,见屋内毫无动静。示意父亲走远几步,才继续开口,只是声音降低不少,“我问过医生了,不能确定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身体很虚弱,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如果刚才的宫文梵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气息,那么此刻目光深沉的他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相府,“你,不希望月儿恢复记忆。”一语就道破了儿子的心底深处的想法,这才是宫家掌权人。

“恩。”宫凉星也没想过能瞒过父亲,而且有些事情也必须要父亲配合才行,“不管之前月儿是谁,过的如何,我只希望从现在起,她就只是宫家幸福快乐的大小姐!”。

“···”看着儿子眼底的坚定和暗涌,宫文梵心中暗叹一口气,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自己,“放心吧,该是月儿的,谁也抢不走,也不会有人来抢。”

说完,不再理会儿子,走到病房前,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双纯粹无垢的双眼,眼底深处有着不安和慌张。

一瞬间,宫文梵差点忍不住落泪。是她!是他的小月儿回来了!

即使之前已经做过鉴定,但是在这一刻,宫文梵的心底深处才真正感觉到,他丢了二十年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谁?”宫凉月身体一动,半是警惕半是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位好像快要哭出来的人,“你···凉星!”见到站在门口的宫凉星,宫凉月眼底立刻升起一丝求助和安心。

对于刚刚清醒的宫凉月来说,所有的一切人和物都是陌生的,唯一能让她稍感安心的就是清醒时第一眼见到,并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宫凉星。

宫凉星目光温柔的安抚她,轻声解释,“月儿,这是我们的爸爸,你还记得吗?爸爸之前天天过来陪着你,等你醒过来,只是今天身体有些不适,才没有过来。”

“爸爸?”宫凉月迟疑的开口,眼中满是怀疑。

“哎!”宫文梵轻声答应,生怕稍微大声一些,又吓到面前柔弱的女儿。

走到病床边,宫文梵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即便他此刻是有多么想紧紧的搂住面前之人,也只能将这一切压在心底,露出和蔼的笑容,“月儿,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转头看了一眼宫凉星,在他鼓励的目光中,宫凉月才慢慢开口,“没有,就是觉得头有些晕,没有力气。而且···”

这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刚醒来有这样的症状是正常的,只是在听到她后面的话,父子俩都露出担忧的神情,“而且什么?是哪里疼吗?等一下,我叫医生···”

“不,不用了。”宫凉月赶忙阻止,“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也没有哪里疼。就是,脑中老是闪过一张脸,可是却怎么都看不清。”

听到这话,宫凉星眼底就是一暗。虽然他刚才跟父亲那样说,但在月儿昏迷的这段时间内,他怎么可能会什么都不做,“既然不记得了,就不要想了,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是不是重要的人,凉星不知道。可是,她心底却隐隐有些惋惜,觉得自己应该记住这个人的。

“好了好了。”宫文梵轻声开口,微笑着说道,“这记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找回来的,咱们不费那个脑了。现在只要你好好的,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对于面前自称是自己爸爸的人,宫凉月虽然不安但也没有多少怀疑,毕竟那种血缘的亲近是天生的。而且,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他们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吧。最重要的是,自己那与宫凉星仿似一个模子的样貌,让她心底也有几分松动。

“月儿,哥哥刚刚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你因为睡得时间有些长,所以身体还有些虚弱。”宫凉星像是没有看到妹妹眼底淡淡的戒备,开口慢慢的说道:“你若是没有哪里不舒服,咱们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医院总归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人多嘴杂,宫凉星自是希望能早些接妹妹回家的。

“恩。”宫凉月点头,轻扯嘴角,“麻烦你了。”

“都是一家人,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宫文梵抢着开口,“你要是再这样客户,爸爸可就伤心了。”

宫凉月有些无措,说实话,她现在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对于宫文梵的亲近熟稔心底有些淡淡的不自在,却也不好说出口。

“我···我知道了。”宫凉月小声说道。

宫文梵眼底闪过心疼,他本意不是想要吓女儿,只是,“月儿,你不用紧张害怕。我真的是你爸爸,你如果不信,我们可以去做一下鉴定。”

向来稳如泰山的宫家掌门人面对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也有些不止如何是好,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好在,旁边还有一个理智还在的儿子。

宫凉星无奈的开口,“爸,月儿只是失忆了,不记得我们了,所以不知道该如何与我们相处。等出院回家后,月儿自然慢慢与我们熟悉起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攻略失败后发现前男友都重生了破产

    作者小魔女达哒“爷爷~”翠湘悠悠的站在爷爷那里,想开口却不知怎么开口。“湘儿啊,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姐姐,她心里不好受,爷爷我也难过啊,自己的孙子都照顾不好,但是贾府咱们惹不起啊,翠府已经不是以前的翠府了。爷爷老了,以后都要你们自己走了,我最担心的是你,你这孩子聪明,但是不强势,什么事都往心里去。怕你受

  • LOL系统异界生存指南之14号星球(1)

    联邦历358年,落尘星域由于不明原因造成的引力失控,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七的星球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碰撞,生活在上面的生物群体顷刻间毁于一旦。人类在科技时代的末期,进行的星球探索计划,成功的将人类送往了银河系之外的地方,而管理这片新的疆土所成立的政府,就是人类宇宙联邦。落尘星域原本是能够到达可以生存的五

  • 隔墙有“夫”竞争对手

    听到这样的答复,男子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怕周权的肩膀:“年轻人,我与你父亲也是老相识了,能有这般能耐着实了不起!这笔钱,就当是给你的奖励!打搅了。”当他要离开菜馆时,周权连忙叫住了他:“前辈且慢,你此次来,恐怕不单单是来考验我的吧?”男子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周权,思索片刻后,他才缓缓说道:“汤老板对你们

  • 谢先生和他的闻人先生之不被看好的战斗

    不过天天的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小李果然没有再次上前,不过眼神里面依旧充满着疑惑和斗志,或者在他的心里他不会比任何人差劲。“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这种申请怎么可能通过?”天天也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同时又把目光看向了日向宁次,道:“宁次你说是不是?你的实力这么强,都没有申请提前毕业,他仅仅来了一天而已。”

  • 魔力全开在线阅读第6节

    下课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抱着书本,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将书本扔给彭宴,江照揽着顾铭之的肩膀,笑得猥琐,“小铭子,你猜,刚刚是谁打的电话?”为了增强效果,故意又补了一句,“你绝对猜不着哦。”“是李泽吗?”明明疑问的句子,顾铭之硬是说出肯定的味道。他上课坐在江照旁边,隐约听到他接电话时,提起过他们的宿舍。

  • 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第二章

    又是一天的周周测,许枝颤抖着小心思将试卷交了上去,这种考试,重在参与重在参与。考试结束后,四十多人的班级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就像是一个小团队一样,整间课室里,几个人组在一起,学渣跟学渣,学霸跟学霸在讨论着这次的题目。许枝一个人默默的收拾东西,没人上前跟她说话。课堂门外,班主任方老师忽然出现,拿着

  • 最后一位梦行师在线阅读第9节

    “我的男神啊!我要飞向他的床!”“我宁愿做那只被他追回的鱼!”“一群疯女人!他是我的!”“为小哥哥疯狂打Call!”“……”一行人一路嘻嘻哈哈回到了蘑菇屋。最先看到硕果的是何炅老师,瞪得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我的天呐,你们是打劫哪个村民了吗?这么多鱼!”大华自豪地说:“我叶哥打的鱼!”“我的天呐,小

  • 风起涟漪在线阅读就职士兵吧

    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小昭他们,爷爷取出了烟杆,默默注视着:嗯,迟早有一天我是不能陪在你身边的啊,赶紧成长吧,让我看看......阿嚏!哎哟,怎么这大热天的竟然打喷嚏,长命百岁,长命百岁。这个小海,真是,自己想锻炼孙子下不去手,送我这儿来就算了,竟然把我指使着做保镖,啧啧啧,一定要记下这笔!“师父你在想什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在线阅读第十章

    神秘人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步履虚空,正是玄灵圣者的象征,欧阳长风不禁皱起眉头,一个玄灵圣者加入战斗,那么这场战斗的获胜概率几乎是零的,跨阶战斗不是不可以,但玄灵天尊和玄灵圣者的差别可不是肉身强大可以弥补的,这二者的差别可谓是天壑般。神秘人目光注视着欧阳长风叹声道:“我不想介入这场战斗,若是你愿意投降的

  • 黎明将至[ABO]第6章在线阅读

    “比如说你爷爷的内力,是火的形态,炽热,刚烈。你大伯的内力我没有见过,但听你描述,应该是以尖锐的金属为形态,所谓拿锥子和锤子,不过是借用外力,能把石头雕塑的如此惟妙惟肖,其中细微之处,是自己的内力所致。你娘其实内力不在张掌门和你大伯之下,不过是柔和治愈那一类,昨天她在倒酒的时候不自觉的使用了内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