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都市之至尊少主第8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4:21:55 作者:步步登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至尊少主
都市之至尊少主
作者:步步登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五年之前,他上山拜师。五年之后,他以宗门少主,军中上将身份下山归来!一代天骄回归都市,又会掀起何等血雨腥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Chapter 8

楚爱甜也觉得很尴尬,挠了下头,脚下小碎步已经开始有了往后退的趋势。

还没等她退多远,那扇之前半开的门已经被一把甩上了。

她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吧。

楚爱甜踌躇在原地,垂眉难得安静了想一想,会被买通,还是会被要求永远闭嘴呢?

她回想起在短短几次见面中,此人做事言语的风格都不似善茬,会选择后一种方法的可能性是99%。

就算她九岁练过杂技又能怎么样?这种后台强、痞气重的人,她不相信自己翻俩空翻、顶三个碗就能息事宁人。

所以楚爱甜一提气,一紧裤子,转头跟颗炮弹似地离开了,徒留那温婉挂的美女独自在门口徘徊神伤。

她坐着公交晃晃悠悠回家,夜里的路灯一盏一盏,街上灯火万家的温暖颜色从霓虹灯牌里漏出,其中烟火气看得人气馁又心安。

在家的对面买了半个西瓜、两瓶啤酒,楚爱甜把身上零钱掏空了,一时竟有种兜空人升仙的感觉。

她回家把酒摆到饭桌上,面对着关荷女士等待加探究的眼神,楚爱甜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脖子:“今天没问,等我买完新衣服……”

关荷温和地抚了下她的发,淡淡笑了笑:“哪个愿意收你,记得说说。”

楚爱甜对傍金主的概念,还是很清楚的。她以前被楚蔺拖着,去过不少饭局,饭局上的大人偶尔会跟情人短暂讲电话,挂了后朝着众人深沉一笑,好像在说你们都懂。他们都以为小孩不懂,其实楚爱甜都清楚收在眼底。有人喜欢女的,搂在怀里对着温香软玉腻一把,就恨不得醉死温柔乡,接起妻子电话连带着也温和了几分;也有喜欢男伴的,转场时都会把小情人叫来,通常都是俊秀精致的人,但无论长相类型是什么样的,神态中都会带着驯服乖巧的神色。

要论赚快钱,这个方式实在是快。

楚爱甜临时下决定的时候,只是觉得,尊严哪有一家人的安全重要,命都没了的话……谈什么心气劲都是虚的。

但是问题来了,她的外形条件不过关啊。

她当然不丑,不仅不丑,五官还排列整齐,她觉得这就算很不容易了。黑是黑了点,因为以前防晒工作没做好,在外面疯跑晒出来的,均匀的浅蜜糖色……多……多潮啊?

楚爱甜撑着舆洗台照镜子,对着自己做心理建设:有点黑怎么了,有人追就行了。

其实一定会有人不喜欢她这类型的,尽管如此,也只能说是不喜欢,这种类型。

她的长相,在好看里,还藏着另一种出挑的存在。那就是少年气,琉璃似的时光如水般被固在身上,清爽中带着距离。不笑时又冷气势又强,笑起来却像春风拂满山。

楚爱甜忐忑的要命,走出厕所的时候,走路跟快吃到脑子的僵尸一模一样。

“完了完了。”楚蔺躲在墙角,焦躁地捋着玻璃外壳,里面是他的小女儿,眼睛则盯着大女儿:“甜甜的压力这么大,可别想不开去做什么傻事,幸好我们楼层矮……”

关荷没说话,心道你要是知道她想干什么,你现在就得把她从阳台踹下去。

楚爱甜计划虽说要攻略一个金主,可是一没有目标二没有作战计划,她正在挣扎的时候,又传来了一个促人奋进的消息!

——那个。

她被开了。

明璐急吼吼地请了假来找她,含着一大包眼泪说是那天面试遇到的那个渣男……

莫丞?

楚爱甜不意外,况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哭也没用,总得向前看。

只是,说不焦急,是骗人的。

“别哭了,来,抱我一下。”

楚爱甜朝明璐安慰性地张开了怀抱,接着飞快摸了摸她的头顶,笑着道:“哎,我家璐璐为我担心呢,不要担心嘛,我还能活不下去吗?”

明璐平息了下抽噎,“你自己上点心吧,算我求你了,有路子就找路子,以前那么多朋友呢……”

楚爱甜默然,眼中微动,一瞬的灰暗。过了好几秒,她才轻快地开口:“嗯,当然,知道了。”

她又回了家,家虽然小,好歹是家。待在这里,就像待在壳里,待在茧里。

关荷不想看她颓在那,不知从哪里搬了一箱杂物,说是她的,让楚爱甜好好整理一下。

楚爱甜无精打采地在房间里收拾着,虽然是正午,但是这个屋子完全背光,她基本没有晒到过什么太阳,好在也习惯了。

都是些旧物,小学、中学的练习册,同学录,收集过的卡片,小浣熊袋子里的……说到这个,小学的时候,她每周会有一天,让全班传一张纸,想要什么尽管写,再让人去小卖部买过来,她来付款。有那么一天,小卖部甚至被搬了三分之一走。弄得周围人都挤破脑袋跟家长求着转进他们班。

楚爱甜想起来,忍不住笑了。

接着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她手上捞出一块勋章,那是曾经在一个人肩上待过的证明。四条细细的红杠,中间一颗五角星。

还有。楚爱甜机械地在深处继续翻了翻,又找到一块嵌着照片的项链,项链里的人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不见了,但比那没有照进她房窗的阳光还要刺眼。

她坐在原地很久,没再动过。

晚上楚爱甜跟父母说了声:“我出去散散步,兜个风。”

一兜就兜到了江边,她低着头,在夜色中走着,脑海里有一些不受控制的回忆跳出来。

那是邻居哥哥,当兵的。他是单亲家庭,母亲极度为这个儿子而骄傲。

楚爱甜年少的时候就服他。如果说完美有个定义,那就是这个人。

她记得他叫林渊,善良幽默,阳光又帅气,但有时候又比任何人都坚定凌厉,只要回家就给周围孩子们带礼物,每个月赚的不多,可带给他母亲的礼物都是当季最好最贵的。他经常感慨说在外他很想家,楚爱甜当时十二三岁,已经比周围人成熟很多,拍着小哥哥的肩道:“你混得好,就是对阿姨最好的报答了。”

后来他出事了。他母亲不久后也因为打击过大,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滴答。

一滴水,滑到了她的手腕上。楚爱甜垂眼看了看,一时不知道是不是泪。天空很快向她证明了,只是下雨而已。

大雨来势汹汹,浇得建筑物上闪烁的灯光更加潋滟迷蒙。楚爱甜看见周围的人纷纷跑离江边,去了最近的建筑物处躲雨。

她懒得跑,就继续走,走下了楼梯,到了江边的椅子上坐着,手插在牛仔外套的兜里,大雨模糊了视线。

楚爱甜以前开始看书,也是那个兴趣很多的林渊教的。他说,我的渊,是与其临渊羡鱼的渊。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书就是你的网,你网一网,看在大海里能不能捞起很多鱼,好不好?

“想个屁家。”

楚爱甜喃喃道。

她把手圈成一个喇叭,朝江对面大吼:“都是骗子,想家?穷了才想家,病了才想家,死了你才想家!”

春风得意,你就只想去长安喝酒看花。

楚爱甜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声音低了不少,“海桑都说过了。”

海桑说了,江听到了。

有人看到了。

他住的酒店离这里很近,下午在处理罗明轩的事……罗家知道是褚望秦给上头施加压力,气得恨不得把他抽筋刮骨了,一边不得不低头求着,一边在背后使着绊子,妄想把罗明轩保释出来。退一万步说,就算保出来,在褚潇的打点下,报刊、新闻、新媒体全网推送,他‘强|奸|犯’的名头是摘不掉了。但褚望秦想让他在里面好好待着,所以……他就得好好待着。

褚望祺跟褚珲提到这事,一向对褚望秦严厉的男人却叹了口气,摆摆手:“让他去吧,现在是七月。他总要有个出口。”

褚望祺沉默。

七月,于整个褚家,都是特殊的月份。

因为对于褚望秦来说,他在这个月惹事的概率,较往常都要更高一些。

今年他有了出气筒,还顺道给褚望祺的工作腾出路来,让罗家自顾不暇,可以说是一石二鸟了。

褚望秦在酒店待够了,出来晃了两圈。结果遇到暴雨倾盆,他的烟很快被雨打灭了。褚望秦没有再抽,只叼在唇边,刚要拿下来,抬一抬头,就看见了有个人影在大声吼着什么。

他没听全,只听到那句‘死了你才想家’。

估计又是哪个丈夫出轨独自神伤的已婚妇女。褚望秦既不想淋雨,也不想在这继续听别人的私事,抬腿就要走人。结果走出几步,褚望秦定睛看了看,觉得不太对。

楚爱甜失神落魄坐回椅子的时候,褚望秦认出来了。

这不是听别人私事的那个事儿精吗?

怎么觉得最近处处是她?

褚望秦飞快皱了皱眉,心里飞快拂过一个想法,这人不会准备在雨夜跳江自杀吧?

死倒是没问题,但是别在他面前啊。他是报警还是当没看见?关键是……为什么偌大的观景平台,只、有、他、们、俩、了??

褚望秦转了方向,准备自在悠然的离开,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他上楼梯的时候,状似无意地扭头扫了那个长凳一眼。

……mmp。

褚望秦望了望天。

妈的,他瞎看什么!

那女的还真走到栏杆那了……

褚望秦迟疑了0.5秒,还是撑着栏杆飞身跳下去,省去了走阶梯的时间。

他冲到栏杆旁,把楚爱甜打横抱起挂在肩上,一个字也没说,直接往回走。

楚爱甜一句卧槽:“你他妈谁,扛老子干嘛?!”

褚望秦抽了抽嘴角,嘲道:“小姐,这是我该问你的吧?你要死能不能挑个没人的地?”

“谁要死了??” 楚爱甜咦了一声,对方声音好熟悉,于是犹如一条贪吃蛇的终极闯关,强行扭了身子和脖子,看到了男人精致凌厉的侧颜。

楚爱甜接下来一句话,成功地让他想把楚爱甜叠巴叠巴扔回江里。

“你都有勇气活下去,我有什么理由放弃生命呢?不要放弃希望,现在男科医院这么发达……”

楚爱甜止住了话头。

她的膝盖,是不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褚望秦没有再废话,把她在一面有遮掩的檐边墙跟前放了下来,那是凹凸不平的石头触面,她的背被压得生疼。

“如果你不想以身试法,”男人单手撑着墙,轻拍了拍她的脸蛋,面上滑过一丝很轻的笑意,真实的幽暗,惑人的样子,雨珠顺着他的面颊滑下,沿途经过他的脖颈、锁骨、一路滑入结实的胸膛。“那就乖乖闭嘴。”

楚爱甜能清楚感觉到,他下一句话在她耳边说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带着若有若无的凛冽香水味。

“不想死就滚去避雨。”

楚爱甜短暂的沉默过后,非常疑惑地拧了拧眉头:“既然那么讨厌,为什么要来救我?你是以为我们在拍戏呢,还是想泡我?”

褚望秦当时就笑了,饶有兴致地挑起眉头。

“如果我想泡你呢?”

“那……”楚爱甜的表情像个深沉的小老头:“要看你有没有钱了。”

褚望秦赞叹:“真是好有原则,好不做作啊。那边是江……”他指了指,手指修长好看,带着主人不可一世的傲慢,“你去吧,一路顺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帝追妻之霸总是蛇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洗礼可是起到脱胎换骨的作用,好处是很多,就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抵抗住这洗礼了。这冰凌全部都扎到了牧云的身体里,是冰皇亲手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伤害不止那么低。这些冰凌只有一刺在皮肤上立马就会出血,接下来的就算是冰皇真正的实力了。这刺出血等于破了你身体里最基本的防御,接着,这冰凌中的核心部分就会趁着这伤

  • 永烁福爷爷【三更求收藏】

    PS:新书求收藏...1楼:“卧槽?真的假的,楼主你可不要乱说,如果乱说后果你知道的。”2楼:“看起来好像是真的。”3楼:“还是有点不信,端木磊、叶烁、上官瑞谦他们三个人是什么人,居然有人当他们老大?!”4楼:“喂,你们在注意什么?亮点不是这个好吗?难倒你们没注意这个人好帅吗?比萧奈大神还要帅啊!!

  • 重生之首富之路在线阅读第1节

    在一座豪华别墅里。铃~铃~铃~“喂。”“喂,是凌大师吗?”“我是,你谁啊?有什么事吗?”“哦,是这样的,我就是昨天来预约的夏雨,我家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想请您去看看。”“哦,是是这样啊!知道规矩吗?”“知道呢,您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您来就行,不知您什么时候到?”“这样啊,那么晚上6点吧。你把地

  • 撩盛于溪情侣睡衣?】

    易涵洗澡出来的时候,韩毅已经将床重新铺好,地铺也弄好了。“我洗好了,你去洗吧!”还好韩妈妈准备的睡衣是中规中矩款,不算很保守那种,但也不是很暴露那款,否则易涵还真不适应这种让她很尴尬的场景,只是睡衣身前的图案很让她费解。一个卡哇伊的小女孩,侧着脸在亲半颗红心?韩毅看到洗完澡出来的易涵睡衣上的那图案,

  • 权倾天下之妖妃传在线阅读出谷与试剑

    时间如箭,三年之期转瞬将至。乐原站在剑冢峭壁上,眺望远方地平线。半响扭头看向身旁的大雕。“雕兄,三年之期已到。我要出谷赴约,我知道你舍不得独孤前辈,所以也不强求你和我出去。你等着我,待我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找到自己的使命之后,一定带着小龙女来此和你隐居。”大雕‘啾’的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乐原笑了笑,伸

  • 一顾经年(娱乐圈)在线阅读第8章

    “小队长——小队长,又四名密影卫不见了。”“废物!”密三右手大力地往左手掌心粗暴一锤,迅速吩咐道:“所有人,结阵。”呛啷啷一阵刀响。显然,这拔刀的功夫,呵呵!“咯咯咯!结阵?就他们?咯咯咯,可不要笑话死人了。”不远处紫苏四女凭借着枝叶遮掩俏立树梢。这掩了口笑出声的,自然是青栀。也难怪她这么肆无忌惮。

  • 脑洞放置地[JOJO/我是大哥大/海贼王/热血街区]在线阅读死都不要出院

    李可鑫一脸颓废的样子,躺在病床上,两眼呆愣,望着天花板,嘴里念叨着:“完了,死翘翘了,完了……”鲁大明看到李可鑫这样,不禁笑了笑,拿过来李可鑫的平板,坐在椅子上玩了起来,一边玩一边对李可鑫说:“我说可鑫,居然还有让你那么害怕的人,不错,看来以后我要和上官南忘打好关系了,你说是不是啊!可鑫?你说话啊!

  • 鬼医玄女王的心劫在线阅读第5章

    雁门关戌时一刻,一名名穿戴整齐的雁门关将士从各自的营帐中走出,在各自将领的统帅下,一一进食!亥时一刻,赵铭与张辽站在雁门关内,望着那早已列好军阵,形成五个千人规模的方阵的五千雁门关将士们!“文远,此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背负着重任!”“一旦失败,雁门关将失去抵抗匈奴铁骑的兵力!”“一旦雁门关

  • 我,天生吃鬼软饭之误入轮回

    “怎麽回事,我擦,怎麽总是弹窗,靠哥们玩个游戏容易吗?就是开个双倍奖励外挂而已,不要弹窗了啊...”凌天是个职业跑酷者,同时是个电脑菜鸟,这几天朋友们叫他玩游戏,这货根本就不会玩,不会玩怎么办,总不能让那群家伙看笑话吧?丫的看哥们开个外挂弄点钱让人带我,等我技术练好了嘿嘿...想到这里凌天露出一脸猥

  • 球霸之梦入洪荒第9章在线阅读

    车煌国首都,李浩买下的商铺内。“啪啪啪啪啪。”李浩的演讲起到了作用,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相信那些爱面子的贵族商家,在看完电影后都会到处显摆一番,毕竟今天李浩的可是给足他们面子。随后李浩往万能影院的本体小圆球儿里,放入了系统给它的电影备份。电影正式上演。巨大的电影光幕投影,深深地震撼了一下,从未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