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栽到你心里异变

2021/10/14 15:47:15 作者:大洛宝 来源:17K小说网
栽到你心里
栽到你心里
作者:大洛宝来源:17K小说网
文案不给力,请大家看正文【抱拳】【抱拳】文案一“我好看吗?”肖郁诱哄着依偎在他怀里的小姑娘。“好看。”“以后只看我好不好?”肖郁继续施展美男战术。“唔……不好,我还要看好多帅帅的小哥哥。”言澄笑眯眯地,“我还要……”其他的话来不及说出口,就都被封在温柔又霸道的吻里。“再说一次,嗯?“我只看你。”文案二:肖郁素来性子薄凉,眼底淡漠,即使是他最好的那几个兄弟,也常常摸不透他在想什么。然而一次饭局,肖郁接了个电话。“阿澄想吃什么?好,要不要草莓蛋糕?好,乖乖等我,嗯?”那温柔的语调和眼中几乎溢出来的宠

虽然心里膈应,但看到师兄妹们那张殷切的脸,掌门不得不重新堆起满脸的笑意,甚至有点谄媚的说道:

“大家都属于一个宗门,理应互帮互助才对,琉璃峰已经人才济济,多一个天才不多,少一个也不少,不如师叔把这个小娃娃交给我们,也算是为其它各峰留一个种子。”

琉璃峰来的年轻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明白了,明白了。掌门师侄这是打算不遵守师尊当年的规定了。也对,师尊常年闭关不出,大师兄虽然代师掌管琉璃峰的事务,也很少出现在诸位面前,琉璃峰大不如从前了呀,师尊的话都开始有点不好使了。”

这一顶大帽子若是坐实了,等到老祖出关,青岚宗还不知道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那位老祖宗除了实力深不可测之外,脾气也是格外的大。

掌门当即惶恐的道:“这……话也不是这么说,我们这不是在商量吗?师祖他老人家的话我们如何敢不放在心上?”

正当掌门忐忑不安的准备措辞之时,琉璃峰的年轻人却望向了一直不曾言语的白小宁,可能是他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掌门只道他对自己的一番说辞不甚满意,当即心里一横:“也罢,师祖的命令我们自当遵从,就当先前我们见才起意,一时蒙蔽了心智,这娃娃,你们带走吧。”

一番思量,可能是觉得留下白小宁与得罪老祖相比,还是有些不划算,掌门选择了妥协,不料,琉璃峰来人却是摆摆手:

“掌门师侄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师尊毕竟常年未出,已经不清楚我宗各峰的形势,见到各峰如此凋零,恐怕师尊也心有不忍。这样吧,我们也不要争来争去了,权且看看这小家伙自己意愿,他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说罢,他的笑意更加明显了,直笑的掌门心底发毛,年轻人的突然转变,让他嗅到了一丝危机感,他同琉璃峰的人打过交道,他们绝对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掌门的防备心重,可他的师兄妹们却没有这种觉悟,当即喜笑颜开的应承下来,连隐隐觉得有些不妙的掌门都来不及阻止。

这时,一直都不曾说话的白小宁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随之整个人蜷缩在地板上,像一只蒸熟的虾,翻来覆去,抱着头不停的惨叫,火红色的光雾笼罩着他,为其添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

这突发的变故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各位峰主面面相觑,有些不太清楚白小宁的变故,可琉璃峰的年轻人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到是掌门,脸色变幻了几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掌门看了看年轻人,想从他脸上找出一点线索,可是他失望了,年轻人脸上的玩味越发浓郁,可是没有他想要的答案。

倒是年轻人见掌门望向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别看我呀,他是你们的弟子了,赶紧看看他吧。”

“掌门师兄,这……”各峰峰主看了一会儿,却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只得求助似的看向掌门。

回答他们的不是掌门,琉璃峰的年轻人淡淡的道:“稍安勿躁,一会儿就会有结果了。我青岚宗有教无类,这条宗旨到是被各位执行的很彻底。”

掌门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面露威严,此时的他看起来才是一派之长的样子。

年轻人意有所指的话,彻底让他明白了白小宁身上的变故,这种变故让他明白想留住白小宁是不可能的了,整个青岚宗能够让白小宁容身的地方只有琉璃峰。

掌门不由的暗暗想到,难怪年轻人突然转变了态度,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才这么有恃无恐,又被他戏耍了一番,罢了罢了,反正被琉璃峰戏弄也不止这一俩回了。

想到这里,掌门反而心如止水,一片平静。接下来只要等待这小娃娃的变故结束便可以了。

终于,获得所有人注意力的白小宁身上的红光终于淡去,白小宁身上所有的痛苦似乎也随着红光的淡去一同消失,不再翻滚与哀嚎,只是他气嘘喘喘的趴在那里,整个人一动不动,像是之前的变故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青岚宗唯一的女性峰主示意刘师兄去扶白小宁起来,因为白小宁脸朝地板,又双手抱头的蜷缩在那里,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起初刘师兄也没在意什么,听从吩咐,就要将白小宁扶起,只是当他刚掀开白小宁抱着头的手时,整个人像见到了厉鬼一般,“啊”了一声,向后跌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了几下。

“干什么?”刘师兄一惊一乍的样子惹恼了飘渺峰的女峰主,忍不住的呵斥了一句。

刘师兄仍就惊魂未定,指着白小宁,一脸惊疑不定:“师叔祖,他……他……”

这时,白小宁施施然的从地上爬起来,并伸了个懒腰:“太爽了,没想到重见天日来的这么快。不愧为妖神丹,这股力量,简直让人欲罢不能,不知道等到我得到妖神血后,又能达到怎样的地步。”

“妖族?!!”

四周的峰主早已经看呆了,不光光因为白小宁旁若无人说着他们听不懂的一些话,还因为白小宁此时与旁人差异过大的容貌以及从他口中传出来好听的女声。

“不对……是……夺舍?”各峰峰主犹疑的开口。

他们没有办法不迟疑,白小宁的情况看起来确实很像夺舍,可与他们所知的夺舍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并且就算夺舍,也不会修为突然大涨,连容貌也发生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顶着俩只毛绒耳朵的白小宁,环顾四周,优雅开口:“我想,你们应该不会自不量力的要拦着我吧。”

“那可说不定哦。”琉璃峰的年轻人冷静的看着他,脸上还带着刚开始进来的一丝玩世不恭,似乎全然没有觉察到充斥在他身边来自于白小宁的巨大压力。

“哦?你一个小小的王阶都不到的修士,能拦住我吗?”

“我是拦不住你,但是我可以叫人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路之火焰神蚕(求收藏!)

    余悦看着小金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可是怕惊吓这只可爱的小金雀,只好强忍住了。小金雀缓缓地朝余悦走来,刚开始还一副害怕的模样,到后来似乎没发现什么危险,直接“叽叽”的跳到了余悦的身上,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余悦。“你是哪来的小家伙?”余悦没有做过大的动作,只是轻轻的问道。小

  • 宁王妃第二章在线阅读

    工作人员过来给下一场的主角补妆,忽然间大家都往一个方向看过去,议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啊啊啊,是顾林阳,我男神!!”“男神!男神来我们剧组了,我天,我是做梦了吗?”最先尖叫的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然后是剧里面的一些小配角,稍微有点咖位的演员一开始还比较矜持,在气氛的烘托下最后也忍不住尖叫。“男神往我这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