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误惹冷王:绝代药师宠成妃之第一章(1)

2021/10/14 15:44:52 作者:大耳兽 来源:3G小说网
误惹冷王:绝代药师宠成妃
误惹冷王:绝代药师宠成妃
作者:大耳兽来源:3G小说网
一朝穿越,穿成了一个了一个世人眼中的废材公主,天生经脉堵塞,不能修炼内力。身子瘦小,又性格懦弱,众人皆欺之辱之。姐姐陷害欲毁其清白,让她与采花贼共处一室。当冷眸再次睁开,任谁都不得再欺辱她半分!她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当隐藏在瘦小身子之下的绝世容颜被揭开,一席紫衣,一个面具,紫衣药王风华绝代,与各路豪杰逐鹿天下,废物变天才,惊艳世人!可……这是怎么回事?这男人不是采花贼吗?怎么突然变成了青炎国最有权势的男人!某王紧追而上,缠上那纤细的身子:“睡了还想不负责任!西越要借兵可以,先给本王暖床!”慕容

贺时霆打开门,里面细微的窸窣声引得他凤眸微眯,俊朗的侧脸霎时冷酷起来。

声音源自于东南方向——是床。

他的手按在腰间的金柄弯刀上,阔步走到床前。刀半出鞘,在漆黑的夜里流转着嗜血的光。

床上,素来整洁的被铺乱成一团,凌乱的被褥中露出一双黝黑湿漉的眼睛,怯生生地朝他看。

只是个小姑娘。

贺时霆凌厉的眉眼稍稍缓和,归刀入鞘,到桌前倒了盏茶。

茶是冷的,他也不介意,叼着杯子喝茶,左臂顺手一挥,手上的火折子飞出去,撞开灯罩,点亮了灯座中央的蜡烛。

烛火燃起,一室光明。

贺时霆一口喝干茶水,瞥了眼床上的人,挑眉道:“还不下来?”

听了一下午他的凶恶事迹,楚楚怕他怕得浑身发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软着手掀被子下床。

不妙的是,床上的被褥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把她困在里面,一时竟出不来。

楚楚手忙脚乱地去解,不但没解开,反而被缠得更紧。

她慌得要哭出来,如一只误闯进老虎窝的兔子,笨拙又可怜。

贺时霆敲打桌子的手顿住,眼里流转过几不可察的笑意。

手下却并未留情。

楚楚正慌乱着,衣领忽得被提起,一阵天旋地转间,从被团中被拎了出来。

衣领勒住脖子,她难受得眼圈儿都红了,拼命挣扎,可惜力气太小,挣脱不开。

一路到了门口,身后的人竟作势要把她往门外丢。

楚楚心里一惊,双手紧紧缠上贺时霆的右腿,吓得声音都发颤:“别,别扔我。”

贺时霆的长腿被抱住,几乎融化在温软娇绵的触感里。

他的动作微顿,有些下不了手。

待那大杀神点头同意了不扔自己,楚楚才松口气,不敢再抱他的腿,赶紧放开手。

谁知贺时霆说到做到,也松开了拎着她后领的手。

顿时,楚楚的身子失去所有依托,直直地从贺时霆腿上落下,摔坐到地上。

青石板砖硬梆梆的,楚楚疼得身子仿佛都摔作了八瓣,她鼻尖一酸,眼里飞速滚落着泪珠。

月光照在她莹白如玉的脸上,映出满脸湿润的委屈,可怜极了。

贺时霆被她的泪惹得莫名烦躁,“哭什么。”

怎么这么笨,谁叫她松手的?

他皱着眉把楚楚从地上提起,放在院里的石凳上,命令道:“别哭了。”

楚楚疼得厉害,被提得难受又不敢挣扎,听到他的命令,只能咬紧唇瓣,忍住喉间的呜咽。

可眼里的泪却止不住。

贺时霆霸道惯了,见她还流泪,语气不自觉地就带上不耐,“我说别哭。”

楚楚听说贺时霆杀人如麻,本就怕他怕得紧,此时他的行为又这样恶劣,她觉得贺时霆简直和凶煞鬼一般可怕。

被这么一恐吓,楚楚抖着手胡乱抹去脸上的眼泪。

抹完泪,她微仰着头,睁圆眼睛,不敢再让泪从湿润的眼眶滚落。

楚楚鼓足勇气,对贺时霆小声哀求道:“我,我没哭了,你能不能别吃我。我不好吃的。”

这话说得有趣。

贺时霆压住上扬的嘴角,“你怎知我生平最爱吃人肉?”

楚楚不敢接话,只是白着一张脸摇头。她是听其他丫鬟说的,她们说他不仅爱杀人,还爱吃人肉饮人血。

即便她不说,贺时霆也能猜到几分答案,他换了个问题,“谁让你来的?”

楚楚恐惧地看他,好一会儿,见他只是站在原处,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才艰难地开口,“是,是胡嬷嬷。”

果然如此,不出贺时霆所料。

胡嬷嬷是奉正院的管事嬷嬷,也是姜氏的陪嫁嬷嬷,今夜的事定是贺时霆的继母姜氏在作妖。

贺时霆又问:“她让你来做什么?”

楚楚仔细回忆,从胡嬷嬷的训斥和责罚中想到几句话,小声道:“让我来伺候你。”

方才被威吓过之后,楚楚便一直睁大眼睛不敢哭,过了这么会儿,双眼很酸,她话音刚落,一个没兜住,圆滚滚的泪珠跌出了眼眶。

她吓得慌忙拭去。

奉正院从哪找来这么个蠢东西。还伺候人?

贺时霆眼里的笑意渐深,“小丫头会不会说话,伺候人要说‘您’。”

楚楚的眼睛瞪得太久,乍然放松有些疼,她蔫哒哒地回道:“哦。”

“哦什么哦,把话重新说一遍。”贺时霆故意板起脸,道:“说不好我吃了你。”

他难得的流露出些许少年人的顽皮。

楚楚被吃人的威胁吓得心悸,很快地把话重新说了一遍:“胡嬷嬷让我来伺候您。”

这时,院门处突然出现许多脚步声,只有月光照拂的灰暗院落忽然亮了起来,两人都往那里看去。

一行人提着灯笼进来,为首的是胡嬷嬷,后面跟着许多环肥燕瘦的美貌丫鬟。

胡嬷嬷一面走,一面教训道:“我和你们说的都记住了?进了这院子,谁也不许再使性子,好好伺候大公子,若能在正妻进门前,养个小子出来,便是一辈子享不尽的福。”

丫鬟们有的不服气,有的脸上还带着惊惧,不过嘴上都乖乖应了是。

她们中有贺府的家生子,也有从外面买来的,容貌皆是上等。下午聚在一处,传起贺时霆吃人的谣言,闹着不愿来定平院,被胡嬷嬷责打到现在。

胡嬷嬷见她们都驯服了,便点头道:“这就对了,听话就能少受苦。下午最听话的那个丫头,此刻便在大公子屋里,半点罪没受。”

“嬷嬷说的是。”一个鹅黄衣衫的丫鬟忍着胳膊上的刺痛,笑着说:“只是那丫头呆里呆气的,哪里能伺候好大公子呢。”

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心思活络的丫鬟也纷纷应和。

既然不能反抗,不如搏一把,争个头筹,让自己做大公子的第一人。

胡嬷嬷见状,满意地点头。

楚楚虽然是这些人中生得最标志的,但她很看不上楚楚那副怯懦性子,因此只打算用楚楚敲打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们,并不准备真让楚楚第一个伺候贺时霆。

众人往正房处走去,穿过一个假山,看见贺时霆站在后面,俱都唬了一跳,纷纷对贺时霆行礼。

楚楚怕惨了贺时霆,见到胡嬷嬷她们,正要开口求救,想起下午她们对自己的排挤,觉得求救无望,张了张嘴,又默默闭上。

胡嬷嬷没瞧见她,单对贺时霆挤出一个笑,“大公子何时回来的?”

贺时霆对她可没什么耐心,“怎么,爷什么时候回来,还要与你通报?”

胡嬷嬷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喏喏道:“老奴不敢。”

贺时霆冷笑道:“你有什么不敢?”

一个响指,院内瞬间涌入数十个身穿盔甲的禁军。胡嬷嬷被禁军扣着跪在地上,那些丫鬟们也都被禁军制住,动弹不得。

“把她拖出去,打十棍。”

胡嬷嬷惊道:“大公子,平白无故的,您这是做什么?”

“叫侯爷。”贺时霆道:“连陛下亲颁的圣旨都敢浑忘了,再加十棍。”

“您!就算您是侯爷,奴婢没做错事,您也不能滥用私刑啊。何况奴婢是夫人院子里的人,您这样实属不孝。”

贺时霆半点也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嘴角带着不屑的弧度,微抬下巴示意禁军。

胡嬷嬷的嘴立时被堵住,和一众丫鬟们被拖下去。

三两下间,院子又重新恢复了安静。

贺时霆身后的石凳上,楚楚脸色白得近乎透明,死死咬住唇瓣,几乎要咬出鲜红的血来。

他奇道:“你怕什么?我又没打你。”

话音未落,院落外便传来胡嬷嬷的惨叫。

楚楚虽怕他杀人吃人,但那只是听说,此时亲眼见他不讲道理就罚人,又听见棍棒打人的声音,便更害怕起来,捏着裙摆的指节用力到泛白。

啧,胆子这样小。

贺时霆冲院外喊道:“把人拖远点打。”

待声音远去,楚楚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哑着嗓子开口道:“我也是胡嬷嬷派来的。”

让人把她也拖出去吧,她不敢再待在这里,和他待在一起。

贺时霆难得的对人产生些兴味,他旋身坐在楚楚对面的石凳上,点头道:“我知道。她既派你来了,你便好好伺候。”

话里的意思就是不让楚楚走了,楚楚抿着唇,瑟瑟地往石凳边缘缩了缩。

贺时霆看她垂头,问:“怎么,不会伺候?我那有口大锅,你自己去洗洗干净……”

“我会的!”

楚楚怕他怕得紧,眼里一片水泽,又重复了一遍,“我会伺候的。”

贺时霆嘴角半弯,出口的话却恶劣依旧,“那你说说,要怎么伺候我?”

楚楚不了解豪门大户的规矩。她在家从早到晚地做绣活,半步都踏不出去,所知道的伺候人不过是端茶倒水,扫地劈柴等而已。

不敢靠近贺时霆,做端茶倒水的活计,因此楚楚只考虑扫地擦桌,洗衣劈柴等事。

她悄悄打量了一圈,这院子里干干净净的,看上去不像需要擦洗,也没见着哪儿有柴堆。

一不小心,对上了贺时霆的眼。

凤眸漆黑如墨,深不见底,还带着几分笑意。

楚楚吓了一跳,心中慌乱,脱口而出道:“我给您劈柴。”

话刚出口,楚楚悔得咬住自己的唇肉。

伺候人的活那么多,她怎么就单说了劈柴呢。

楚楚很少劈柴。

在家时,楚父楚母唯恐她砍伤了手,耽误挣钱的绣活。

这会儿万一她没劈好,他不满意可怎么办?

楚楚又不敢当着贺时霆的面改口,愁得拧起细细的眉。

她那点纠结的表情全落在了贺时霆眼里,他饶有兴致地点头同意了她的“伺候”。

“行,你给我劈柴去吧。”

左右此时无事,他亲自领楚楚去柴房。

夜里柴房无人,无数木桩堆得高高的。楚楚瞄了一眼贺时霆,见他站在那不说话,只好自己走到木堆边缘,抱起几根粗木。

把两截木头垒好,楚楚从地上拾起斧头。

贺家劈柴的斧头很重,握柄又粗,与楚楚家里的完全不同。她一只手竟提不起来。

楚楚两手同时用力,也只是堪堪举起斧头。她吃力地往下劈,斧头才砍进半截,便卡住了。

楚楚咬着牙使劲。

她身量娇小,细白的指节努力握住粗大的斧柄,用力地挥着,几乎要吃不住力气,一头栽下去。

今日胡嬷嬷给她穿了身烟霞色的柔纱衣裙,腰掐得紧紧的,那么一折,简直像要断了似的,触目惊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本宫躺红娱乐圈可以直接洞房

    嘴上的口红因为某人给自己嘴巴里塞了太多点心也差不多没有了,一旁绿茵和青鸟暗自摇着头,看来待会儿还得给小姐再收拾收拾。洛无笙吃饱后,轻轻的嘬了一口茶水,“啊,吃饱喝足的感觉真是美好啊。”说完,洛无笙也不去管丫鬟们满头黑线的样子,径直的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快要上三竿的烈日,在蓝蓝的天空上独霸一方,几朵乌

  • 穿成天王的反派原配在线阅读第2章

    “啊——”话没说完,她看着我那奇怪的眼神和表情,突然脸颊通红,显然是发觉自己没穿衣。然后她急忙尖叫着用手臂捂在胸前,遗憾的是那春光早已被我一览无余。虽然本能地看到不穿衣的女人会情不自禁地想多看两眼。种种感受一下子我还消化不了,特别是这奇怪的兔耳朵造型好像让我不再那么害怕了。看到她那种举动,我也赶忙作

  • 穿成前夫的家养狗第二章在线阅读

    自古以来,人们普遍相信战争是一种天赋才能。有趣的是,承认这一点的人常有一种自信:我就具备这种天赋。在同盟军国防军事学校一千多号学生中,具备这一毫无根据自信的人数量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而叶慎思属于少数派。理论课的表现很棒,实技课也不赖,军官学校的课程中唯一让叶慎思心里打鼓的就是模拟战:人人都知道“纸上

  • 帝御魔刀第1章在线阅读

    花喜公司总部位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县城里,旗下有58个农产品深加工工厂,是食品行业的领头企业。农村出身的创始人花爱国是人大代表,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可谓人生赢家。别人眼中的人生赢家却羡慕着别人。他现在四十六了,头上都有一茬子的白头发了,还没有孩子。没孩子这事儿,花爱国很清楚,不能怨他老婆,是他小时候被滚

  • 冷血公主的复仇之恋在线阅读第一节

    世界:火影忍者时间:木叶六十年身份:水门的养女Lv.MAXHP:MAXMP:MAXPs:狂三身高157CM,鸣人身高145.3CM。其他便不多说了。木叶60年。分班的一天呐,不过此时教室里只剩下三个人了。“那带队上忍怎么还没来啊!别人都走了快半小时了!可恶!”“迟到的人就该受到惩罚!”鸣人气愤的将黑

  • 赘婿的逆袭之旅之从零开始(10)

    “您认为咱们有学枪这方面的天赋么?”我没事找事地问了燊祺一句。“只要想学得好,就没有天赋这一说道。”燊祺有些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转过头去自己继续走着。“有必要这么严肃么?!不就是年纪比你小那么一点点么?”“嘘....”很显然燊祺并不想说话,于是他把食指放在嘴上,作出‘肃静’的动作。“切...那...他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第2章在线阅读

    李天宇回到家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我擦,累死了,我去。不过食物和水有了我们可以够你我用一个多月了”林辰点头同意道“可以够我们特训用的了”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只见住一楼的一个妇女冲出楼栋在外面大喊。在看后面妇女的儿子正缓缓向她走来,眼球发白四肢僵硬,很明显是一只丧尸。而妇女的大叫吸引了五六只丧

  • 这不是我要的穿越!之我真的很厉害(第3更,求收藏鲜花评价票)(8)

    萧城被南宫灵抱着,朝着南宫家走去。一路上,萧城小手不断的在南宫灵身上摸索,可谓是过足了瘾。他时而还将那小脑袋埋在南宫灵的身前()中,小脑袋不断的嗔动。搞得南宫灵脸色有些不自然。但,每次当南宫灵想要制止萧城的时候。萧城便会用那萌萌的水灵灵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南宫灵。这一招,百试百灵,南宫灵每次都在萧城那小

  • 当然选择原谅她之以力服人(7)

    因为凌婉当众宣布,营地中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这一营的军司马要换人,只是他们都是底层的士兵不敢违抗,而此时原本的军司马与副职并没有在新军的营地中。凌婉见没有人说话,“阿大等会带着徐司马与许司马去领军服,我还要去参加府中的会议就不陪两位了。”说完再次看了阿大一眼虎虎生风的离开了大营。阿大被凌婉一眼吓了一跳。

  • [欢乐颂]华妃驾到在线阅读第四节

    自从艾尔的小房间多了个住户以后,生活变得有趣了很多,不在是那样一成不变。小家伙本身就处在活泼好动的年龄,对任何事物都会感到好奇,产生兴趣。自然不会如同艾尔一样老实安静的待在培养仓里。尤其是对同样住在培养舱内的艾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导致了这个叫做西西莉亚的小赛亚人,非常粘人。清晨,正是饲养员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