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女帝的贴身主宰漫漫长夜(一)

2021/10/14 14:56:51 作者:Grao龙血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女帝的贴身主宰
女帝的贴身主宰
作者:Grao龙血来源:飞卢小说网
最好的时代,最后的守护,一切回到2007年8月5日,从这一天开始讲起,那一年夏天属于我,属于你,也属于他或她以及她们那一年,少女们从那一刻横空出世,她们九人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象征,该圆梦了,梦醒后就该面对现实,面对自己今后的人生而奋斗【P.S.本书为科普向娱乐文,会有大量废话,建议各位绕道,谢谢合作!】【特别提醒:毒点已设置完毕,为分身流,到了后期会解决毒点,谢谢!】’《女帝的贴身主宰》书友已建立,喜欢本书的请进讨论谢谢!书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祁御硬着头皮不敢说话,心脏砰砰直跳,他往后退了一步。这一共就来了两次,次次都没能进去,我真的只是想来混一顿宵夜绝对没有占人便宜之嫌啊!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课,别耽误了进度。”

祁御心中念头飞转,可最终还是选择黯然隐退,看来这地方真不是想进就能进去的,没有本事连大门都打不开……等等,打开门么?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成功率另说,但这是个很值得去尝试的办法,只要付出尊严和节操,然而这两样东西祁御都不缺。

值得一试!

他扬开外衣转身迅速离开,和蔼的声音沉寂下去,良久后又再次开口:“洛戡?晚上风冷,记得把窗户关上,早点睡吧。”

二楼左侧的窗户啪地关上,灯火黯然,像是被冷风拂闭。

“唉,这帮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安生了……”

最亮的灯也熄了下去,老楼闭上了它的眼睛,在黑暗中万物依旧。

洛一睡不着,也睡不了。

这里是华沙战区指挥中心,今天后勤部又忘了给照明式卡补充量力,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偌大的中控室里呼噜声不绝于耳,黑暗里各自的梦话此起彼伏。

洛一下座的副将朱堂方才厉喝一声“赤原王八蛋害的老子不能回家过年”又伏在案上睡死过去;左边的军师祭酒常命道醉得不省人事,被人抬回来以后洛一猛扇了他两个巴掌,他打了个饱嗝酒气熏天地昏在桌上含笑而眠。

洛一也想破口大骂一番,这挨千刀的赤原异带着东海联军在沉沙海上磨蹭了几年,死活不肯退兵,连累着他这个假节总将下水。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损人不利己是吧,双方明面上是敌对关系实际上私交不错,逢年过节的互派来使送点慰问品,洛一很大方地送了大米小麦,对面联军也很知趣地回赠了鱼。

去年送的鳄鱼,今年赠了金枪鱼,前年是一头小鲸鱼,被洛一放回了海里。这让他一度以为东海联军可能有特殊习俗所以只吃鱼,不知米面为何物,所以慷慨大方地送去了水稻小麦种子,对方回信称赞说这些种子做成鱼食效果奇佳。

但东海联军还是没有撤退的迹象,尤其是他们的总司令赤原异,他老子赤原诚曾经带着联军踏上过中州的领土,后来又被紫皇给打了回去。他最著名的战役是带领一支军队长途跋涉,万里奇袭中州皇城。

结果被紫皇瓮中捉鳖,赤原诚战死,联军退兵。

这件事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研究历史的学者们总是把这位联军总司当作反面教材津津乐道,认为他是迫于东海权贵的压力而不得不取得战绩,急功近利送了命。

如今他儿子赤原异倒是很聪明地主动停了干戈,经年累月在海面上瞎晃悠,晃得洛一心烦,以至于他多次向总政申请更换总将。

这十年里他因为申请换将而一路升迁,最终坐上了华沙域域牧的位置,还兼任华沙太学校府的祭酒,可总政对换将一事始终不动声色。

洛一开始真的只是想办一所学府,教点学生搏个尊师的荣誉,却越陷越深,到现在的身不由己。这已经离他的初衷相差甚远,更与他的承诺分道扬镳。

“洛将军,十点了,您是否用餐?”侍者伫立在黑暗中作揖拜问,“后厨备好了膳食。”

“又是鱼么?”

“还有虾蟹。”

“实诚。”洛一气得笑了出来,他花了四个小时从校府风尘仆仆地赶回,现在已是饿得头昏眼花;华沙域又接海,水产丰富,顿顿鱼虾蟹贝吃得洛一能吐出来,闻到鱼腥味都头疼。

他可不是为了吃海鲜奔波两个时辰来到这里的!

“你跟其他人说,以后谁敢在我面前提鱼这个字,就脱了军装趁早滚蛋,记住了。”洛一站起来伸伸腰,舒活开筋骨。

“给我找菜,不管是什么菜,只要是绿的通通给我烧了送过来。”

“是。”侍者作揖告退,转身离去。出门时没找准门磕在墙上,窸窸窣窣摸索一阵才艰难地走出中控室。

洛一披上他的外套,他想出去走走,哪里都行。只要没有总政的控制和人工制造的建筑,哪里都一样。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洛一实在有些纳闷,眼前的黑暗在刹那间强光大放。

待白光散去,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如画般的山谷中,苍劲青松扎根于悬崖绝壁,磅礴飞瀑自天河断裂,引于世间势壮恢宏;其下一潭碧水,无数涡流疯狂地旋转着顺流而下,平缓处又干枝样分叉开去,流经一间竹屋门前,鱼虾嬉跃。

数十载春秋白驹过隙,洛一在狭窄的道路上小心翼翼地行走。父亲曾将他打断双腿阻他入世,却不敌他的倔强,无可奈何地告诉他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选的路自己要走下去。

黑暗再次盖住了一切,洛一离开座椅拔腿就走。

他要离开这个钢铁丛林,也要从这万千随机涡流中抽身急退;他受够了这些俗世纷争,不过他还能庆幸,自己至少不是无路可退。

走出门进入过道,他在黑暗中迅速前进。洛一突然被撞得后退一步,他在黑暗里撞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洛总将,您想去哪儿?”他说。

“申请换将,滚开。”洛一伸手把他扒到一旁,疾步走过。

“天色已晚,莅命也已歇息,还请总将再做打算,也好对学生们以及……洛海棠小姐告个别。”

停下脚步,洛一悍然转身,十重九段量力霎时间充满整个过道,粘稠如实质般的量力把他紧紧按在墙上动弹不得。洛一眼神锋锐,盯着量力反馈的目标冷冷开口。

“你威胁我?”

“小人……小人不敢……”他被洛一的量力掐住喉咙,话语间带着咳嗽的杂音。

“不敢?谁不敢?”洛一抽了抽嘴角,嗤笑不已,“曹衍?黄韫?易泛海还是李星泽?又或者是你的莅命大人?”

“小人不能告知……咳咳……还请洛将军高抬贵手,杀了小人对您没有好处……小人会记得将军的好……”他的声音越来越短促,可以听出他的挣扎和乞求。若是继续掐着不放,想必难逃血溅当场的命运。

“曹衍派你来的吧,这话也只有他能说出来。”

“……小人……言尽于此……”

洛一收回量力,压迫感顿时横扫一空。他从墙壁上跌落下来,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咳嗽不止。

“今日看在他的面子上放你一马,没有下一次。”他拂袖离去,死里逃生的暗者跪拜下去,长长地磕了头。

“多谢总将不杀之恩。但曹大人有命,纵然难逃一死,也万望洛总将千万不要在正月前回去!”

“说。”厉风刮过暗者脸颊,洛一突然在他身前,面无表情地蹲下。“为什么。”

“总政设局,擒杀洛一!”暗者的声音里带着颤抖,他明白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死的。暗者本就是为了保守和传递命令而出现,也必将因此而死去。

“莅命远赴东海议和,正月方可回程。”慵懒的声音从走道那边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响亮的酒嗝。

“就是可惜了一位暗者,屁大点事也要曹衍派人,多此一举。”他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把手搭在洛一的肩膀上甚是亲昵,却根本看不到黑暗中洛一微皱的眉毛。

“回去告诉你主子……嗝,就说洛一是张司空的人,少来瞎搅和……”常命道不胜酒力,跪下去抱住洛一的腿,把脸蹭在衣服上又睡了过去,不多时便呼噜连天。

洛一甩开这位整天泡在酒坛子里的祭酒,他就纳闷了自己身边怎么尽是些长了猪脑袋的人,难不成他们是东海联军打入中州的密探,专门用来拉低自己的智商然后打败自己?

“回去吧,跟曹衍说我不在乎。”洛一无所谓地站起来走向通道尽头,“另外再帮我问问他,就说他见过蜉蝣把树击垮的么?”

“遵命。”

洛一远去,暗者起身离开。常命道趴在地上喃喃自语:“老子还能喝……我的酒呢……”

祁御在心里敲定好了主意,满心欢喜地推开房门,与端坐在里面啃巧克力的二人面面相觑。

“嗨,祁御。”洛海棠用袖子抹了一把,“吃点巧克力不介意吧。”

“我能说很介意么?”

“我没有在问。”

墙上靠着一扇被削去一角的黑巧克力,洛海棠坐在钟北床沿,钟北萎缩在墙角不敢妄动,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手上都有一块咬了几口的黑色物体。钟北那块比洛海棠手上的小了将近一半。

“阿北,出来一下。”祁御在门口探头招手,像是诱导夏娃摘苹果的毒蛇,满脸笑容和蔼可亲。

“快,过来。”

“去哪儿?带我一个呗。”洛海棠翻身坐上了床,挡住了蠢蠢欲动的钟北,“阿北你就不要去了,祁御这货铁定没好事情找你。乖,安静看书去。”

“可我想去……”钟北委屈巴巴。

“滚回去!”洛海棠怒目圆睁地吼了一声,吓得钟北又缩回墙里不敢乱动。

“那……阿北你多保重,我去找别人了……”祁御审时度势知道情况不妙,默默关上门溜之大吉。

看着祁御把房门关上,钟北的希望就此破灭。他又看看洛海棠没有遮掩起来的漂亮小腿,彻底把脑袋埋在书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灰色光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佛说过:世间最美好的事情都来源于意外。因为意外、好奇,王刚看到了《跳一跳》这款游戏,也从此沉迷在江承塑造的游戏世界里。点击【登录】。《跳一跳》的登录账号是直接用飞腾账号登录的,至于其他的,则没有权限了,也不能够自己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游客登录。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霸道的。这个世界的游戏公司竞争可比前

  • 风系神级法师第10章在线阅读

    学校总是怎么变态就怎么弄,经历快乐的研学游后便是没好果子的家长会,当回到学校的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笑容开始渐渐淡化,想着一周之前的月考成绩,大部分瘪着嘴摇着头。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等着回家听教育课……“各位家长你们好,我是孩子们的班主任李老师,今天我们之所以召开家长会主要是想要各位家长正确看待自己

  • 东有一剑至天涯第8章在线阅读

    【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生物,它有着强大的同化能力,就像铁锈腐蚀钢铁,胃酸消化食物,它是死亡动物肉体的延续,在每个光线微弱的夜晚,从不停歇地寻觅腐食,以此弥补自身的分解。祈祷不要在阴暗的角落遇到它,否则你就会成为它身体一部分,如果某天早晨起来发现有人翻过你家门前的垃圾桶,那就意味着近期不该在夜里出门,请

  • 惑仙之门之营业执照(4)

    那个大臣正想着,崇祯又发话了:“朕知道诸位对魏忠贤有意见,朕也觉得他有过错,所以朕昨天狠狠地教训了他,他也知道错了,并主动表态把他那些生祠拆掉。”“嗯,这样就对了,不能搞个人崇拜嘛!”“拆掉的那些材料所得就归内库吧,朕最近缺钱。”说完了这些,qun臣面面相觑:“这样处罚就完了?”没有管他们的想法,崇

  • 娱乐之我是笔仙在线阅读第7节

    “华夏小子,你已经把我激怒了,接下来,我会打爆你的。”迪昂-维特斯恶狠狠的对肖成说道。肖成冷笑了一声,反击道:“那就来啊,别像个娘炮一样只知道打zui炮。”迪昂-维特斯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肖成激怒了,他从韦恩-艾灵顿手中接过底线发球之后,就怒目圆睁的盯着肖成。迪昂-维特斯运着球来到前场,防守他的依旧是肖

  • 神霄血煞在线阅读第七章

    雨忍村,晓组织的秘密基地里,下线后的小南看到长门满头大汗,情绪低落,劝道:“长门,下线休息一下吧!到时间了。”火影世界的影分身之术,可以帮助忍者更好的练级。但是,疲劳叠加,正常忍者,也就分出四五个影分身,辅助自己升级。毕竟是玩游戏,不是修炼,疲劳度对忍者来说,并不高。不是谁都像漩涡鸣人一样,分出几千

  • 次元武侠世界在线阅读仲裁空间

    贞观八年。北境,某处小树林间。黄昏的时分,这低矮的树林之间,一股血腥气味弥漫着。就在树林之间,一个身穿着粗布衣的青年,低着头,坐在那里,在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弯刀,刀上,身上,满是鲜血,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几具突厥人装束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抬起了头来,满脸的胡茬子,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实相

  • 剑传1之试药阶段(求收藏)

    “什么?白血病?我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岁,没有结婚没有生孩子?怎么会得癌症!”**天海市,本市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办公室内,一名有着清秀长发的年轻女子,忽然秀眉皱起,不敢置信对着眼前的医生喊道。“江梅女士,请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以接受,不过根据检查出来的结果,现在你的确感染了初期的慢性白血病。不过只要

  • 神佑之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慕言雪没空去理他了,连忙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他慢步走过来,“喂,女人。”宫原熙插着裤袋,走到她身旁。“第一,我不叫女人,第二,我认识你吗?”慕言雪已经把行李收拾好,性感的嘴唇里发出性感的声音,当然,他不在意。收拾好了行李,慕言雪就绕过他的身体,想要走开,宫原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般对待。是的,第一

  • 武侠之冲东笑傲在线阅读第十节

    后来我们班级大调座,我的同桌换成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人高马大,却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他叫李悦。也是和很有趣很实在的人,而他有点憨憨。他喜欢3班的一个学霸美女,每天上课下课都在我耳边叨叨他的女神,每天都在想给他的女神送什么东西,还征求我的意见。我无语,他有的时候上课拄着脑袋想他的女神,想着想着净流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