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10/14 14:47:47 作者:顾南西 来源:言情小说吧
他从地狱里来
他从地狱里来
作者:顾南西来源:言情小说吧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第四章

正值周末,郁颜把行李收拾好,又打扫了一下清洁卫生,忙活出一身的汗,去浴室冲洗了,换上干净的长裙,头发用毛巾擦干,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她决定去楼下超市买点蔬菜和水果。至于锅碗电器这些,她已经提前定好了,只等明天送来。

晚饭也只吃了点水果,晚上十点,准时上床睡觉。

可能是初到陌生的地方,这让她怎么都睡不着,闭着眼睛,思绪反而更加清醒。最后一次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第二天迷迷糊糊的被闹钟叫醒。

她在一家私立小学教书,和萧蕴结婚后,她也一直在工作。当初那些亲戚好友都说她嫁了个金龟婿,还上什么班呢?等着吃喝玩乐打麻将,做个闲散太太就好了。

郁颜却感谢自己当时对于这份工作的坚持,不然三年下来,她或许已经疯了。

……

郁颜出来两天,新闻上一直没有萧蕴的消息,看来他还在C市。

郁颜有想过打电话催问一下,想了想还是作罢,反正她已经表明了态度,只等萧蕴的回答了。

这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郁母打来电话追问说:“小蕴都已经回来几天了,我们上次和你说的那些话你是不是都忘记了?晚上,就在今天晚上,你和小蕴都回来吃饭,我上午去买了好多菜,晚上做好吃的给你们。”

郁颜放下碗筷,走至一旁安静的地方,“妈,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啊,怎么了?”

“爸爸呢?”

“你老爸在看电视。”

“嗯,那就好。”郁颜说,“萧蕴有事,晚上过不来,不过我会回来,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郁颜有些为难,以后这样的情况只会多不会少,自己和萧蕴离婚的事情不好再继续瞒着了。

回到餐桌前,同事问起:“老公打电话啦?”

郁颜的同事只知道郁颜结婚了,并不清楚她丈夫是谁,笑说:“我妈。”

下班后,郁颜先去药店买了盒速心丸、葡萄糖,这才提着回了家。让她意外的是,萧蕴竟然先她一步到了,在和她父亲下棋,母亲在厨房做菜,哼着歌,一看就心情不错。

郁颜将速心丸放到电视柜上。

她看了眼萧蕴,萧蕴似有所感的抬头,两人四目相对,他冷静的看着她,又很快低下头,落下一子。

郁颜心中一紧,快速进了厨房去帮忙。

“这里不要你,碍手碍脚的,出去。”

郁颜被赶了出来,又不想去看人下棋,就打开电视看起来,好巧不巧的娱乐新闻,正在播萧蕴和雪儿在饭店门口的亲密举止的消息,郁颜冷静看着,拿了茶几上的苹果啃了一口。

萧蕴看了眼电视,回头继续下棋。

郁父生气的说:“这都放的是什么?”

郁颜不语。

萧蕴:“不用在意,这是媒体断章取义。”

郁父说:“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这些人乱传谣言,这对你们都不好。”

“爸放心,我会处理的。”

“好。”

郁颜换了频道。

·

半个小时后,饭菜上桌,那样丰盛的一大桌,有一大半都是萧蕴喜欢的。就像萧蕴的父母喜欢郁颜一样,郁颜的父母也非常满意萧蕴。萧蕴会陪郁父下棋,丈母娘看女婿是怎么看怎么喜欢,没缘由的。

郁颜默默吃饭,就听郁母在叮嘱萧蕴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之类的话,说到最后,又说:“你们现在啊,就该尽快要个孩子,趁着我们还走得动能帮忙带带。”

萧蕴说:“我最近在准备下一部电影,差不多下个月就要开拍了。”

“你不是才拍完一部电影吗?这么快又要拍新电影了吗?”

“是,这部电影是我之前就一直在准备的,现在时机成熟,可以开拍了。”

郁母不懂萧蕴工作上的事情,只能点着头哦哦几声,“那……”

萧蕴说:“这里工作完了再说吧。”

这样的话郁颜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她没什么感觉,只是夹了一块排骨吃了。郁母见了,说:“不是不喜欢吃甜味的肉吗?”

“嗯,偶尔也想换换口味。”

一顿饭吃得不冷不热,至少郁颜是这样认为的。

饭后郁颜和母亲在收拾碗筷,进了厨房,母亲拉住她,问:“你是不是和萧蕴吵架了?看你们都不说话,也不理对方,到底怎么回事儿?”

郁颜笑了:“妈妈,您终于看出来了啊。”

“真的吵架啦?我之前就觉得你像是有心事,这次看到小蕴,我就知道你们是吵架了!夫妻吗,有什么是说不开的。”

“其实也不算是吵架吧。”郁颜说,“我很难过。”

“怎么了?是小蕴惹你生气了?”

郁颜将收起的碗筷放进洗手池,挤上洗洁精,开始清洗碗筷。

郁颜:“我感觉自己在进行一段不属于自己的婚姻,强留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我不想恨他,真的,毕竟我曾经那么爱他。”

郁母听不懂,“你……?”

“妈妈,这场婚姻让我不幸福,让我痛苦了,我想结束它,你会同意吗?”

郁母终于懂了,她腿上一软,一下撑在洗漱台上,“你要离婚?!”

“是。”

郁母哆哆嗦嗦好久才终于稍稍冷静了些,郁颜已经准备好了速心丸,不过郁母虽然受到的刺激不小,但是并没有被刺激得失去理智或是昏倒。

“为什么?你不给我说清楚原因,看我不打死你!”

郁颜说:“妈妈,我知道离过婚的女人名声肯定不好,还要忍受旁人的说三道四,而对方还是萧蕴,这样闲言碎语肯定更多。妈,我对不你和爸爸,”

“那你为什么要离婚!”

“因为我想要快乐的生活。”

不是猜忌谁、嫉妒谁;不是整日整夜的等着电话短信却永远是失望;不是打十个电话也不一定会收到一个回音;不是自己丈夫的所有消息都是通过新闻消息得知;不是连进一下书房,也会被喝止说不行。

盼不到归期的丈夫,不再期待明天的生活,这让她感到痛苦。

这场婚姻里,她收获了无尽的等待,知道了等待和嫉妒的可怕,还陪在她身边的,只剩下痛苦了。

“妈妈,对不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修仙称霸夜问

    孙家几兄弟看过书信后,又将信递给孙太夫人。孙太夫人颤抖着接过信,终于觉得有些释然。她不如孙大爷想的周全,更多的是庆幸幼女不用委屈去给别人做妾室。既然一切交待清楚,从安便要着手办后头的事情。“大都督有交待,将来便是姻亲。桂花坊虽算安乐之所,对孙大爷养病却不是上佳。还请太夫人带着家里人移居芙蓉坊的东大街

  • 风流侠客傻逼官在线阅读第一节

    “主上,我们到了。”石切丸站在一座本丸前对怀里抱着的猫咪说道。………………………………………………“啊啊啊啊啊!”猫耳少女愤愤地抓挠着坐在她身边石切丸的衣袖。“为什么不是讲鬼故事比赛啊啊啊!”少女翻身起来不满地说道。“要是讲鬼故事,我保证分分钟吓哭在场的所有短刀啊!”一期一振抽了抽嘴角。“主上为什么

  • 我欲成仙第4章在线阅读

    一直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群好事的大姐才拥了上来:“沫然,没想到你藏得挺深的啊……一直跟我们说你单身,可结果……暗暗地吊了这么完美的老公?”“可不是吗……今天整个报社都沸腾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想到新业地产未来的老板娘跟我是同事呢!”许沫然是真的听得一头雾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能不能说,我

  • 末世之柳琴修仙录新能力

    尚悠猛的一回头——数十个大汉正在想她跑来,她光是看着就开始止不住恐惧了。冷静!保持清醒!尚悠对着自己暗暗下决心,千万不能慌张,现在的尚悠也是如此,虽意志力坚强,但是身体的本能不受大脑控制啊!看了一会就已经隐隐发痒,内心的一股力量在与精神抗争。“止不住了吧,哈哈哈!”阿斯莫德狂笑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