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男神,笔记借我之第九号基地!(7)

2021/10/14 8:26:17 作者:容无笺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神,笔记借我
男神,笔记借我
作者:容无笺来源:晋江文学城
推荐作者的同类型接档校园文,《重回2008之全民非主流》,轻松甜,点进作者专栏即可看到!基友的咸蛋《惊!网恋对象竟然是……》——BY优乐北本文文案:学神男主VS努力努力再努力聪慧女主在遇见沈怀之前,扶采迎从来不知道“男神”要如何定义;遇见沈怀之后,“男神”=“沈怀”。所谓男神,大概就是无所不能的完美诠释。扶采迎在向学霸进军的道路上,只有一个问题:男神,笔记借我可以吗?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努力和成长的故事,想起从前,总要感谢,遇见的是你们。所有人都说沈男神清冷高傲,扶采迎心想——那是你们没见过他皱眉

踏踏踏,

脚底摆在地面发出的踏踏声在寂静的通道中格外清晰,周泽打着手电亦步亦趋的往前走着。

通道里面比外面看起来又宽敞了许多,完全能够让一辆重卡通过。

走了大约十分钟,周泽眼前就出现了一半闭的大门。

用手电对着半闭的大门照了照,发现这是一道合金,足足有三米高,上面有些扭曲。

“这应该是核爆余波造成,不过这道门也ting坚固的。”

周泽猜测。

虽然不知道这里距离地面有多深,但这里是距离核弹爆炸的中心点,核弹爆炸的余波足以冲击一切。

眼前这道合金大门在核爆炸的余波下只是被冲击地扭曲,虽然有泥土层作为缓冲,却也能看出这道合金门的坚固。

所以,周泽对于这所谓的第九基地就更加感兴趣了。

继续向前,穿过半闭的合金大门,里面依旧是一个通道,比起外面的通道又大了许多,沿着通道继续往里面走了十多分钟,周泽就来到了一处十分宽敞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布置看起来像是一个会议室,中间摆放着一张椭圆形的大长桌,两边摆放了许多椅子。

地下落满了类似于A4纸的纸张,周泽粗略的看了下,发现这些纸张都是文件纪录。

“第二世界的文字?”

看了一会,周泽就将随手捡起来的一张文件扔掉,又从地上捡了一个文件袋,看了一会就皱起了眉头。

文件袋为淡huang色,上面写有四个大字。

火种计划!

让周泽皱眉的不是因为这所谓的“火种计划”,而是文件袋上面的字,居然是汉字,先前周泽看见洞口处“第九号基地”时就起了疑惑。

“汉字?难道这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平行世界?”

想了一会,周泽只能以这个理由来解释。

平行世界在地球那边也存一定的争论性。

最著名,也是第一个提出平行世界理论的。是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休·艾弗雷特三世,于1957年提出。

他假设所有孤立系统的演化都遵循薛定谔方程,那么波函数就不会崩坍。而量子的测量却只能得到一种结果。也就是说,处于叠加态。

艾弗雷特认为,测量仪器与被测系统的状态之间有某种关联,称之为相对态。

测量之后的结果不是坍缩,而是分裂宇宙。

宇宙诞生以来,已经进行过无数次这样的分裂。

而艾弗雷特提出最多的理论就是:宇宙像一个阿米巴变形虫,当电子通过双缝后,阿米巴变形虫进行自我裂变,繁殖成为两个一模一样的变形虫。

唯一的不同是,一只虫子记得电子从左而过,另一只虫子记得电子从右而过。

这样一来,薛定谔的猫再也不必为死活问题困扰,宇宙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有活猫,一个有死猫。

“霍金曾为了解释“祖母悖论”也提出了“平行宇宙”的概念,以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同样也有提到过。

那么……所谓的平行世界真的存在?”

周泽有些犹豫不定起来,如果真是平行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随即,周泽又摇了摇头,不管第二世界是不是平行世界,对于他的影响微乎其微。

走出会议室,周泽又想着会议室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

只是没上两步,就发现地上竟然有一把枪,周泽略一犹豫,就把枪捡了起来。

枪是半自动步枪,与地球那边的现役步枪很相似。

“就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周泽将枪捡起来背在背上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会议室旁边的房间。

这个房间得大门与会议室的大门一样,都是半掩着。

推开半掩的合金门,门后一片漆黑,周泽用手电照了照,发现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周泽预想中的丧尸,只是在房里摆放了就此周泽不认识的设备。

看了一会,周泽就退出了这个房间,沿着通道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升降平台。

升降平台很简陋,除了控制升降平台的开关外,只设了半人高的护栏,下面也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底。

滴滴,

搁置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升降平台的储备电量很足,周泽只是按了一下开关,升降平台就开始向下面降落。

嗡嗡,

伴随着嗡鸣之声,升降平台以十码的速度下降,降落了好几分钟依旧没有到头的意思。周泽用手电往上面照了照,强光手电射出的光束照不到头,只能隐约来到停放升降平台的位置。

“是一个竖着向下的通道!”

周泽猜测,

凭借强光手电的照明,周泽发现这个竖着向下的通道很长,而通道整体都是用不知名的金属打造,在强光手电的照射反射着黑黝黝的光芒。

哐当,

升降平台终于停下,周泽没有立刻走下升降平台,而是探头向下看了看,发现下面依旧是一片漆黑,看不到通道的尽头。

“这个通道有多深?如果这真是一个地下基地,那么这个基地又该有多大?”

地下基地究竟有多大,周泽估算不出来,但是凭借升降平台降落的时间来估算,这个竖着向下的通道长多已经超过了一千米以上。

走下升降平台,很快又来到了一道合金大门前,合金大门半开着,旁边同样有一个开关。

周泽看了一会,发现这个开关是一个很复杂的半智能开关。

好在合金大门没有禁闭,不然周泽只能打道回府了。

穿过合金大门,走过一个转角,眼前出现了一个摆放各种仪器的大厅。

“控制台?”

周泽突然想到。

满屋子的仪器周泽不认识,但是最中间一个三米来高的控制台周泽认识,之前在网上意外看到了一个类似的视屏,所以周泽一眼就认了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夕晖之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佐良娜离开以后,宇智波泉奈又去了几次发现她的地方。刚刚死亡的那段时间,他经常来这里蹲守过河的亡灵,以期从他们口中获得斑哥和宇智波的消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自己的眼睛给斑哥——即使这让他再也看不见通往轮回的路。战国时候的三途川可不像现在这么冷清,宇智波泉奈甚至每天都能碰见认识他并且对他露出恨意的亡灵,

  • 重生秀恩爱系统(娱乐圈)在线阅读脱凡

    李云泽思忖片刻,到底少年人心性,想道:“这种方法既然流传下来,肯定有很多人成功过,别人能成功,我也就能。”当下对杜伯兴道:“杜老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你说的试一下了。成了,是老伯办法好,不成,这事也不赖你。”杜伯兴自己当年也是用这个办法突破的,听李云泽愿意一试,道:“行,这个法子除了疼痛难忍

  • 坑啊,你还跳![网配]第5章在线阅读

    赌约是定下了,但是也把赵大小姐惹急了。于是乎,陆炀又被撵走了。今晚豪宅是住不成了,只能回到自己那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了。一整夜陆炀都在修炼。第二天清晨才从修炼中回过神来。“与徐老约定的是下午,上午去逛逛中药市场吧。”陆炀自言自语说。传承中了解到,远古时期为了加快修炼速度通常会吃一些天材地宝以辅助。不过,

  • 我只懂爱你在线阅读第9章

    “老河,就是给了小宋岚又能怎么样,那些下品灵石对我来说作用真的不算大了。”在宋明走后,宋海长老仿佛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确定了宋明已经走远,宋河长老这才搭话“海子,你还记得宋明入洞之前曾经打伤的那个人么?”“那个说想让小宋岚去做小妾的家伙?宋大勇不是去解决他了么?只是个小小的筑基而已,怎么了?”宋海不

  • 欣城,欣城(你们不要一样啊)海滨浴场和祭典活动,肉包西施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盛夏七月,晴空烈日,一扫梅雨季的晦暗。王者就是要稳健。海南篮球队的成员,体能和心理都训练有素。不论对手实力如何,不管赛事大小,一视同仁,但凡是比赛就以严谨的态度全力以赴。即便是场练习赛也要看作是在全国赛场上,到了全国大赛就当是平时练习赛,保持一颗平常心,要做到波澜不惊。他们是全国大赛的常客,经验丰富

  • 唯愿嫁得蠢儿郎乐极生悲

    天边泛起鱼肚白,洛天早早的便起身进入打坐吸纳,待得众人起身,洛天也已经完成了灵气的收集。略微整理,吃过点东西,众人便开始上路,朝着黑宏蚁巢穴中进发。一路上虽说有些烦闷,但是也不至无聊,洛天一路上上蹿下跳,欢脱的跟个野人一样,好似全身有使不完的精力一般,或追赶饿狼,或狩猎麋鹿,或上树,或与程伟切磋。不

  • [庆余年]凶犬在线阅读第一节

    廖昀,今年大二,明年大三,成绩很好。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辍学。****“爸,我的职称论文发够了,我准备在学校留任。”萧衡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说。听闻,正在剁饺子馅的老母亲让菜刀定在了手里。正在泡茶的老父亲把一整泡茶水都用来烫杯子了也没有察觉。只有电视机里新闻联播的女主持人还

  • 大唐之少年宰相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只仓鼠呆萌的点点头说道:“吾便是……”砰!还未等它说完,临渊便已经瞬身到它身前,一个响指敲下去。“好疼好疼!疼死本座了!”这仓鼠疼得嗷嗷大叫。听到“本座”二字,临渊又作敲打状。“在下...在下便是森林贤王。”仓鼠可怜巴巴的望着临渊,两只眼睛噙着泪水。“你这是怎么当上南面主宰的?”临渊不禁好奇问道。

  • 彩虹色暗恋之大帝要低调

    一路上凌战一直在压制这邪火,刚到河边就跳了下去了,冰冷的河水使凌战冷静下来。“妖精,长大了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以后小心点。”“小子,是不是喜欢哪妮子?”“没有,怎么可能,不可能,老头我可是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妹妹。”“啪!”脑瓜疼。“喜欢就是喜欢,干啥找哪么多借口。”“他是天之娇女,而我却什么都不

  • 步月如有意之训斥(7)

    秦铭突如其来的爆喝,让在场所有人心头咯噔了下,随后一双双充斥着怒火的眼神,集中在他身上。就连同济堂老板都懵了,完全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你干什么!!”钟医生连忙收回银针,怒到不能自已,“你知不知道我在针灸啊,其他病患都退到十步以外了,这是不能被打扰的,怎么,你有钱了不起啊,这大庭广众的要是出了人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