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隐形爱情(上)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9:52:24 作者:柏林石匠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隐形爱情(上)
隐形爱情(上)
作者:柏林石匠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青版:如果有一天,她和你说再见。她离开后你觉得哪里都不好。那么你就是爱上她了。二青版:就是假戏真做……

在龙天飞回sh市后第二天,事情就被有心人给公布出来,全华夏帝国的人都知道了他当晚一战七美的英雄事故,同时他也成了全华夏明国爱慕七仙女的敌人,人人喊打喊杀。

同样,龙天也因为自身不检点,被护龙一族永远拒绝录用,战龙大队也因为此事直接把他开除军籍发配回家。

外出找工作又被人直接打回,只要一听他的名字直接拒绝没有话说,他现在可谓是人逢坏事多又多。

回到孤儿院,老院长张武还安慰龙天道:“天小子安心吧,不能当兵做大官,咱就做其它的事情一样可以混出一片蓝天,不要纠结一时得失,让自己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说不定你的运道会因此改变也不一定。”

信奉诸天神佛的老爷子也是说得轻巧,在现在的华夏明国可是攀关系,攀财力和攀势力的时代,没有这些你就只是一个小屌丝,基本上永远不可能抬起头来,更不要说现在他和七仙女产生了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让他声名狼藉,根本就没有人会在用他,他已经被这个世界所孤立了。

想着自己的大好前程被李龙断送,心有怨气的他去买了两瓶2两的高度白酒借酒浇下愁,体会一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

可是刚喝了两瓶2两的白酒,对于不胜酒力的龙天直接就醉倒在了地上。

龙天却不知道在他醉倒的时候,一阵女声从他耳边传来。

“哎,主人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要达到以前的境界也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主人怎么会自己想要轮回转世,做主宰不好吗?如果被太上主宰知道了,以他现在的实力都不知道拿什么去抵抗。算了还是做自己该做的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主人的能量已经全部与这具身体融和成为了鸿蒙之体,是时候到了绑定主人带他进行历练的时候了。”

.....

“这是哪里啊?难道昨天喝酒喝多了?但是也不至于把自己的房间搞成这样?”

龙天昏昏沉沉地醒来,看着光亮的房间只有中间一个发光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孩子疑惑问道,说实话他现在很懵逼,他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我是无限主神,昨天听见你的抱怨所以请你来我的空间做做客,帮我去其他世界打打酱油,我会给你奖励哦,优秀的少年同志!”紫衣女孩娓娓道来。

但是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违和感十分的强烈,龙天已经被她雷到了,感觉自己进到了精神病院。

“额!我也是看过无限流小说《无限恐怖》的,你这个根本不是无限的套路,别骗我我不是三岁小孩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二十三岁的人了。”龙天反驳着说道,心中却是想到,‘救命啊!有人绑架有人要抢劫啦!’

“那好吧,其实我是无限位面商城系统的系统精灵,现在与你绑定了,你生我生,你死我不死,至于为什么为变成这样,主要是我也比较喜欢《无限恐怖》这本书籍,所以就花了系统一小半的能量改成这样了,宿主怎么样喜欢吗?”穿着广袖流仙裙女孩子有些自恋的说道,毫不顾忌他这个宿主的感受。

龙天看着光秃秃的一片空间想到:‘这个系统精灵的审美有问题吗?这也叫好看?’

“额!系统精灵我能说不好看吗?咱换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怎么样?”龙天苦笑着说道。

“宿主,不能!主要是你的积分不够了。”系统精灵说道。

“好吧,系统精灵。我承认你布置的房间很漂亮,我非常喜欢!”龙天昧着良心说道。

‘算你有眼光!’系统精灵笑着说道。

“那我不能一直叫你系统精灵吧,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龙天试着说道,碰到这个自恋的精灵也是绝了。

“我的原主人叫我修罗女,你可以给我改一个名字,别太难听就行,先说我有拒绝的权利。”修罗女想了想说道。

“修罗女听着太暴力了,缺乏婉转的美感,我看还是叫你媚儿吧,这样更好听。”龙天想了想说道。

“好吧,如你说愿,改名成功,以后请叫我媚儿。”修罗女说道,心中对媚儿这个名字很喜欢。

“媚儿,我们这个系统主要是经营什么业务?位面交易?位面掠夺?还是位面穿越打怪?”龙天问道。

“宿主都有。无限位面商城系统的功能包罗万象,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办不到的。”媚儿很是自傲的回答道。

“弱弱问一下,媚儿我们现在还在蓝星吗?”龙天望着媚儿说道。

“还在啊,怎么你现在想要回去了?多留点时间下来陪陪我呗!”媚儿有点舍不得说道。

“没有我只是问问。既然你是系统那我们应该有系统任务吧,总不能我们两个就这么大眼对小眼这么看着,那我宁愿不要比这个系统,这也太那啥了。”龙天想了想说道。

“既然宿主诚心发问了,那我们接下来就做点正事,先看看你自己的属性任务面板吧。”

媚儿小手一挥瞬间在龙天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显示着他的属性情况。

.....

宿主:龙天

寿命:96(23)(括号内为使用寿命)

修为:凡人(练气一层:需要100积分)

积分:3700

功法:无

技能:中级射击术(高级需要1万积分)

中级格斗术(高级需要1万积分)

武器:鸿蒙血刃(主宰战器封印中,解封第一层需要1万积分,未解封不能使用)

鸿蒙丹鼎(主宰战器封印中,解封第一层需要1万积分,未解封不能使用)

鸿蒙战铠(主宰战器封印中,解封第一层需要1万积分,未解封不能使用)

鸿蒙至尊戒(主宰战器封印中,解封第一层需要1万积分,未解封不能使用)

系统任务:穿越生化危机:保护爱丽丝的存活离开浣熊市,完成奖励5万积分,失败扣除10万积分,积分不足抹杀。(开启时间:今天)

系统商城:0级(当前等级只能兑换凡级物品,等级提升需要1亿积分)

系统空间:(大小:64立方米,等级提升需要6400积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