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世界的归客巷子

2021/10/14 8:41:57 作者:放屁约屎壳郎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世界的归客
世界的归客
作者:放屁约屎壳郎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名女大学生被人贩子卖进偏僻山村;六年后女生逃离山村后,该山村开始出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离奇失踪案;一封“复仇”的信笺浮出水面,人类从未见过的高级生物开始大肆活动;警方抽丝剥茧,发现凶手竟然是地球的“原住民”。(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这多云又刮着风的深夜,一个裸露着上半身的干瘦男人,正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趴在一个狭小黑暗的巷子里,半张脸完全贴在地面上,瞪着通红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等待着一枚奇怪的骰子。

终于,骰子稳稳的立在了地上,一个泛着暗红色的数字渐渐出现在向上的黑色五边形的中央。

“24!”男人咧开嘴,欢喜的扭开那个有些破旧的铁盒子,用一个怪异的姿势慢慢捏起地上的骰子将它丢了进去。接着转过身背对着黑影离开的方向,用一只干瘦的手捂住了血红的双眼。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他癫狂的摇晃起手中的盒子,盒中的骰子在盒壁间不断的撞击。

“二十四!哈哈哈!哈哈哈!~”

“二十三!~。。。。二十二!。。。。”

一个黑色的影子正穿梭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间,他的夜行衣让他成功与这夜晚的黑暗融为一体。

突然他猛的停下脚步,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硕大的储水缸,他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如果他的推断没错的话,那个疯子应该是依靠气味寻找到他的。

首先被发现后,黑影先向西逃离,又向西南方向的西山哨岗逃离,所以他在确认疯子到底有没有追来的时候,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北面和东面。

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你向西南方向跑,追你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从你的东、北或者东北方向追来。

但是这个疯子却偏偏出现在黑影身旁的杂物后,而那边恰恰是他的南侧。再加上他对这边地形的了解,想要出现在那个位置,就必须先向南穿过无数条巷子再向西走,最后还需要向北进行几条巷子的迂回。

所以肯定是有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指引着对方向南走了很远后,又让他向北追踪。

那么最合常理的解释就是气味。

因为今晚刮的是北风,也就是由北向南的风,所以从最开始黑影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就如同绑在身后的丝线般,一直被风带向南边的巷子里。

所以不管他躲在哪里,最后疯子都会沿着气味从南向北找到他。

而恰恰是他停下来等待的这段时间里,让他留在空气里的气味丝线由北向南变得笔直,才让对方确定了位置。

这些推断是黑影在疯子假装倒地后到他甩出第二枚长钉间的这段时间里完成的。

他发现疯子是在装死是在他做出那个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的瞬间。曾死在他长钉下的人虽然没有几个,但无一例外的都会脸色发紫、七孔流血。

因为长钉上涂抹的是一种复合型速效毒药,只要有一丁点进入血液中,就会在一瞬间麻痹中毒者的神经,之后的几秒内,中毒者全身的血管都会融化分解。

所以如果长钉真的射中了他,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出任何表情。

而关于踢骰子的判断,是在疯子拿出骰子的一瞬间就想出的赌命计策。

也许一开始疯子是想靠假死来吸引黑影放下警惕再找机会下杀手,但这些对疯子来讲似乎都太多余了。

因为如果他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城中的巷子,里用兜了一个大圈子的方式找到自己,说明他的速度远在黑影之上。

而那时两人间的距离也就只有短短的几米,所以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随时靠近黑影并轻松的杀掉他。

但疯子并没有这么做,再加上之后从他口中说出的“捉迷藏”,黑影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一件事。

那就是疯子从一开始就只是在享受这场追逐游戏,而他手中的骰子不管是用来决定追逐的方式还是倒计时的时间,它的作用都是为了给这场游戏增加难度。

就像小孩子总会尽最大的可能将积木堆得更高,为的只是能在最后推倒的那一下获得更多的成就感和破坏的乐趣。

而黑影推测疯子必定会在他和骰子间选择骰子。

原因很简单,因为选择骰子,会使他的追逐游戏变得更有难度更有趣。

他将骰子踢向身后北方的巷子,是为了向南逃,这样如果他用与风相同的速度,就可以让气味丝线留下的信息降低到最少,而躲进水缸中,就可以彻底切断他的气味。

之后疯子的赞扬也又一次验证了黑影气味理论和积木理论的正确性。

而在黑影躲入水缸的时候,这边的倒计时也刚刚好结束。

“一~。。。。零!”

干瘦男人放下挡住眼睛的手臂,同时巷子里哗啦啦的撞击声也戛然而止。

他缓慢的转过身,整个都融入到黑暗之中,只留下两只血红的双眼和一副诡异的笑容。

而他面前的巷子里,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黑色的人影。

黑暗中绽开的笑容渐渐枯萎,一抹恐惧在血红的双眼中荡漾开来。

“你们要做什么?别过来!求求你们放我过去,好不好?”说完干瘦男人还诡异的摆出一副受到惊吓的少女的神态。

而回应他拙劣演技的,只有武器出鞘的唰唰声,和黑暗中反射出的点点寒光。

如果三更半夜里,你睡得正香。一个神经病在你家楼下一边念念叨叨的倒计时一边神经兮兮的摇骰子,相信你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你们想要干什么?”干瘦男人努力学着少女的语气越演越来劲,他用他干瘦的胳膊捂着胸膛,诡异的血红色眼睛佯装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些挡住他去路的人。而这却让这一切显得更加的诡异。

巷子阴影中的黑影渐渐压了过来。

“别过来!”干瘦男人努力演绎着一个受害者本该有的样子,“让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巷子里的人在一瞬间都停下了逼近的脚步,因为干瘦男人说后一句时的声音突然变得如同鬼魅,而他咧开的嘴角和瞪大的血红双眼,都让这些人不敢再向前一步。

一种本能的逃生欲望正时刻驱使着他们赶快逃离,但男人身上的气息却让他们的脚无法移动半分。

干瘦男人又一次拿出了自己黝黑发亮的骰子,欢喜的说道:“各位都想杀了我吧?那我们就来赌命吧!”

他诡异的干笑了两下接着欢喜的说道:“规则很简单,如果掷出一点,你们死。如果掷出四又八分之一点,我死。”

“亡命徒的赌局!开始!”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癫狂,他丢出去的骰子在夜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红光,骰子上十二个漆黑的五边形上全部出现了暗红色的数字,但奇怪的是,只有一个面上的数字是四又八分之一,剩下的都十一个上,全部都是“1”!

啪!啪!啪!骰子在地上弹了几下,最后终于稳稳的停住。

不出意料,掷出的结果果然是“1”。

一个人突然恐怖的大叫道:“这不公。。。。”

噗!他口中的“平”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薄而出,随即便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动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

随着他的癫狂,面前的黑影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他们有的捂着心脏,有的掐着脖子,还有几个的脑袋被扭到了诡异的角度,泛着寒光的各种武器掉落了一地。

“哈哈哈!咦?”他的笑在一声疑问中结束,随后他的瞳孔迅速缩小,将所有视线都集中在不远处的黑暗之中。

在不远处巷子的黑暗中,有三个身影隐隐浮现。

而男人身后的某个屋檐下,一只猫头鹰正静静的倒挂在那里,它如同死物般一动不动,与这夜色融为一体,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