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之大调教师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8:08:50 作者:我靠我看见一个变态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大调教师
都市之大调教师
作者:我靠我看见一个变态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要把你们调教成最棒的女优!武藏说着,举起教鞭拍在波多野结衣洁白的大腿根上、落在小泽玛利亚的翘臀上……系统:宿主你只要不断的给耐力属性加点,便可以驰骋天下,后宫再多也照应的过来!武藏大手一挥:好,那就加!系统:宿主你只要收满10个异能小弟,系统商店就可以上架更高级的亦能激活液!武藏大手一挥:好,那就收!重生华夏附庸国日国,武藏,要成为一位震撼宇宙的调教大师!(本书构思数月,相信会让您满意!)(女优下海前都要过检的……本书只收处!本书只收处!本书只收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白雨轩坐落在维拉杜河上游的湖泊沿岸,远离繁华的都市靠近郊野。这是座复古的二层酒楼,楼阁耸立,檐牙高啄,门外酒旗飘动,正门上“白雨轩”三个字笔势潇洒自如,如凤泊鸾飘。只远远看着它,便叫人感觉仿佛回到了旧时光。

靠近郊野又是白天,这里没什么人。罗炳把车停在远处,跟独孤俊徒步走来。

“我倦人间多纷扰,黄金琉璃满地伤;

思量情切切,别豺狼,离泥沼;

置身山水间,我顾且逍遥;

艄里红帐艄外浦,艄外秋波,艄里佳人笑;

晚露冷风清,望中地远天阔;

无人处,杨柳岸头宿醉。”

隐隐地,远处有歌声传来。独孤俊停下脚步眺望。

“是少船主吗?”他用手在嘴边做成喇叭状,向远处湖上一个撑竿的人影大喊。

歌声消失了,那人影朝他们驾船而来。

“二哥!”

船还没靠近岸边,船上人就大力地挥手朝独孤俊打招呼。

武义隆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年龄,脸上的稚气还未完全褪去。他的父亲和独孤俊的父亲交好。武义隆年幼时便与独孤俊相识,两人从小在一个院里长大。在那大院的一堆玩孩子里,独孤俊年龄排第二,所以多年以来,他一直对独孤俊以“二哥”相称。

武义隆的父亲武绪曾一度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后来归隐山水间拉拢起一个小船帮。现在武绪年龄大了金盆洗手,武义隆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手底下有大到货船小到扁舟等数十艘船只,最喜欢别人叫他“少船主”,自称听起来很有感觉。他常年漂泊在这江河上,运运货物,或者游山玩水,乐得自在。

独孤俊笑着说:“少船主的歌声,一直都是那么清朗啊!”

“哈哈哈,哪有?”武义隆挠挠头,“哎,这位是?”

“哦,我朋友,罗炳。”独孤俊心想还是先不要告诉武义隆罗炳警官身份的好。

罗炳礼貌地上前与武义隆握手,“令尊当年一条翻江棍横扫曼黎街头,令无数黑帮闻风丧胆,今日见少船主音容,颇有乃父之风啊!”

独孤俊听得一身鸡皮疙瘩,他心想罗炳啊罗炳,亏得这么肉麻的话你都说得说出来,不过赶巧了武义隆还就吃这一套!

“啊哈哈哈!您好您好!”武义隆大笑着说,“对了,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独孤俊说道:“是有些事情,任潇然在吗?”

“那医生跟轩主待在客船上呢!”武义隆说,他总叫任潇然叫作“那医生”,即使任潇然总是死不承认他是医生。

“雨琛病了?”独孤俊问。

白雨轩的主人叫韩雨琛,是韩式集团懂事长的长子。虽然生在富豪之家,却对从事商业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总把一门心思放在在江湖。

韩式集团的老总每每想起他这个儿子就头疼,甚至比想起他的二儿子韩亦潮更头疼。韩亦潮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名下豪车如流水,交际圈中美女如云,还三天两头换着样儿地往家里领。平日里韩老总没少骂他,骂过了自然也舒服了,但对于大儿子他想骂却找不理由骂。

韩雨琛在外人看来就是个完美的存在,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般的存在。做事谨慎,待人真诚亲和,会在公司里给父亲长脸,对父亲交代的事情总能办得妥妥贴贴,叫人找不出错处。如果因为他的志向跟自己不一样就骂他,倒显得他这个父亲小家子气了。

韩雨琛在这维拉杜河沿岸开了一家客栈,取名字中的一个“雨”字把这里叫作“白雨轩”。他凭借着自己的财力在江湖上乐善好施广交良友,收纳了许多奇人异士作为白雨轩的门客,“药痴”任潇然和武义隆就是其中的两位。

“没有,医生在试他的新药呢!你们要去吗,我载你们啊!”武义隆说。

独孤俊跟罗炳对了一眼,说道:“好啊,那就麻烦少船主了!”

“二哥你再跟我见外,我就跟你急了哈!”

“哎呀,好说好说,伯父身体可好?”独孤俊笑着上船。

“好好好!老爷子身体倍儿棒!”

************************************

“嗖”的一声,一支青色的羽箭射到了独孤俊脚底的船板上,离他的鞋尖只差一毫。

罗炳下意识地要拔枪,独孤俊在他腰间一放手,对他做了个“别轻举妄动”的手势。

“看来有人想你了。”武义隆朝独孤俊挑挑眉毛。

“大家还是老样子,”独孤俊笑着说,“挺好。”

他朝着箭来的方向举起相机,调整放大倍率和焦距,将远处客船取景到相机镜头里。

“你在干嘛?”罗炳问。

独孤俊说道:“人的眼睛再好用,也比不过高科技吧?”

正值正午,太阳光线对着他们直射过来,独孤俊来回调动光圈,镜头里的光线随之明暗变化。

“啊哈,抓到你了!”

他嘴角上扬,朝客船方向大喊道:“景明,阳光把你暴露了!别在桅杆后面藏着了,出来!”

从船上桅杆后面走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怏怏地朝他喊道:“独孤俊,你好没意思!”

少年气愤地把手里的弓箭一扔,一屁股坐在了船边,脱下鞋子耷拉两条腿,把脚放进了清澈的河水里,还不忘对独孤俊他们怒目而视。

“你怎么发现他的?”罗炳好奇地问。

“你看,”独孤俊指着相机,“在相机镜头里阳光光线格外清楚,变化也很明显。我调动光圈,看到桅杆附近的光线有波动变化,后面一定藏着人。”

罗炳看向那少年,他穿着黑色的秋季韩版外套,里面是白衬衫,搭配着运动洒脚裤,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如果非说他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长着一对讨人喜欢的招风耳。

“他是追风箭,季景明?”罗炳问。

“从他那双耳朵认出来的?”独孤俊笑问。

“略有耳闻,说是季景明长着一对追风耳,但没想到这位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居然这么年少。”

独孤俊“咯咯”一笑,说道:“这小子混着呢!”

船靠近了,独孤俊跳上客船,拍了下季景明的肩膀说道:“还生气呢?小孩子把戏怎么总玩不够?”

“哼!”季景明一抹鼻子,“下次不会手下留情,非射穿你一个脚趾头!”

“臭小子!”独孤俊笑骂道,“你们轩主呢?”

季景明朝客舱里一指,“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找他就好了!”

“人送到了,我就不去了!客舱里面闷得慌,我还是喜欢待在这湖上!”武义隆说。

罗炳朝他点头致谢,“有劳了。”

************************************

“任潇然你这个混蛋!”

“喂喂喂,老酒鬼,喝不醉你还不乐意了?”

“放屁!喝酒喝不醉我喝它干嘛?”

“我以为你喜欢酒的味道才去喝它的呢!”

吵闹声从客舱里面传来,独孤俊和罗炳不解地对望了一眼,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客舱,绕过屏风就是大厅。独孤俊盯着大厅正墙上挂着“君子不器”四个大字看,想来当初他与韩雨琛就是因这四个字结缘,缘分倒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四字下方的矮床榻上摆着一张大的竹席,还有许多小竹席分列在下面的两侧。

床榻竹席上坐着一个五官精致而柔和的年轻人,他的一身白衫皎洁如白月,身前案几上的玉酒壶在阳光里白如羊脂,清风徐入窗弦吹得书卷簌簌作响。如果不是床榻下有两人在追逐吵嘴,这画风应该会祥和许多。

“解药拿来!”白发老人举着扫帚追着任潇然打。

任潇然边躲边喊,“没有!这本来就是解酒的!”

“你!”白发老人涨红了脸。

“看你喝得酩酊大醉,给你喂点儿醒酒药,好心当成驴肝肺!”任潇然爬到墙边柜台上,这样老人的扫帚就怎么也够不到他了。

“好心?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拿我老头子给你试药!你这是醒酒药吗?药效那么强!这下好了,这酒喝得跟白水一样,我再也体会不到醉生梦死的感觉了!”

“没那么夸张,药效也就两三天。”

“什么?两三天!这让我怎么熬啊?”老人还是不甘心地挥舞扫帚,任潇然被迫紧贴着墙。

“两天不醉死不了!”任潇然说。

“是死不了,生不如死!”老人气哼哼地把扫帚往地上一扔。

任潇然朝白发老人吐吐舌头,“老酒鬼!”

“说过多少次了?是酒仙!”

“好了两位,”年轻人的声音很柔和,“有客人来了。”

他起身下了床榻,“是阿俊啊,好久不见。”

独孤俊在门口远远地朝他挥手,“久违了,雨琛!”

************************************

曼黎市警局的一间拘留室里,男人们凑在一堆吃饭,柯穆被扔在一角。他全身都在止不住地发抖,脸上沾满了血,全身的衣服被撕的七零八碎,裸露的腿上满是淤青,那是他的狱友们在饭前对他大发**留下的痕迹。

关押强奸犯的牢房里,一向都是这样,仿佛这才是常态。

“喂,新来的!还能起来不能了?你的饭归我们了!”有人朝他喊。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大爷们还没使劲呢!”

“就是,晚上再让你尝尝更厉害的!”

“哈哈,你这个变态!”

“怎么?难道你不想?”

“想啊!没有娘们儿,爷们儿们不照样能快活!”

男人们一哄而笑。

柯穆把手颤颤巍巍地放到嘴边,伸向后面牙床上的一颗陶瓷牙。

“那是我的饭!”柯穆突然发了疯似的冲上去,一把抢走警局分发的临时盒饭,紧紧护在身子底下。

“嘿!来劲了是不!”一个男人揪着他,“拿过来!”

柯穆趴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哀嚎,却仍旧死死地把盒饭挡在胳膊下。

“妈的!给我揍他!”

男人们伸腿猛踹他的肚子,柯穆口吐鲜血,最终还是忍受不住松了手,又被男人们扔到了一边。

“来来来,分了分了!”男人们围着柯穆的盒饭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还想吃饭?做梦!”

黑暗里,柯穆吃力地抬起头,他看男人们的眼神如同一头豺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击999级之迹部景吾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五年就这么过去了。这天上午李威正在花园里散步,慢慢欣赏着满园的景致,虽然现在是秋天了,由于广州城地处南方靠海,所以这里的花儿要开的久一些相较与天朝的其他地方。突然福如心至、脑海灵光一闪,感觉自己抱丹的契机来了。然后他就让通知管家给府里府里的下人放假,并告诉管家他要闭关潜修一段时间,这

  • 重生之大染坊之反向手段(10)

    当然,秦铉这个想法还是很冒险的,如果这王朗家伙真是黑客,那他就暴露了,很有可能面临被人打上门来的局面。没办法,谁让他是个菜鸟,而且也没有了系统的小程序这种神技。在姚雨薇的手机里找了一张美照然后植入了一个远程控制的病毒。秦铉选择的这个病毒也不算是病毒了,因为他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远程控制。并不能像灰鸽

  • 倒霉的事情要开始了[末世]在线阅读第七章

    系统向来冷静,鲜少会激动。江衍把茶杯放回小几上,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很喜欢他?”“没错!”系统没有半点犹豫地答道,“他是我男神,我特别喜欢,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他!”男神?最喜欢的就是他?江衍瞬间明白,这个所谓的男主,恐怕和他一样,也是被谁扮演出来的。于是不动声色地继续问:“这么喜欢?那他颜值很高了

  • 王者之国民荣耀废物?

    康安医院。许诚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脸色有些苍白。“三年了,我的记忆,也恢复了…”他本是京城许氏家族的成员,不仅医术旷古烁今,即使是在武道上,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但三年前遭到堂兄陷害,导致失忆,最终流落到云扬市,成了人人可欺的上门女婿。若不是因为这次车祸,他恐怕永远不会想起过去的种种。噔噔噔…一阵

  • [综]唐二十六之契子

    硕大的巨石台上,异常的安静,只有时不时出现的几道雷声。一白发少年站立在中央,正等着眼前的大门缓缓打开。轰隆隆,轰隆隆。几道如同巨龙嘶吼的雷声传来。“或许,这里唯一陪伴我的,就只有这时不时出现的几声闷雷了。”白发少年左手抬起,手指微微抬起,手指微微抬起,仿佛眼前有人正被抚摸着脸庞一般。只是这种安静在沉

  • 重生之南洋建国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离去,恩情又一遭“取经之路虽多磨难,但你能力卓越,潜力不俗,带着你的伙伴们勇往直前,继续闯关吧!”战斗结束之后,神秘人来到我的身前对我说道。“跟着这些线索真的能找到溯流之源,返回千年之后?”我追问道。“错不了,沿着这条路,你一定会返回千年之后的。”神秘人说罢便将一枚戒指送到了我的手中。拿着戒指

  • 吾家娇女在线阅读第10章

    此次叶枫叶雷二人从边域回宫,平时不常喝酒的叶良也是在此次好好的喝了个够。翌日,叶良缓缓睁开有些青涩的眼睑,此时也已是烈日当空,叶良掀开被子一骨碌坐了起来,“嘶。”扶了扶还在有些发疼的脑袋,看了看窗外,晃了晃脑袋苦笑道:“大哥二哥这酒量当真是恐怖啊。”“嘎吱。”一名侍女端起水盆进来,从水盆里取出湿毛巾

  • 寒门一品郎之搞事情

    准备妥当后,一群人便进去了矿洞。“老杨,先前的分矿洞就别管了,今天开始从我脚下挖吧。”走了没多远,祁阳突然停下脚步,对着工头说道。“从这里挖?”工头一阵惊愕,看了看祁阳,感觉祁阳不是在开玩笑,所以便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他是老板。“大家过来,沿着这里开采下去。”并没有什么先进的技术,基本全靠人工。不

  • 夏天的倾情第四章

    头好疼……为什么这么疼……想起来了,那个姓赵的向导要强上他……他逃跑了……看到一头狼……然后摔倒了……狼!徐洛闻骤然心惊,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火堆,他就躺在火堆旁边,怪不得这么暖和。火光映在一方石壁上,这里好像是个……山洞?等等,他好像正枕着什么东西。动动脖子,抬眼一看,霎时惊得心跳都停了

  • 女将从商录第3章在线阅读

    七种元素,怎么会只有七种元素呢?在感应到七种元素后,无论自己怎么去感应也感应不到其他的元素了!怎么会?怎么会还是没有?难道说我近百倍的灵魂灵魂力量还感应不到时间和空间元素?那要多强的灵魂力量才能才能感应到时间和空间元素?封君毅满脑的不可以思议。就在这时脑海中传来一种空虚,一阵眩晕。封君毅赶紧停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