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上校每天都在攻略我 [参赛作品]之第五章

2021/10/14 17:13:59 作者:池沐栩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校每天都在攻略我 [参赛作品]
上校每天都在攻略我 [参赛作品]
作者:池沐栩来源:晋江文学城
【连载新文《奇异通道[无限]》求收藏o(≧v≦)o】文案一:毕业前夕,姜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她硬了十几年的心总算被融化。啊~这就是爱情吗?(///▽///)知道真相之后……姜渺死命抱住机甲:要我可以,要我的机甲不行!利奥波德:我两个都要。姜渺:……姜渺:你,你也太贪了吧。文案二:姜渺立志成为一名机甲师,她好不容易贷款上了唯一有这个专业的中央星大学。可是临近毕业,她却交不出毕业设计——自制机甲。不是因为水平不行,而是没钱。一台最简单的自制机甲制作费用在百万级,把她卖了都不够。姜渺灵机一动:众所

年节将至,按照惯例,宫中会给各位皇子公主赏赐年礼,太子每年都是头一份,这是自然之义。

然而今年太子新废,而且尚在禁足中,却依然得到了许多赏赐,还有陛下收藏的孤本诗集。

三皇子其次,许是安抚,圣上下令在春日封其为安王。

而大家认为的最大赢家四皇子,得到的不过是些寻常宝物。

众臣都有些糊涂了,不知道圣上到底想做什么。看这个态势,太子虽被废但并未失宠,但是三皇子也被重赏,看起来圣上并不是想把这件事轻轻揭过的样子。

年关往来走动频繁,凡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无论相熟与否,送礼总是不可少的。

谢相府中,往来送礼的官员不知凡几,谢婉早几天便回了二皇子府,年关将至,谢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殿下一个人在府中的。

窗外风雪交加,屋内温暖如春,谢婉往火盆中又加了一块银丝碳。

“这些事情何烦你亲自动手。”

谢婉将头靠在他膝盖处,难得的露出了些少女娇憨,“难得和殿下独处,我才不想让她们待在这里呢。”

难得的安静闲适,谢婉的内心却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回府前,她见了善令。

她嫁给殿下五年有余,见过善令很多次,但并未说过几句话。

一是因为殿下身份贵重,涉及机密,她不宜他们过多接触。

二是她并不喜欢善令,总觉得他谋算过多,心思太深。

经过了大理寺事件,谢婉对他的看法才稍稍改观,不管怎样,为殿下做事的,忠心是第一位。

两个多月,善令瘦了不少,衣服挂在身上空荡荡的,见过礼后,第一句问的就是殿下的近况。

“殿下一切都好,你安心养伤便是了。”

善思虽然也被接到了谢府,但一次不忠,终身不用,早就被秘密处理掉了,善言经过细心照料,已好转了不少,不过神智仍有些不清醒,谢婉本来打算让善言和善令在相府等伤养好了再回殿下身边。

“你伤势过重,不若在这里等伤养好再回殿下身边吧。”

“感谢娘娘关怀,奴才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盼能尽快回到殿下身边服侍。”

谢婉不是傻子,经此一事,她也知道了殿下不是表面那般良善。至于善令为何坚持要那么快回殿下身边,只怕还有更大的筹谋。

她曾悄悄派人去打听,得知自己交给殿下的单子上的不少人两月内都碰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麻烦,又恰逢贵人相助,度过难关。

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谢府下人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打听到。

平时这些中下层将士们的事情少有人关注,种种变化竟无人注意到。

谢婉犹自沉浸在思绪中,门外传来善令求见的声音。

“殿下,妾先告退了。”

井忝应了一声,声音带着微微笑意,“外面寒冷,仔细些别冻着了。”

谢婉出门的时候,一阵寒风带着雪花挤了进来,身边的下人急忙将门关上,看到的就是垂头立于门边的善令。

……

善令一进屋,井忝正站在窗前看着雪景,他径直跪下请罪。

“起来罢,此事不怪你。”井忝回头,轻声说道。

善令抬头,看着殿下一如往常的温润模样,似乎并没有受到近来变化的影响。他的眼神中带着贪恋,但也不敢多看,短短一瞬便移开了目光。

井忝看着从地上起来,在一旁垂头站立的善令,缓缓走上前去,抚摸着他鬓边碎发,看着他因刑罚折磨而略微凹陷的脸颊,说到,“瘦了,这些日子受苦了。”

善令强忍着他触碰自己肌肤时的颤栗,“殿下言重了,这是奴才应该做的。”

井忝回忆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你可知道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帮你吗?”

“奴才不知。”

“因为我在你眼睛里看到了光。”

那是我看到了你,善令在心里说。

“我那时便知道,你心性坚定,可以为我做很多事情。”井忝轻轻挑起善令下巴。

“可会恼我,一直在利用你。”

善令抬眼,“善令这条命都是殿下的,无论殿下要奴才做什么,都是奴才的荣幸。”

“五年前你来到府上,我问过你一个问题,直至今日,你的答案依旧未变吗。”

“从未变过,奴才愿为殿下赴刀山火海,死不足惜。”

“好,你三日后去一下城郊西山书局,将这份信交给赵生。随后便隐在皇宫附近,等我命令。”

“属下遵命。”

……

林相早已令府中人三缄其口,切不可让老太君知道,但年关将至,府中人多口杂,到底没能拦住。

老夫人听到消息直接晕了过去。

府中一时兵荒马乱,林相和夫人在老太君床前不眠不休照顾了两天,她才转醒。

“您醒了?思勤快去叫大夫!”

林夫人扶着老太君缓缓坐起来,“母亲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老夫人没有应答,只是默默垂泪,“我可怜的忝儿啊… 年幼时便失去了生母,在那吃人的皇宫里…”

“母亲慎言!兹事体大,圣上决断自有用意,母亲莫要太过忧虑了。”

“我的宣儿,早早的去了,你又何曾为她流过一滴泪?你的眼里,只有权势!自你父亲走了以后,整个府中,也只有我一人关心忝儿了!你走罢,我不想再看到你!”

林相有口难言,妹妹的离世亦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妹妹素来体健,生下殿下后虽气血有亏,经过将养已有好转,却不知为何突然恶化,半年内便去了。

其中疑点重重,但他能去责问谁?圣上吗?

斯人已逝,弄清楚缘由又能如何?

他还要顾虑林家啊!

这时外面小厮通报,孟将军来访。

孟覃其人,是孟仲的义子,十九岁随着陛下出征,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孟仲改革,他也出力良多,而今不过而立之年,却已经是骠骑将军了。

“母亲你好好休息,儿子就先下去了,你们好生照料着。”

林相说着离开了老太太的院子,走向前厅。

“不知孟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林相客气了。”孟覃并未与他多寒暄,开门见山地说,“近日京都传言,废太子要造反,林相可知?”

“还望将军慎言!”林相听到此话不由大惊,造反也是死罪,太子新废,再被扣上造反的帽子,可就真万劫不复了, “不知将军此话从何而来,二皇子殿下自从被废后,便被禁足,从未出过门。”

孟覃冷笑,“有些话不用我明说,废太子的党羽众多,这些事情何须他动手,自有人替他!”

“你是当真要将这个罪名扣在二殿下身上吗!”林相怒起拍桌,“殿下为人谦恭温和,与你从未有怨,你何至于此!”

“你自己看看!”孟覃将袖中的纸张掷于林海身前,“今日东城区新启了一匹纸张,打开却发现印着废太子和卫将军的通信,言辞间造反之心呼之欲出。若不是我派人压下,此时城内已经早就传遍了!”

林相刚要说话,孟覃又说道,“我此举不是为了保二殿下,实是此事太过巧合,中间疑点不少,我已经上报圣上,他派我仔细查验。今日前来,只是想看看你是否有所参与,这么一看,你倒是没有嫌疑。”

林海脸上却未见欢喜,此事牵连甚广,恐怕还将在京都掀起一阵风波,“还望将军还二殿下清白。林某感激不尽。”

孟覃并未应答,径直离开了。

此事尚未查明,年前最后一个朝会,刑部尚书请旨立四皇子为太子。

元帝未曾答允,称此事年后再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宠小郡主在线阅读第4节

    老张话一落地,我当时就懵逼了。这贾明三个字是老贾亲口告诉我的是不会错的,现在老张说他就是第一任13路司机,死了五年了!细想一下,我来公司的一年时间里,除了我以外,还真是从来没发现老贾和别的同事说过话。跟我在一起时候,也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平时公司开会从没见老贾到场,每次问他,他就说自己是后勤修车的,不

  • 人生苦短幸好是你在线阅读第10章

    八贤王僵在了原地。他自诩风流无双,如今在南侠展昭眼里,可能是下/流无双了。八贤王想解释两句,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秦音就说话了。秦音道:“所以,在展大侠眼里,奴家就应该失血过多而死?”展昭一直都是讨厌她的,一讨厌就讨厌了三辈子,看如今的光景,估摸着还会继续讨厌第四辈子。一想到这个原因,秦音便觉得心口有点

  • 回首往事倾城只为你舞之只要敢想,处处商机(7)

    “这就是你带我来赚钱的地方?”林云菲带赵廷来到了一处美食街,她拉着赵廷朝着一家“川味菜馆”走过去。“是啊,不然你以为呢。”“那怎么赚钱?”“兼职听过没,姐姐就在这里兼职。”走进川味菜馆,正值中午,餐馆里外面的六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迎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赵廷知道她是餐馆的老板,姓

  • 夕晖之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佐良娜离开以后,宇智波泉奈又去了几次发现她的地方。刚刚死亡的那段时间,他经常来这里蹲守过河的亡灵,以期从他们口中获得斑哥和宇智波的消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自己的眼睛给斑哥——即使这让他再也看不见通往轮回的路。战国时候的三途川可不像现在这么冷清,宇智波泉奈甚至每天都能碰见认识他并且对他露出恨意的亡灵,

  • 重生秀恩爱系统(娱乐圈)在线阅读脱凡

    李云泽思忖片刻,到底少年人心性,想道:“这种方法既然流传下来,肯定有很多人成功过,别人能成功,我也就能。”当下对杜伯兴道:“杜老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你说的试一下了。成了,是老伯办法好,不成,这事也不赖你。”杜伯兴自己当年也是用这个办法突破的,听李云泽愿意一试,道:“行,这个法子除了疼痛难忍

  • 坑啊,你还跳![网配]第5章在线阅读

    赌约是定下了,但是也把赵大小姐惹急了。于是乎,陆炀又被撵走了。今晚豪宅是住不成了,只能回到自己那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了。一整夜陆炀都在修炼。第二天清晨才从修炼中回过神来。“与徐老约定的是下午,上午去逛逛中药市场吧。”陆炀自言自语说。传承中了解到,远古时期为了加快修炼速度通常会吃一些天材地宝以辅助。不过,

  • 我只懂爱你在线阅读第9章

    “老河,就是给了小宋岚又能怎么样,那些下品灵石对我来说作用真的不算大了。”在宋明走后,宋海长老仿佛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确定了宋明已经走远,宋河长老这才搭话“海子,你还记得宋明入洞之前曾经打伤的那个人么?”“那个说想让小宋岚去做小妾的家伙?宋大勇不是去解决他了么?只是个小小的筑基而已,怎么了?”宋海不

  • 欣城,欣城(你们不要一样啊)海滨浴场和祭典活动,肉包西施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盛夏七月,晴空烈日,一扫梅雨季的晦暗。王者就是要稳健。海南篮球队的成员,体能和心理都训练有素。不论对手实力如何,不管赛事大小,一视同仁,但凡是比赛就以严谨的态度全力以赴。即便是场练习赛也要看作是在全国赛场上,到了全国大赛就当是平时练习赛,保持一颗平常心,要做到波澜不惊。他们是全国大赛的常客,经验丰富

  • 唯愿嫁得蠢儿郎乐极生悲

    天边泛起鱼肚白,洛天早早的便起身进入打坐吸纳,待得众人起身,洛天也已经完成了灵气的收集。略微整理,吃过点东西,众人便开始上路,朝着黑宏蚁巢穴中进发。一路上虽说有些烦闷,但是也不至无聊,洛天一路上上蹿下跳,欢脱的跟个野人一样,好似全身有使不完的精力一般,或追赶饿狼,或狩猎麋鹿,或上树,或与程伟切磋。不

  • [庆余年]凶犬在线阅读第一节

    廖昀,今年大二,明年大三,成绩很好。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辍学。****“爸,我的职称论文发够了,我准备在学校留任。”萧衡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说。听闻,正在剁饺子馅的老母亲让菜刀定在了手里。正在泡茶的老父亲把一整泡茶水都用来烫杯子了也没有察觉。只有电视机里新闻联播的女主持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