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腹黑总裁的冷面妻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10/14 17:20:58 作者:夏洛微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腹黑总裁的冷面妻
腹黑总裁的冷面妻
作者:夏洛微雨来源:纵横中文网
豪门千金七八岁穆棱本来可以快乐成长,一场屠杀改变了一切穆棱被救之后身上背负着父亲的嘱托和仇恨。夜南轩擎天集团总雷厉风行的手短传闻他不近女色却对她宠爱有加

浑身上下仿佛被什么碾过了似的,骨头重酸痛难耐,脑袋更是要炸开了似的,那眼皮上好像坠了千斤的重担,怎么也睁不开来。

宁珞心里着急,挣扎了片刻,一丝光亮这才渐渐透入眼眸。

“九姑娘醒了,快去找大夫过来。”

“快去通报夫人。”

“九姑娘,你可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

耳边一阵嘤嘤的哭泣声传来,宁珞用力地睁开眼,入眼之处是一张雕花大床,床顶的架子上有双幽蓝幽蓝的眼睛盯着她,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喵呜”叫了一声从上面窜了下来不见了。

宁珞愣了片刻,这不是她十四岁生辰时母亲送她的那只波斯猫吗?据说是外祖家经商时从遥远的西域带过来的,千金难求,那毛色通体雪白,性格乖巧可爱,她得了之后便十分喜爱,取了个名叫“雪团”,成日里抱在手上,一直养了大半年。

然而那年过年前夕,雪团不知道被谁诱着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病怏怏了几天就死了,她难过极了,大病了一场,为此祖母非常生气,把母亲叫去痛斥了一顿,说是母亲到底是商贾之后,眼界短浅,居然纵容她玩物丧志、迷乱心智。

母亲为此彻底伤了心,和祖母的关系简直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而现在雪团居然出现在她眼前……难道是她到了阴曹地府和它相见了吗?那母亲呢?还有父亲和兄长呢?是不是他们一家人可以团聚了……

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那身子好像骤然小了一圈,五官还没长开的模样,一脸的惊喜:“姑娘你醒了,觉得怎么样?头晕吗?有没有想吐?要不要喝点水?”

这一连串的问话好像爆豆子似的,不正是绿竹吗……难道绿竹也死了?

宁珞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绿竹的胳膊,用力的揉捏了一把,她的脑中一阵晕眩:那触感真实,不是地府中鬼魂的虚无之相。

还没等她开口,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穿豆绿色刺绣对襟褙子的中年美妇疾步走了进来,几步就到了床前一把抱住了宁珞哭了起来:“珞儿你可吓死娘了,还好你醒了,不然娘也随你一起去了……”

宁珞僵了一下,脑中“轰”的一声,整个人都发抖了起来,这是她的娘亲!在她十六岁那年就因病而去的宁秦氏!

“娘……”她只是叫了一声喉咙便哽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她这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回到从前了?如果是做梦,那就让她永远都不要醒来吧。

“珞儿乖,”秦湘兰心疼极了,“别哭了,醒过来了就好,娘给你好好补补身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夫人你赶紧去歇着吧,都照看姑娘一天一夜了,今儿也才合了一会儿眼,你的身子本来就弱,要是也倒下了九姑娘该怎么办?”旁边有人劝着,正是秦湘兰的陪嫁丫鬟秦嬷嬷。

宁珞却半句也没听进去,只是扯着秦湘兰的衣袖哭了个痛快淋漓。

向来聪慧洒脱的女儿忽然变得这么娇怯怯了,还和小时候一样一个劲儿地往她怀里蹭,秦湘兰只当她是委屈,心里又是心疼又是高兴,抱着女儿连声宽慰,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宁珞止住了哭声。

旁边的绿松眼明手快,递上了一块帕子,宁珞接过来擦了擦眼泪,看着秦湘兰胸前被哭湿了的衣襟,不好意思地说:“娘,女儿没事了,就是心里闷得慌才哭的。”

“怎么没事呢,后脑上都豁了一个口子,还好脸上没有伤痕,不然破相了可就糟了。”秦湘兰扶着她靠在了床上,“昨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七姐姐推你了吗?”

宁珞怔了片刻,摸了摸隐隐作痛的后脑终于想了起来,十四岁那年她和七姐宁萱从书院回家时起了口角,吵闹间一不小心从马车上摔下,昏迷了两天两夜,还是父亲宁臻川辗转求到了太医院,请来了圣手王斐,用一根金针才将她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这一场意外足足让她躺了半个月,后来才知道宁萱因为这件事情被祖母斥责为暗藏祸心之徒,书院再也待不下去,过了一年便被草草地指了一户人家嫁了。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会儿都是小孩子心性,凡事喜欢争个高下,就算宁萱和她推搡也并没有很大的恶意。“七姐姐……应当不是故意的……”

有个嬷嬷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秦湘兰的耳旁说了几句,秦湘兰立刻站了起来,叮嘱了绿松和服侍的嬷嬷几句,又对宁珞道:“珞儿,你祖母有事,你好生歇着,娘去去就来。”

宁珞乖巧地应了一声,眼看着秦湘兰的背影出了门,她立刻让绿松扶她起来,坐在了梳妆台前。

雕花铜镜中,她的眉眼已经依稀有了日后倾城之色的影子,如云般的乌发流淌在肩头,一双美目似喜还嗔,墨瞳俨如一潭秋水,双唇因为意外而略显苍白,却因为刚才被绿竹用水润泽过了,娇小饱满的唇瓣上闪动着不一样的光泽,唯有原本秀气小巧的下巴,因为脸上犹带着些婴儿肥,看上去圆润了好多。

再低头一看,那原本如枯槁般的双手十指纤纤,凤仙花染就的指尖在白皙柔嫩的肌肤上俨如一朵朵盛放的春花。

春日的阳光从窗棂中洒落下来,一层薄金跳跃在她的指尖,透出一股蓬勃的生命力。

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她十四岁时的宁国公府,回到了父母健在、家族安康的盛和十二年。

宁珞想笑,扯了扯嘴角,那笑容还没成型,眼中的泪珠却滑落脸庞。

“姑娘你别再哭了,小心眼睛受不了。哪里疼?奴婢给你揉揉。”旁边的一个名叫紫晶的婢女柔声劝道。

宁珞擦了一把眼泪,笑着道:“不哭了,以后都不哭了,雪团呢?跑哪里去了?”

屋角传来“喵呜”的叫声,雪团那双蓝色的猫眼犹疑地看着她,呲了呲牙,却没有像从前一样跳到她身上来,反倒是警惕地弓起了背。

宁珞笑了笑,这猫莫不是能通灵,知道她是十多年后的孤魂,所以才害怕了?

她冲着雪团招了招手:“乖团团,不认识你家主人了?你再不过来我可就把你送人了,七姐姐可眼馋你了,要不把你送到落雪轩去怎么样?”

雪团傲然昂起头来,爱答不理地踱了两步,还没等宁珞再哄它,忽然一个转身便蹿到了她的怀里,软糯糯地“喵”了一声。

旁边伺候的几个丫鬟都抿着嘴乐了,绿竹笑得分外开怀:“这小家伙就爱装模作样,也只有姑娘你能治它了,我们几个哄它都不理。”

大夫过来了,替宁珞搭了搭脉,又查看了一下她后脑的外伤,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宁珞这原本就是外伤,脑中淤血凝滞导致昏迷不醒,现在既然醒了,只要不情绪激动,将养个几个月淤血便会化去。

宁珞歇在床上听着大夫说些将养时要注意的事项,突如其来的重生让她即欢喜又迷惑,脑袋也因为那一摔而有些晕眩。她要做的事情很多,却一时不知从何开始,好像手中一团乱糟糟的线团,想找个头都不知从何找起。

脑中忽然有什么闪过,她惊呼了一声,也顾不得那大夫了,一下子下了床,紧紧地拽住了紫晶的手:“走,领我去祖母那里。”

宁家自高祖开国以来便是大陈朝堂的重臣,历经三代,到了宁珞祖父这一辈更是出类拔萃,三十年前在和南周一站中云阴山救主,以五千之众突进北周大军,和几员大将声东击西将被围困的世宗救出,逆转了大陈的颓势,最后论功行赏被封为宁国公。

宁国公府一时风光不已,成为京城中人人追捧的功勋世家。然而老宁国公出生入死多年,身上战伤无数,盛和二年便早早地撒手人寰,宁珞的大伯承袭了爵位,大伯的性情温和有余,煞气不足,承爵后在官场并无建树,倒是宁珞的父亲宁臻川年少时违背了老国公的意愿,弃武从文,从一方知县开始,一路到了中书令的高位,为人刚正,深得文帝信任,然而最后还是被牵涉到几位皇子的党争中被贬,最后含恨郁郁而终。

老夫人是京城世家出身,书香门第,规矩很重,对江南商贾之女的秦湘兰颇有微词,宁珞前世并不知道祖母和母亲何时开始有了嫌隙,这次她出事,只怕祖母是要发怒的,既然她醒了过来,便要赶到祖母那里周旋一二。

老太太的荣安苑在国公府的正中,宁珞心里着急,也来不及看这四周熟悉又陌生的景致,一路疾走,不到片刻就到了老太太的屋外。

宁珞推开院门而入,只见二房的七姐姐宁萱正跪在正厅外的廊檐下,她的脸色惨白,后背却依然挺得笔直;几房的女眷都垂手立在正厅内雅雀无声。

慈爱肃然的老祖母、清高矜贵的大伯母、锱铢必争的二婶娘……这一张张脸庞都让宁珞觉得分外可亲。

“你们倒是一个个都教养得好,这都是从哪里带来的习气,府里嫡不成嫡,庶不成庶,总有一天会连着长幼尊卑都不分了,难不成你们都想着要骑到我头上来不成?”老太太的声音声音不高,却饱含怒气,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众人都惶恐地应了一声“不敢”,唯有秦湘兰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秦湘兰因不喜于婆婆,又和出身世家的大伯母有些隔阂,平日里和庶出的二房走得稍稍近了些,这次宁萱搭宁珞的马车一起去书院,也是秦湘兰特意准许的。

宁珞心一紧,抢身而入叫了一声:“祖母!”

这一声清脆动听,老太太的目光看了过来,满脸的怒气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顿时起了一丝裂缝。

前世祖母一共有六个嫡亲的孙辈,只有宁珞这一个年龄最小的嫡孙女,一直都把宁珞放在心尖子上疼爱。一见到这熟悉的面容,宁珞立刻朝着老太太飞扑而去,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老太太向来喜洁,又不爱涂脂抹粉,身上是干干净净的皂角味道,她已经六年多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

“哎呦我的乖珞儿你受苦了,”老夫人搂住了她,颤抖着抚摸着她后脑上包着的白布,“这人心叵测,自家妹妹不疼宠着,反倒下此毒手,真是……”

可不能让祖母说出那句将宁萱就此钉上烙印的话。

宁珞靠在老夫人怀里娇声接道:“害祖母担忧了,都是珞儿不好,母亲三番四次叮嘱我不可调皮任性,我还和七姐姐在车上打闹。”

此语一出,旁边的二婶娘顿时如蒙大赦,哽咽着开口:“母亲,萱儿一定是无心的,前几日萱儿还在做纸鸢说是要给珞儿玩,怎么会故意把珞儿推下车去呢?母亲你就饶了萱儿吧。”

二房是老国公的妾氏宁赵氏所出,虽然老夫人在吃穿住行上未曾苛刻,但总是隔了一层。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你当我是老了就糊涂了吗?你这女儿心气高得很,心中自有青云志,怎教燕雀压雪凌,她屋里的这句联子是暗指谁,你倒是让她说道说道。”

二婶娘强笑着说:“小孩子家家赏花吟诗的,都是玩玩而已。”

老夫人冷冷地看着厅门外的宁萱,“是吗?你倒是让她自己说说,她这是什么时候写的?她对珞儿没有一丝半毫的妒恨之心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旧事惊心油亮的东坡肉

    姜糖在海底世界的房门前流连忘返,不知道是称赞眼前的美景好,还是惊叹科技的神奇好。她伸手出去,以为可以触碰到海水的流动,没想到摸到的是透明玻璃一样的东西,指尖在上面稍稍滑动,眼前的画面就变了。有浅海,有深海;有江川,有河流,全都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等姜糖看够了回神,听到自己耳边有一道悉悉索索的声音

  • [美妙天堂]今宵清歌一曲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冷焓去体检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整个是一个吃货啊!有谁来体检还带着一身的零食的,看着周围惊呆住的神情冷焓很鄙视的望着他们然后不满地问旁边的教官:“只是体检而已你为什么要没收我的零食?”这可是他趁冷酷不注意时偷偷藏起来的啊!“冷焓,这里是部队不是你来玩的地方。虽然上级有交待要对你特殊对待但是上级所说

  • 都市:拒绝就有奖励之第九章

    对方脸上的笑,朝乐没琢磨出有几个意思,不过同性之间,总携带天生的敌对感。朝乐不温不火地回道:“如果是一家人的话,我自然会免费教。”简单的三个字“一家人”,愣是把关系给划清了。“好啦佳芝,你又不缺几个钱。”司晚于站出来打圆场,“我小婶婶只是这里的代课老师,一半提成还要上交呢。”宋佳芝立马附和:“我只是

  • 委屈求全(GL)在线阅读第2章

    太宰没有移动一下身体,趴在地上,只是目光平静地投向远处的女孩。即便被数十的枪口对着,她也没有露出任何惊恐的表情。只是看起来实在太无聊似地打了个哈欠,然后伸长细小的胳膊,脚后跟微微上抬,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感觉到太宰的视线,她看回去,四目相对了两三秒左右,她便移开了视线,然后又打了一个哈欠。太宰一瞬不

  • 齐国志之一级单杀(8)

    许肃和C姐到了市中心以后,不要脸的许肃当然舍不得就这样和女神分开,于是一直以自己找不到路为借口,跟着C姐就不走了,而C姐本来就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既然许肃找不到路反正她自己一个人逛街也蛮无聊的,所以对于许肃一直跟着她这个行为也并没有感到什么反感,反而许肃的幽默在一路上带来了不少的乐趣。C姐在国贸

  • 天启不凡第八章

    到了楼上,千羽拿出七张‘百万’放桌上,可以了吧上菜吧。然后不一会儿桌上吃的就摆满了。千羽就开始吃起他下山第一天的第一顿中午饭。吃的忘乎所以,吃了半个时辰吃完了,正准备走的时候发现门打不开。门外站了一群人老板在中间,对千羽说到:“小子吃饱了吧,该上路了。若是你老实一点在给一千万幸苦费呢你就可以安安稳稳

  • 网游之无上王者在线阅读第七章

    三个月后。“小四儿,你在信里胡乱吹嘘,到时候怎么向你娘交代。”“没关系,有杨大哥在。杨大哥的家,就是我们的家。”“还是杨大哥厉害,短短几个月,就从码头送货工人变成了张老板的左右手,我们兄弟几个也跟着沾光呢。”“可不是么——小四儿我当初来的时候,只能帮有钱人开车门,搬行李为生。要不是杨大哥收留了我,现

  • 无名异界之旅之包围

    第十章包围林间,两拨人马遥相对峙,剑拔弩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危险的火药味。“我说姓高的,你的人该不会是想趁我们没看见,偷偷把人放走吧?”说出这话的是一个留着八字胡鹰钩鼻的中年男人,他叫钱贺,是钱家狩猎队的领队,同时也是钱家的管事之一。高雷冷哼一声,倒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愤怒地与其理论,而是憋着一股火气,

  • 红手链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就是你所说的大餐?”洪七公指着面前一块红里透嫩的牛排问道:“这样子看起来倒是不错,但是这料理的手法却是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尝起来怎么样?”“七公还请放心,晚辈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燕夜一脸自信的回答道,前世的他可是对西式料理可是相当的拿手,其水准绝对不下于那些酒店之中的大厨。洪七公从牛排之上撕

  • 超*******]第四章

    当年我在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个男人的时候,感觉那叫一个天崩地裂啊,茶饭不思什么的就不说了,整个人就跟吸了毒似的,整天恍恍惚惚的。然后我爹就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啊:“有什么事儿你都说出来,别藏着掖着,我们帮你扛。”然后我就说了。然后我就被拿着扫把赶出来了。就是到了这会儿,我都还有点懵呢,不是说好了不管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