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杀心未清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10/14 18:00:10 作者:弹剑指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杀心未清
杀心未清
作者:弹剑指天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名少年的成长,这是一群人对不公的抗争,这是一个新旧交替江湖的悲哀。龙腾万里逍遥游,桑梓树旁佳人候,归来剑指帝皇胄,世间孰能与我斗!

回去的路上,瞿氏冷着脸,让石榴仔细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得知傅欢颜并未做出太出格的举动,脸上才缓和了一些。

“下不为例,若让娘知道你再如此胆大妄为,日后便不用出门了。”瞿氏说着又叮嘱了奶娘和几个丫鬟,让她们看紧自家姑娘不得造次,同时也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末了,她又叮嘱女儿说,“日后若有人问起,便说是巧遇,记得了?”

傅欢颜点头应下,她也知晓母亲的顾虑,老夫人和朱氏都指望着攀上淮阳侯府,可那个人只能是傅玉珠或者傅明珠,今日之事若让老夫人知晓了,定会以为她上赶着想要巴结侯府,最后只会像上辈子那样徒惹一身腥。

要早知道对方是小侯爷,她一定避得远远的,可偏偏这么巧,上一世她去过几回侯府都没遇见的人,这一次随便搭个讪都能碰到。

怪她运气太好么?

回到府里时,老夫人她们还没有回来,傅欢颜遥遥望了眼正院的方向,最后视线落在了路旁的一株木槿上。

遇见胥延光是个意外,相比而言她更好奇今日的赏秋宴。

上辈子她傻乎乎的,在侯府的花园里采了一朵木槿花,送给了独自在园中枯坐的妇人,不想那人就是静安公主,而她也因为“借花献佛”的举动,得到了对方的夸赞,那日很是出了一番风头,同样也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钉。如今没了她的“谄媚”,那些千金们又会嫉妒谁呢?

大约申时刚过,外头便传来了动静,没多久桂儿咋咋呼呼地跑进来,喘着气说:“大姑娘、大姑娘和二姑娘吵起来了!”

“怎么回事?”瞿氏正好走出来,听到桂儿的话不由吃了一惊。

桂儿拍了拍胸口,将知道的事情一一说了。原来老夫人回来时脸色有些不好看,大夫人朱氏跟着她去了正院聆训,而大姑娘和二姑娘一回到院子便吵了起来,丫鬟婆子都被赶在了屋子外头,只听见里面不时传出争吵声,还有器物碎裂的声音,刚刚有丫鬟去禀告了,想来朱氏正在赶回去的路上。

瞿氏听得颇为诧异,看向傅欢颜说:“两人一向和睦,怎会突然吵起来?”

傅欢颜摇了摇头,这件事确实稀奇。

上一世傅玉珠进了宫,傅明珠当了齐王世子妃,姐妹俩关系一直不错,要说缘由也只会和今日赴宴有关。

桂儿只知道这些,瞿氏便让她再去瞧瞧,又对傅欢颜说:“你这两日待在屋子里别出门,只说身子还没有大好,免得又受了牵累。”

傅欢颜自然应好,她才不想遭池鱼之殃!

…………

与此同时,傅家东跨院里

傅明珠和傅玉珠两人从口角发展到了动手,等朱氏匆匆赶到时,两个女孩儿已经急红了眼。

“娘——”傅玉珠一见到朱氏就委屈地落了泪,“都是她害我出丑,主意是她出的,祖母却只怪我一个!”

朱氏头疼地扶了扶额,她刚被老夫人训了一通,也没气力主持公道,只拍了拍大女儿的肩膀,又对着二女儿说:“你们两个看看自己,成何体统,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还不赶紧去洗洗,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傅明珠绷着一张脸,听了朱氏的话以后,重重地哼了一声,几乎是跺着脚出了房间。朱氏的奶娘赶紧跟了上去,而大丫鬟碧云则拉着傅玉珠去一旁梳洗。

朱氏叹了口气,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本打算让两个姑娘在静安公主面前露个脸,高攀不上侯府,还有其他人家,只要得到静安公主的一句夸赞,日后挑个好夫家也不是难事。换做她娘家的闺女,莫说一个淮阳侯府,便是皇子也嫁得,可如今的傅家已不比从前,她的夫君不过区区四品官员,在这淮阳城里还有好些个世家大族压着,她想让女儿嫁得好,名声就很重要。

可谁能想到,赏花宴还未开始,两人便惹得静安公主不喜。

想到方才老夫人斥责的话语,朱氏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郁气。

老夫人骂她教女无方,可大女儿是她亲自教导,脾性如何她再清楚不过,倒是小女儿被老夫人娇惯得不成样,心思多鬼主意也多,这回十之八九是她闯了祸。

朱氏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收拾好自己后,把两个女儿叫到了一块,仔细问了今日发生之事。

“你们两个一五一十说清楚,若是他日从别人口中得知,为娘一个都饶不了!”

傅明珠抿着嘴没说话,看她倔强的表情,还不认为自己有错。

最后是傅玉珠先开了口,她咬着唇一脸后悔地说:“是明珠提议的,说是可以讨公主欢心,她言之凿凿一定不会弄错,女儿才信了她的话,若不然……”

“是何提议?”朱氏看向傅明珠问道。

傅明珠顿时炸了毛,她指着傅玉珠大声叫道:“我又没逼着你去,当初听到对你有利,你不也欣然应允吗,这会出了差错就怪我,敢情好处就归你,错处就怨我?”

“你——”傅玉珠也恼了,“是你信誓旦旦地说静安公主喜欢那花,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谁知道你哪里听来的鬼话,又存了什么心思!”

朱氏见两人又要吵起来,不由得怒拍了一下桌子:“够了,玉珠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何主意?”

傅玉珠咬了咬唇,慢慢说起了事情经过。

…………

晚些时候,桂儿打听到了消息。

“说是公主叫人把她们送回了老夫人身边,还特意让人叮嘱,要老夫人好好看着自家孩子。”桂儿是从老夫人院里的看门婆子那听来的,老夫人大约是气狠了,责备朱氏时声音大得很,院子里的人想听不见都难。除此以外,她还听到了朱氏院里的丫鬟嚼舌,说这回是傅玉珠主动骂了自己的妹妹。

瞿氏若有所思,一旁的奶娘接口道:“老奴私以为,不管今日为了何事,静安公主也算仁慈,未曾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若不然……”

“是啊,不然还要带累了颜儿的名声。”瞿氏嘴角一哂,对于老夫人的谋算向来不屑,“能攀上高门又如何,自己不争气,嫁给皇子都没用!”

奶娘忙打发了桂儿出去,对着瞿氏说:“夫人可小声着点,这府里可都是老夫人的耳目!话说回来,您是怎么想的,今日看小侯爷的模样,似乎对姑娘颇有好感,若是——”

“这事不妥!”瞿氏斩钉截铁地说完,发觉语气有些重了,便又补充道,“颜儿还是个孩子,说这些为时过早,老夫人那里肯定是要把最好的留给二姑娘,这事提也别提,你同她们说,今日遇上小侯爷之事,要是传到了外头去……”

“老奴明白。”奶娘说完,又赶紧再去叮嘱一番,而瞿氏则拿了账册漫不经心地翻着。

而瞿氏和奶娘说话的当口,傅欢颜这里也听桂儿把事情说了。

“桂儿你确定没听错吗?”傅欢颜有些惊讶,傅玉珠的性子一向稳重,加上傅老夫人更喜欢长相肖似她的傅明珠,两人相争往往傅明珠更占上风,傅玉珠深知这一点,平日里总是谦让居多,今日怎会改了性子?

桂儿十分笃定:“不会有错,二姑娘身边的香叶亲口说的,要不是大夫人赶得及时,两人差点就动手了。”

傅欢颜不禁陷入了沉思,能让一向端庄大方的大姐发怒,恐怕今日惹恼静安公主之事,源头在二姐傅明珠身上。她想了想说:“可知她们为何吵架?”

桂儿摇摇头:“听得不仔细,好像是二姑娘出了什么馊主意,说是什么木什么花的……”

傅欢颜听得一愣,该不会是——木槿花吧?

若真是那样,她落水之事就没那么简单了,而对方也有理由这么做。

上辈子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傅明珠便是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她的模样,而原因说来可笑,对方嘲讽她嫁人多年肚子依旧没有动静,而她不过回了一句“那么多人叫你母亲,你倒是自己生一个”,结果从此反目。

如果她去不了赏秋宴,对方就可以学她上辈子那样,送“木槿花”讨静安公主的欢心,毕竟上辈子一个入了皇宫,一个嫁了齐王世子,结果都不如意,这回大约是瞧上了侯府。

只可惜,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静安公主不喜欢木槿花,甚至称得上讨厌,只是皇家人喜怒不形于色,很多事情外人无从知晓罢了。

当初静安公主夸她,真正的缘由和花无关,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幼年时的模样同静安公主有七八分相似,公主其实是透过她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自然她拿着什么花也就无关紧要。

退一步说,静安公主未必跟个六岁的小娃儿计较,可真傻还是算计,皇宫里出来的人,还能瞧不出来吗?

“二姐姐一定很委屈吧?”傅欢颜心想,就算她没去成赏花宴,对方的目的也没能达到,大费周章却适得其反,这得多懊恼!

桂儿可不这么想,她撅着嘴说:“哭的是大姑娘,二姑娘才不会吃亏!”

傅欢颜点点头,她倒是忘了,傅家都是老夫人说了算,而她最看重的除了长子长孙,下来便是二姑娘傅明珠,连另外两个孙子都要靠边站。想当初,齐王世子的那门亲事本不是傅明珠的,可傅老夫人就是想让二孙女嫁得好,一番筹谋加算计,亲事便落在了傅明珠头上。

如今看来,她去不成赏秋宴反而是一件好事,若不然第一个被怪罪的人肯定是她!

就像上辈子,她得了静安公主的夸奖,回府后反而被老夫人罚跪祠堂,理由是不友爱姐妹、工于算计。彼时她年幼无知,还真当自己做错了事,如今一对比当真是可笑至极,大姐二姐都惹恼静安公主了,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傅欢颜自嘲一笑,她是比不得那位二姐,然而过分的宠溺不异于捧杀,傅明珠上辈子落到那样境地,老夫人也功不可没!

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又怪得了谁?

第二天,府里的小厮得了命令,要把路旁栽种的木槿花都给砍掉,旁人见了只道“可惜”。

傅欢颜本以为可以消停一阵子,不料没过两天,侯府便差人送来了请帖,上面指明了邀请傅家三姑娘上门做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

  • 凤凰幽曲在线阅读第10章

    纳兰素的剑气一卷,密密麻麻的乌藤骤然散开,露出了那只火把。她一个鹞子翻身,顺手捡起了那只火把,而后在空中旋身一转,落回宋端玉所站之处。她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火柴,将火把重新点燃之后,扔进了那如乌云一般积压在一起的乌藤海中。乌藤海瞬间变成了火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纳兰素望着火海,常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 原来我不配当主角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想给你找一位新的母亲。”安静的客厅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辛德瑞拉下意识地合上了手中还没有看完的书,她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的父亲,古滕堡侯爵,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异常。但很不幸的是,她失败了。对方的沉默让辛德瑞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幻听,她不安的摩挲着书本的硬皮封面,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