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春日歌第3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6:51:00 作者:归岳 来源:17K小说网
春日歌
春日歌
作者:归岳来源:17K小说网
他伪装自己的仇恨,在江湖中培养势力,只为有朝一日报血海深仇;她遗忘自己的仇恨,从山上来到了江湖,带着别人的思念寻找回忆;各自带着目地而来的两个人,本应无所交集,奈何命运执意安排,让两人相见、相识……山壁缝隙生长着桃花树下,女子静静地躺着抬头仰望。若是一切的一切,只是春日里的一场梦,但愿这梦不要醒来。桃花树下,微微一笑,终是合了眼。

“还说呢?这事你就甭管了!我全权交给周建国处理了,你也要帮着他点!”欧阳一平一脸不爽,语气更是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好....好吧!”李小梅一时间感到莫名奇妙:这欧阳一平是怎么像吃了枪药似的?还有怎么校庆的事又交给学生周建国那小子了,而是全权?就算是羡慕嫉妒恨也没用了!牙痒痒的他想咬人!

“李首脑,没什么事,你忙你的吧!”欧阳一平眼里满是厌烦。

“好的,那我先去忙了!”一听欧阳校长下逐客令,李首脑也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便灰溜溜的走了。

“哼,马屁精一个,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一脸呆相,似乎灵魂已经不再体内了呢!

“咦?我不是幸福快乐的结婚了么?怎么我的灵魂还在飘荡呢?奇怪!?!?”梦中的夏小美正在纠结自己的灵魂状态而感到疑惑不已时,一声巨吼将夏小美从梦境中拉出来。

“喂,精怪!你又再做什么白日梦啊?笑得跟桃花一样了?”夏小美的好友王芳芳很是无语。她夏小美怎么就能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够进入发呆状态呢?对此王芳芳很想问下上帝。所以也就不奇怪夏小美为什么会有“精怪”这一外号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夏小美只知道自己的灵魂被巨吼声震碎了,一时间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一副没反应过来的傻样子。心里却还在想着梦中那个与她结婚的那个人呢。那个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她觉得有点面熟。“对了,是他!是那个意外相识的学长周建国!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呢?奇怪!”夏小美不清楚为什么周建国会出现在她的梦里呢,她正纠结着。

“哎,我说大小姐,你怎么能发呆呢?这是教室呢!我们还在上课呢?”王芳芳很想把夏小美提起来揍扁掉,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

夏小美不管是在教室,公园,还是公交车上,但凡是坐的地方他都可以进入发呆状态,像是在神游,或者说是个彻彻底底的幻想大王不为过。王芳芳也已经习惯帮夏小美善后了。

“啊!对不起!谁让老师让我们想象自己喜欢的事物啦!我就很认真的想咯!嘿嘿!刚刚老师没说什么吧。”夏小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

“放心啦!我说,老师,她生病了,不舒服才在桌上叭一下的!老师没有怀疑。还有.....你看看!你看看!跟你在一起这些日子,我都伤天害理”的说了多少的谎话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呀!”王芳芳假装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唉哟.....我知道你最好啦!我保证!我发誓!你绝对没有下次说慌的机会!小芳宝贝,你就别生我气啦!”夏小美拉着王芳芳的手,一边摇着一边装得很可岭的样子说道。

“死精怪!你怎么又给我起外号了!叫得多恶心呀!!!我记得上次不是叫“芳草”么!你丫头再给我起外号我就揍扁你!王芳芳对夏小美真得是又是爱得欢天喜地又是恨的牙痒痒。夏小美经常莫名其妙的就给别人取外号,外号“芳草”的由来居然是因为夏小美把芳芳误认为是芳草而取出来的。

“讨厌,你还不是给我取了个“精怪”的外号码吗。哼,多难听呀。以前大家都叫我“美子”的,多好听啊。就你叫我精怪,一点都不好。好啊,以后不给你取外号了,这样行吧。夏小美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还像是很委屈的样子决定以后王芳芳的外号就是“芳草”了。

“你!你!你!你呀啊,那么恶心的外号我才不要呢。精怪精怪,我才不叫芳草呢。精怪属于你是多么相配啊。王芳芳一时间跟夏小美赌气起来,决定与夏小美杠到底了。

“好了啦,芳草,你喜欢叫精怪你就叫吧。我无所谓啦。嘿嘿!”夏小美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说道。

“你!你!你!...我对你很无语!无语啊!上帝怎么能让你出生来为祸人间的丫头!苍天呀!大地呀!救救我吧”王芳芳彻底石化了。

“你别这么说嘛!我会伤心的,芳草宝贝!我知道你最好啦!”夏小美可怜兮兮的眨着那双迷你丹凤眼看着王芳芳说道。

“噗....哈哈哈......你这祥子太好笑了!哈哈哈哈.....”王芳芳被夏小美逗乐了。

“呀呀!!你终于笑啦,不生我气啦。这就好了嘛!话你刚才叫我起来的时候都把我魂给吓掉了呢?”看着王芳芳哈哈大笑的样子,夏小美也乐了,一时间又拽了起来埋怨到。

“那不成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不然怎么会被吓到?还有我看你睡着的时候一个劲的傻笑呢?一脸桃花,说!你都梦见什么?”王芳芳连珠带炮的问道。

“嘿嘿,这个,这个,我会不好意思的啦!”夏小美傻笑着说道。

“哎呀......什么这个丫头?貌似这不是你的风格呢?赶紧的招了吧!”王芳芳鄙视的看着夏小美说道。

“哎,其实也没什么的啦!就是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夏小美居然结巴起来了。

“喂!精怪!我说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贯的啰嗦鬼今天怎么结巴起来了。”王芳芳把手放在夏小美的额头上,脸上满是不解的说道。

“把你的爪子拿开啦!不就是我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了那个什么贵.......嘛!又没有什么......”夏小美一边把王芳芳的手拿开一边大声的说道。可是越到最后越没声音了。

“嘿......嘿.......嗯,是没什么啦!话说你做梦梦见什么,梦见了他?不会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吴...吴恒贵吧......”王芳芳极力的忍住笑,很是镇定的问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在线阅读第9章

    “轰隆隆”上天就像是感觉到刃心他们敬爱的罗布爷爷的逝去,怒吼的雷声传来。切尔卡都大声的道:“真是可怕的潜力,居然觉醒了魔力,不过越是有潜力我就越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说罢就要准备大型魔法。马可菲见切尔卡都几下将罗布杀了,傲慢的走到切尔卡都身边,突然,还在爆发魔力的刃心长啸一声,举起了布满雷电的右手,天

  • 爱钱如命之第八章

    【学士府】尔泰听见夏紫薇的厢房传出美妙的琴声。他知道,此时尔康一定在房内。他看出了尔康对紫薇的别样感情,他明白,他一定希望紫薇认爹成功。可是,着小燕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抢别人格格之位的人,依朝雨看,她是有什么苦衷,现在,他也和朝雨一样,认为小燕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

  • [综]横竖是只兔登录游戏(求收藏,鲜花)

    李承乾站在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手中拿着一把长弓,这把长弓都快与自己的身体高了。见到面前一队士兵正在攻打自己所在的这群人,李承乾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玩家一进来就开始行会对战,难道没有新手任务和新手过程吗?”看了看手中的巨弓,李承乾拿起一支利箭,射向敌人。“嗖!”利箭穿梭空间

  • 青春里头藏着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我没有!”安如暖不断摇头。“呵,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白慕看着安如暖恼怒万分。“我真的没有,不是……”安如暖咬唇摇头。“闭嘴!”白慕转头,视线如刀,射向安如暖,字字无情:“安如暖,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让你死都不要出现在雨夏面前!”雨夏,二个字自他唇间溢出,含着复杂情绪,让安如暖猛然一震,脸色泛白。

  •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找到你之意且迷4

    转眼间,只剩三人,以犄角的形态,对峙而立,空荡的夜晚,空荡的街道,空荡的心,都一般的冷清。阮朗缓了些许情绪,转头看向今夜气息有些不寻常的钟恒。自发现了简艾起,钟恒的目光就沉沉的,未再离开。他眉目低压,沉声开口,“先走。”阮朗皱了皱眉,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平息,的确很难再呆在这里。

  • 三零七室之2020春季更新开始

    在“”万众”瞩目中,我们《天使的眼泪恶魔的石心》也是终于迎来了2020的春季更新!\(*T▽T*)/由于受疫情的影响,我们全国人民足不出户,我们都是如此,而学校们创建了一个神奇好用(垃圾卡顿)的网站。这一个学期保底每个星期一章,多的话两章,一般是星期六晚上发,差不多就是星期天凌晨的样子。哎呀,不说了

  • 魔兽竞技之王之事情的始末(求鲜花!求票票!求收藏!)(7)

    “这……这……”“好了,娜娜奶奶,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随即林风便起身要离开了。“哼,老头子,都怪你,在家里我都跟你说过了,琳琳叔叔是个高人,你还……”“不,琳琳叔叔,你别走,我们知道错了,不该怀疑你的,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好吗?”老太太顿时大急了起来,紧紧地拉着林风的手

  • 海藏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氏作为沈家嫡女,嫁妆自然丰厚,也知自家对大房是有亏欠,一些小打小闹都忍了下去,此时听了崔三爷的话也不多说了。夫妻俩丢开这个话题,聊起其他的。崔家大房就不一样了,真正是喜气洋洋,这是自老太爷亲自教养崔琅后大房没有过的喜事,使女仆从人人脸上带笑,走路都轻快很多。“我儿从小娇生惯养从没出过远门,听说那边

  •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之有眼无珠(1)

    “鸣哥,你爱不爱我?”“爱。”“这里是唐西月的家,你就不怕她突然回来吗?”“有什么好怕的,她今天要留在学校做实验,不会过来的…”听着房间内一男一女的谈话声,唐西月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一通,她足足愣了几秒,在经历短暂的失神过后,才堪堪找回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攥紧,唐西月慢慢向房内靠去。她一

  • 触电绝缘体在线阅读第6章

    罗妮妮记得她是喝茶皱眉头的,也拿起茶杯闻了闻,喝了口,“怎么了?这茶有问题?”她并没有发现茶有什么问题。“没有,可能是我喝咖啡喝多了,不习惯喝茶。”莫铃从三层茶点架的最下层拿了件咸点手指三文治。罗妮妮想了想,好像她每天都必定会喝一杯咖啡,可能真的不习惯突然喝茶。没再多想也从茶点架的中间那层吃起,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