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他的帝王路之倚寒(修)

2021/10/14 13:45:49 作者:古惜文 来源:17K小说网
他的帝王路
他的帝王路
作者:古惜文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雨夜,父亲的尸体。让本来没有任何志向的古惜文陷入无限的悲痛,他从此毅然离乡,开启了自己的复仇之旅,但一场不知道凶手是何人的复仇谈何容易,他没有放弃。独自在这条路上奋战着,他找到了凶手,却无可奈何。他愤怒了,终于明白了世间的黑暗,他要让这天这地,再无法束缚住他。“既然这样黑暗,就把他破掉,让光好好照照这不知怎么了的世间”他说道

月陇西原是这么个人物。

父系扈沽月氏鼎鼎有名的将军,斩女帝,清君侧,有功在身,圣上御笔亲封襄国公。母系昱阳郡主,当朝皇后亲姊。巧的是,百年前她嫁的那位宰相月一鸣,是他的高祖父。

月陇西本人,襄国公府世子,刑部郎中兼通政司参议。年十九,堪称扈沽城风流才俊中的翘楚。

他的近侍斟隐,年十六,乃是御赐一等侍卫,此时正专注指点官兵进行搜查,没空搭理她。

“茶魁沈庭失踪,为何要来戏楼找?”卿如是的视线随意扫掠,掠过戏台时,落在了戏魁萧殷的身上。

官兵鱼贯而入,周围的人多少有些惊慌,唯有萧殷处变不惊,自若地整理着衣冠。

“方才不是和姑娘说了吗,沈公子常来照渠楼听戏。倘若茶坊寻不着他,一准儿是在这照渠楼睡下了。”皎皎歪头,低声道,“不过我听说,沈公子和萧殷向来不和,来这里一多半是为了羞辱萧殷。”

卿如是正经点头,“羞辱的意思我明白,男人羞辱男人我也可以理解,毕竟专程来戏楼听戏,只为羞辱一个人,完全有可能是真爱。”

皎皎愣住,反应片刻红着脸摇头,“姑娘你前段时间厌食闭门,定然没有听说,一月前,沈庭公子以身份欺压萧殷,要他下跪,萧殷跪了,他便一脚将萧殷的脑袋踩在地上碾,直碾到额头出血才放过了他。得亏萧殷的性子温顺,没起争端。”

卿如是漫不经心地盯着萧殷,没成想,萧殷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亦抬眸看向她,双目衔接,她缓缓道,“那些看起来温顺的人,往往最为决绝。物极必反,越是压抑到极致,爆发时就越是可怕。”

当年温润端方的崇文就是这样的人,为了护住他毕生心血文章,决绝赴死。他忍了一辈子,死时将天潢贵胄悉数骂了个遍,最后受千刀万剐之刑。可惜,崇文死前托付给她的文章著作,她也没能护住。都怪她当年狂放不羁,不懂隐忍。

戏台上这位叫做萧殷的戏魁,和她恰巧相反,必定是个懂得韬光养晦之人。说不定日后有一番大作为。

恰是时,官兵开始盘查在场者身份,她不再凑热闹,拿出卿府的腰牌示意斟隐检查,并指了指身后的皎皎,“这是我的丫鬟。我们可以先离开了吗?”

斟隐的视线扫过腰牌,落定在她的脸上。

想要用特殊方式吸引西爷注意的姑娘他见过太多了,没见过这般做戏做全套的。

她定是故意在戏楼这等人多眼杂的地方诋毁西爷,好引人注意,然后经由他口传入西爷耳中,得西爷一句“别致有趣”。

呵,女人。

斟隐收回视线,点头放人。

卿如是还不晓得自己已经被一个爱看话本子的少年编排得明明白白,她心中只惦念着斗文会。

斗文会戌时正开始。

按照采沧畔里不成文的规定,自己的侍卫奴婢都是不允许被带进去的。卿如是戴上鬼脸面具,独身入楼。

挂满画像的长廊上时不时有人驻足仰望。

她一眼望见崇文的画像,目光平静地扫过像下朱砂小字。那行鲜血淋漓的字风轻云淡地记载着他的一生。能提出“天下为公,男女平等”这般奇思妙想的贤者,如今也只是一抔黄土。

卿如是蹙起眉,轻叹了口气。

“时至今日,还会站在崇文先生的画像前唉声叹气的人不多了。”

她微讶,转头见是一名普通的侍墨小厮。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面具,确信安好后才朝小厮颔首致意,却并未出声。

小厮望着画像,轻声道,“过几日,采沧畔的主人会将秦卿的画像挂上去。就在崇文先生旁边。”

卿如是震惊地抬头看他,眸露不解,等着他说下文。

小厮以为她不知秦卿是谁,悉心解释道,“秦卿是崇文先生的知己。那是百年之前的事了,她性情乖张,思想又有悖于世,皇帝有心磋磨她,命她给月一鸣做妾。”

“她心有不甘,常私自出府,日日流连采沧畔,挥毫万字,明里暗里将皇帝骂了个结实,直到崇文先生因文章有藐视皇威之嫌入狱,她才有所收敛。也就是崇文入狱那日,她被杖责二十,拖回月府,回到府中时那奄奄一息的模样,都以为她要死了。”

“你也知道,崇文的生死是大事,他入狱后皇帝一直举棋不定。直至一月后,崇文请旨赴死,但有两个要求:一是,一年内,他雅庐内所有的书籍文章都不得销毁;二则是,死前见秦卿一面。你猜他见秦卿做什么?”

小厮故意卖个关子。卿如是配合地摇头。

“据后来事推知,这最后一面自然是为了交代秦卿,要誓死护住他放在雅庐内的毕生心血。崇文于次日行刑,秦卿到场,亲眼看着他被千刀万剐,一面洒脱赴死,一面又大骂皇权,整整一千刀,崇文死了。秦卿也险些背过气去。”

“好在她知道自己不能死。秦卿这等心高气傲的女子,愣是连跪三日不吃不喝,求得月一鸣允她在雅庐内住一年。这一年里,她死守承诺,拼命誊抄崇文的著作。因为一年后雅庐里的著作定会被皇帝下令销毁,所以她必须誊抄多份逐一送出。可皇权之下,那累积如山的文章无人敢要,她连送都送不出去,你说这要如何留存传世?”

采沧畔。那是最后的希望。卿如是想到当年自己无助到去投靠已被皇权控制的采沧畔,真觉愚蠢不堪。

“自然是咱们采沧畔了。当时采沧畔虽被皇帝掌控,却也还有无数明智的文人墨客犹存风骨,把文章送给他们,还有些许希望。”

“坏就坏在,采沧畔里看不惯崇文的人太多,这些人借机明嘲暗讽,又拿千刀万剐说事。秦卿生性狂放,受不得窝囊气,当即挥鞭大闹采沧畔,那鞭子割裂草席三十帘,笞伤十五人。”

实际是割裂草席三帘,笞伤一人。卿如是在心中纠正,却已没了去计较对错的身份。所谓传说,不就是那群赢了的人自己写来磕着玩的么。

“皇帝等了她一年,终于等到她犯错的机会,趁机缴了她所有的手抄,和整间雅庐一起烧为灰烬。火起之时,秦卿竟冲进雅庐救书,呼天抢地,却无一人助她。官排兵列,抬眸净是冷眼。她昏死在火海,最后被月一鸣救了出来。”

听到此处,卿如是怔愣了一瞬,月一鸣???

等会儿,这个版本是不是有问题?

当年月一鸣是这么说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侍卫看不下去了才将你救出来。我心疼这侍卫,不能让他白救一趟,于是把你带回了府。”

顾不得想太多,小厮又叙述,“秦卿醒后没有寻死觅活,反倒精神百倍地找来纸笔写东西。据后世揣测,她写的是崇文的文章。崇文的著作秦卿誊抄过百遍,会背不稀奇。她当时,应是想重头再来,可惜……还未写成就被月一鸣给发现了。”

准确说来,是她写成了第一篇文章,急于送出月府,前脚踏出去,后脚就被月一鸣逮了回来。

“再后来,月一鸣命人废了她的十指,终生不得再执笔,又下令将其禁足西阁,不允出府。她枯坐西阁整整十年,最后郁郁而终。死时方满二十八,大好年华……”

小厮叹惋,作出哀伤的神情。

不过卿如是私心里还是要纠正一点,她并非枯坐西阁郁郁而终,她是被月一鸣给烦死的。

月一鸣每日下朝后定会来西阁教化他。围绕着‘男尊女卑,自古为常’的主题教化她半个时辰,高谈阔论,风雨无阻。

整整十年,谁受得了。反正她受不了,只好原地去世。

“精彩的在后面,秦卿死后没几年,女帝登基,知道她的事迹,赐她‘明珠夫人’之称,意为‘遗世明珠’,风光厚葬。然而她妾身贱籍终究难看,女帝做主,追抬她为正妻,与月一鸣的正夫人平起平坐。月一鸣也没有意见,此事就这么定了。最终她葬进了月氏祖坟。”

卿如是:“……”她,秦卿,最恨月家的人,最后葬进了月氏祖坟?

所以……这么算起来,月陇西那个要和她相看的厮是不是还得叫她一声小祖宗?

以后逢年过节的,她还得虚受个月氏子孙的香火。被告慰的在天之灵现在浑身上下都极其舒适。

她嗤笑,身后传来男子的轻叹声。忽而风起,哗哗地开卷声将叹声淹没。

回眸时一卷画纸晃眼而过,再定睛看去时,白纸已在墙上抻开,与崇文的画像并列。

一名面戴狼纹面具的男子负手而立,左手执笔,毫不迟疑地沾墨行画。执笔便作画,落笔则画成。墨白二色,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晓畅。

他身旁一名小厮急忙问,“这是……明珠夫人?”

男子稍侧身,颔首。又提笔沾了朱砂,题道:此日明也,灿其华光;此月明也,皎其流光。

落笔,看向方才那位说明日要挂秦卿画像的侍墨小厮。

侍墨小厮反应迅疾,吩咐身旁奴婢,“快、快叫人来!倚寒公子的墨宝!秦卿的画像!”

卿如是的目光流连在画上,那清逸隽永的字,是她当年常用的簪花小楷。这人的字迹,和她当年的好像。卿如是抬眸看他。

男子一袭月纹白裳,身姿颀长,仪态端方。廊上轻窗不知被哪个推开一角。采沧畔外,清风明月。

文魁倚寒?狼纹面具?

“倚寒”是化名,那么面具底下的这个人,是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灰色光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佛说过:世间最美好的事情都来源于意外。因为意外、好奇,王刚看到了《跳一跳》这款游戏,也从此沉迷在江承塑造的游戏世界里。点击【登录】。《跳一跳》的登录账号是直接用飞腾账号登录的,至于其他的,则没有权限了,也不能够自己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游客登录。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霸道的。这个世界的游戏公司竞争可比前

  • 风系神级法师第10章在线阅读

    学校总是怎么变态就怎么弄,经历快乐的研学游后便是没好果子的家长会,当回到学校的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笑容开始渐渐淡化,想着一周之前的月考成绩,大部分瘪着嘴摇着头。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等着回家听教育课……“各位家长你们好,我是孩子们的班主任李老师,今天我们之所以召开家长会主要是想要各位家长正确看待自己

  • 东有一剑至天涯第8章在线阅读

    【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生物,它有着强大的同化能力,就像铁锈腐蚀钢铁,胃酸消化食物,它是死亡动物肉体的延续,在每个光线微弱的夜晚,从不停歇地寻觅腐食,以此弥补自身的分解。祈祷不要在阴暗的角落遇到它,否则你就会成为它身体一部分,如果某天早晨起来发现有人翻过你家门前的垃圾桶,那就意味着近期不该在夜里出门,请

  • 惑仙之门之营业执照(4)

    那个大臣正想着,崇祯又发话了:“朕知道诸位对魏忠贤有意见,朕也觉得他有过错,所以朕昨天狠狠地教训了他,他也知道错了,并主动表态把他那些生祠拆掉。”“嗯,这样就对了,不能搞个人崇拜嘛!”“拆掉的那些材料所得就归内库吧,朕最近缺钱。”说完了这些,qun臣面面相觑:“这样处罚就完了?”没有管他们的想法,崇

  • 娱乐之我是笔仙在线阅读第7节

    “华夏小子,你已经把我激怒了,接下来,我会打爆你的。”迪昂-维特斯恶狠狠的对肖成说道。肖成冷笑了一声,反击道:“那就来啊,别像个娘炮一样只知道打zui炮。”迪昂-维特斯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肖成激怒了,他从韦恩-艾灵顿手中接过底线发球之后,就怒目圆睁的盯着肖成。迪昂-维特斯运着球来到前场,防守他的依旧是肖

  • 神霄血煞在线阅读第七章

    雨忍村,晓组织的秘密基地里,下线后的小南看到长门满头大汗,情绪低落,劝道:“长门,下线休息一下吧!到时间了。”火影世界的影分身之术,可以帮助忍者更好的练级。但是,疲劳叠加,正常忍者,也就分出四五个影分身,辅助自己升级。毕竟是玩游戏,不是修炼,疲劳度对忍者来说,并不高。不是谁都像漩涡鸣人一样,分出几千

  • 次元武侠世界在线阅读仲裁空间

    贞观八年。北境,某处小树林间。黄昏的时分,这低矮的树林之间,一股血腥气味弥漫着。就在树林之间,一个身穿着粗布衣的青年,低着头,坐在那里,在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弯刀,刀上,身上,满是鲜血,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几具突厥人装束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抬起了头来,满脸的胡茬子,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实相

  • 剑传1之试药阶段(求收藏)

    “什么?白血病?我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岁,没有结婚没有生孩子?怎么会得癌症!”**天海市,本市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办公室内,一名有着清秀长发的年轻女子,忽然秀眉皱起,不敢置信对着眼前的医生喊道。“江梅女士,请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以接受,不过根据检查出来的结果,现在你的确感染了初期的慢性白血病。不过只要

  • 神佑之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慕言雪没空去理他了,连忙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他慢步走过来,“喂,女人。”宫原熙插着裤袋,走到她身旁。“第一,我不叫女人,第二,我认识你吗?”慕言雪已经把行李收拾好,性感的嘴唇里发出性感的声音,当然,他不在意。收拾好了行李,慕言雪就绕过他的身体,想要走开,宫原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般对待。是的,第一

  • 武侠之冲东笑傲在线阅读第十节

    后来我们班级大调座,我的同桌换成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人高马大,却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他叫李悦。也是和很有趣很实在的人,而他有点憨憨。他喜欢3班的一个学霸美女,每天上课下课都在我耳边叨叨他的女神,每天都在想给他的女神送什么东西,还征求我的意见。我无语,他有的时候上课拄着脑袋想他的女神,想着想着净流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