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星月悬空枫叶红5(独立故事)之“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洞(8)

2021/10/14 13:52:21 作者:瑞雪轻扬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星月悬空枫叶红5(独立故事)
星月悬空枫叶红5(独立故事)
作者:瑞雪轻扬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武双全,风华绝代,温文尔雅,冰雪聪明,又深受父亲宠爱,只是稍微体弱。这就是旁人眼中近乎完美无瑕的星月山庄大公子程斐润。然而,事实是,因为和时任月使叶瑾培之间的不伦之恋,他被父亲废除了星使之位,更远离了星月山庄的权力中心。他不甘,凭什么爱情与权力不仅不能两全还都要离他远去,凭什么下一任星月山庄庄主之位要落在一个与他没血缘关系的义兄程其峰的身上!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不惜双手染血,献身恶魔。他觉得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温柔善良的自己了。虽然他看上去还是那么令人如沐春风。却有一个人告诉他:你其实没

六耳猕猴一走,悟空也就元神回体。

孙悟空醒悟过来,才知刚才只是南柯一梦,但不知六耳猕猴究竟生死如何,如果没死,那又去哪儿了呢?这样胡乱的想了一会儿,感觉脑袋又昏昏沉沉的了,便又闭了眼睛,很快又回到梦中了

梦中,竟又听得有人唤他,但只听其音,不见其人。

悟空问道:“谁,谁唤我?”

那人道:“我乃是六耳猕猴啊!”

悟空道:“唤我有何事?”

六耳猕猴道:“你每日研读经书,竟不知有大灾来临。”

悟空道:“你一个小小的六耳猕猴,怎么知道这么多事?”

六耳猕猴道:“你难道忘记了,当年释迦牟尼佛祖说,我是能知生前生后事吗?”

悟空耳边飘来当年释迦牟尼佛祖的话:“我观假悟空乃六耳猕猴也。此猴若立一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与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猕猴也。”

佛祖之言令悟空一惊,心想:“这六耳猕猴果然好本领。”便问道:“有何大灾?”

六耳猕猴道:“你真是枉读经书啊!”说完,竟不见了。

六耳猕猴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了,悟空哪里肯依,大声喊道:“六耳猕猴,别走,你跟老孙说说我有何灾难呢!我又为何是枉读经书呢?”

可是无论悟空如何呼唤,那六耳猕猴都不再现身,也不再答话。

孙悟空连忙起身追去,却不见六耳猕猴的踪影。

孙悟空追啊追,老也追不上,心里一着急,便从梦中醒过来了。

醒过来后,再看那经书,那经书上的“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竟然闪起光来,如同微风吹得湖水起的一圈圈涟漪,又如同释迦牟尼佛祖头上的层层光圈,甚是让人惊奇。

孙悟空觉得好奇,便专注看那闪光的“南无阿弥陀佛”。正看着,那几个字竟然在孙悟空的眼前飘动起来,逐渐变大,变大……

孙悟空觉得有些压抑,想要从这几个字上移开眼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几个字开始裂变,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很快就感到漫天都是“南无阿弥陀佛”,铺天盖地的扑向孙悟空,将悟空掩埋在这些字之中。

孙悟空拼命挣扎,却越陷越深,掉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中,悟空只得摸索着往前走,可走来走去却似乎还在原处打转。

悟空沮丧极了,想当初大闹天宫,被释迦牟尼佛祖压于五指山下整整五百年,今日既已成佛,为何还有此等灾难,难不成今日要被封压在这五字洞中?

悟空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俺老孙会如此背运!”

他掏出金箍棒,一阵乱打,却不济其事,又让其变粗变长,不想那洞也变大变深,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此洞。

那无数“南无阿弥陀佛”组成的黑洞,洞壁软而柔韧,金箍棒根本毫无办法。

悟空折腾了好一会,被耗得筋疲力尽了,静下心来,想到了唐僧,八戒,沙僧和小白龙,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受难,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来营救自己。

可是,他们又如何能够知道自己正在受难呢?哎,想了半天,也只是枉费心机。

正当悟空山重水复疑无路时,耳边竟然传来低声呼唤自己的声音:“斗战胜佛,斗战胜佛!”

听这声音耳熟,细听,竟和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孙悟空忙问:“是谁,谁唤我?”

“斗战胜佛忘性好大,前些日子我们才见过面,怎么竟又忘记了呢?”

孙悟空想,莫不又是六耳猕猴,便问道:“你是六耳猕猴?”

“你既已知我乃六耳猕猴,那还不快跟我走。”

“跟你到何处去?”孙悟空疑惑不解。

“去了你便知道。”

“为何不先告诉我到什么地方去呢?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跟你走。”孙悟空干脆坐下去。

“一向知道孙悟空从不畏惧,果敢坚决,今日为何却如此婆婆妈妈?”

这一激,孙悟空立马站起来,道:“去就去,老孙还怕你不成,前方带路!”

于是,孙悟空便跟在前方那团黑影的后面前进。

走不多久,忽然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只见前方天空一片蔚蓝,日月同悬半空,阳光普照大地,山高树茂,桥平水绿,红花朵朵,绿草遍地,简直就是一块圣地。

然而那六耳猕猴却并没留恋这圣境佳地,而是一路向前,半步不停。

悟空自也无暇顾及这美妙之处,而是紧追快赶的跟在六耳猕猴的身后。

过了前方平桥,却见前方祥云铺天,云雾绕山,如入灵山宝地。

悟空正觉奇怪,突然前方云雾中现出大雷音寺,耳边仿佛还传来佛祖说法的声音。

悟空叫道:“六耳猕猴,前方就是大雷音寺了,我们何不进去参见佛祖?”

六耳猕猴在前方笑道:“斗战胜佛,你那火眼金睛怎么不识真相了?我们现在是在佛经六字洞中,何来的大雷音寺?何来的佛祖?”

悟空定睛一看,刚才眼中的一切尽皆消失,什么也没有了。

六耳猕猴又道:“斗战胜佛,刚才你看到的,听到的只是幻相而已,千万不要相信,否则,少不了吃苦受累,而又不讨好。”

“六耳猕猴,你和我本领相当,为何偏你识得这是幻相?”孙悟空还是不解。

六耳猕猴道:“当年我假扮悟空,在大雷音寺被你当着释迦牟尼佛祖之面打死,幸佛祖慈悲,将我救下,又大恩于我,对我耳提面命,传我大法,所以今日你误以为到了大雷音寺,而我能识得此为幻相。”

悟空笑道:“明明是你扮我之形坏我之名,却还能受到佛祖偏爱,佛祖好偏心。”

六耳猕猴也笑道:“斗战胜佛有所不知,善与恶,好与坏,美与丑都是相对而言,在一定条件下善恶好坏美丑皆是可以互相转化,故而并不存在佛祖偏心之说。”

正说着话,前方却见一片大海,茫无边际,最远之处,似有高山一座,桃林一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亿万爹地宠上瘾在线阅读第四章

    “原来你有妻子啊!”我踢着脚边不顺眼的石子,斜斜的瞪了一眼莫亦寒。莫亦寒抬手拂过我眼前的垂柳,“那是皇上赐婚。再说你是正妻,怕什么。”“谁怕了!”我再次瞪了他一眼。虽然官宦婚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莫亦寒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上,“对,你不是害怕,你只是吃醋。”我

  • 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在线阅读第9章

    “轰隆隆”上天就像是感觉到刃心他们敬爱的罗布爷爷的逝去,怒吼的雷声传来。切尔卡都大声的道:“真是可怕的潜力,居然觉醒了魔力,不过越是有潜力我就越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说罢就要准备大型魔法。马可菲见切尔卡都几下将罗布杀了,傲慢的走到切尔卡都身边,突然,还在爆发魔力的刃心长啸一声,举起了布满雷电的右手,天

  • 爱钱如命之第八章

    【学士府】尔泰听见夏紫薇的厢房传出美妙的琴声。他知道,此时尔康一定在房内。他看出了尔康对紫薇的别样感情,他明白,他一定希望紫薇认爹成功。可是,着小燕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抢别人格格之位的人,依朝雨看,她是有什么苦衷,现在,他也和朝雨一样,认为小燕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

  • [综]横竖是只兔登录游戏(求收藏,鲜花)

    李承乾站在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手中拿着一把长弓,这把长弓都快与自己的身体高了。见到面前一队士兵正在攻打自己所在的这群人,李承乾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玩家一进来就开始行会对战,难道没有新手任务和新手过程吗?”看了看手中的巨弓,李承乾拿起一支利箭,射向敌人。“嗖!”利箭穿梭空间

  • 青春里头藏着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我没有!”安如暖不断摇头。“呵,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白慕看着安如暖恼怒万分。“我真的没有,不是……”安如暖咬唇摇头。“闭嘴!”白慕转头,视线如刀,射向安如暖,字字无情:“安如暖,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让你死都不要出现在雨夏面前!”雨夏,二个字自他唇间溢出,含着复杂情绪,让安如暖猛然一震,脸色泛白。

  •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找到你之意且迷4

    转眼间,只剩三人,以犄角的形态,对峙而立,空荡的夜晚,空荡的街道,空荡的心,都一般的冷清。阮朗缓了些许情绪,转头看向今夜气息有些不寻常的钟恒。自发现了简艾起,钟恒的目光就沉沉的,未再离开。他眉目低压,沉声开口,“先走。”阮朗皱了皱眉,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平息,的确很难再呆在这里。

  • 三零七室之2020春季更新开始

    在“”万众”瞩目中,我们《天使的眼泪恶魔的石心》也是终于迎来了2020的春季更新!\(*T▽T*)/由于受疫情的影响,我们全国人民足不出户,我们都是如此,而学校们创建了一个神奇好用(垃圾卡顿)的网站。这一个学期保底每个星期一章,多的话两章,一般是星期六晚上发,差不多就是星期天凌晨的样子。哎呀,不说了

  • 魔兽竞技之王之事情的始末(求鲜花!求票票!求收藏!)(7)

    “这……这……”“好了,娜娜奶奶,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随即林风便起身要离开了。“哼,老头子,都怪你,在家里我都跟你说过了,琳琳叔叔是个高人,你还……”“不,琳琳叔叔,你别走,我们知道错了,不该怀疑你的,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好吗?”老太太顿时大急了起来,紧紧地拉着林风的手

  • 海藏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氏作为沈家嫡女,嫁妆自然丰厚,也知自家对大房是有亏欠,一些小打小闹都忍了下去,此时听了崔三爷的话也不多说了。夫妻俩丢开这个话题,聊起其他的。崔家大房就不一样了,真正是喜气洋洋,这是自老太爷亲自教养崔琅后大房没有过的喜事,使女仆从人人脸上带笑,走路都轻快很多。“我儿从小娇生惯养从没出过远门,听说那边

  •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之有眼无珠(1)

    “鸣哥,你爱不爱我?”“爱。”“这里是唐西月的家,你就不怕她突然回来吗?”“有什么好怕的,她今天要留在学校做实验,不会过来的…”听着房间内一男一女的谈话声,唐西月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一通,她足足愣了几秒,在经历短暂的失神过后,才堪堪找回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攥紧,唐西月慢慢向房内靠去。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