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步步惊心·丽】只是旁观之老吴家的酒(1)

2021/10/15 5:18:47 作者:青筝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步步惊心·丽】只是旁观
【步步惊心·丽】只是旁观
作者:青筝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

微风拂柳,略过蠖屈螭盘的岐江大水,游过过危峰兀立的千平岗,居于于国之以南的清河镇,无疑也是受到了春光的恩宠,褪去那枯燥的冬妆,裹上了新纱。常道南边的小镇都应是四季如春,春来也不觉所以,但实则并非如此,此时的春日才该算的上是真正的春日。

清河镇西南一角有一小巷,小巷算不得大,约莫也就七八户人家。因为每户人家中都会有一口黑砖小井,故而小巷被镇里人称为小井巷。虽然远离市集,偏居一隅,又与险峻的千平岗毗邻,但这并不影响小巷上的人家与镇上人家往来。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口松间好春酒。

以冬暖夏凉的山泉井水为源,以嫩绿的松叶入酒,辅以几代传下来的酿酒技法,使得这松叶之酒成为了清河镇春日最值得期待的佳酿。而住在小巷偏头的老吴家最甚之,据闻老吴家的松酒,还能有强身固体之效,所以镇里常有那么一句玩笑话,“松叶堪为酒,春来也酿不多,因为它是老吴家的。”当然这也只不过是坊间玩笑话,多是稀罕于老吴家的松酒罢了。

寅时过半,卯时未至,老吴家一间破旧的屋子里竟已是亮起了微弱的烛火,其中一位个子不高的少年正借着火光,一丝不苟地整束着身上的粗布衣裳,不一会儿功夫,便将身上的粗布衣裳整得有那么一个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背上小竹筐,迈出了房门。

出了房门他便一直耷拉着个脑袋,也不抬头,能够看清脚下的路就行,也不怕找不着方向,毕竟打小生活了十六年,闭着眼睛走这一小片路也不在话下。“阿念”,刚从自己的屋舍出来,邻屋就传来一道中年人唤声,中年人叫的很柔和,也很轻切。

听到声响,少年知道中年人唤的是他,但是少年最后还是没有理会中年人的呼唤,硬是加快脚步,低头走出了这仅有几户人家的小井巷,去了后山千平岗。其后中年人望着低头离去的少年,摇了摇头,幽怨了两句:“这孩子,还是老样子!”

少年名为吴念,是刚才唤他“阿念”的中年人吴牧的儿子。老吴家的松酒,说的就是这吴家父子两人酿的酒。说是如此,但吴念也只是打打下手而已,到头来酿酒的还是吴牧。至于吴念为何不想理会吴牧,只能说十年以来,他一直如此,不曾变过,除去酿酒时必要说的话,平时说的话很少。

良久之后,迎着晨风,吴念从千平岗上下来,他后背上的竹筐已是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松叶和松芽,其中还有些春熟的棠梨子。为了这不起眼的几个小果子,可费了吴念九牛二虎之力,才采下来的,因为春熟的棠梨子并不多见,有那也是在藤条遍布,杂草没人的地方。

他的身上被藤条和杂草割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口子,血液夹杂着汗水在他的手臂各处淌出,但是他直勾勾地盯着眼下几颗没什么卖相的棠梨子,却抬起头,望着天边出现的一抹鱼肚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仿佛感觉不到手臂上传来的痛楚,嘴中还不忘喃喃道:“她肯定会喜欢的。”

邻巷的老铁匠早早地打开了门户,粗壮的臂膀卖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锤,敲打着烙红的铁片,叮叮作响,他远远地见着背着竹筐的吴念,停下手中的把式,隔空吆喝了句,“呦,阿念,这么早就起来采叶子呢!”

吴念停在铁匠铺门口,笑着应道:“刘大爷说笑了,大爷你老人家不也早早地出来呼弄铁锤?”

“阿念这玩笑可开大发了,老头子我这才开门,你可是上山都回来了,哪有你勤快。”刘铁匠似乎想到了什么,过来拍了拍吴念的肩膀,“阿念啊,都到这个点了,上山也够累的,留下来吃个早饭再回去吧!”

吴念沉默了一会,如往常一样摇头拒绝道,“不了,家里那位还等着叶子入酒呢!”

“老吴那没事,回头我给你说说去……咦,你还伤着了,来,进里屋叫咱家婆娘给你包扎一下。”刘铁匠见着他手臂上的伤口,一把拉着吴念的手,想要往里屋走。

吴念有些受宠若惊,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拔开他的手,拒绝道:“刘大爷,不用了,只是擦破了点小皮,不碍事,小子我先回去了。”

刘铁匠也没有强留的意思,吴念如此,也不是十天半个月了,早已是见怪不怪,最后刘铁匠大喊了句,“阿念,明个可别忘了咱家的松酒,要是明个提不动铁锤可都怪你咯。”

吴念背对着刘铁匠,摆了摆手,“不会的,明个儿第一个就来铁匠铺。”

话落,两人同时扬起了嘴角。

每逢三日一小集,五日一大集,吴念都会给镇子上的街坊邻居送上怡人的松酒,所以对于这老吴家的孩子,镇子上绝大多数人家都待他很好,但是吴念并不想和他们走的太近,只因为家中“那位”。

回到自己院子里,他依旧低着个头,直到他没有见着他不想见的人,这才抬起头,松了口气,而后将竹筐中的松叶和松芽分开放在父亲的屋外,搂着十多颗棠梨子进了灶房。

直至晌午,他从灶房出来,手中的棠梨子已然不见,多出的一个包装精致的黄油纸包。此时,依然不见父亲的踪影,只是父亲屋外的松叶及松芽已然不见了。

午饭是吴念一个人吃的,也就几个清汤小菜,都是由他自己一个人做的,他准备了三双碗筷,尽管只有他一个人,他还是吃的很仔细,很小心,并没有要等父亲回来一起吃的意思。饭完,他将饭菜放回还有余热的锅中,空留下了一双吃过的碗筷和两双空碗筷在桌子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在外人看来,能够酿出如此美味春酒的人家,一定是一个幸福的人家,他们不知道的是,酿出这松酒的老吴家父子,可能比陌生人还要生疏,因为他们根本很难见着面。

不知何时,一个长相俊逸,面色阴柔的白衣中年人出现在了吴念的屋外,他用白褶的手敲了敲房门,敲了老半天,依旧等不到吴念的回应,最后他在吴念的屋外留下一个乳白色瓷瓶,刚想离去,屋里却传出了吴念不善的声音,“把你那那不值钱的怜悯拿开,我不需要,现在不需要,以后更不需要。”

中年人对吴念的话无动于衷,继续离去,也没有拿走瓷瓶的意思。

吴念怒了,破音道:“听不懂人话吗,把你那虚假的东西给我拿走再滚。”

中年人依旧没有理会。

就当快要离开的时候,中年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压顶声音说道:“最近镇子上不太平,雨天不要乱走。”

“不太平,可笑,能不太平过你?”吴念不屑道。但是此时屋外的人影依然不见人,他愤怒地拍了一下床板,从床榻上跳了起来,猛的推开房门将中年人放的瓷瓶摔了个粉碎,然后又气冲冲的回到了房中,就再未出过房门。

翌日,他依旧起的很早,早过啼鸣的公鸡,因为他觉得,人不过六七十终,起的早,他就能比一般人活的长久。

他拿着昨天准备好的油纸包,打开房门,只见屋外陈列着数十坛酒,每个酒坛子上都贴着相应小白条,其上都是将要送往的地方,他仔细亲点了一遍,直到看到了一张写着言府的字条,这才满意的将数十坛酒小心翼翼地装入他的小竹筐出了家门。

他的身材算不上壮硕,因为常年上山的原因,同样也算不得弱小,但是背着这数十坛酒,还是显得有些吃力,步伐踉跄,有种险而欲倒的样子。

如昨日答应一般,他第一个目的地便是老刘家铁匠铺。不过他来得毕竟还是太早,铁匠铺并未开门,他端坐在铁匠铺外的小黑石上,过了好一会,铁匠铺依旧没有半点声响。他只好四处寻点乐子,左转了转,右转了转,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大门左侧的一个破旧的麻袋上。

铁匠铺每日都会些不够成熟或是失败的未完成品,都会用麻袋装起放在门口,翌日自然会有人来清理。吴念翻了翻装着铁器的麻袋,其中有裂开来了的铁杵,也有形状扭曲的锄头,这些并没有令他提起点兴趣,直到他从麻袋中抽出一把三尺长的剑。

多半是因为在剑柄上有几条小裂缝,所以铁剑并没有开光,他将这铁剑握在手中,剑尖朝上,显得有些吃力,握剑的右手正不停地抖动。

成为仗剑走天涯的剑客,是许多人心中梦寐以求想要做的事情,正值好勇年段的吴念,也不例外。他曾幻想过很多次,自己一人,一马,左手提着一壶烈酒,右手持着一把长剑,慵懒地侧躺在马背上,不问世事,好生自在。他甚至还在儿时与一位小女孩说过,“要成为一名悠然自得的游侠。”

此时握着手中的钝剑,他心绪万千,曾经那个小女孩,已经是名盛一方的剑修,还是熙国第一门派剑宗的内门弟子,而他如今,还只是一个在跑腿的小厮罢了。任谁来说,可笑的可能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他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残次品塞回布袋。然后取出一坛酒放在铁匠铺外一个能够避雨的地方,稍用些石头掩盖住,这才离开了铁匠铺。

临走时他喃喃自语了一声:“如果此间事了,说不定我还能学剑。”

没走几步路,他拍了拍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点,“不可能的,可能这辈子也只能留在清河镇当个送酒的小厮。”

…………

小道熟悉,大道迷茫,他很孤独,很无助,也很迷茫。

可能这一切的一切,只能拜十年前那个夜晚所赐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系统异界生存指南之14号星球(1)

    联邦历358年,落尘星域由于不明原因造成的引力失控,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七的星球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碰撞,生活在上面的生物群体顷刻间毁于一旦。人类在科技时代的末期,进行的星球探索计划,成功的将人类送往了银河系之外的地方,而管理这片新的疆土所成立的政府,就是人类宇宙联邦。落尘星域原本是能够到达可以生存的五

  • 隔墙有“夫”竞争对手

    听到这样的答复,男子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怕周权的肩膀:“年轻人,我与你父亲也是老相识了,能有这般能耐着实了不起!这笔钱,就当是给你的奖励!打搅了。”当他要离开菜馆时,周权连忙叫住了他:“前辈且慢,你此次来,恐怕不单单是来考验我的吧?”男子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周权,思索片刻后,他才缓缓说道:“汤老板对你们

  • 谢先生和他的闻人先生之不被看好的战斗

    不过天天的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小李果然没有再次上前,不过眼神里面依旧充满着疑惑和斗志,或者在他的心里他不会比任何人差劲。“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这种申请怎么可能通过?”天天也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同时又把目光看向了日向宁次,道:“宁次你说是不是?你的实力这么强,都没有申请提前毕业,他仅仅来了一天而已。”

  • 魔力全开在线阅读第6节

    下课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抱着书本,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将书本扔给彭宴,江照揽着顾铭之的肩膀,笑得猥琐,“小铭子,你猜,刚刚是谁打的电话?”为了增强效果,故意又补了一句,“你绝对猜不着哦。”“是李泽吗?”明明疑问的句子,顾铭之硬是说出肯定的味道。他上课坐在江照旁边,隐约听到他接电话时,提起过他们的宿舍。

  • 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第二章

    又是一天的周周测,许枝颤抖着小心思将试卷交了上去,这种考试,重在参与重在参与。考试结束后,四十多人的班级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就像是一个小团队一样,整间课室里,几个人组在一起,学渣跟学渣,学霸跟学霸在讨论着这次的题目。许枝一个人默默的收拾东西,没人上前跟她说话。课堂门外,班主任方老师忽然出现,拿着

  • 最后一位梦行师在线阅读第9节

    “我的男神啊!我要飞向他的床!”“我宁愿做那只被他追回的鱼!”“一群疯女人!他是我的!”“为小哥哥疯狂打Call!”“……”一行人一路嘻嘻哈哈回到了蘑菇屋。最先看到硕果的是何炅老师,瞪得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我的天呐,你们是打劫哪个村民了吗?这么多鱼!”大华自豪地说:“我叶哥打的鱼!”“我的天呐,小

  • 风起涟漪在线阅读就职士兵吧

    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小昭他们,爷爷取出了烟杆,默默注视着:嗯,迟早有一天我是不能陪在你身边的啊,赶紧成长吧,让我看看......阿嚏!哎哟,怎么这大热天的竟然打喷嚏,长命百岁,长命百岁。这个小海,真是,自己想锻炼孙子下不去手,送我这儿来就算了,竟然把我指使着做保镖,啧啧啧,一定要记下这笔!“师父你在想什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在线阅读第十章

    神秘人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步履虚空,正是玄灵圣者的象征,欧阳长风不禁皱起眉头,一个玄灵圣者加入战斗,那么这场战斗的获胜概率几乎是零的,跨阶战斗不是不可以,但玄灵天尊和玄灵圣者的差别可不是肉身强大可以弥补的,这二者的差别可谓是天壑般。神秘人目光注视着欧阳长风叹声道:“我不想介入这场战斗,若是你愿意投降的

  • 黎明将至[ABO]第6章在线阅读

    “比如说你爷爷的内力,是火的形态,炽热,刚烈。你大伯的内力我没有见过,但听你描述,应该是以尖锐的金属为形态,所谓拿锥子和锤子,不过是借用外力,能把石头雕塑的如此惟妙惟肖,其中细微之处,是自己的内力所致。你娘其实内力不在张掌门和你大伯之下,不过是柔和治愈那一类,昨天她在倒酒的时候不自觉的使用了内力,才

  • 奔跑吧!二次元在线阅读第六节

    紫薇在幸者库!自然是永璂着人送过去的。昨天,在刺客之后,她便让容嬷嬷将人送过去了。谁也没关照,只是将人丢在那里。至于里面的人会怎么处理,那就看紫薇的造化了。紫薇的确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可她永璂早就不再以这个姓氏为傲了。他也不会守护这个姓氏的尊严,他重活一世,为的,不过就是那份执念罢了。所以,让一个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