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末世重生之心莲一朵朵鬼打墙

2021/10/15 6:02:04 作者:由是秋风度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世重生之心莲一朵朵
末世重生之心莲一朵朵
作者:由是秋风度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为啥文案被封了。那简单说两句,其实这就是个披着末世的皮的女主女配双重生相爱相杀组队修真打怪的甜文Σ(°△°)︴警告:作者菌早期文风比较傻白甜,脑袋有洞,不喜可弃,勿喷自以为腹黑的冰山VS自以为聪明的蠢萌

太爷爷们闯关东来东北那时候,那正是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二年。因为不堪饥荒才来了东北。东北比关里家要好,起码还可以有饭吃。那年赶上镇上公社下各个村屯招收大队会计,爷爷在关里家的时候上学时学习就很好,如果不是因为饥饿,也不会闯到东北来。大队张贴了告示,于是爷爷就报了名。几天以后,爷爷被上面的人带到镇上公社去学习了。过后的几天,所有镇上的村屯会计考核基本结束了。评出了三甲,一等红本,二等三等蓝本。爷爷拿了一个红本回来了。这让这一家人着实高兴。可是后来进行的干部选拔中,爷爷本可以留在镇公社做会计,无奈一个外来人来到这,没有门子。所以名额被第三等的本地人拿去了,听后来奶奶讲那个人论头脑和算盘本领都不如爷爷。可是人家在镇公社有亲戚,咱们是外来人,受人排挤啊。不过即使这样,爷爷也分到在村里大队做了会计。那时候是生产队,吃的是大锅饭。赶上那一年,正是浮夸风严重的年代。一年产值比如说1万斤,但报上来的却说城3万斤、5万斤,浮夸严重。这一举动,导致很多人吃不上饭,粮食都被上缴交税了。农民手里根本没什么粮食了。听后来奶奶讲,很多粮食都在地里烂了、糟蹋了,农民一点也得不到。

过了一年,稍微好一点了。那时候,村里有三个生产队。爷爷是二队的会计,兼任着三队的生产队长。自家的生活比以前要好一点。在那时候,生产队里的趣闻奇闻很多,后来都成了那个年代的老一辈饭后喝茶闲聊的话柄。在爷爷身上就发生了一件奇事。那年年底生产队分红,爷爷是大队会计,所以当天早早就去了镇上公社领红,拿回来发红。推着生产队的小车,奔着大路就去了镇上。因为年底了镇上公社非常忙,很多村上会计都来领红。那时候没有先来后到直说,都是按照村的编号排次进行领。爷爷所在的花岗村排名最后几位的,所以一直等快到了天黑,爷爷才把村里的生产队钱领到,此时已经天黑了。公社的一位社员认识爷爷,让爷爷过了明天再走。因为那时候已经天黑了,外面的风呜呜的刮着,东北冬天的天气冷啊。有人言:“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这是真实的,那时候东北就是那么冷。爷爷把整整两麻袋的钱和票放到小车上,告别了那个社员,因为年底了,家家都要置备年货,老百姓都等着钱用。爷爷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直接连夜往回赶。那时候的钱,真的是可以用一个字形容“实”。那时候最大面额票的才10元,也叫“大团结”。爷爷为了早点赶到村上,于是就选择了从小道回家。推着小车顺着沟子冬那条路就快速往回走。外面黑漆漆的,风呼呼的吹啊。爷爷冒着寒冷,没停下就这么走啊走。好在都是白雪,路基本上可以看得到,但是风刮的雪积在路上,根本没道眼。就这么推着走啊。终于穿过了沟子东,顺着没有道眼的路来到了东下坎,那边早先是一片坟场,找不上的乱葬岗。前几年实行生产队,这片坟场都被县公社下来的人,给推成了平地,这两年被各村生产大队种上了粮食。爷爷知道这块地不干净,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角度,那时候都已经快半夜了。由于天气寒冷,爷爷长时间在外面赶路,体力严重损耗,爷爷又没顾得上吃饭,所以越走越慢。就要穿过那块地的时候,突然眼前朦胧了一下。爷爷发现自己怎么到了村东口了,眼前正是自己村子啊。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爷爷心想。爷爷停下揉了揉眼睛,还是一样。村里面灯火辉煌的,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人在街上走。爷爷心凉了一下,心想:“这下坏了,不会碰到啥脏东西了吧,该怎么办?”

爷爷停下静了静,想着到底是该不该往前走呢。左右一番思量,于是推着小车准备调头回去。就在这时,发展回去的路已经不见,眼前是都是白雪啊。只有风吹动的是不变的。“哎!”爷爷叹了一口气,再次调动按原路继续走下去。于是,什么都不去想,就一直往前走。可以走了一段路就发展,自己好像还是在原地打转,根本没动。眼前还是村东头,而自己还是在原来的位置,怎么回事呢?爷爷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可以是想了想,我年轻力壮的,火气正旺,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东西呢。爷爷第一次心里没有了谱,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困在这里冻死的。爷爷蹲下来从棉袄里掏出一支烟卷,风大用火柴点了好几次都点不着。又反复试了几次都点不着。爷爷气的把烟卷从嘴里抽出,直接就扔了。大骂:“cn个m的,都死了还造活人的什么孽啊。”刚刚骂完,爷爷站起来朝着一边解了一个小手。只见还一直是村东头的景象,突然升起一阵白雾,慢慢的在风中消散了。爷爷惊了一身冷汗,好在没事了。于是,继续推着小车往前走。终于眼前,来到了村东头,这次村的里面一点光亮都没有。爷爷这次心里才落定了。慢慢的进了村,往家走。到了家,因为担心爷爷奶奶还没有睡,给爷爷热了饭,准备了热水。爷爷吃了饭,洗了洗冻红的双手双脚。将路上的事,跟奶奶讲了。奶奶听到后立刻惊了一身汗。爷爷又赶紧把两麻袋的钱和票打开看了看。在打开的一瞬间,爷爷顿时傻在了那里。这里面那还是人民币和各种票子。都成了一沓沓的冥币。奶奶看到爷爷惊呆的表情,不知道怎么了,走过来问爷爷:“当家的,你咋了这是。”爷爷缓了一下,为了不让奶奶担心。于是强忍着说了句:“没事,你睡觉吧。”奶奶就没在过问,上炕睡觉了。爷爷把麻袋口扎好,蹲坐在外屋,拿出烟卷点着了,一根根的抽着,不说话,眼睛没有了神色。后半夜一直没睡,也不敢现在把这件事惊动另个屋的太爷爷和太奶奶。就这样一盒烟都抽了,坐到了天亮。奶奶早上起来发现爷爷在外屋里蹲坐着,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知道他一宿没睡。可是又不敢直接问他,奶奶是知道爷爷的脾气的。

到了吃饭的点,太爷爷太奶奶四爷爷和奶奶都上桌吃饭了。太爷爷问道:“二媳妇,二子呢,他怎么不过来吃饭。”奶奶说:“爹,他在那屋躺着呢,俺叫过他了,他不来,俺也不敢再叫他。”然后奶奶低头不说话了。太爷爷又问道:“这是咋回事啊?”奶奶停顿了半天才说:“他昨天晚上回来的,爹娘你们都睡了,他就没过来惊动你们。他昨晚一宿没睡,就在外屋蹲坐着,今早起来我做饭还看见他在那蹲着呢。”“啊,这是怎么了,因为啥啊。”于是,奶奶就把爷爷昨晚遇到的事跟太爷爷们说了。太爷爷听完后没说话,脸色撒白。然后说道:“老四,你去那屋把你二哥叫来吃饭。”四爷爷应了一声就放下碗筷去了那屋,过了一会四爷爷带着爷爷就出了屋。爷爷坐下后,啥也没说,就闷头吃饭。太爷爷说道:“二子先别急着吃,告诉爹你这是到底怎么回事啊。”爷爷看了太爷爷一眼,强笑着说:“爹娘,媳妇,老四你们吃饭吧,俺没事。”爷爷快速的拔了吧一碗饭,就又到了那屋去躺着了。这时候刚好,村上的村长和民兵连长来了。太爷爷赶忙出去迎了一下,“兄弟你们怎么来了,里屋坐,吃饭了吗?来坐下吃点。”村长笑着说道:“老哥,不用麻烦了,我们都吃过了。我俩来呢是来找你们家二子的。他回来了吗?”“哦,他回来了,昨晚半夜回来的,一路上累了,刚吃完饭,那屋歇着呢。你们坐,俺让老四去叫他过来。”四爷爷也刚好吃完饭了,立刻去了东屋叫爷爷。过了好长时间不见人过来,四爷爷回来了说:“俺二哥在那屋睡觉呢,俺叫了好几遍,他都不答应,俺不敢再叫他了,再叫他他说要踢死俺。”“这个熊孩子,什么他要踢死你,还反了天了,告诉他先把他爹俺踢死吧。”太爷爷生气的说。村长笑呵呵的说道:“老哥,你看你这急脾气。”太爷爷起身,亲自去东屋叫爷爷。只听那屋里呜嗷的半天,然后太爷爷带着爷爷出来了。爷爷脸色很难看,眼角布满了血丝。民兵连长说道:“满粮,你这咋了,脸色这么难看呢,是不是生病了。”“哥,我没事,就是昨晚回来太晚了,没睡好。”“哦,那你好好休息。对了那个钱拿回来了吗。”“啊,我带回来了。”“在哪呢?”村长说道。“在我那屋里。”于是,村长和民兵连长就去了那屋里。爷爷紧忙跟上去。“就是这两麻袋吗?”“嗯,是的。这袋是钱,这袋是小票。”“哦行。”说着民兵连长和村长就要打开袋子看看,一人打开一袋。就在这时,爷爷立即喊道:“不要。”可是已经晚了,线绳已经打开了。“村长拿着一沓人民币在手上抖了抖,问道:“咋的了,二子,什么不要。”爷爷咬了一下嘴唇,看到后再一次惊呆了,原本的一沓沓冥币再次又变成了人民币。爷爷再次揉了揉眼睛,掐了下自己大腿,确定这一切是真的。突然走上前看了一下小票的袋子里,也都变成了原来的各种小票。心里一下子郁闷的情绪飘散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我昨晚明明看到的都变成一沓沓冥币纸钱啊,怎么会?不管了总算了虚惊了一场,好算没事了。于是爷爷对村长和民兵连长说:“走吧,咱们把它拿到生产队大队去,给村里乡亲们分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在线阅读第9章

    “轰隆隆”上天就像是感觉到刃心他们敬爱的罗布爷爷的逝去,怒吼的雷声传来。切尔卡都大声的道:“真是可怕的潜力,居然觉醒了魔力,不过越是有潜力我就越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说罢就要准备大型魔法。马可菲见切尔卡都几下将罗布杀了,傲慢的走到切尔卡都身边,突然,还在爆发魔力的刃心长啸一声,举起了布满雷电的右手,天

  • 爱钱如命之第八章

    【学士府】尔泰听见夏紫薇的厢房传出美妙的琴声。他知道,此时尔康一定在房内。他看出了尔康对紫薇的别样感情,他明白,他一定希望紫薇认爹成功。可是,着小燕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抢别人格格之位的人,依朝雨看,她是有什么苦衷,现在,他也和朝雨一样,认为小燕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

  • [综]横竖是只兔登录游戏(求收藏,鲜花)

    李承乾站在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手中拿着一把长弓,这把长弓都快与自己的身体高了。见到面前一队士兵正在攻打自己所在的这群人,李承乾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玩家一进来就开始行会对战,难道没有新手任务和新手过程吗?”看了看手中的巨弓,李承乾拿起一支利箭,射向敌人。“嗖!”利箭穿梭空间

  • 青春里头藏着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我没有!”安如暖不断摇头。“呵,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白慕看着安如暖恼怒万分。“我真的没有,不是……”安如暖咬唇摇头。“闭嘴!”白慕转头,视线如刀,射向安如暖,字字无情:“安如暖,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让你死都不要出现在雨夏面前!”雨夏,二个字自他唇间溢出,含着复杂情绪,让安如暖猛然一震,脸色泛白。

  •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找到你之意且迷4

    转眼间,只剩三人,以犄角的形态,对峙而立,空荡的夜晚,空荡的街道,空荡的心,都一般的冷清。阮朗缓了些许情绪,转头看向今夜气息有些不寻常的钟恒。自发现了简艾起,钟恒的目光就沉沉的,未再离开。他眉目低压,沉声开口,“先走。”阮朗皱了皱眉,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平息,的确很难再呆在这里。

  • 三零七室之2020春季更新开始

    在“”万众”瞩目中,我们《天使的眼泪恶魔的石心》也是终于迎来了2020的春季更新!\(*T▽T*)/由于受疫情的影响,我们全国人民足不出户,我们都是如此,而学校们创建了一个神奇好用(垃圾卡顿)的网站。这一个学期保底每个星期一章,多的话两章,一般是星期六晚上发,差不多就是星期天凌晨的样子。哎呀,不说了

  • 魔兽竞技之王之事情的始末(求鲜花!求票票!求收藏!)(7)

    “这……这……”“好了,娜娜奶奶,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随即林风便起身要离开了。“哼,老头子,都怪你,在家里我都跟你说过了,琳琳叔叔是个高人,你还……”“不,琳琳叔叔,你别走,我们知道错了,不该怀疑你的,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好吗?”老太太顿时大急了起来,紧紧地拉着林风的手

  • 海藏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氏作为沈家嫡女,嫁妆自然丰厚,也知自家对大房是有亏欠,一些小打小闹都忍了下去,此时听了崔三爷的话也不多说了。夫妻俩丢开这个话题,聊起其他的。崔家大房就不一样了,真正是喜气洋洋,这是自老太爷亲自教养崔琅后大房没有过的喜事,使女仆从人人脸上带笑,走路都轻快很多。“我儿从小娇生惯养从没出过远门,听说那边

  •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之有眼无珠(1)

    “鸣哥,你爱不爱我?”“爱。”“这里是唐西月的家,你就不怕她突然回来吗?”“有什么好怕的,她今天要留在学校做实验,不会过来的…”听着房间内一男一女的谈话声,唐西月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一通,她足足愣了几秒,在经历短暂的失神过后,才堪堪找回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攥紧,唐西月慢慢向房内靠去。她一

  • 触电绝缘体在线阅读第6章

    罗妮妮记得她是喝茶皱眉头的,也拿起茶杯闻了闻,喝了口,“怎么了?这茶有问题?”她并没有发现茶有什么问题。“没有,可能是我喝咖啡喝多了,不习惯喝茶。”莫铃从三层茶点架的最下层拿了件咸点手指三文治。罗妮妮想了想,好像她每天都必定会喝一杯咖啡,可能真的不习惯突然喝茶。没再多想也从茶点架的中间那层吃起,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