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重生之末世天启者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10/15 4:32:56 作者:小摩托滴滴答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之末世天启者
重生之末世天启者
作者:小摩托滴滴答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二货青年,重生

“这句话,我也听倦了,沈公子的嘴里,就没有几句真话。”谢陵低声笑了一下,“皇上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竟让你背叛了我?”

“他许给了我很多好处,让人终生难忘。”

“说来听听。”

沈执攥紧衣袖,深吸口气:“知道你要回来了,皇上先请我去大理寺喝了半个月的茶,顺便尝一尝板子炒肉,鞭子炒肉,夹棍炒肉什么的,最后送我去定州受刑,怕我舟车劳顿,许我跪行出京。”

“是么,听起来皇上对你不错,看来我得学习了。”

“不用学习,我觉得你会比他做得更好。”沈执低头揉了揉眼眶,涩涩地道:“我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谢陵:“你若是肯说实话,也许我能……”

“我说的都是实话,”沈执打断他的话,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胡编乱造,“以前他喜欢我时,喊我小心肝儿,不喜欢我时,就一脚踹开。我现在真的大彻大悟,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痴迷龙阳之好了。”

他说得情真意切,就差对天发誓了。如果不是谢陵早就知道他这个卧底身份,差点就信了。

谢陵轻轻抬了抬下巴,眸色沉得跟墨水一样,许久之后,才点头道:“原来如此,倒是难为你了。你在我身边六年,我都没发现你喜好男风。这话你早该挑明,自家哥哥有什么话不能说,我去给你寻十七八个面首来,也并非难事。”

沈执大松口气,以为他这是信以为真了,便笑道:“面首就算了,我知道哥哥平生最厌恶这个,怕脏了哥哥的眼睛。”

“我现在最厌恶的不是这个,你要不要猜猜看,猜中了的话,稍后的处罚就免了,猜错了翻倍。”

沈执一听,天底下居然有此等好事,他跟在谢陵身边六年,早就把他的喜好摸清楚了,他最讨厌什么东西,几乎可以脱口而出:“不吃酸的不吃辣的不吃甜的,吃水果不吃黄的,不吃带皮的,讨厌阴天雨天下雪天。哥哥,对吗?”

“错了,”谢陵摇头,字字清晰,“我现在最讨厌的是你。”

沈执:“……”

他居然没料到谢陵会挖坑,更没想到,自己傻乎乎地跳进去了。

当即,半是恼怒,半是羞愤地攥拳:“你戏弄我!”

“处罚翻倍,这是你自己选的,怨不得人。”

谢陵说罢,落了句“等着”,想了想,又道:“你能老实等着么?”

沈执:“我会听哥哥的话。”

“好。”谢陵抬腿便出了房门。

沈执如同在火堆里打滚,浑身都燥热得很。

房门没关,窗子也没关,他不动声色地往外眺望,见院子里空荡荡的。

也许,他可以趁机逃跑,躲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开始崭新的人生。

很快,沈执又自我否决。

万一被元祁抓住了,恐怕就离死不远了。若是再倒霉一点,落在谢陵手里,那才是生不如死。

他一面暗暗否决自己,一面试探性地伸出了腿,还没等他完全清醒,已经一跃翻出窗户。

然而,他又失策了。

谢陵正半倚在柱子旁,好整以暇地盯着他,仿佛早就算到他要逃跑了。

沈执只想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然后把自己埋了。

“哥!不是这样的!”他噗通跪下,抱着谢陵的腿,声情并茂地哭诉,“不是这样的,我没想跑!我只是饿了,很饿!元祁不仅打我,他还不给我饭吃,连口水都不给我喝!”

谢陵居高临下地望他,轻笑:“哦,是吗?这么可怜的么?”

“……”沈执抱得更紧了,安慰自己撒娇卖痴并不可耻,总比流血流泪要强百倍,于是很厚颜无耻地道:“求哥哥怜惜。”

“时隔三年未见,沈公子竟像变了个人。”谢陵的神色晦涩难懂,低声道:“你此前从未如此低声下气过,皇上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他如何欺负你了?”

沈执不语,像只树獭挂在他的腿上。

谢陵又道:“不说的话,就……”

“我说不出口,哥哥关我柴房罢?”沈执松了手,“真的冷死了。”

谢陵遂了他的意。

可怜的沈执被人推至了柴房,险些一头扑地上,霜七隔着被木板钉死的窗户,同他道:“我劝沈公子省省力气,如今咱们大人回来了,眼里定然容不得半点沙子的。”

沈执暗道:我就是谢陵眼里的沙子,不仅是沙子,还是眼中钉,肉中刺。

“霜七,你别忘了,我可是你家大人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早晚会原谅我的。待他原谅我的那日,我一定弄死你个鳖孙儿!”

霜七冷笑:“原谅你?笑话!沈公子以为咱们大人去蜀地游山玩水的?你不知他受了多大的罪!”

“什么罪?”

“足够把你活剐了的罪!”

霜七落下这一句,骂骂咧咧地走了,沈执盘腿坐下,两臂叠在一起垫着后脑勺,靠在柴火堆里想事情。

他想,自己这个冒牌货还没被揭穿,那对谢陵而言,自己可就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

即便自己曾经做过天大的错事,当哥哥的看在死去多年的爹妈面上,肯定会原谅他的。

可原谅之后呢?元祁会放过谢陵吗?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会的。如此一来,自己不又成了一颗棋子,还是可以反复利用的那种。

沈执暗暗叹了口气,嘴里叼着根草,嚼着草根。只觉得自己脚下踩着一条无妄之路。

一直到晚上霜七突然过来,说什么谢陵让他过去一趟。

沈执睡得迷迷糊糊,又饥肠辘辘,寻到霜七说的房间,推门就进。眼前一片白雾蒙蒙的。满屋子都是潮湿的水汽。

一架屏风将房间隔开,隐隐可见一道修长的身影落在上面,沈执瞬间清醒,蹑手蹑脚地行过去,扒着屏风偷看。

就见谢陵泡在暖汤里,背对着他,头发湿漉漉的,水光一映,引人遐想。

沈执从前见过他的身子,十分赏心悦目,是以现在报着欣赏的目光望去。

可让他失望了。

谢陵的后背不再同以前一般白皙如玉,反而横七竖八添了很多伤痕,鞭伤,棍伤,刀伤,纵横交错,看样子有些年头了,有些疤痕都褪了几次,已经暗沉下来。

不用说,沈执也知这些伤都是三年前,谢陵蹲诏狱,元祁授意,让底下的人“多加照顾”。

以前没见到,不觉得有什么,现如今亲眼见了,心里不由自主酸涩起来。

沈执咬着手指头,将脸埋在屏风上。

谢陵听见动静,未见其人,只淡淡吩咐:“去拿澡豆过来。”

沈执捂着脸满屋子寻澡豆,好不容易才在池边寻到了,他伸手递过去:“呐,澡豆!”

“你在皇上面前也是如此无礼么?”谢陵游了过来,后背贴着汉白玉石壁,“看来沈公子连当奴才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

沈执暗暗叹气,跪下道:“你找我来做什么的?”

“帮我搓澡。”谢陵看了他一眼,“不算为难你罢。”

倒是不为难人,就是有些难为情。沈执断袖多年,长这么大,最亲近的人便是谢陵了。

仗着自己是他“弟弟”的份上,没少对他动手动脚。眼下居然有此等美差,当然欣然答应。

取了澡豆先搓出白|沫,再捞过谢陵的胳膊,往上揉搓。

他腹中饥饿难耐,只好多看看谢陵的身体饱腹,越看越馋,想起了香喷喷的大肉包子,白斩鸡,白嫩嫩滑溜溜的豆腐花,还有笋片炒肉……

沈执一边给他搓澡,一边想着吃的,不知不觉,口水顺着下巴流了出来,谢陵一愣,抬眸望他,见他一副痴迷色胚样。

抬手掬了捧水泼他脸色,厉呵道:“你在馋什么?混账东西!”

沈执这才回过神来,抿了抿唇,垂头未言。谢陵当他是馋自己的身子,面色阴沉下来,手指着屏风道:“去取条手巾来。”

“哦,”沈执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走过去随手扯了条手巾,刚要折身回来,谁曾想水汽湿潮,地上太滑,噗通一下掉进了暖池里。

“我不会游泳啊,救命,救命啊!”沈执在水里扑腾,溅得水花哪里都是,连头都快沉入水底了。

谢陵蹙眉,冷眼旁观,后来实在瞧不过去,游过去伸手一拽他的衣领。快被溺得翻白眼的沈执,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蛇一样地缠绕上来。

两臂环住谢陵的脖颈,两腿夹住他的纤腰,受到天大惊吓似的,把脸埋他颈窝,哼哼道:“哥哥,我怕。”

谢陵低骂:“你怕什么?这水有你腰高么?还不快滚下来!”说着,一掌将人推开。

沈执往后一仰,又噗通落入水里,好不容易探出头来,一面剧烈地咳嗽,一面往谢陵身侧游。

“哥哥,我怕水的,你那边好像浅一点。”

“并没有。”谢陵很无情地拒绝,“水都被你弄脏了。”

这句话其实很伤人,但沈执现如今没得选,只好将坏话当好话听,他见谢陵很厌恶自己的样子,于是便停住了。

谢陵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往沈执的方向游去。

沈执缩着脖颈往水里一泡,暗暗搓着澡,两人面对面洗澡,一个不着寸缕,一个穿得严严实实。

谢陵觉得很别扭,于是便道:“你是在洗澡?”

“嗯啊,你不是嫌我脏吗,那我洗洗干净。”

“谁让你在此洗澡的!”谢陵顿了一下,又道:“为什么洗澡不脱衣服?”

沈执纳闷道:“谢公子,你这个人很奇怪,一面嫌我脏,不让我洗,一面又怪我不脱衣服。那我脱咯?”

他说着,解开束腰,把衣服团成一团,往岸上一丢。

谢陵却觉得更加别扭了,须臾,才道:“你最好能将里外都洗干净,别只洗个表面。”

里外?

沈执愣了愣,不由老脸一红,悻悻然道:“不……不用了罢,我没有在外人面前那个的癖好。”

“对你而言,我终究是个外人么?”

沈执啧舌,万分郁闷道:“那对你而言,我也是外人啊,否则为何你是主,我是奴?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系统异界生存指南之14号星球(1)

    联邦历358年,落尘星域由于不明原因造成的引力失控,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七的星球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碰撞,生活在上面的生物群体顷刻间毁于一旦。人类在科技时代的末期,进行的星球探索计划,成功的将人类送往了银河系之外的地方,而管理这片新的疆土所成立的政府,就是人类宇宙联邦。落尘星域原本是能够到达可以生存的五

  • 隔墙有“夫”竞争对手

    听到这样的答复,男子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怕周权的肩膀:“年轻人,我与你父亲也是老相识了,能有这般能耐着实了不起!这笔钱,就当是给你的奖励!打搅了。”当他要离开菜馆时,周权连忙叫住了他:“前辈且慢,你此次来,恐怕不单单是来考验我的吧?”男子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周权,思索片刻后,他才缓缓说道:“汤老板对你们

  • 谢先生和他的闻人先生之不被看好的战斗

    不过天天的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小李果然没有再次上前,不过眼神里面依旧充满着疑惑和斗志,或者在他的心里他不会比任何人差劲。“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这种申请怎么可能通过?”天天也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同时又把目光看向了日向宁次,道:“宁次你说是不是?你的实力这么强,都没有申请提前毕业,他仅仅来了一天而已。”

  • 魔力全开在线阅读第6节

    下课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抱着书本,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将书本扔给彭宴,江照揽着顾铭之的肩膀,笑得猥琐,“小铭子,你猜,刚刚是谁打的电话?”为了增强效果,故意又补了一句,“你绝对猜不着哦。”“是李泽吗?”明明疑问的句子,顾铭之硬是说出肯定的味道。他上课坐在江照旁边,隐约听到他接电话时,提起过他们的宿舍。

  • 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第二章

    又是一天的周周测,许枝颤抖着小心思将试卷交了上去,这种考试,重在参与重在参与。考试结束后,四十多人的班级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就像是一个小团队一样,整间课室里,几个人组在一起,学渣跟学渣,学霸跟学霸在讨论着这次的题目。许枝一个人默默的收拾东西,没人上前跟她说话。课堂门外,班主任方老师忽然出现,拿着

  • 最后一位梦行师在线阅读第9节

    “我的男神啊!我要飞向他的床!”“我宁愿做那只被他追回的鱼!”“一群疯女人!他是我的!”“为小哥哥疯狂打Call!”“……”一行人一路嘻嘻哈哈回到了蘑菇屋。最先看到硕果的是何炅老师,瞪得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我的天呐,你们是打劫哪个村民了吗?这么多鱼!”大华自豪地说:“我叶哥打的鱼!”“我的天呐,小

  • 风起涟漪在线阅读就职士兵吧

    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小昭他们,爷爷取出了烟杆,默默注视着:嗯,迟早有一天我是不能陪在你身边的啊,赶紧成长吧,让我看看......阿嚏!哎哟,怎么这大热天的竟然打喷嚏,长命百岁,长命百岁。这个小海,真是,自己想锻炼孙子下不去手,送我这儿来就算了,竟然把我指使着做保镖,啧啧啧,一定要记下这笔!“师父你在想什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在线阅读第十章

    神秘人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步履虚空,正是玄灵圣者的象征,欧阳长风不禁皱起眉头,一个玄灵圣者加入战斗,那么这场战斗的获胜概率几乎是零的,跨阶战斗不是不可以,但玄灵天尊和玄灵圣者的差别可不是肉身强大可以弥补的,这二者的差别可谓是天壑般。神秘人目光注视着欧阳长风叹声道:“我不想介入这场战斗,若是你愿意投降的

  • 黎明将至[ABO]第6章在线阅读

    “比如说你爷爷的内力,是火的形态,炽热,刚烈。你大伯的内力我没有见过,但听你描述,应该是以尖锐的金属为形态,所谓拿锥子和锤子,不过是借用外力,能把石头雕塑的如此惟妙惟肖,其中细微之处,是自己的内力所致。你娘其实内力不在张掌门和你大伯之下,不过是柔和治愈那一类,昨天她在倒酒的时候不自觉的使用了内力,才

  • 奔跑吧!二次元在线阅读第六节

    紫薇在幸者库!自然是永璂着人送过去的。昨天,在刺客之后,她便让容嬷嬷将人送过去了。谁也没关照,只是将人丢在那里。至于里面的人会怎么处理,那就看紫薇的造化了。紫薇的确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可她永璂早就不再以这个姓氏为傲了。他也不会守护这个姓氏的尊严,他重活一世,为的,不过就是那份执念罢了。所以,让一个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