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生死酒在线阅读少年郎

2021/10/15 4:36:10 作者:尘不怨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死酒
生死酒
作者:尘不怨来源:纵横中文网
忘川河水浸灵身,或百年不化,千年不腐,得遇重生;或化生忘水之虫,忘尘所有,做那生死酒引。生死铺中生死酒,生死酒下两茫茫,一口记前生,一口忆今世。

太阳挂在天上,烘烤着大地。远处的一棵杨树上知了不断地叫着像是被烤的难以忍受。一阵清风拂来扬起了道路上的的沙尘,可消散不了这难耐的酷热。药铺斜对门的房子的墙角下,老乞丐带着苏观正观察着药铺的变化。

从隔壁街道摸过来之后,老乞丐只见到药铺已经关上门,也见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只听见偶尔有声音传出来,再然后大门便打开了,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口,不知道将什么东西揣在了胸口,站了有一会儿才走了出来,急急忙忙向西北边走去。

“哎!爷爷,那人不是前几天我们在隔壁村子见到人吗?”苏观看见那人之后,想起了前两日在外面碰见的自称是那人伙计的人。老乞丐想了想前两日确实是那人,但是提他干什么,他也就是用来一个传话的。老乞丐有些不明白,苏观想着那人慢悠悠的说道,“那伙计的脖子上又道指痕,应该是被人用什么手上的功夫掐出来的。爷爷你没说过这家掌柜会武功可现在却是这样的情况!爷爷,这次恐怕不好对付!!”老乞丐看着张舒走远并没有说话,只是那指印却是武者所为,又在想着药铺里的那个人。这几年过去所有的人都已经变了,林广成你又变成什么样了?又遇到了些什么人?

苏观见到爷爷一直在思考着什么东西就闭了嘴,又认认真真的盯着药铺。

药铺里林掌柜的一家,林庆与林掌柜两个人正对着笑着,林夫人却一脸忧愁。提到杀人,林夫人是很不赞成的。“当家的,我们这么做不好吧!金黄金,怎么说也算的故人啊,给他点钱打发走了就是,何必取人性命。”

林掌柜听了这话很是不痛快,心想着现在这个关头还妇人之仁,“你倒是好心肠,金黄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他就是个臭虫,他今天找你要钱你给了他,明天他还敢来。今天他要十两,明天他就要要一百两。”林掌柜黑着脸训斥着林夫人“还有,为了这些金银财富我们失去了多少东西,又遭了都少磨难,他说要就要,我心里不痛快”

银两,银两,又是银两。林夫人见林掌柜说话几句离不了钱也生了气,“钱、钱、钱,这钱是好东西吗?那哪一锭金子不都是流着血!!!这些钱倒还不如全都送给了别人”。“够啦!”林掌柜一张拍在了桌子上,眉毛上挑,瞪大了双眼,一声怒斥。林掌柜的这一声把林夫人吓哭了。林夫人觉得自己是一心为他们好,往日已经多磨难不愿再造杀孽,你倒好不领情还来训斥我,心里觉得很是委屈,扭过身去背对着林掌柜又哭了出来。

林庆见到事态有点不好控制,赶忙上前对着林掌柜说道“娘说的也不错,造杀孽,确实不好”。又对着林夫人说:“娘你也别哭了,刚才父亲一时心急,所以说话声音才打了一点,不是有意要呵斥你的。”林庆这两句话说完却也起了点效果,林庆见有成效又加了一把劲。

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爹娘劝好,林庆才说出了自己要说的话,“爹,娘,你们不如先回家去,毕竟金黄金要是来了找药铺也好找,但咱家住的偏不是这么好找的,即使是打听,镇子上的人见是生人,大多好也就不会理他。所以你们先回家避一避,能躲就躲,实在不行再出下策。”

林掌柜听林庆的话倒也还算是一个计谋,可是想到话里说的“你们”显然并没有准备和自己回家。“那你要去何处”林掌柜的问道,林庆立即回答“我上街上四处转转,要是见到金黄金就把他带到别处”。林掌柜有些疑惑又问道“你又不知道金黄金长什么样子,怎么认得他?”。“刚才,张舒也说了,刀疤脸,独臂,要是见到生人这般模样一定是他,放心吧父亲”林掌柜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同意了林庆的说法。

还是那个僻静的角落里,老乞丐两个人紧盯着药铺的情况,就在刚才,药铺的大门打开了。林家三口从里面走了出来,林家夫妇往南走了,林家孩子却向镇口方向走去。

看见他们开走苏观问老乞丐:“爷爷,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老乞丐也猜不出摇了摇头“先不管什么意思跟上去瞧瞧再说,你跟那小孩,我跟他们俩,走”说完两人偷偷摸摸的跟着自己的目标分开了。

苏观跟着林庆,并没有发现特别的事情,只是这里走走那里转转。转了两圈之后林庆躲过镇民向着后山走去。这人还真是有问题啊!!

后山之上,树木生的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遮挡住骄阳留下一片阴凉,交给那些小东西们。一般人出镇子走寻常的路子要两天。这后山之上还有一条路只要一天这条路只有张舒和林庆知道,这条路是张舒常年上山打柴发现的,因为不好走也就没和别人说只是带林庆来玩过。林庆现在上山只是为了逃走。

林庆上了山走在前,苏观在后隔着几米远。走着走着林庆停下,苏观躲到了一棵树后。“本来还打算上了后山,借着地形把你甩掉,自己赶紧逃走,可惜小瞧你了。”林庆说完话见苏观还没出来又大声说道“树后的那位朋友还不出来吗?”苏观知道自己暴露了在藏下去也没什么用,再者这地方也不失是个杀人的好地方。自己走了出来看见林庆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就问道“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啊??”林庆听他一问便笑了,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笑着。苏观见林庆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笑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笑声戛然而止,林庆快步向着苏观冲去,一脚踢向苏观左腿的丰隆穴上。苏观见林庆来势凶猛急忙提腿躲过了这一击。一招未中,第二招接踵而来,扫向了右腿膝盖后面的委中穴上,随即左手化掌直奔胸口而来。这一招苏观没办法轻易闪过只能一个跟头向后翻了过去躲过此招。

落地之后,苏观拍着胸口一副被惊吓了的样子,“吓死了,吓死了,你这人怎么出招这么凶狠,啧啧啧,看来啊!我和爷爷怕是早暴露了,你爹娘他们也知道了??”

林庆看着这故作姿态家伙心里面也不是很轻松,刚才两招先手未中接下来就难办了,多半自己怕是要折在他手里,可是自己真的不想死,“以前事情又不是我做的,为什么非要来杀我。明明都己经将我们逼到这里了,非要赶尽杀绝吗?”

“话说回来,我们是怎么暴露的?你就没想过杀错了人杀的是金黄金的人”苏观不明白这林庆一见面就下杀手,到底是哪来的把握。林庆并未说话只是一直谨慎的盯着他。苏观见到没什么反应就又说道“你说出来我就放你离开。”

林庆听了这句话有了反应,自己放弃了爹娘从后山逃走不就是想活吗?现在这人说了,我说原因就放我离开。“话说,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林庆问着苏观。

苏观点点头,“你说的倒也对”。话说完随手便点了自己任脉的几个大穴。“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展示了我的诚意,接下来,就看你了。”

任脉大穴受阻,内力没办法运行。林庆见他自己封了自己的穴道,心中一横:倒不如趁他病要他命。慢慢的将内力运行到了右手之上,可转念一想自己还是逃命要紧,现在倒是可以杀他,可是耽误了时间,后面再被老乞丐追上就真的必死无疑,倒不如按他所说解了他的疑惑赶紧逃命。

“你们早上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们混在人群中,人群散了你们便离开,那时我就有所怀疑。到后来张舒把事情说了出来,我便断定你们绝对不是什么金黄金,父亲讲过以前的事,要是金黄金今早你们就已经来要钱了,何必还离开?至于你们是谁,我也不打算想清楚。这样鬼鬼祟祟即使是朋友也先杀了再说。还有我本来是想逃走,结果到了后山也没甩开你。你跟我跟的这么紧还可能是朋友?至于那个老乞丐,你放心我爹娘他们还没发现他”

原来自己和爷爷早就暴露了,没想到面前这家伙到还有点脑子上午的时候那么混乱他还能注意到我们两个,若是能够走出小镇这家伙怕是一个不小的敌人。林庆将想到的都告诉了苏观,见到苏观沉默无言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林庆转身离开还没走两步,就被苏观叫住了,转身望过去只见到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匕。“你说会放我离开的!!”林庆不敢相信这人竟然会出尔反尔。“我说过‘我’会放你离开,可我爷爷却要你死啊!!”苏观拿着刀一步步向林庆走去

“你真的不会放了我”林庆将全身内力调动到自己双臂之上,双掌之上骨骼嘎巴作响。“对啊!”苏观一脸纯真的笑容对着林庆答道。“就凭你这个筋脉受阻?。。。。”“对啊!!!”

电光火石之间,林庆与苏观扭打在一起。林庆双臂之内真气充盈,双臂硬如磐石,一击之下将一棵碗口粗的树木打折。真气内力就像种树一样,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运行修炼,十余年才能有所小成。像林庆这样已经是竭泽而渔强行运行,三炷香之内如有神功,但是这样时间一过轻则筋脉尽断成为废人重则身死道消。

“你当真不愿放我?前人事前人做,你又何必追着我不放。就非要两败俱伤吗”苏观与林庆过了几十招,林庆还不占上风对着苏观不甘的叫道。“前人的事我不知道也不愿知道,爷爷没说过我也不会问。我只知道爷爷说的是赶尽杀绝,我必须做好。”苏观一边拆着招一边回着话

双人来回已经打了百招以上。苏观攻势少,一味地抵抗和躲避,身法之灵敏让林庆头疼。林庆始终在进攻,短时间之内苏观处于劣势。随着时间向后拖移林庆的攻势变弱了,反观苏观渐入佳境慢慢的进入进攻的状态。

苏观见时机差不多了,买了个破绽给他,将胸膛露了出来,中门大开。林庆手爪袭在苏观的胸口。寒光一闪,苏观持刀掠过。林庆啊的一声,手掌齐腕而断,鲜血喷在苏观身上留下一滩血迹。断掌之后林庆吃痛,一时间浑身上下都是破绽,苏观迎机而行一连七刀砍在林庆身上。

林庆大势已去,浑身真气也散了七七八八。当机立断,转身奔逃,全然不顾身上的伤势,苏观则是紧跟上去。林庆身上七道伤口,最深的一道见了白骨,浅的也切入筋肉,伤口上鲜血如小溪一般潺潺的流出。最终失血过多体力不支,一个跟头栽在一棵枯树下,用尽浑身力气将自己撑起来靠在枯树上,看着手里拿着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苏观。

“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整个镇子的人都得给我陪葬。小时候我差点被他们杀了,所以我恨他们,我在镇子的水井里下了毒,每晚子时下毒,午时在放解药。你杀了我便没有解药,他们都得死!!!!”林庆气息微弱有出无劲,想用最后一个筹码和办法来祈求自己的性命。

苏观走到他面前,甩了甩匕首上的血。一脸可怜的望着林庆“你说,我信吗??行了还有什么遗言赶紧说吧!”

林庆彻底没了希望也没什么遗言,至于想说什么?他问着苏观:“你就告诉我你叫什么什么名字,还有你是怎么做到封了筋脉还能动的”

“我叫苏观。至于筋脉吗!我告诉你,我其实不会内功”

不会内功,不会内功,你不会内功还装模作样的点了自己的穴道。林庆不甘!!

苏观话说完,刀以至,一刀断颈干净利落。他看着林庆的眼睛慢慢灰暗,听见了他最后如蚊蝇嗡嗡的一句话,“张舒哥,记得要贴膏药啊”。行了,你这句话我就当是你的遗言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君囚爱:墙头哑妃在线阅读第9章

    袁忧表示很无奈,腹腔镜的安全系数不是很高的吗?怎么我还在重症室躺了几天?“也就一天半,别整得好像躺了三五天似的。”读懂袁忧脸色的陶某人开口了,却被袁忧的下一句给堵了,“是谁说躺个三五天就好了,安全系数也不错的呀!”陶某人喝了一口茶,“咱们能好好说话吗?谁教的你后半句话段成蚯蚓似的,一节一节,还重读啊

  • 如果快乐你就喵往事不堪

    两个月后。舒悦一边替舒夏收拾着行李,一边不放心地叮嘱,“伦敦总喜欢下雨,你去那边多买点厚衣服,别冻着了,孕妇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舒夏的肚子已经有了些微的起伏,但脸色却比当初刚回来时好了不是一点半点,白里透红,连瘦下去的苹果肌都被养了回来。她蹲下来帮着舒悦一起把东西往箱子里放,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 天观在线阅读第九章

    “对,就是这种感觉!眼睛看这里!”“手再低一点!”柳慈一边快速按着快门一边引导着顾贤儿做动作。差不多换了五六套衣服今天的拍摄才结束,柳慈看着照片满意得点头:“贤儿,以后你要不做我工作室的专属模特吧,价格好说。”顾贤儿连忙摆摆手:“不用啦,以后再需要喊我就行了。”“那可不行,总不能叫你白帮忙吧!这样吧

  • 海贼之我是大将初入大厂

    第二章初入大厂到了正式出发那天,公司开了一辆面包车,大家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了大厂。其实之前来过一次,当时是拍摄定妆照,用作个人简历。到了那边就马不停蹄的化妆,拍摄定妆照。拿到节目组发的校服,凌溪忽然就有点想哭。这种制式的服装总是能让人很有归属感。这一次则是正式的,第一次的节目录制,想想还是很激动

  • hp流星落下在线阅读第9节

    这一阵微风下。一棵枫树之下。传出来一串对话。“哥,我喜欢红色的枫叶。喜欢所有的植物”一颗红枫树下一个女孩骑在一个男人的背上开心的说到“是吗?心儿,只要你喜欢,哥哥会给你种上所有植物。”男生宠溺的对她说。“真的吗?哥哥!”女孩兴奋地问道。“当然是真的”“还有,哥,你可不能伤害她们?”他看着女孩那令人忍

  • 帝国老公晚上见之华夏古物(1)

    飞羽学院新生宿舍里,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吃惊的打量着四周!“这是哪里?”方牧一脸迷茫的说道。陌生的宿舍,衣柜里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服装,还有一旁标注的练功房,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穿越了?还是精神错乱了?班级组织了一次野炊,正在前一秒,方牧正和同学在野外点火做饭,谁知下一秒就莫名奇

  • 爱恋,偏执,地狱在线阅读第10节

    何炯,黄垒,在王镇宇的提醒下,也清醒了过来。一个个顿时一脸尴尬。几个人连忙调出了刚刚拍摄的回放,看到了他们失态的表现,更是一个个脸色精彩。尼玛啊,乐子大了,这一下形象尽毁呀,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刚刚可是在直播呢。何炯都快要哭了,看着王镇宇和黄垒问道:“怎么办,该怎么补救一下。”黄垒也捂脸了。看着眼前蜿

  • 反派是如何攻略我的第4章在线阅读

    “啥?卡车?额从来也没开过卡车啊...”大叔疑惑的说道。展博侧过来解释了一句。“这是拖拉机,你没见过拖拉机啊?”林宛瑜努努醉的抬着小眉头,仔细的看了眼...“是么?呀...这明明就是卡丁车嘛,对吧?哥哥...”美眸看向了吕子桥,眨着的大眼睛,萌萌哒。“嗯...”吕子桥回应了一句之后,对着大叔礼貌的说

  • 旅途-插曲在线阅读第6章

    初芫想洗头,特别想,以前都是赵霄过来帮她洗,就算有了姜曳,也是赵霄代劳洗,从不假他人手。初芫爱干净是赵霄觉得可怕的地方,一天一次澡,一天一次头。出了事后,她不得不克制自己一天一次洗头的习惯,原本想着两天一次好了,可霄霄不同意了,换成了三天一次。好吧,初芫忍。今天是第四天了,她忍不了了,说好昨天洗头,

  • (阎鹤祥)第一眼见你就再难忘记在线阅读第8节

    沈顷婠还真是说到做到,林思慎还在怀疑她是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林将军就派人把她叫了去,说的果然是郡主要出门走走,让林思慎随行陪护。林将军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沈顷婠面前不得失礼,好好表现一番。林思慎面上答应了,心底却在暗暗发笑,这位知书达理的郡主殿下,可是亲口要她领着去青楼喝花酒的。她原本以为,沈顷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