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陌上花惜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10/15 5:11:07 作者:青色以君 来源:17K小说网
陌上花惜
陌上花惜
作者:青色以君来源:17K小说网
“等我老了,我就到山里买一块地,造一座大房子,种种田,养养花,偶尔躺在花树下看看书,作作画...人生就圆满了。”本以为此生无法实现的梦想,在一次醉酒沉睡之后,实现了。黑道女枭首,洗尽铅华,成了一个偏僻村子里的小女子,从此告别刀光血影与勾心算计,引清风作歌,与明月作伴,她发誓要过一世安宁快活的好日子。心有理想自强大,流言蜚语全不怕,不理睬,只是她惫懒淡然,但若有人以为她好脾气,前来捣乱,那就别怪她手段狠辣了。

阿云后退一步,这种微型通讯器,塞在耳朵里不从特定角度根本看不见,他是怎么看到的。

通讯器里传来靳夏熟悉的声音,阿云尽力做出疾言厉色情势危急的表情,厉声道:“小姐说你选了她就告诉你。”

奉青抿唇,倏然摇了摇头,嘴角竟然勾出一丝荒谬的笑意,看得阿云无端火大。

虽然这人是故人的徒弟,可是她家小姐也不是恋爱市场上随便能够捡到的女人,白白送给他都是占便宜的活儿,竟然还露出这么一副嫌弃至极的表情。

阿云一把扯掉通讯器,按了关机键,极迅速地靠近奉青,瞬间抓住他的衣领,像个护自家小鸡的母鸡教训笼子外色彩艳丽的小公鸡:“奉老师,这么便宜你的事,你竟然还敢嫌弃!”

平时温和有礼貌的那个奉青仿佛不见了,他站直身体,比阿云足足高一个头:“我待在这里,不用出去面对危险,回到任务上我的工作就会结束。而我出去,去靳总身边,则要面对无数危险,危险程度指数、各种赔偿金、可能面临的情况等等,在这里半天你一件也没有和我介绍。”

阿云退后两步,顺着他的话想了想,好像真没有。

“你想要我不顾自身安危去帮你家小姐,仅仅带着她的一句话而来,凭什么?”

奉青步步逼近,他走得从容,阿云一步步后退直到墙角。

“凭你家小姐的美么?”

阿云蓦地抬头,气得牙齿咯咯响,可她还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确实是她家小姐求人在先。

奉青淡色的唇无端严厉且冰冷:“靳家人就是这样做生意的?”

阿云见他的态度是实在不愿意去,靳夏那边却耽搁不了,便想着让靳夏换个人选算了,这个人自身已经成功,不好掌控,随时可能失去控制。

却就在她准备打开通讯器征询靳夏意见时,看见奉青寻常地伸出了他的手掌。

阿云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便放进了他掌心。

“在我做选择前,请靳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选择了一个后,另一个人选必须由我定。”

奉青的声音比平常沉一些,靳夏倒没听出什么异常,闻言笑了笑:“可以,这没问题,你尽快过来吧。”

通讯器切断了。

“阿宝,他会选哪个呢?”靳夏气定神闲地坐在姚士明给她安排的房间里。

其实情况已经很紧急了,林宝知道他老板这副模样反而是她有些紧张的时候的行为。如果不正常,靳夏一向不会把心思放到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上。

林宝还是认真回答了:“这要看奉先生有没有女朋友或未婚妻。”

在林宝看来,有这样机会的普通男人,不选下属可以大概判定不是男人,不选情人却可以直接判定决不是男人。然而有女朋友或妻子的不在以上范围内。

靳夏一怔,她把这种情况给漏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屏幕上显示出奉青的身影,此景一出,不光是靳夏,她感觉身边的林宝周身气场比她的还要诡异。

“我让阿云给他送去了两件衣服,如果选情人,就穿阔领款式的那套金色的。如果选下属,就穿普通黑西装,脖子戴上靳家工牌。”

然而,奉青穿着金色西服,戴着靳家工牌。

林宝看了眼靳夏表情,说:“应该选的是情人。”

靳夏按了遥控器,给奉青开了门。

奉青进来便看到靳夏和她身后的阿宝。

靳夏指了张椅子示意他坐下,声音清爽:“选的哪个?”

奉青取下脖子上的工牌,扬手示意:“下属。”

只是寻常的一句话,却让林宝一时间有点惶恐。

那岂不是意味情人还要再找个人?而紧急的便是情人。更重要的是,林宝琢磨着他老板的意思,是想让奉青选情人的。

奉青的身份如果介绍出去是情人,又怎么继续当得了下属呢?

选了下属,情人就必定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情人需要能介绍出去的单独身份,属下却不能有任何招摇。

选了情人既可以伪装情人也可以同时充当在一间房的“下属”,反之却行不通。

这人,没有按照他老板设想的来啊。

林宝这些弯弯绕绕在心里过了一遍,决定耳观鼻鼻观心,当做自己不存在。

可他又忍不住想,要是他老板没有多给一个下属的选项,这人是不是就会直接选情人了呢?

万事都在一念之间啊。

空气的凝滞没有持续多久,靳夏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点了点头:“好,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在之后尽量满足,”她话头一转,目光清澈,因为她坐着,所以要仰头才能看到奉青的脸,“但我现在紧需一个情人身份的人,然而我们有言在先,另一个人你来决定,所以你可不可以尽快在我给的这一册名单里选一个人出来?”

奉青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着实亮眼,衬得他那精贵的头发和俊美的脸光彩照人。

他张开手指,接住靳夏递过来的名册。

可见情况确实是急迫。

奉青把工牌和名册都重新塞回靳夏手里,面对靳夏怔然的眼,动了动下巴。

示意她收回去。

“我有一个办法,靳总听一听。我表面上可以充当你的情人贴身保护你,而作为情人晚上住在你房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便可以同时作为’下属’而存在。”

这下靳夏和林宝皆是惊讶,林宝目光如电,盯着他。

奉青不为所惧,瞥了阿宝一眼,继而将视线转向靳夏,沉声说:“但是我本人只做下属,不做情人,实际工作也是下属,而你们该给的酬金和福利,也都只需付给我属于下属的那一份。”

林宝眼里仿佛有怒火,下一秒就能喷射而出,直接把奉青炸成对穿。

奉青似是没看到,只盯着撑着头咬嘴唇的靳夏。

她在做决定。

这个房间里只有她有最终话语权。

“奉先生你真的是非常——”林宝阴阳怪气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靳夏扬手打断了。

“没时间了,就这样吧,具体的要求和合同我们稍后详谈,目前没有时间签协议,但我可以以靳家董事的身份口头承诺你,合同内容就是你所说的这样。”

奉青动了动唇,靳夏扬手,打断了他:“如果奉先生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靳家董事的信誉,生意人这个最重要了。”

靳夏侧过头与他对视。

在她的目光里,奉青没能说出话来。

哪怕那句话是“我相信你”。

***

靳夏挽着奉青的胳膊,仰脸注视他,光影的闪烁下奉青的侧脸半明半暗,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头上有声音传来:“怎么了?”

“像变了个人似的,你以前的那些女人跟你出席这种场合,你也是这样的么?”靳夏声音因为小声压得低低的,有些挠人的感觉。

奉青低头瞥了她一眼,良久无言。

在靳夏看不到的地方眼神突然变得幽暗漆深。

靳夏心里惦记着奉青有没有女朋友的事,也不在意奉青有没有回答:“怎么不说话?”

奉青仍然闷声不吭,继续迈步向前走。

靳夏哂笑了一下,不继续问了。

奉青对她真的是完全不感兴趣。

靳夏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刚才整个思路都是懵的,这会儿和奉青走了一段路,调整过来,人家不喜欢她也很正常,她也不是人民币。

如果林宝在这儿,听见了靳夏了心声,他一定会说:“恕我直言,老板你就是行走的人民币。”

可惜靳夏听不到,她只是哂笑了一下,便调整好自己心态,毕竟她快二十七岁了,不能在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孩子面前露怯,失了体面。

下一秒却听到头上沉沉的声音:“靳总为什么让我做这个选择,不就是因为我习惯这种场合,能够得心应手么?”

完美避开了核心问题,靳夏在奉青看不到的角度皱了皱鼻子,迎上奉青目光时又恢复了从容模样,笑了笑:“你既然知道,为什么刚刚还要问阿云?你很聪明,该给你的不会少一分一毫。”

奉青突然眉心皱起,不再看她,周身气场也沉冷了些。

之前没有太近距离接触过,靳夏一直以为奉青永远是那副温和精英的模样,这时靠得近了,才感受到气场变化得多明显。

靳夏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谈生意不是这人最喜欢的吗?

还是太年轻了,孩子气,这人也没别人说得那么老练高级,还是个有脾气的小弟弟嘛。靳夏仰脸看了奉青一眼,只见他墨发贴至耳廓,黑白分明,下颚线弧度流畅,半边侧脸仿佛雪白瓷人似的,精致好看极了。

阿云在后头两步距离跟着,心惊肉跳瞥见靳夏的目光。

完了,这就是靳夏看到稀罕的玩具时的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路之火焰神蚕(求收藏!)

    余悦看着小金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可是怕惊吓这只可爱的小金雀,只好强忍住了。小金雀缓缓地朝余悦走来,刚开始还一副害怕的模样,到后来似乎没发现什么危险,直接“叽叽”的跳到了余悦的身上,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余悦。“你是哪来的小家伙?”余悦没有做过大的动作,只是轻轻的问道。小

  • 宁王妃第二章在线阅读

    工作人员过来给下一场的主角补妆,忽然间大家都往一个方向看过去,议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啊啊啊,是顾林阳,我男神!!”“男神!男神来我们剧组了,我天,我是做梦了吗?”最先尖叫的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然后是剧里面的一些小配角,稍微有点咖位的演员一开始还比较矜持,在气氛的烘托下最后也忍不住尖叫。“男神往我这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