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0/15 4:21:24 作者:乙卿 来源:3G小说网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作者:乙卿来源:3G小说网
新书《驭夫有术:刁蛮公主别硬来》已开,(深宠大爱1V1)男女主身心干净。坑品保证,求支持,求包养。他在她耳边轻声道:“要么同生,要么共死,你选哪个?”很怂的她选择了同生……一场风花雪月让她遍体鳞伤,一次权力更迭,她成了牺牲品。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誓言应验,终于再见不识……金戈铁马,血染黄沙,人生逆转,他成了她的俘虏,她俯身捏着他的下巴,“这个不错,将他洗干净送到本王的榻上。”小侍卫咽了口口水,“咳,王,听说他是敌国的王爷……”她无视他那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目光,霸气挥手,“他就算是敌国的皇帝,本

原本高崎的提醒还让徐天铭感动了一下,结果这个混账接下来说的话差点真的要逼他掏枪了,这个混蛋说的是人话吗!不对,这样说话有点粗;“这厮所言岂是人语乎?”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诅咒徐天铭去死,好拐了他妹妹啊!

“汝妹吾养之”这种话他是不会有机会让高崎有机会说出来的,如果真的把锦梦托付给这个二货他九泉之下也要拜托阎王把他拉下来陪葬!

不过他现在暂时没心情料理这个二货,刚刚他说了那三场杀人案他也有所耳闻,那三个名死者据说死相极惨,毕竟是他附近发生的案件,但是这几件案件着实有点奇怪,而且三个被害人的遇难地点非常近,说明凶手有很大可能是同一个人,一般来说犯罪现场都会被保护起来,警视厅也会加大巡逻频率,但凶手却在两天之内,在前一场凶杀地点的附近连续两次行凶,这似乎……有点不太像人类能完成的。

他之所以判断这几起案件不像人类完成的,有一个很大的原因:他悄悄的去看过一具尸体,那具尸体简直就像是被野兽撕要过,徐天铭甚至能想像到那个人被撕裂的场景——孤单一个人走在昏暗的灯光下,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明明只是刚刚入秋,却能感受到背后的让冬天一般寒意;越发的向前,这种感觉就越发的觉得强烈。

害怕、恐惧,让人不敢回头,如果回头就会被后面那个让人发寒的东西吃的。

恐惧不断的让人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加快、加快、最后变成了落荒而逃。疯狂的想要逃走,可在暗处的东西看来你只是一个猎物,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带着红色的血光,一瞬封喉,一切归于沉寂……没有惨叫……没有思考的时间……

生命无声无息的随着血液流逝,心情只有恐惧与绝望……

遭了!老毛病又犯了……

徐天铭突然回神,从那场绝望的死亡中脱离了出来;这是他以前就有的一个很奇怪的的毛病,因为代入能力和想象能力过于强大,他会不自觉的被代入某个事物之中;比如他在看一本书的时候会十分自然的把自己带入书中的角色,经历着他们的心情,甚至死亡——或许做语文试卷的时候这个毛病还挺好用的,但这种不可控在平时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路上看的一只蚂蚁都会不自觉的感受到它看到庞然大物的恐惧是什么概念?

除了一件事他无法代入别人的想法。

“啊~感觉你会叫我所以就直接来了,有事吗?”司天命懒洋洋地坐在他旁边,时间居然在他的出现时直接停顿了。

“知道有事还问我,你难道不清楚吗?”徐天铭轻轻地揉着眉心,让刚刚代入时的表情能缓和一些。

“你是说把妹妹托付给他的的事吗?我觉得这种事只能让她自己决定的,我们插不了手,万一他俩真能看上的话,我们……”

“混蛋!你也被那个二货传染了吗?”

“开个玩笑而已,你想是问洛红月的身份吗?”司天命语气依旧慵懒。

“她叫洛红月吗?你怎么知道的?”

“她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司天命扭过头去,神情忽然有些没落,不过再次扭过头去的时候就恢复了慵懒的神情。

徐天铭看出他好像在逃避什么,不过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在代入别的什么了。

“京城内,锁龙井,藏天链,缚龙吟,非同族,人必诛。”司天命轻吟了一首短诗,配上他今天穿的一身白衣和慵懒的神情,倒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境。

“锁龙井?”身为一个无聊的时候什么都做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这种传说;相北京有一口锁龙井建在北新桥附近,是当时明朝迁都前,当朝国师刘伯温所建。当时当朝皇帝朱棣请朝中的国师刘伯温治理北京城的水患,在刘伯温了解情况后,用计谋赢得了藏在水中的妖龙,把龙锁在了海眼里,用铁链子锁住龙身,制服了孽龙,平息了北平的大水。

刘伯温留下这样一句话;等桥旧了,灯朝下了,也就是龙出来的时候了,可惜的是人们在井边修了一座桥叫北新桥,虽然灯朝下了,但是桥却永远旧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了司天命念的诗的时候,徐天铭突然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英雄降服恶龙的故事了。

在中国古代,龙是尊贵的象征,但这个故事中龙是凶恶的水怪,明明只是因为有滔天的力量,却因此受到了囚禁,特例的各体总是受到排斥吗?

“司天命,我突然明白你叫我离开的理由了,因为我的存在,会有很多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会被我所吸引,锦梦在我们这群人中是异类啊——”

“你想多了妹控,才不是这个意思。”司天命耿直的否定了,“RPG游戏要从适合自己的等级关卡开始打你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

“亏你玩了那么多游戏,因为这在这边你才会更好的发育啊。低阶小怪打起来也没意思,高阶的你瞬间就被秒了,这下你懂了吧!”

“知道了。”徐天铭面色僵硬地说。

“总之,洛红月应该和古龙族有关,如果你直接去问她的话,她应该不会拒绝,至于那个藏在暗处的东西,今晚解决掉,你也不想以后走路突然蹦个东西把你切了吧?”

“呵呵,那就剁了吧。”徐天铭难得笑了一下,看似温柔的笑容略微有些阴险。

“笑的和我当年一样呢……给你个忠告,别把想要靠近的你人都排斥掉;还有,干活记得遮脸,把那些东西起封吧……”司天命向他摆摆手,身形突然消失,停滞的时间继续正常流动。

随着时间归于正常,原本安静的空气又被高崎的喋喋不休所污染,不过他已经没心情听他废话了,他现在要去起封一些东西了,司天命说他了解徐天铭的一切并没有唬人,那些东西都是和他一样的——来历不明。

徐天铭平时住的一室一厅的小平房,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换房间的意思,反正够住就成,他刚来到这里时身上除了一个单肩包和一个旅行箱外——还有一个东西也被他带来了。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盒子,不知道从几岁的时候开始这个盒子就一直放在他的房间里;他还拿过这个盒子给父母看过,可他们根本看不到,锦梦也一样,父母那时还以为他在演哑剧。

似乎是知道里面有什么不该让别人知道的东西,徐天铭把那个盒子用胶布封了起来,为了防止别人有人打开它,一年前这个盒子就被他带到了这间房。或许,今天就是打开它的时候吧……徐天铭掀起床垫,抬开了床板,中空的暗层里,一个长六十多公分的长方形盒子静静地躺在里面,被透明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

徐天铭拿着一把剪刀,一把划开了箱子上的胶带,毫不费力的被盒子完整的脱离了出来。

明明胶带都换了好多次了,可这个盒子仍然保持着金属的光泽,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他的主人这么谨慎的藏着?

这个盒子徐天铭研究过很久,打开的方法已经轻车熟路了,可到最后要打开时,他还是有些紧张。

他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隙,忽然发现里面东西似乎并没有什么威胁,这才把盒子彻底打开。

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个黑色长条形的物体,似乎是一把带着刀鞘日本的太刀,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眼罩又像是望远镜之类的东西,看上去很科幻,总之和旁边摆放的冷兵器格格不入,可这两样东西徐天铭居然觉得有些熟悉。

“真的要带这些去吗?”

夜幕降临,这座城市不在受到光明的庇护,于是他自己亮起了灯光。

整座城市充满了肃杀的气氛,鲜血给这座城市蒙上了阴影;连环杀人案已经让城市陷入了恐慌,警视厅三分之二的警力已经全部出动,徐天铭就读的大学周围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原本人来人往的商业街已经无人问津。

“凡人怎么可能抓住这种怪物呢?”司天命站在徐天铭旁边,笑着用胳膊推了推他,“从东方明珠塔上眺望这座城市,感觉如何?”

“有点冷。”他淡淡的回答道,徐天铭身披一件黑色风衣,戴着风镜,看上去像一个面色冷峻的异侠。

“高处不胜寒嘛,看来你已经有些我当年高手风范了。”司天命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赞许。

“我是说上面确实有点冷。”徐天铭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餐巾纸,接下了一个喷嚏,然后把敞开的风衣拉上了拉链。

司天命的嘴角抽了抽,想捂脸装作不认识他,“我错了,这种小场面还认为会你认真是我的失误。”

徐天铭没有理他,藏在风镜下的眼睛泛着蓝光;他发现盒子里的这个风镜可以增强他幻瞳的效果;幻瞳还有一种能力——领域视觉,可以用上帝视角看到界域所笼罩的每一个角落,而这幅风镜大大增强了领域的范围,现在他闭着眼睛也能监视整座城市。

找到了!

一道黑影在一些较矮的建筑之间来回跳跃,他现在可以断定这个东西决不是人类了,想来也不会有人类同时拥有熊的体积和豹的速度。

“你现在用的是幻瞳界域吗?”司天命突然问了一句。“是啊,不然视线会跟丢。”

“嗯——下去吧。”司天命闪电般出脚,把他从东方明珠塔上踹了下去。然后向他挥挥手。

“老混蛋!你等着……”

(全书完结)

皮一下很开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上神,好生无耻之第七章(7)

    杰罗姆被村长叮嘱留在药剂师的花园门口,看药剂师什么时候出来或回来。杰罗姆连靠近花园栅栏都不敢。就在之前他看周围无人,又听说药剂师不在,就想进花园薅一把,别看花园很杂乱,但一些已经成熟的常见药草和一些蔬果还是有的。如果被药剂师发现,他还可以说是进来帮药剂师大人整理花园,说不定药剂师大人一高兴还会奖赏他

  • 万界都市:主神崛起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天晚上,苗佳月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梦中,自己穿上了洁白的婚纱,牵着李东林的手,走进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幸福的伊甸园-----第二天,一大早,月儿睁开眼,开心的笑了起来,暗笑自己想嫁人都快想疯了!再一看,自己旁边的人儿已经不见了,顿时,惊慌失措,这家伙,坏蛋不会又像上次一样给我玩消失吧,什么为了国

  • 神之意在线阅读第十章

    开学,徐安九又住进了学校宿舍。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只要将其熬过去,安稳过高考。等大学去了Z影,徐安九就可以离姚漫夕远一些了。自从她看了《重生之影后归来》这本小说,发现姚漫夕是重生女主以后,徐安九便终日惶惶不安。反派女配的标签一天在她身上,徐安九就一天不得安稳。开学那天,她跟姚漫夕在女生宿舍走廊相遇,

  • 仙蛊符文之地终结(中)

    盖伦沉浸在潘森的话语之中,一阵轻妙的音乐飘入盖伦的耳中,巴德用意念对盖伦说。“将军莫要担心,做好自己便可”。盖伦摇头无奈的苦笑,是啊,过多的担忧也改变人的生死,又不是天上的神,总有一天会死的。盖伦跑到高处望着巨神峰的北侧,久久的看着。此时的巨神峰北侧的一个小山洞内,潘森和几名幸存的士兵躲在里面,潘森

  • 都市娱乐之神偷狗仔在线阅读第一章

    陆三阴简历:门派师承:不祥,反正不是有很多人那种。武器:剑(曾经有)。剑招:青萍之末(自创)星座:双子座(飞羽姑娘后来告诉他的)出身地:两境(土生土长的两境人,无系统或金手指技能)好友:纤纤,柴桑,狄,宁溪等(重点是等……)他人或自我评价:“陆三阴的阴,阴在人心算计。”——柴桑“陆三阴的阴,是阴谋诡

  • 都市:系统让我当神豪在线阅读第七节

    看着西索拿着自己的战利品缓缓离去,罗夏也没说什么,因为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他现在左手受伤,战斗能力微微下滑,如果与西索再战一场的话,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战胜。既然如此,罗夏也就随它去了,反正安眠会的头目有九个,实在不行,自己就堵在酒吧门口,抢其他考试的战利品。“胜者得到一切,败者只配吃尘,呵呵,这样

  • 古金剑侠传在线阅读第9节

    水光不是圣母,救妇女是出于好心,但她也需要一个身份。她才不要给帝辛去当妃子。水光变成妇女的模样走出小巷,来到朝歌的大街上。大街上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但水光什么都没有完成,因为钱是原罪。终于水光看见一个不要钱的。算命,算命。算不准不要钱。水光跑了过去:哇!还是一个帅哥耶!出来给人算命的姜子牙此时心情特

  • [剑三]庄花真绝色第6章在线阅读

    光头带来的人手紧锣密鼓的开始帮助维修飞船,诺顿可没有忽略那个男孩走的时候这些人自动闪开的道路,所以说,那个男孩说的是真的?怎么看他也跟杀人凶手这四个字联系不上啊,总不能是被冤枉的吧!“那个男孩是终身流放吗?”诺顿边焊接边问光头。光头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你说小珏啊,流放三年,很快就离开了。”光头叹了

  • 召唤神龙的正确方法全是关系户

    汪泽瀚穿着这么一身往外走,果然收到了导演和监制的一致好评。摄影师带着相机过来,让他摆几个姿势,又回去换了几件衣服,拍出来之后连声说好。韦导演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踱步过来看了看相机里的人影,笑得一脸慈眉善目,“我说小汪总怎么难得开口要角色呢,果然不错。”他说得无心,听者却有意。韦婴合口中的小汪总,

  •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小马甲在线阅读第3节

    贾里德·麦克米兰那年,他十三。毕业于斯莱特林学院那年,他年少轻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那年,他做了此生最傻的一件事。成了一名极端的纯血统论者那年,他进入魔法部。开始知道了世事无常那年,他……许多年后,他才会发觉;原来凄苦一生……蛮好。盖·麦克米兰他从一出生就知道,他这一世终归于“自由”两字无缘他父亲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