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七零金刚芭比第三章

2021/10/14 19:40:31 作者:非酋猫奴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零金刚芭比
七零金刚芭比
作者:非酋猫奴来源:晋江文学城
俗话说,投胎是门技术活。但鱼阿蔻觉得自己显然没掌握好这门技术。穿越后还在娘胎里呢。爹为了保护别人家的孩子去了西方极乐世界。没关系没关系,她还有妈呢。然鹅,她妈生下她后,卷巴卷巴嫁妆改嫁了。没、没关系没关系,奶奶疼她就行。更何况她还有个力大无穷的金手指呢。力气大,下地挣工分时,她能吊打村里所有的男壮劳力。然鹅,改革春风吹满地,人类走上了机械化的时代。鱼阿蔻:!!!扔下手中抓到的蛇,把目光转向了为非作歹的歹徒。听说抓了这些人,上面就会奖励很多钱粮。瑟瑟发抖的歹徒撕心裂肺的叫:“你不要过来啊!”某男主

“怎……怎么摆?”站在镜头前,江池有几分不自在,摆pose的时候肢体都不协调了。

“你平时怎样就怎样,随便站着就行,不需要摆什么姿势。”林宵站在三脚架前指挥着。

这照片本来就是为前后对比拍的前照,随便拍个全身照就行。而且为了广告效果,前照越落魄就越能凸显出做完造型之后天翻地覆的提升。不过这话不需要跟江池说,因为他那一身已经不能单单用“落魄”两个字来形容了。

林宵还真有点担心他扮土太过,被人看出是托了。

江池这边不知道林宵所担心的事情,还在琢磨自己“平时”是怎样的,想了想双腿微微分开,两手交在身前,下巴微抬,半阖眼睛睨着镜头。

“咔嚓咔嚓”

“……不行,你那什么傲视群雄的表情?不要摆拍。”林宵皱眉道,一边看了眼刚才拍的照片,琢磨着调成黑白色更能凸显江池那股不屑的傲气,顺便消除衣服奇葩配色的干扰。

江池瞪眼:“我哪有摆拍?”

“要不你笑一个?”林宵记得刚才江池面带微笑的时候还是挺有亲和力的——无视他的发型的话。

江池想了想,幽幽勾起嘴角,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玩味地看着镜头,带着别样的味道。

不得不说江池在镜头前随便一个姿势表情都有资本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

他有一种消抹违和的能力,让奇异装扮都都沦为他的陪衬物。透过取景器,林宵的视线完全被他的眼神吸引,一瞬间忘了这是在拍前照。

回过神来,林宵按下快门,叹了口气:“……不是这样。”

江池等了老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话,顿时有些不高兴,双手抱胸:“那是怎样?”

“咔嚓咔嚓”

“喂!”

“咔嚓咔嚓”

“我还没准备好呢!”江池惊了。

“不错。”林宵看了眼显示屏,朝江池满意地一笑,“这就很自然了。”

没料到堂堂造型师也会偷拍,江池责备地瞪着林宵,后者却像是没注意到,自顾自在相机上戳戳按按。

江池不悦地转向在边上打光的丁诗韵讨公道,看见后者双手合十做了个哀求的动作。

他皱了皱眉,瞥了眼林宵:“算了。”

拍到想要的照片,林宵挥了挥手:“先回外面吧。”

江池跟在他后面朝外走去,低头看见自己鞋带松了,嘟囔了两句,蹲下系鞋带,却听见又是“咔嚓咔嚓”两声,猛地抬头,就看见大炮筒调整了个角度正对着自己,而相机后面的人偷拍完,若无其事地直起身,回看自己刚才的作品。

江池被他这份偷拍被抓了个现行还从容不迫的态度震撼了,直起身正要责问他,林宵却走过来把相机递到他面前:“还不错吧?”

是他刚刚抓拍的照片。

照片加上了一层黄绿的滤镜,还加强了对比度。

江池半蹲着占满了整个画面,两只手系着鞋带,隐没在阴影里。一只眼睛被刘海挡住了,另一只揉杂了惊慌和诧异,似乎还有点不悦,成了整张照片的焦点。原本突兀的刘海和服装成了完美的衬托,整幅画面透着一股奇妙而和谐的诡异。

就连江池这业余人士都觉得这张照片倍有艺术感,一时忘了生气,还有点惊喜,又不肯夸林宵,摸了摸刘海:“那是模特好的缘故。”

林宵也不反驳,笑了笑:“是啊,你很有前途,一定会火的。”

江池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挑了挑眉,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一黯,没有接话。

拍好前照,接下来就是改造模特的时间。

江池洗完头发回到化妆椅上,围上了理发围布,一头黑发还滴着水,刘海粘在前额,两眼放空,流露出一股落魄艺术家的忧郁气质。

林宵朝镜子前撇去一眼就没有再收回眼神,假装在玩手机,悄悄对着镜子拍了一张。

不料手机发出“咔嚓”一声,手僵在了原地。

江池猛地转过头。

拿着手机不比拿着单反理直气壮,绕是林宵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几秒后收起手机摸了摸鼻子,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江池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偷拍,十分不高兴,黑了脸:“就你这素质,能活到现在不容易啊。”

林宵一愣,忽然意识到是在指责他偷拍,刚想强调一下抓拍和偷拍的差别,又想到自己确实没有事先打过招呼,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小声强词夺理道:“配合我的拍摄工作本来就是你的义务……”话没说完,忽然被江池的刘海吸引了视线,“你的刘海怎么了?!”

原本紫色的刘海回归了普通的黑色,要不是右边刘海比左边长出一截,林宵简直要怀疑是自己记岔了。

然而即便变黑了……长过眼睛的刘海还是那么杀马特,怎么看怎么碍眼。

江池有些小得意地拨了拨刘海:“一次性染色棒,水溶的,洗个头就化了。”说着勾起下巴,面带挑衅,“怎么,知名造型师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管网友和圈内人背地里怎么奚落他,还没有人敢这样当着面给林宵难堪。他轻笑了一下,一言不发地走到他身边,左手拿起理发剪转了个圈,反手握紧,大量江池片刻,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干脆地“咔嚓”一下……

江池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截刘海掉在围布上,又被林宵随手捋到了地上,慢慢转过头看林宵:“你……”

林宵按着他的头扭向镜子,像是在端详自己的杰作,笑眯眯道:“这样好看多了。”

江池霎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到也不是多在乎自己长出来的那截刘海,只是不高兴林宵不打一声招呼、还示威似的就把他的头发给剪了。

先是一声不吭就偷拍,现在又一声不吭剪了他的刘海,天知道接下来他还会做出什么事?

本来自己就是看那姑娘一脸焦急的样子,合伙来骗骗她的娘炮上司罢了。造型还是理发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还非得受这个气不成?

这么想着,正要发作,一边丁诗韵看见他的脸色不对连忙端了一杯茶过来:“江池,口渴吗?”说着拼命跟江池挤眼睛,挤得一双委屈的大眼睛都要出水了。

江池黑着脸接过茶水,重重放在镜子前面:“不口渴。”

丁诗韵心想江池是真生气了,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本就非亲非故的,人家先前愿意配合自己演戏是情分,这会儿不高兴了,她也不好指责什么,只好丧着张脸,等着东窗事发削发为尼。

这表情被林宵看在眼里,立刻意识到刚才自己半撒气半开玩笑地惹江池生气,让小助理夹在中间难做了。

他本来也就是被江池挑衅了不太高兴,想着那截刘海总是要剪短的,便忍不住借机反将一军,没想到真的把人惹生气了。仔细回想自己的做法确实有些太幼稚了,正琢磨着怎么跟江池道歉,面前的人先开口了。

“别把我头发剪太短了。”江池满脸不悦,眼睛看向别处,但显然是不打算计较了。

“嗯……”林宵倒是没料到江池会先让步,毕竟心里还有那么点歉意,便放低声音,“我知道。”

看两人战火熄灭,丁诗韵才小心地走开。

考虑到时间问题,林宵只用吹风机给江池吹了个蓬松的中分。不过因为技术好,吹出来的效果丝毫不输烫过后的造型。

江池对新发型也挺满意的,对着镜子撩了撩刘海,各个角度都欣赏了一番,拿出手机正打算来张自拍。然而还没等他找好角度,又被叫去了另一个房间。

进门才发现是一间不比大厅小的衣帽间,里面密密麻麻摆了好几排架子,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从朴素的纯色T到华丽的晚礼服应有尽有,有的还用塑料膜包着,看上去高档得很。

刚才是摄影棚,现在又是衣帽间,江池一边打量那些看着就不便宜的成衣一边感慨:“你们这里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林宵抽了抽嘴角,一个将出道的模特不知道Seizing的大名已经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了,居然还一副上级领导来巡视的姿态。

“我们这里也不小了,满打满算六百平,你去外面找个比我们大的工作室来瞧瞧。”

“有这么大吗?”江池打量了一番衣帽间。

林宵懒得搭理他,在成千上万的衣服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塞给江池:“试衣间在那边。”

江池却在看清楚那套衣服的时候面露嫌弃的神情:“小脚裤?”

林宵不解:“小脚裤怎么了?”

江池撇开眼睛:“就……有点娘。”

林宵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九分小脚铅笔裤,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他:“你说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修仙称霸夜问

    孙家几兄弟看过书信后,又将信递给孙太夫人。孙太夫人颤抖着接过信,终于觉得有些释然。她不如孙大爷想的周全,更多的是庆幸幼女不用委屈去给别人做妾室。既然一切交待清楚,从安便要着手办后头的事情。“大都督有交待,将来便是姻亲。桂花坊虽算安乐之所,对孙大爷养病却不是上佳。还请太夫人带着家里人移居芙蓉坊的东大街

  • 风流侠客傻逼官在线阅读第一节

    “主上,我们到了。”石切丸站在一座本丸前对怀里抱着的猫咪说道。………………………………………………“啊啊啊啊啊!”猫耳少女愤愤地抓挠着坐在她身边石切丸的衣袖。“为什么不是讲鬼故事比赛啊啊啊!”少女翻身起来不满地说道。“要是讲鬼故事,我保证分分钟吓哭在场的所有短刀啊!”一期一振抽了抽嘴角。“主上为什么

  • 我欲成仙第4章在线阅读

    一直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群好事的大姐才拥了上来:“沫然,没想到你藏得挺深的啊……一直跟我们说你单身,可结果……暗暗地吊了这么完美的老公?”“可不是吗……今天整个报社都沸腾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想到新业地产未来的老板娘跟我是同事呢!”许沫然是真的听得一头雾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能不能说,我

  • 末世之柳琴修仙录新能力

    尚悠猛的一回头——数十个大汉正在想她跑来,她光是看着就开始止不住恐惧了。冷静!保持清醒!尚悠对着自己暗暗下决心,千万不能慌张,现在的尚悠也是如此,虽意志力坚强,但是身体的本能不受大脑控制啊!看了一会就已经隐隐发痒,内心的一股力量在与精神抗争。“止不住了吧,哈哈哈!”阿斯莫德狂笑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