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贤者之逍遥王爷第5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9:49:08 作者:墨染青石 来源:纵横中文网
贤者之逍遥王爷
贤者之逍遥王爷
作者:墨染青石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次穿越,一生传奇,常赢留恋古朝,收获美女放心,叱咤穿越世界,让无数人惊叹。

日子过得飞快,冉敏与亮哥儿在艾园过得很是自在,其间詹氏的女儿冉媛被母亲赶着来过一次后,竟赖着不肯走了,还是詹氏亲自来接,并哄着她住得近,时常可以来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那次之后,冉媛果然三天两头便跑来。冉媛年幼,骄气却不讨人厌,冉敏也懒得跟一个小童计较她前世的毒舌,加上冉敏心态上早是成人,言行举止处处显落淡定从容,冉媛对她十分信服,三人时常相处,关系倒比别人亲密许多。

这一天,冉媛得意洋洋藏着本书跑进来,向亮哥儿炫耀:“告诉你,我识字了,懂得比你多。”说着摊在书本翻到第一页,指着一个字念:“这个字念‘三’。”

念完后眯着眼,乐呵呵看着亮哥儿,等着亮哥儿羡慕她。亮哥儿小脸涨得红红,憋了半天才蹦出一句:“我姐懂得更多。”

冉敏笑眯眯看着两人闹腾,迁居至今两月,亮哥儿讲话讲得更加顺溜,时不时从嘴里蹦出几句话,能梗住冉媛半天。小孩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越吵感情越好,冉敏也不去管他们。

冉敏上前几步,向冉媛摊开手。冉媛眨巴眨巴眼睛,乖乖将手里的书递给冉敏。

这是一本三字经。

冉敏还给她,笑问:“你哥哥开蒙了?”

冉媛的哥哥冉炔,今年六岁,冉敏见过几次,倒是不怎么熟悉。

冉媛自豪道:“对呀,我父亲请了西席教导我哥哥开蒙,听说是个老师傅。这个字便是我哥哥教我的。”

其实她不好意思的是他的哥哥似乎天资不怎么聪敏,一篇课文还没背下来,被先生打了好几手鞭,这会正疼得在家吡牙呢。

将将开蒙的小童,怎么可能会对生涩的书本感兴趣,更何况先生还是个老学究,只怕除了死记硬背,不会有更多的学习方法。冉敏摸搓着桌面,冉媛的话倒是提醒她了。亮哥儿已满三岁,再过两年,只怕祖父也为让他开蒙入学。

亮哥儿担忧地望着他姐姐时而皱眉,时而舒缓,突然拍着桌子跳起来,倒是吓一跳。冉敏笑道:“对了,我怎么没想起来?”

“走,随我去见祖母。”冉敏两手牵着疑惑的亮哥儿与冉媛,齐齐去见祖母齐氏。

刚过午饭点,齐氏用完饭,因怕积食没有睡午觉,见三个人齐进来向她请安,破例一笑,问她们什么事。

“祖母,媛姐儿今天来看我与亮哥儿,说他哥哥焰哥儿已经开蒙了。我就想着亮哥儿过两年也要开蒙,想提早做准备。”

冉敏为齐氏温茶入盏,继续说道:“我娘亲是清州书香世家的闺女,听说当年她嫁进冉家时,赔嫁好几十抬书,我就想找找其中没有适合亮哥儿开蒙用的。”

冉敏记得前世她十岁时,家中失火,这些书来不及抢救,全部化为灰烬,到她出嫁时,祖父便又补些嫁妆给她,才让她不至于嫁得那么难看。

耿氏的嫁妆单子与钥匙在齐氏手上,她听完也不细问,吩咐身边的大丫头素锦去取钥匙。冉家家大业大,也不会再乎儿媳这点嫁妆。

素锦将钥匙交给冉敏,笑道:“这两串是大太太的嫁妆库房钥匙,大太太进门时整理嫁妆,大老爷见装书箱子是樟木的,防虫防潮最好,再加上大太太先言这书是给你做嫁妆的,故而上了封,未曾开启。”

齐氏道:“你娘去的早,也就止生你们姐弟二人。她的嫁妆直然是留给你们的。现在你年纪小,其它金细地铺都暂托你祖父指定的人看管,收支营利另有账目,只等你们大些再交还给你们。”

冉敏姐弟听齐氏提起母亲,不禁眼角一红,一旁的冉媛受她们情绪感染,不由得露出欲泣的神情。冉敏怕祖母担忧,忙露出笑来:“祖母说的,自然是对的。”怕吵着齐氏休息,冉敏一拉两人,忙告辞出来。

素锦送出两姐弟,回头见齐氏捏着茶盖出神,悄声为她换了杯热茶。动静虽小,齐氏却恍然回神:“蔓姐儿回去了?”

素锦笑回:“是呀。大姑娘不让送,让奴婢回来伺候老夫人。”

齐氏抿抿茶水,问素锦:“依你看,蔓姐儿今日怎么样?”

素锦察颜观色,笑回:“老太太嫡亲的孙女儿,直然是极好的,原先年纪小,看不出究竟。大太太过世这三年,老太太又伤心小辈早逝,倒忽略了大姑娘。这几日看着,大姑娘的行事、修养、气度像老太太年轻时,竟是分毫不差的。”

齐氏笑道:“就你这小蹄子会说话,才一个五岁的娃,哪有什么气度可言。”

素锦知道话说到齐氏心上,见齐氏高兴,又忙凑趣说了几个小笑话,逗的齐氏双眉舒展,笑逐颜开。

耿氏的嫁妆在西侧库房中,吃过午饭,哄睡了亮哥儿与冉媛,冉敏带着绢草来到库房中。

库房常常有人打扫,干燥而干净。空旷的房中二十口箱子靠墙而放,上面贴着蜡封。

冉敏随手揭开一口离他最近的箱子。

箱子打开,里面的书籍依序排好,一阵墨味与樟木清香散在空气中,沁入冉敏的鼻腔。冉敏拿起一本书,小心翼翼揭开。

令她意外,这是一本游记,笔墨颇新,梅花小楷,字迹娟秀,扉页上写着淑云二字。

淑云,是娘亲的闺名。

冉敏略一沉思,将这本游记藏入怀中,接着又看其它。其它的箱子里,收藏着外祖毕生的收藏,有琴棋孤本,有书画字贴,还有一些罕见兵图。冉敏在其中选了本三字经,将所有箱子关上,出库门上了锁。

绢草见她出来很是兴奋,凑过头来看了看她手中的书,看了半天只看懂一个三字,问道:“这本书倒是和三姑娘拿来的那本有些相像。”

“自然像,她那本书名叫‘三字经’,我这本也叫‘三字经’。”绢草不懂这其中的意思,便百无聊赖在前面引路。

冉敏选择这本书自然有自己的意图。她前世出自书香,虽不是饱读诗书,却也能读会写。她三岁时便开蒙,师从麻姑,如今已读到论语,无非是她不得重视,读得再厉害也没用罢了。这本书是耿氏的启蒙书,外祖怕娘亲觉得生涩难懂,特地在书中加了注释与音译。这么一来,对学童来说更加易懂,亮哥儿爱听故事,冉敏想另外加上一些有趣的插面,编成故事教授给他。

入夜,亮哥儿已经睡下,冉敏打发绢草去休息,孤身坐在灯下,将白天找到游记翻出来翻阅。

这本游记,并不是耿氏亲笔所箸,或者说是耿氏抄阅而来,尾页上蚊头小字写着大历辛丑年三月初八。

大历辛丑三月,是十年前,母亲那年已与与父亲订亲,一个已订亲的女子根本不可能随意出游。

“已亥年腊月,刻舟松漆,时年江水成冰,渡口封渡。晚与友人齐宿山野人家,烹食春生肉,友人夸赞味美肉鲜,肥而不腻。”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记载沿途事件详细,时时不忘展示自己的优点。

冉敏不禁莞尔,接着向下看便是作者所写春生肉的作法。这一页的页末,蝇头小字批着:“圣人曰‘君子远庖丁’,小女子曰‘无图无真香。’”是母亲看完后的点评。

母亲那时果然是少女心性,冉敏笑笑,继续往下翻去。

这本书的作者博文广见,编写用心,述事详尽。在五年多的游历时间几乎游遍了大半个华夏,其间不乏氏族部落,及穷山恶水。冉敏一边读阅,一边赞叹,如此详尽,就算身在闺中也能遍览五岳。

“辛丑年夏至,独渡横江,适逢雨季,河水泛滥,沉过江堤。两日后水退渡江,渡口两渔人贩卖无患木,见之心喜,花十贯买下渡江,至小叠山,藏庄中。”

无患木也被称为乌木,避邪气,能符劾百鬼,擒魑魅。也是帝王陵棺的造材。

冉敏看到这里,心中惊诧不已。小叠山?不是娘亲的陪嫁庄子?后来她出嫁时,父亲给娘亲的嫁妆全给了她,她放弃侯夫人的头衔诈死后,便隐居在这里。四十多年来,她的踪迹几乎遍满整个庄子,却全不知道这庄子的秘密所在。

她叹息,不由得猜测这本游记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与娘亲是什么关系。窗外更鸟啼鸣,回身看烛火已斜知道天色不早,便将游记合起来,藏在并不常用的妆盒中。

接下来数月,冉敏除了梳整母亲的书,便是研读游记与三字经,倒与亮哥儿疏远许多。这一日,她正埋头注释三字经,便觉膝头裙裳一紧,抬头一看,亮哥儿正撅着嘴,两只小爪子趴在她的膝头,双眼闪着泪光委屈巴巴的望着她。

看得她一阵心疼,吃力的把她抱在腿上,问桂嬷嬷:“亮哥儿可吃了午饭?”

这一位沈嬷嬷是齐氏指给冉敏姐弟的,冉敏年岁较大,且身边有珍娘、娟草,不常用到她。亮哥儿的奶娘刚被捻走,身边的人都小,不经事,冉敏便请沈嬷嬷负责照料亮哥儿。

沈嬷嬷扶了亮哥儿一把:“没吃饭,几天没见着您,嚷嚷着想您。”

冉敏将干净的帕子抹干净亮哥儿那双噙满泪水的大眼睛,用右指轻轻点一点他的小鼻子,“又任性不是,怎么不吃饭。”

亮哥儿撅着嘴:“想姐姐、、、、、、”

冉敏心里一片柔软,在亮哥儿那软嫩嫩的脸颊上轻劲一香,“姐姐正准备你开蒙的东西呢。”

亮哥儿眨巴眨巴眼,满是疑惑。

“你不是羡慕媛姐儿的哥哥教她识字吗?明天起姐姐也教你好不?”

亮哥儿兴奋地在冉敏腿上一蹦,冉敏赶忙搂紧了他,故意板着脸说:“要是亮哥儿不听话,不好好吃饭,那这些开蒙用的笔墨,姐姐就送给媛姐儿了。”

亮哥儿一听,着急喇溜一声,主动去牵桂嬷嬷的手,“姐姐,我这就跟沈嬷嬷去吃饭,明天起早早,姐姐教亮哥儿。”唯恐走得慢了,被冉敏叫住,急忙忙撵着沈嬷嬷一快出去。

桂嬷嬷向冉敏使了个眼色,乖乖跟着亮哥儿走。冉敏微微一笑,将给亮哥儿准备的笔墨纸砚收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

  • 向往的生活:神级选择之第二章(2)

    深夜12点,鲸市深海研究所的会议室里,依旧灯火通明。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究竟该由谁来照顾美人鱼这个话题。之前就说过,整个研究所上上下下都对小美人鱼的事情极度重视,如今连华国政府都被惊动了。上面甚至放出话来,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这只美人鱼。既然上面这么重视,那研究所的领导肯定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

  • 神途之卿本倾城两章合并(七)

    第十三章谋划众人在山贼的带领下来到了山贼的老巢,说是老巢其实就是山腰处的若干个山洞而已,条件可真算是惨了点儿。除了一个洞中是石床其他都是简单的树枝扎绑的简易床,甚至还有几处干脆是地上铺了些茅草当床,做饭的锅就架在几块石头上了事,条件真是惨的不能再惨了,这和野人还有区别吗?三爷几人看到这番情景后眉头紧

  • 神仙微信群之第一章(1)

    露西·哈特菲利亚,死于阿库诺诺基亚手里,再次醒来之后成了一个叫贝拉的姑娘,这个女孩子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丢弃了,被路人捡到后收养,冠上米霍纳的姓。米霍纳夫夫是一对同性恋夫夫,没有孩子,无意间发现了贝拉之后,欢欣的领养了她,他们两个一个是历史学家,一个是植物学家。贝拉小姑娘的日子挺好的,但是在她十八岁

  • 我引导了神道复苏在线阅读第八章

    湍急的水流哗哗作响,似乎在警示述说着什么似的,前一秒还在为烤鱼太烫而懊恼的天行,顿时心生警惕。双眼四处巡视,寻找着原因的根源。很快就找道了这个漩涡。旋涡不深不浅,约半米左右,湍急无比,带动着整条河流极速流动,旋涡最中心似乎有什么在吸收着这溪水似的。天行一个探测术过去,一个资料片映入眼帘。水元素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