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万界聊天群之我是卡兹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20:57:30 作者:蓝染木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万界聊天群之我是卡兹
万界聊天群之我是卡兹
作者:蓝染木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无垠的宇宙中,成为JOJO的奇妙冒险的卡兹,这时一个超级系统和万界聊天**同时找上了我。可以直接跳到16章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从此,南瞻部州、北俱芦洲,再无神佛!”

叶无心的声音落下,骤然间,天空风起云涌!

无尽黑云从天边涌起,遮天蔽日。

“找死?”

叶无心淡淡瞥了一眼云层,话音刚落,无尽黑云一哄而散。

南瞻部州、北俱芦洲两处,天地间似乎消散了无形的枷锁,所有匍匐在地的凡人,身上开始涌现出灵气!

玉帝和大和尚遵守了他们的诺言,撤走了无数万年来,禁锢凡人的枷锁。

“神佛视我们为蝼蚁,我们何须再信仰他们?”

“从今日起,南瞻部州再无修仙……”

“我们,修魔!”

不知何人带头,一声声呐喊,响彻两大洲每个角落。

在这一声声呐喊中,叶无心在成圣道路上,连进数十步!

“有意思。”

叶无心陷入沉思。

……

天庭之上。

“该死,那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破坏我天庭和灵山筹划千年的大局?”

玉帝脸色青黑。

撤回封锁两大洲的枷锁,是道家圣人们的意思。

但玉帝不甘心!

这些信仰之力,本应该属于他!

本应该是他成圣之路上的助力,如今却被人活活剥夺!

“来人,传朕旨意:

所有仙家收回在凡间历练的宠物、道童,重整天兵天将,十日后,进北俱芦洲斩妖除魔!”

一道圣旨,天庭皆惊!

数千年来,天庭和妖族常有开战。

可大多情况下,是天庭抵御妖族的进攻,或者斩杀一些作乱妖魔,像如今这般主动出击,却是头一遭。

莲池。

三太子脚踩风火轮,从远处飞至。

“徒儿,你道心乱了。”

太乙真人盘坐莲池,轻轻挥扫浮尘,一道柔和仙力,洗涤着哪吒的身体。

“师父,那魔头好生厉害,只跟徒儿说了一句话,却让徒儿道心受损……”

哪吒身体颤抖,声音中仍带着后怕。

“无妨,为师已帮你洗涤杂念。”

太乙真人慈祥笑道,“魔头而已,仗着如今圣人不出才敢作乱,你且回去好好准备,十日后,随陛下大军出征,魔头一事,自有圣人会出面解决。”

“可是师父……”

哪吒语气忽然一变,清纯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妖异的红芒,“徒儿,已经不想……再给天庭当狗了!”

“孽障!你说什么?”

太乙真人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哪吒。

“徒儿说……”

哪吒冷声说道,“这些年,天庭操纵徒儿的莲藕化身,让徒儿给天庭当狗的游戏,难道你还没玩够吗?”

……

灵山。

大和尚盘坐山巅,各路佛陀、罗汉、菩萨位列其下。

“众佛子,西行大计已被人搅乱,如今灵猴被带走,南瞻部州、北俱芦洲两地,又被其占据,诸位对此有何看法?”

大和尚语气不徐不疾,望向自己最器重的弟子,“金蝉子,你认为灵山该当如何?”

金蝉子缓缓起身,放下手中禅杖,双手合十。

“禀世尊,弟子觉得,此人此举,并无不妥。”

金蝉子话音一落,满场皆惊!

“何出此言?”

大和尚眼神微变。

“弟子愚昧,只想问世尊一句。”

金蝉子不卑不亢,平静说道,“这漫天神佛,当真如世尊所说,是为了天下苍生吗?这神佛高位,当真,居之无愧吗?”

“若真是如此,为何两大洲神佛散去,凡人却能重见灵气复苏?”

“若真是如此,为何那地狱到现在不空,为何那人间到现在,还满是苦难?”

数句诘问,让大和尚无言。

“金蝉子,你本是我最器重的弟子。”

大和尚叹了口气,骤然怒目,无穷金光朝着金蝉子镇压而下!

“世尊,你本是弟子最敬重的世尊。”

金蝉子毫无畏惧,与大和尚目光对视。

“你已被妖魔蒙了心。”

大和尚摇头道,“修佛千年,没想到你的佛心,这么容易就被妖魔同化。”

“若这虚伪就是佛心,那弟子,宁愿舍身成魔。”

金蝉子同样怒目瞪向大和尚。

“孽障!”

大和尚怒极,无穷金光化作巨大手掌,直冲金蝉子头顶拍下!

“孽障也罢,叛徒也好,若早知我遁入的是这般虚伪空门,我宁愿千年前死于非命!”

金蝉子撕破僧袍,赤膊闭目而立。

金光手掌即将落下,灵山上,却忽然响起一道亘古之音:

“罢了,由他去吧。”

……

北俱芦洲。

叶无心带着猴子来到自己的洞府。

“主上,你为何……”

猴子欲言又止。

“猴子,现在的你,还不配奉我为主。”

叶无心淡淡说道。

“这……”

猴子瞠目结舌。

对于叶无心,他是真心拜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对叶无心的敬畏,甚至超过授业恩师菩提老祖。

“我问你,何为魔?”

叶无心的语气古井无波。

“悟空不知。”

猴子沉默半晌,摇摇头说道,“俺老孙只知道,天庭那些杂碎,名义上是神佛,实际上做的事情,却是真正的邪魔之举……”

“或许对,但不全队。”

叶无心平淡地说道,“等你真正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你就有资格,称为我的仆从了。”

“可这要想到猴年马月啊?”

猴子急得抓耳挠腮。

“放心,马上就有人来教你了。”

叶无心淡淡一笑。

“教我?”

猴子连连挠头,心道,自己堂堂齐天大圣,大罗金仙的存在,除了主上,还有何人有资格教自己?

“在下金蝉子,可否请洞府主人,前来一见?”

===

今天第一更!!

求鲜花和收藏!!

咕咕咕!萌萌的作者菌求支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蛇媚影接任务,击杀毒蜘蛛王

    “这些就是我杀的毒蜘蛛的尸体,您请过目。”汤伟很快就来到了武器商铺然后交出了背包中的毒蜘蛛尸体。金光一闪,小山一般的蜘蛛尸体就从背包中移出了。落在草药商人面前,一股血腥味蔓延开来。草药商人眼前一亮,朝汤伟拱手言道:“这位勇士,没想到您居然真的击杀了这么多的毒蜘蛛,而且带回来这么多的尸体。太好了,这下

  • 药童之蜕变(8)

    “老板,来份煎饼,两个蛋加一个香肠不要辣”“好嘞,来!您的煎饼。”“这么快啊。”“你每次都这个点来,口味也一样,看你挺赶时间,就提前几分钟给你做了。”“可以啊,老板娘,以后也这样”接过煎饼,秦三两脚一蹬就走了,早上七点起床,十分钟洗漱,半个小时花在路上,沿途在这家煎饼摊买个煎饼,这就是他每天的日常,

  • 我的老婆是牧师可惜了我

    月明星稀,正是惬意的好时节。月光下,府里的后院里,中年人在问着少年人为什么不杀人。项良生坐在小湖边的假山上,隐隐能望到王家庭院的高阁,项良生盘起双腿坐直,说“黑骑那边的消息说,这处庭院是花家的产业,想来也是,不然早就该被王家或抢或买了过去,要我说,王家人人都聪明,可是偏偏装作不懂他们主子的心思,迟早

  • 我们这是偶像剧啊![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十节

    闻着这个蔬菜的味道,老者神情忍不住的为之一振,番茄的清香伴随着鸡蛋淡淡的香味飘散在整个大厅之内,就算是早就尝过这个味道的柳妍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当那盘番茄炒鸡蛋上了桌,老者的目光已经彻底的被桌子上的菜品吸引了过去!老者虽然身份尊贵,但是也算是一个饕餮食客了,各式各样的食材不知道吃了多少,但是直

  • 异界之暗影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福头一回出远门,倒没有旁的小孩子那样兴奋,王惠有一辆夏利车,还是她开车,郭德纲不会开车,坐副驾驶,两人不时聊些话题,大福听不太懂。后座除了大福还有个留着小辫儿的男孩子瞧着比家里哥哥应该大些,大福又偷偷看一眼人家的脸——白白净净的像是桂花糕,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饿了,胖胖的手指头含进了嘴里,然后一只手伸

  • 火影世界的大绅士之第五章

    黑气在这一瞬全部从手冢国光的身体里顺着木刀涌入花曜体内,不二周助凝视着那让人心惊的未知黑气伸出手想要阻止,却被花曜的目光所制止。等手冢国光身体里所有黑气都被抽干之后,一直强撑着的身体一软就倒向了花曜。看花曜毫无压力地接住了手冢国光,不二周助赶紧上前从脸上染着一层不正常红晕的花曜手里把手冢国光接了过来

  • 女宗男门徒在线阅读第4节

    半晌,安静的大厅里面,一堆人抱着头不敢动弹,三个匪徒互相看了一下,眼神里面带着疑惑,“手雷呢,怎么不炸?”三个人再看向周星星丢过来的手雷,才发现是一只黑色的鞋子,还散发着浓烈的臭味,就是隔着面罩都能闻见那股味道。“怎么样,我的香港脚正宗吗?”周星星贱兮兮的声音从椅子后面传了过来,带着标志性的贱笑。“

  • 开局从一颗蛋开始消亡

    做完这手势,闻清映目光朝外一瞥,忽然看到陶令站在门口。双方视线撞上,怒意从闻清映脸上隐去,过程不算快,但是极其自然,也没出现被撞破什么的尴尬神色。那男人顺着闻清映的目光回头,陶令得以看清他长相,很硬朗也很帅气,至少从面上看不出他在强迫或者威胁闻清映。就在陶令准备要进店的时候,路边豪车的车窗忽然降了下

  • 九天大主宰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小湖姜勇回到山谷,放开神识快速的向山谷深处飞去。神识看到前面有十几只铁甲地魔兽,铁甲地魔兽长的跟外界的猪很像,有两颗半尺长的獠牙,非常的坚硬,身上厚厚的甲壳一般的灵气很难刺穿身体,搜索脑海里关于铁甲地魔兽的信息,铁甲地魔兽的浑身唯一的弱点在两只前腿中间,铁甲地魔兽是五级魔兽,魔兽到了五级有的魔

  • 三国之传奇法师在线阅读独阳之地

    扶风县明山的西观峰,供奉的是云霄仙子的转世之人——聂云霄。聂云霄既是妙手回春之神医,又是仗剑除恶的女侠,颇得民间赞扬,后因救汉明帝而被封为救世金仙,建观西关峰受千年香火。明月山下有一个村落,名为桂花村。桂花村交通闭塞,却比西观山还要出名。原因无它。桂花村如那西游记中的女儿国一般,几百年来从未诞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