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要什么长生之美人赠玉(8)

2021/10/14 21:35:14 作者:李留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要什么长生
要什么长生
作者:李留客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大变,神话、仙话、鬼话通通成为现实。神仙魔怪争先成为天地主角,意在长生。原本的世界之主人类却成了边缘物种,成为被奴役狩猎的对象。灵炁复苏,万族归来,人类何去何从?神:“神是宇宙主宰,吾等皆可永生!”仙:“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魔:“想长生,拿你灵魂来交易!”妖:“妖族也应长生!”李留客说道:“要什么长生!”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张狂这才明白过来,这女的失恋了,心里一个呐喊:“小妹妹,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早几年狂哥我天天失恋,别哭了啊!”着急地转圈圈,冒泡泡,却无法安慰到对面的人。

宋雨曦开始抽泣起来了,随手一抹眼泪,泪水把刘海头发都沾成一道道的,鼻孔一张一收,唇咬唇颤抖。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唇膏,往鱼缸里一扔:“去尼玛的猪头经理,还想吃嫩草!”

啤酒一罐一罐的灌自己,宋雨曦也哭成了泪人,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她自己,时而抬头张望,时而盯着自己手腕看,动作缓慢,看来她是要醉了。

望着泪眼婆娑的宋雨曦,张狂也是醉了,不就是失恋嘛!不就是被吃豆腐嘛!老子小时候开始就天天往二楼那些姐姐们那送豆腐!

可是想归想,隔着那玻璃就像看电视一样,同呼吸但是不能说出半句安慰话!

越哭越伤心的宋雨曦,忽然站起来,泪眼朦胧,探出右手,想要去触摸鱼缸,脚一歪,整个人扑向鱼缸,“嘭”一声,头撞到了鱼缸,然后贴着鱼缸缓缓滑下。她整个人晕过去了,软趴趴靠在鱼缸下角一动不动。

这声突然而来的巨响更吓得贪吃怪张狂鱼胆都要破掉。

“血!”张狂瞪着鱼眼,看那血沿着鱼缸玻璃往下漫开,从鱼缸内看到那是黑红的一片,触目惊心!

完啦完啦,这小娘皮,脸皮、头皮都薄,还偏偏这时候喝醉酒撞个头破血流!宋雨曦!赶紧醒来!!

喊不出声来,更无法伸手去抱。

张狂拼命往鱼缸外跳,一下,跳不出来,转一圈,再跳,还是跳不出来。

尝试了一次又次,终于跳出鱼缸,跌下来刚好撞到宋雨曦带血的右手臂,那女孩还是不省人事。

张狂无法去想更多的方法救救这女孩,只知道那门好像没关好,就往门外跳,希望运气就在那里吧!

这鱼不会走路,也不能像青蛙那样跳,鱼身打挺,一跳一个身位。

漫长的艰难跳法,张狂终于跳过小垫子,跳过厅,跳出门,跳到了楼梯转弯平台上。

再也无力了,痛得忘了痛,只感觉鱼头鱼身上有血在流出来,也终于奄奄一息了,只剩鱼腮鱼嘴疲惫地一张一合。

“啊!老公,这里怎么有条鱼?”

“门开着,有血迹,快看看什么情况!”

张狂这条湟鱼贪吃怪迷迷糊糊听到两个声音,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弟弟!张狂?”

迷迷糊糊的张狂再次听到了呼唤的声音,嗯?王美人的声音!感觉胸口一阵温热,艰难地张开眼睛,一片白色的天花映入眼中。

侧过头来一扫,着一身白色衬衣下长裙的王美人正坐在床沿,一脸热切地望着自己。

良久,张狂从之前的惊魂失魄状态中回来,身体也感觉到有了力气,忽然一个激动,坐起来就往前趴在王美人身前抱紧王美人的***。

“哇!”一声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一头埋在王美人胸脯里,放任泪水鼻水长流,把她的衣服湿得一塌糊涂。

喜相逢,终于可以抱可以说的了!

王美人慌张地愣了一下,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一只手在他头发抚摸着。再过了许久,似乎感觉到什么渗入体肤,便轻轻推开他,安抚道:“好了,好了。”

张狂望着王美人,确认了眼神,突然惊呼道:“不好,那女孩!”

王美人一只手伸出来按住他肩膀,笑着说:“那女孩没事的,放心好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另一只手已经把床头柜上面那水杯送过来递给张狂。

眼前的王美人很清晰,甜甜的酒窝,醉人的眼神!

张狂接过杯子,喝了两口,正要说些什么,只见王美人微微低头,双手举起后抱向脖子,修长的玉指轻轻把两鬓发丝拨向颈后,一副在宽衣解带的样子。

剔透的耳垂,微动的下颌,那粉白的脖子沾着泪珠晶莹,往下更是刚才被张狂泪水湿得一塌糊涂白色衬衣,凌乱地紧贴着玉肌,那白皙通透间一抹晕红的半方酥乳,在柔和的灯光下青脉若隐若现。

又来了,又来了!她要脱了吗?但是突然想起自己那条鱼的经历,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妩媚似妖的王美人有了种莫名的心惊。

张狂吞了吞口水,再也不敢说话,安慰着自己,面前一碗热腾腾的青葱豆腐汤而已,瞪大了眼睛盯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王美人从脖子上解下那条项链,把吊坠摊到手心,深情地看了一眼,然后推到张狂面前。

这项链用发丝做绳子,系着两块黑色石头当吊坠。

两块石头拇指一样大,像是从一块大石头上面崩出的一个角,原原本本的未经打磨,只是中间穿了个小孔,石头那种深邃的黑,似乎要把一切光线吸走。

张狂从未见过这样的石头,好奇地拎起发丝绳子,把石头吊坠放到自己手心,感觉到石头仍存留着王美人的体温,一丝温暖从手心传至身体,石头像磁铁紧紧贴着手心,就要融化在手心,传来着阵阵令身体通畅轻灵、发肤血管毛孔扩张的舒服。

“嗯!”张狂忍不住**了一声。

王美人眼中掠过一丝惊喜,轻轻从张狂手心拿回项链,放到自己手里摆弄着,低头间说:“弟弟,你没问过我要让你做的什么事,我也不打算直接说出来,这一刻,我已经知道,你会为我做到的,是吗?”

“会的,一定会的!”张狂随口就回答了一句,仍盯着王美人手心的石头。

那石头自触碰过后,感觉实在令人怀念,又实在不好意思表现出自己贪恋那石头的样子来,只好问道:“姐姐,这是玉石吗?”

王美人仍低头摆弄着那条项链,回了一句:“你况且认为它是玉吧,它叫太难石!”

“太难石?”好古怪的名字,张狂张张嘴,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

王美人眉头微皱,抬起头看向张狂,若有所思地说道:“是的,虚以为太,争则难,君身付与太虚,无从得法门观全貌,何其渺渺,长生太难!”

又说:“我的一些经历和际遇,对现在的你来说已经是惊世骇俗,不便多说。只能说,一个小轮回,因果情爱终究要被孤独淹没,你须在这孤独中自律自制,活出真我。在这十三天里,你不是真的变成了鱼,而是你的记忆真的到了那条鱼上面然后又回来了。”

王美人的话令张狂觉到晦涩难懂,只是斟酌着后面的那些关于鱼的事情。

“哦!原来我只是睡了十三天!”张狂嘀嘀叨叨念着,猛地一惊醒,什么?老子已经睡了十三天?那青姐和大哥还不敲锣打鼓满大街找我?

着急,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么久还是没打招呼的,人也呼吸紧促起来。

王美人见他鼓着一脸通红不再说话,低头继续去弄项链,手里的项链已经拆开,石头拿了下来,把发丝分成两束,各穿起一块太难石,倾刻间,项链已经一分为二。

她自己戴上了一条后,身体前倾贴向张狂面前,双手拿着剩下那条帮张狂戴起来。

感受着脖子上一双玉手的环抱,王美人螓首贴面而来,鼻子,耳边的香兰芬芳相绕。

张狂气血沸腾,那原来放在床上的手抬了抬,又放了下去,毕竟有了色心,再也没用那个色胆了,万一再睡他几天变成鸡鸭鹅的真是得不偿失了。

王美人帮张狂戴好项链,把手按在他胸前太难石上面,双眸深情流露凝视着张狂,低声说“姐姐的心就装在里面,戴着它,永远不要拿下来好吗?”

第一次见到王美人这种带有期待的眼神,张狂认真郑重地答应一句:“我会的了,姐姐!”

这位王美人王姐姐,让自己醉醒一觉又做了一个十三天的梦,她貌若天仙,身姿曼妙,如空谷幽兰般令人向往。

经历过当一条鱼那一段,现在的她在自己眼中更加清晰,却还是看不懂她那双眸,有如那未知的深邃,想去接近又有了心惊!此刻她对自己又有期待,究竟期待着什么?

张狂心有所思有所虑,但又不知要怎样表达出来,千言万语堵在心口,张张嘴喊出:“姐姐?”

王美人微笑着颔首,没说话,却弯腰轻轻拨了一下裙摆,把左脚提起来,半踩在床沿。

王美人的玉足,通透无暇的玉莲雪藕,脚型优美圆润,五指更像粉团。脚背冰肤在柔和灯光下如此细嫩晶莹,一缕一缕青脉隐约其中,边缘浅红渐白,玉肌生香。

她用玉指拨弄着脚踝上那挂着一个小铃铛的银色链子,显得如此骨致!

张狂“咕”一声吞下口水,砰砰心跳。

王美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问:“美吗?”

张狂答:“美!”

王美人侧头看了张狂一眼,又看向自己的脚,说:“这是你见到我第一刻第一眼见到的地方,是吗?”

她怎么会知道?张狂一阵惊讶,愣着开不了口。

王美人接着说:“不然我怎么会说你好色呢,记住!这是毒药!”她的话渐渐高涨,“毒药”两字在张狂脑海回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生苦短幸好是你在线阅读第10章

    八贤王僵在了原地。他自诩风流无双,如今在南侠展昭眼里,可能是下/流无双了。八贤王想解释两句,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秦音就说话了。秦音道:“所以,在展大侠眼里,奴家就应该失血过多而死?”展昭一直都是讨厌她的,一讨厌就讨厌了三辈子,看如今的光景,估摸着还会继续讨厌第四辈子。一想到这个原因,秦音便觉得心口有点

  • 回首往事倾城只为你舞之只要敢想,处处商机(7)

    “这就是你带我来赚钱的地方?”林云菲带赵廷来到了一处美食街,她拉着赵廷朝着一家“川味菜馆”走过去。“是啊,不然你以为呢。”“那怎么赚钱?”“兼职听过没,姐姐就在这里兼职。”走进川味菜馆,正值中午,餐馆里外面的六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迎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赵廷知道她是餐馆的老板,姓

  • 夕晖之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佐良娜离开以后,宇智波泉奈又去了几次发现她的地方。刚刚死亡的那段时间,他经常来这里蹲守过河的亡灵,以期从他们口中获得斑哥和宇智波的消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自己的眼睛给斑哥——即使这让他再也看不见通往轮回的路。战国时候的三途川可不像现在这么冷清,宇智波泉奈甚至每天都能碰见认识他并且对他露出恨意的亡灵,

  • 重生秀恩爱系统(娱乐圈)在线阅读脱凡

    李云泽思忖片刻,到底少年人心性,想道:“这种方法既然流传下来,肯定有很多人成功过,别人能成功,我也就能。”当下对杜伯兴道:“杜老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你说的试一下了。成了,是老伯办法好,不成,这事也不赖你。”杜伯兴自己当年也是用这个办法突破的,听李云泽愿意一试,道:“行,这个法子除了疼痛难忍

  • 坑啊,你还跳![网配]第5章在线阅读

    赌约是定下了,但是也把赵大小姐惹急了。于是乎,陆炀又被撵走了。今晚豪宅是住不成了,只能回到自己那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了。一整夜陆炀都在修炼。第二天清晨才从修炼中回过神来。“与徐老约定的是下午,上午去逛逛中药市场吧。”陆炀自言自语说。传承中了解到,远古时期为了加快修炼速度通常会吃一些天材地宝以辅助。不过,

  • 我只懂爱你在线阅读第9章

    “老河,就是给了小宋岚又能怎么样,那些下品灵石对我来说作用真的不算大了。”在宋明走后,宋海长老仿佛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确定了宋明已经走远,宋河长老这才搭话“海子,你还记得宋明入洞之前曾经打伤的那个人么?”“那个说想让小宋岚去做小妾的家伙?宋大勇不是去解决他了么?只是个小小的筑基而已,怎么了?”宋海不

  • 欣城,欣城(你们不要一样啊)海滨浴场和祭典活动,肉包西施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盛夏七月,晴空烈日,一扫梅雨季的晦暗。王者就是要稳健。海南篮球队的成员,体能和心理都训练有素。不论对手实力如何,不管赛事大小,一视同仁,但凡是比赛就以严谨的态度全力以赴。即便是场练习赛也要看作是在全国赛场上,到了全国大赛就当是平时练习赛,保持一颗平常心,要做到波澜不惊。他们是全国大赛的常客,经验丰富

  • 唯愿嫁得蠢儿郎乐极生悲

    天边泛起鱼肚白,洛天早早的便起身进入打坐吸纳,待得众人起身,洛天也已经完成了灵气的收集。略微整理,吃过点东西,众人便开始上路,朝着黑宏蚁巢穴中进发。一路上虽说有些烦闷,但是也不至无聊,洛天一路上上蹿下跳,欢脱的跟个野人一样,好似全身有使不完的精力一般,或追赶饿狼,或狩猎麋鹿,或上树,或与程伟切磋。不

  • [庆余年]凶犬在线阅读第一节

    廖昀,今年大二,明年大三,成绩很好。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辍学。****“爸,我的职称论文发够了,我准备在学校留任。”萧衡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说。听闻,正在剁饺子馅的老母亲让菜刀定在了手里。正在泡茶的老父亲把一整泡茶水都用来烫杯子了也没有察觉。只有电视机里新闻联播的女主持人还

  • 大唐之少年宰相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只仓鼠呆萌的点点头说道:“吾便是……”砰!还未等它说完,临渊便已经瞬身到它身前,一个响指敲下去。“好疼好疼!疼死本座了!”这仓鼠疼得嗷嗷大叫。听到“本座”二字,临渊又作敲打状。“在下...在下便是森林贤王。”仓鼠可怜巴巴的望着临渊,两只眼睛噙着泪水。“你这是怎么当上南面主宰的?”临渊不禁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