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请叫我王木木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0/14 11:41:00 作者:木木wang 来源:17K小说网
请叫我王木木
请叫我王木木
作者:木木wang来源:17K小说网
2012年的夏天,内向懵懂的林琳成为腹黑帅气的班长大人王宇宁的后桌,在平淡的高中生活中两人芳心互许,双向暗恋,胆小的林琳在确定了自己心意后勇敢迈出一步,两人慢慢开始了细水长流的爱恋。。。

再次见到宁次时,他已经戴上了护额,将笼中鸟咒印遮掩起来。

宁次年纪还小,似乎对于笼中鸟并没有太大感觉,只觉得有些丑。

“父亲大人,我见到雏田小姐了!”日向宁次笑得很开心,“大伯说让我以后保护雏田小姐。”

“你很喜欢雏田小姐?”

“嗯!”

“二货!”星宇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宁次收敛了笑容,冷冷地看着星宇。

“宁次,你要保护的,不仅仅是雏田小姐,星宇也是,他是你弟弟。”日向日差叮嘱。

“我才不保护他!”

“我才不要他保护!”

星宇和宁次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来。

日向日差无奈苦笑。

……

这一天,星宇上山,忽然发现平时很安静的山林里,多了些吵闹的声音。

“奇怪,平常连个人影都没有,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星宇纳闷,向前走了几步。

嘭嘭嘭!

刚一走近,星宇就见到穿着日向家族服饰的几个小孩被人打倒在地,还在地上滚来滚去,哭爹喊娘的。

“切,日向家族的人就这点能耐。”一个幼小的身影傲然站在中央,对日向家族的几人表示不屑和鄙视。

“宇智波佐助,你别嚣张,我们的天才宁次不在这里,不然肯定打得你满地找牙。”日向天华捂着被打肿的脸,不服气道。

上次被星宇打了一拳,鼻梁都打歪了。现在又被宇智波佐助教训,真倒霉。

“宁次算什么,我们宇智波是木叶第一强族,你们日向家只能靠边站。”

“你……”

“是吗,你说这话我可不乐意听!”星宇走了出来,玩味地看着和自己一样大的佐助。

佐助看了星宇一眼,“你是谁?”

“星宇,你来得正好!”日向天华几人见到星宇,竟然有一种亲切感。

不管怎么说,星宇都算是半个日向家族的人。

在对待外族,尤其是宇智波时,至少是同一战线。

星宇瞥了日向天华一眼,“都让你们不要出来丢人,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这次不是我们找事,是宇智波佐助纯心挑衅。我们本来在这玩,他莫名其妙跑来说我们日向家族垃圾。”

“就是啊,简直可恶!”

星宇看向宇智波佐助,三岁他的很傲娇,双手抱胸,一副不屑于解释的样子。

星宇知道,事情肯定不是日向天华说的那样,多半还是日向天华找茬,结果装逼不成反被草。

不过星宇不想去管这点恩怨,他得到了卡卡西的写轮眼,正好需要宇智波的血统,佐助可是一个很好的窃取对象。

而且他现在的实力,比佐助高多了,窃取成功率至少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窃取术!”

“嘀,窃取成功,恭喜你获得‘因陀罗血脉’!”

系统提示音传来,当即就让林宇一愣,因陀罗血脉?

随即,他就想了起来,宇智波斑死后,佐助就是因陀罗转世啊,他体内隐藏着因陀罗血脉。

“靠,发达了!”

意外收获,让星宇激动不已。

“嗯?”佐助忽然皱了皱眉头,紧紧地盯着星宇。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星宇很讨厌。

星宇心想,这因陀罗血脉看来是处于隐性状态,附着在佐助身上。

自己将血脉偷来,佐助并没有立即发生不良状况。

“不知道佐助的因陀罗血脉还在不在。”

星宇记得小月说过,窃取成功,被窃取的人能力不会消失,只会有一定程度的退化。

“宇智波佐助是吗?”星宇说道,“不管你和日向天华是什么恩怨,不过你侮辱日向家族,我貌似不能坐视不理。”

佐助冷冷道:“你也要打架?”

“指点你几招!”

“就你还指点我?正好看你不爽,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佐助摆好架势。

“星宇,这小子虽然嚣张,不过很厉害,你小心点。”日向天华提醒道。

星宇瞥了他一眼,“好好看着,日向家的柔拳是怎么用的。”

星宇和佐助走到了一旁。

日向天华嘀咕道:“说得好像你会日向家的柔拳一样。”

不过接下来,他又猛然一颤,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星宇。

只见星宇步子一迈,双掌齐动,沉喝一声。

“八卦三十二掌!”

彭!

宇智波佐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幼小的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

咻!

一道黑影闪过,快若闪电,将佐助稳稳接住,落在地上。

星宇微微一愣,“宇智波鼬?”

“佐助,你没事吧?”宇智波鼬关心的问道。

“哥哥。”佐助喊了一句,却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他一直以为在同龄人中,他是最努力、最刻苦,也是天分最好的,没想到今天一招就败在了日向家族的人手里。

“佐助,别灰心,你以后会变得更强的!”宇智波鼬安慰,随即抬头看了日向星宇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日向星宇!”星宇没什么好隐瞒。

“日向星宇?”宇智波鼬喃喃自语,随即抱着佐助,转身离开。

星宇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向早就惊呆了的日向天华等人,冷淡道:“你们回去吧,我在这练习!”

日向天华几人反应过来,非但没走,反而一脸崇拜地迎了上来。

“星宇,你怎么这么厉害,一招就打败了嚣张的宇智波,太解气了!”

“我感觉你比宁次还要厉害很多!”

“我以后跟着你混了,收我做小弟吧?”

“你刚才用的是柔拳八卦掌?这掌法我见过父亲使用,超厉害的,可你不是日向家族的人啊,怎么能用?”

“对啊对啊,你教教我们,我们也想学!”

几个人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让星宇无奈,更无语。

今天怕是没办法修行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先婚厚爱第五章在线阅读

    “经理,给你。”小泉拿了一份邀请函递给了韩水儿。韩水儿心不在焉的接过邀请函,无所谓的打开后,看到了令她吃惊的语句:亲爱的水儿,水儿,我进来刚回国,引起经济界的轰动。所以,母亲要给我举办一个回归酒会。到时候,国内有名的企业家会来参加。地点为玉泉路53号的皇家饭店。我真诚的邀请你做我的舞伴。柳铭修在上“

  • 你多哄着我在线阅读末日倒计时(一更)

    【本书修改重开,求各位火线迷多多支持。】“距离生化病毒入侵还有两个小时,请做好准备。”一个冰冷古老的声音,仿佛从恒古当中传来,回荡在李默的耳边。李默茫然的从课桌上抬起头,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才发现自己正趴在课桌上睡觉。而在他面前,是满脸怒火的班主任吴理茂,他正站在李默面前,指着李默的鼻子,破口大

  • 王者荣耀之抢夺核心在线阅读第7章

    “蒙毅啊,你说我们这次能逃得过这一劫吗”嬴政有些绝望的向蒙毅问道。“您可是陛下,我大秦的王怎么可能在这里就死去呢?蒙毅即使舍身喂熊也会让陛下安全的离开这里的”面对困难最怕的就是丧失斗志,蒙毅为了鼓励嬴政非常大义凌然的向嬴政发誓道。“真的吗?”嬴政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虽然蒙毅表现的非常有把握,但嬴政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咒重杀

    “呼,”柯舞深吸了一口气,自嘲道,“怎么变的这么没定力了?姐姐啊,你好象长得越来越好看了。”接下来非常顺利,强盗们乖乖束手就擒,在卡琳娜和她的狮鹫军团面前,反抗只会白费力气。“柯舞?是你?”卡琳娜走了过来,声音像弦乐一样好听,而且克里安可以听出,那里面存在着一种欣喜。很显然,他们是认识的。除了柯舞和

  • 亿万爹地宠上瘾在线阅读第四章

    “原来你有妻子啊!”我踢着脚边不顺眼的石子,斜斜的瞪了一眼莫亦寒。莫亦寒抬手拂过我眼前的垂柳,“那是皇上赐婚。再说你是正妻,怕什么。”“谁怕了!”我再次瞪了他一眼。虽然官宦婚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莫亦寒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上,“对,你不是害怕,你只是吃醋。”我

  • 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在线阅读第9章

    “轰隆隆”上天就像是感觉到刃心他们敬爱的罗布爷爷的逝去,怒吼的雷声传来。切尔卡都大声的道:“真是可怕的潜力,居然觉醒了魔力,不过越是有潜力我就越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说罢就要准备大型魔法。马可菲见切尔卡都几下将罗布杀了,傲慢的走到切尔卡都身边,突然,还在爆发魔力的刃心长啸一声,举起了布满雷电的右手,天

  • 爱钱如命之第八章

    【学士府】尔泰听见夏紫薇的厢房传出美妙的琴声。他知道,此时尔康一定在房内。他看出了尔康对紫薇的别样感情,他明白,他一定希望紫薇认爹成功。可是,着小燕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抢别人格格之位的人,依朝雨看,她是有什么苦衷,现在,他也和朝雨一样,认为小燕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

  • [综]横竖是只兔登录游戏(求收藏,鲜花)

    李承乾站在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手中拿着一把长弓,这把长弓都快与自己的身体高了。见到面前一队士兵正在攻打自己所在的这群人,李承乾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玩家一进来就开始行会对战,难道没有新手任务和新手过程吗?”看了看手中的巨弓,李承乾拿起一支利箭,射向敌人。“嗖!”利箭穿梭空间

  • 青春里头藏着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我没有!”安如暖不断摇头。“呵,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白慕看着安如暖恼怒万分。“我真的没有,不是……”安如暖咬唇摇头。“闭嘴!”白慕转头,视线如刀,射向安如暖,字字无情:“安如暖,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让你死都不要出现在雨夏面前!”雨夏,二个字自他唇间溢出,含着复杂情绪,让安如暖猛然一震,脸色泛白。

  •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找到你之意且迷4

    转眼间,只剩三人,以犄角的形态,对峙而立,空荡的夜晚,空荡的街道,空荡的心,都一般的冷清。阮朗缓了些许情绪,转头看向今夜气息有些不寻常的钟恒。自发现了简艾起,钟恒的目光就沉沉的,未再离开。他眉目低压,沉声开口,“先走。”阮朗皱了皱眉,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平息,的确很难再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