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巨豪第一次交易(七)

2021/10/14 11:30:35 作者:丹汗青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都市巨豪
都市巨豪
作者:丹汗青来源:纵横中文网
林凡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两个世界交战的地方,而他成了平行世界地球的执法者中的一员。他一边与另一个世界战斗,一边经营着一个动物园。动物园里的动物,包括萌萌的大熊猫,与他携手战斗。林凡:我的豪绝对不是因为战斗,我的真正职业是在沙漠里种田和经营动物园。

昨夜的事情一下子在脑中炸开,阿尔瓦的脸涨得通红,睁大一双翡翠绿的猫眼,瞳孔眯成一条缝隙,颤声说:“你为什么要知道这种事情,大人!这和案件无关!”

提摩西和乔纳森站到了阿尔瓦的左边。从阿尔瓦的角度看来是个镜子的地方,他们看过去是一面玻璃。

“奥武的大棒还是这么狠,”乔纳森轻轻哼了一声,“你觉得他能坚持多久不崩溃?”

依旧冷眼旁观的提摩西,沉默不语。

“回答问题!”奥武厉声呵斥,拳头砸得桌子发出像骨骼碎裂一般毛骨悚然的响声。

阿尔瓦咬着嘴唇,耳朵似乎都要滴出血来。他颤抖着睫毛,窘迫地扭过脸去,眼眶泛出一丝红色,泪光在灯下泛着水光。

“小猫咪,你还在回味昨晚?看来提摩西让你很难忘嘛!”奥武掀开活动板走过去,强行掰过他的脸,“啊,看看这眼睛!你有畜生的血统,小杂种家族的人喜欢兽丨交,这一点也不奇怪。是哪个?公的还是母的?”

只有那些被驯养成性丨奴的虎人族,主人才会称它们为“小猫咪”,明明是威猛的种族,却被驯服得像小猫一样乖巧。这个带有强烈歧视意味的称呼,让阿尔瓦愤怒得全身发抖。站在观察窗口的提摩西冷眼看着他奋力推开奥武,捏紧的拳头关节发白。

“你不能侮辱我母亲!”阿尔瓦颤抖着,声音高了八度。

“看来是你母亲了,那她一定是个婊丨子,和你一样。提摩西那个家伙,就是来自北地的一匹狼崽子,他很合你的口味嘛。毕竟你家族的人都喜欢被畜生操。”奥武的笑容愈发狰狞,每次开口都牵动他从嘴角到眉心的一道长疤,“你以为今天跟着提摩西过来,就可以轻易地攀上关系,走出这里?天真的小猫咪,提摩西的冷漠无情,超乎你的想象。向来操完就丢,他的床伴每夜都换。你不过是一个洞罢了。”

这些话刺激了阿尔瓦,使他展现出强烈的攻击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像阿尔瓦这样瘦弱的人,会去攻击健壮魁梧的奥武。

“你竟然敢袭击军情处的军官?”身经百战的奥武轻易地制服了阿尔瓦,将他的脑袋和身体一起按到墙上,“看看这皮肤,一点伤痕都没有。我会很乐意看见刑讯处那些艺术品会在这样的皮肤上开出来什么样的花儿的。”

恐惧的表情写在阿尔瓦的脸上,奥武乘胜追击,又发问道:“你不愿意回答这些问题,那么,你或许可以谈谈你是怎么杀了你的老师。我很好奇,你这样的小猫咪怎么干得过一名大法师?不过也不会太难,小猫咪只要张开双腿勾引,很少有男人可以拒绝。”

“我没有!”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阿尔瓦奋力扭动着身体,还是无法躲开奥武的束缚。

“别急,小猫咪,我来给你还原一下,”奥武从舌尖嘶声,好似一条准备进攻的毒蛇,“你平时都要满足你的导师的一切需求是吗?可是他满足不了你,你这个十足淫丨乱、下贱、放荡的身体,在……”

“我没有和老师上床!”阿尔瓦愤怒地颤抖,双眼通红地极力否认道。

“那你是承认你杀了他了?”

“没有!”

“看来杀害埃德加这一点上面,他似乎没有说谎。”乔纳森摸着下巴,看着问询室里的对抗戏码。

军情四处的一名内勤人员急急忙忙地赶过来,说密探带回来重要的消息,让提摩西和乔纳森去见一名贵客。

“但是他也没有全说实话,”提摩西走出观察室,对内勤说,“大棒差不多了,告诉他们,让糖果上吧。”

所谓的贵客带来一条令人厌烦的命令,加圣斯通城的所有者坦普尔伯爵,要军情处负责他在冬至节宴会的护卫事宜。

即使是城里一团糟,贵族们也不会停止享乐。

让提摩西更加烦心的是,和特使聊了一阵之后,密探送来了更详尽的阿尔瓦最近几天的活动报告。

他果然在说谎。案发时间,阿尔瓦就在法师塔里!

当提摩西再次来到问询室的时候,阿尔瓦竟然走了。问其缘由,竟然说是要给“糖果”,先放他回家。这是奥武下令做的,明显就是和提摩西对着干。并且那名叫修斯的术士,也提供了很重要的情报,奥武把五处的人全部都抽调过去,调查修斯的线索。

阿尔瓦有作案时间,有作案动机,还有作案能力。

竟然被自己的手下给放跑了!

事发突然,好在提摩西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迅速冷静地下令:“把四处的内勤人员抽调十二人出来,去城内所有的旅馆和酒店搜索。乔纳森,你去找治安中队,从他们那里借一些部队,搜索他有可能去的公寓和图书馆。”

他们快步走出军情处,当提摩西路过军情处大厅挂着“无情无义,无往不利”的横幅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有必要的话,卷舌那里也去看看,不要忘记老史蒂文下午茶餐厅。”

提摩西本来是打算去办公室,但他扭转了方向,快步向大门走去。

“阿尔瓦现在居无定所,”乔纳森健步如飞地紧跟新统领,“要找到他看来也不会太容易。”

在军情处大门外,卷舌竟然在此恭候。他站在一辆马车前,不停地搓手。

“崔德威大人,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卷舌扬起一张堆着谄媚笑容的脸,拉开马车的黑门,阿尔瓦乖巧地坐在里面,双手抓着膝盖,“这只小猫已经为他早上的所作所为进行过深深的忏悔,我的大人。他想通了,同意了您的要求,他愿意做您的情人,如果您能够仁慈地宽恕他因害羞带来的傲慢态度的话。”

“看来也不会太难。”乔纳森断言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致陆太太第8章在线阅读

    早上9点陌凉:“景昔,快点儿,千铭就要来了。”陌景昔:“知道啦!催催催,催命啊!你上辈子是鬼差吗?这么会催”陌凉:“好了好了,咱们这次就去一周,反正离笙也不在,咱仨好好儿玩儿。”上了车后陌景昔:“千铭哥哥。”何千铭:“呀!小昔。好久不见啊!”陌景昔:“是啊!好久不见呐!”何千铭:“在国外生活的怎么样

  • 海贼王之空间操控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闭着双眼,风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若是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许是太累,风华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她在苏夫人那里得知,此时已经是夜晚,便也安心的睡下。病房的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是一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人。但他似乎来得显些匆忙。看见推门进来的是自己的丈夫,苏夫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

  • 谜罪之渊第七章在线阅读

    文妈本以为相亲的乌龙也许是歪打正着,文君可以和向荣有一个好的结果,谁知道空欢喜一场。她本来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而这种心情的外在表现使文家父女陷入了无尽的苦难之中。文妈的碎碎念从早上睁眼到晚上睡觉前,没有结束,更没有中场休息。这种念的内容大体包含三个内容:1、无情地打压贬低文君同学;2、与同龄的小伙

  • 女配的逆袭第二章在线阅读

    雪儿的目光与冬儿母子的目光相触碰的瞬间,冬儿母子同时看见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一双绝美的美眸,一双美眸中迸射出妖艳的光芒,那光芒美得甚至是只能用妖艳来形容,让人的目光一触之后,心灵震撼,永世难忘。即使是冬儿的母亲,也是看得呆了半晌。雪儿还是原来的雪儿,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美少女,只是此刻的眼睛变得异常的绝美

  • 未来序章之改名换姓

    结界悬崖的深渊一片混沌,四处交叠混乱的力量让冰卿感觉身体快要被撕裂,最终不敌,晕了过去,身体不断下坠,不知去向何处。临安大陆,东南界林。一道光芒划过天际,惊动飞鸟,也惊动了宿命相逢的人。马蹄声阵阵,由远及近,然后消失,脚步声紧接着响起,慢慢靠近,冰卿痛苦地半抬眼,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逆光而来,恍如

  • 宋功一梦五十年 1

    痛!很痛。痛的她再一次强迫自己睡过去。以至于把身边的声音都屏蔽掉了,只有痛,痛的疑似梦中。柳红双腿搭在奇怪的产床上就后悔了,原以为进了分娩室孩子自然的就出来了,却没想到比在外面病房里还要难受百倍、千倍。妈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在经历生死关,听着就已经是很叫人害怕,真正开始经历了,却又分辨不出何为生何为死。

  • 星迹第九章在线阅读

    凤寒宸看着自己那妹妹打盹的模样,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这宴会本就是各大臣带家眷参加,丞相府自然相同。凤轻舞觉得这宴会太过无聊,只想清清静静的睡个觉,却不想她想清静,别人可不想。“本公主听说七王爷的王妃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又是这京城第一美女,不知本公主可有幸看看王妃的舞蹈呢?”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大家

  • 风月琵琶录在线阅读第八章

    寒流歌见北爵云姿发愣,手掌在她眼前挥了挥,“云姿?”“啊。”北爵云姿眼睛一眨。“你怎么了?”寒流歌关切地问。“没什么。”云姿清了清嗓子,回道。“你看你这失神的样子,能叫没什么吗?”寒流歌双眉一扬,“快跟我说说,你有喜欢的人吗?不然我这心里不平衡!”“有。”北爵云姿轻轻地说道。“不是吧,真有人能让你喜

  • 大唐:享受生活之卫国公,姚星(5)

    这他妈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就算是普通的学院里都没有过的这么惨的。黄忠深吸一口气,起身道:“天赐,二爷爷先去办点事。”“嗷。”黄天有点心不在焉的,下意识道:“出去后在上层公园里有公用厕所,如果憋不住了,随便在森林中解决也行,反正没人看到。”黄天还以为黄忠是要去上厕所,下意识就说了这样一句话。黄忠听到黄天

  • 异世界之斗破苍穹在线阅读第2节

    这边艾香香潇洒送别,那边相府乱成了一锅粥。“小姐呢?不是叫你们好好看着小姐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见人影了?”艾相国在那里大发雷霆,他这个女儿每次都可以把他气得五脏六腑都冒烟。刚昏迷醒过来,又不见了踪影。可能又去找那个云飞笑了,真觉得没把相国的脸给丢够呀!艾相国越想心里越是愤怒难当。兰儿低着头,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