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她的小甜美安抚流民

2021/10/14 10:21:12 作者:鹿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的小甜美
她的小甜美
作者:鹿随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全世界我最贪恋你》求预收外人都传贺氏那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小贺总虽桃花旺盛,却不懂怜香惜玉,从不多看其他女人一眼。后来,贺幼霆去幼儿园接外甥女,发现那个看似软萌的钢琴老师,竟然是多年前曾经把他欺负到桌子底下的恶霸小学女同桌。那天起,他的日常生活就从夜店酒吧KTV,变成幼儿园大门口,幼儿园教室门口,幼儿园老师家门口。直到有天那姑娘忍无可忍:你能离我远一点吗?网上的人都说我勾搭你。贺幼霆听了,默默宽衣解带,淡淡道——那就来吧,别白背锅。之后的无数个夜晚,郁星禾终于领悟到什么叫“雷厉风行”,

但见那李昇,浑身都是泥土,本不整洁的衣服早皱成了一团,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哼一哈倒着粗气。

“踹死你脏了爷的脚,姑且饶了你。”

朱铉转头,冷眼看着李昇的手下们问道:“你等还有谁不服气的?尽管上来!”那些地痞早吓得七魂去了三魄,跪于地上大喊饶命。

朱铉便对文正示意:“跟他们说说我这要饭头的来历。”

文正这才站起身正了下衣襟,扯着尖鸭嗓子喊道:“此乃本县县令杨懿大人亲封的流民处置使朱大人。尔等以下犯上,可知罪?”

众地痞皆跪匐认罪,听闻朱铉确实是官府中人,而且身手如此了得,只顾得磕头求饶。

文正趾高气昂的继续吓唬他们:“你等聚众滋事,袭扰流民,倘若激起民变,樊能将军也保不了你们,按本州刺史陈大人的钧令,可全是死罪。”

文正不待众地痞回话,转头向朱铉请示:“大人,这事可否交与下官处置?”

朱铉见文正说得头头头是道,自己于官府中的规矩多有不懂,反正气已经出了,若再执意办下去恐要当众出丑,顺水推舟交给文正去办比较妥当。

遂点了点头,又不忘提醒一句:“你可要秉公处置,若私相袒护,我连你也饶不过。”

这文正一听,道声:“遵命。”便径直走到李昇跟前:“李大舅子,把那姑娘的卖身契约拿出来吧。逼良为娼,无端滋事,你犯的事可大了!”

李昇忙交上契约,连声哀求:“大人开恩,大人饶命啊!”

“念你初犯,且朱大人已略施惩戒,姑且饶你一回。”文正一看李昇给打的那个熊样,心中暗笑:“欺善怕恶,活该如此。”

李昇等人刚要起身,不想文正又说:“你们回去以后定会翻脸不认帐,说不定还会诬告我等!”

李昇心想:“奶奶的,怎么这么厉害,我咋想的他都知道。”嘴上却不敢讲出来,只说:“不敢,不敢,小人的脑袋还要留着吃饭呢。”

文正可不受他欺骗,“你等须将今日恶行写下来画押与我,回去后若敢反咬我家大人,小心项上人头。”

李昇想想,今日不写是走不了了,正好随身带有书写买卖契约的文墨纸笔,当即匐在地上写了,并与众地痞皆画上押,文正又叫旁观的几位流民做个见证也画了押,自放于嘴边吹干墨迹。

这李昇看着文正那抖动着的老鼠须,恨不能一把全给揪下来,暗忖:“这厮比踹我那人还狠,尽玩阴的。写下这等东西,想什么时候收拾我都行,今天算彻底栽了。”

朱铉见文正处理完毕,也无异议,打发李昇等人走了。一抱拳,走上前去说道:“诸位乡亲,本人朱铉,乃此处流民处置使,咱们可否借一步说话?”流民们便跟着朱铉走到一处平坦之地,都坐了下来。

朱铉看看身旁一位年长者,就问:“老先生,你们可都是从江北而来?”

老者忙回话:“大人,我等正是从中原各地迁移而来,皆为良民。家乡饥荒加之战乱,不堪穷困饥饿之苦,能动的基本都出来了。”

文正插言问道:“为何到我会稽郡便不走了呢?”

老者苦笑一声:“这位大人,我等长途跋涉何止千里,于路上饥寒交迫,已死去无数,如何还走得动?”另外一名青壮又插言道:“自扬州往西南,人烟稀少,去到那里又能如何!”听了此话,流民们纷纷点头。一名少年更说:“听说那里还有很多蛮夷之族,专吃我们汉人,如何敢去?”朱铉、文正赫流民们听他说的天真率性,都大笑起来。

又有一人说道:“这里倒还算富庶,可官府也不肯救济,还不是一样等死。”

朱铉听到此处,霍然站起身来:“诸位乡亲,你们的苦楚我知道,本县杨大人也清楚。但是现在就是县中百姓也没有多少粮食了,也不能全怪官府。杨大人已经向士绅大户们筹集了一些钱粮,我想今晚便在城门口支锅送粥,虽不能吃饱,暂时却不会再饿死人了。”

“大人万岁”、“杨大人公侯万代”流民们立时兴奋起来。

朱铉按了按双手,待大家都安静下来才说:“剩余的钱粮本使会竭尽全力筹措,但是希望大家切勿轻举妄动,否则朝廷大军一来,尔等赤手空拳岂不是白白送死。”

文正和流民们听朱铉说的有道理,都一起点头。

朱铉又从流民中选出五百名青壮,由几位年长有威望的老者带头,负责管理流民。

朱铉与几位老者秘商了约一顿饭的时间后,便带文正返回县城安排晚间赈济流民的事宜去了。

与文正在路上计议了一番,二人到县城后便别分头行事。

文正直接带人去往城门准备,并从张栾处借了些人手。

朱铉却是来找杨懿,话不多说就是要钱粮。

杨懿倒也痛快,将几日募集所得均交给了朱铉,又给他加派了一些人手,并告知朱铉,自己晚间会亲自去查看。

朱铉押着粮食来到城门口,早看到流民人头攒动,闹哄哄地只要吃饭。

好在有官府的人和自己在流民中安排的人一起维持,倒也不算太乱。

文正满头大汗的跑上来,气喘吁吁的说:“好我的大人,你可算是来了。再不来我这支起来的锅都快给冲倒了!水都烧开三遍了,就等米了。”

朱铉二话不说,下马跑到运粮的马车跟前,扛起一包粮食大喊一声:“搬,动作都快点。”

待到百口大锅都冒出腾腾的热气,一股粥香味自锅中飘出,朱铉才松了一口气,文正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朱铉看看文正,笑道:“你这文官就是差点劲。”

“大人啊,你是没有看见流民刚聚集起来时的场面,数万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你,心中真是发毛。你要再不来,我就得给他们拆了下锅里头。”

“哈哈哈哈!”朱铉今天头一次有点轻松的感觉,心情也好起来。

文正却说:“大人,你拉来的粮食,我看只够这些饥民吃三天的。”

朱铉怎会不知,就这点粮食,几万人要不了几天就给吃光了。

无奈的看着文正,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来。

文正舔舔嘴,又说:“要是再有流民前来,恐怕三天都顶不住。”

“要不,把粥再熬稀点?”

文正摇头:“不行,已经很稀了。按规矩,赈济饥民的粥必须插筷不倒。我按大人的吩咐,只要不饿死人就成,已命人多加水少放米了。再稀恐怕会激起民变!”

正在这时,县令杨懿带人巡视过来。看到这万头攒动的场面,甚为激动。

朱铉和文正忙走上前去参拜,杨懿表扬他二人:“办的不错!我这几日就怕出大乱子,没想到这些流民如此守规矩。”

朱、文二人看他情绪如此之高,也不好再说什么。

杨懿径直走到流民中去查看了。

“哎,杨大人确实是个好官,就是办法少了点。”文正叹道。

朱铉不禁盯着他说:“怪不得你十年不得升迁,竟敢如此非议上司。别忙笑话别人,你倒给说个办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荣耀训练营杀机

    一处山崖瀑布如同仙境一般的地方,鸟儿鹰飞,水质清澈见底,瀑布中央出涌现出若有若无的狼源力气息,但都被瀑布所掩盖,走进一看,方才发现内藏乾坤,瀑布中央竟有个山洞。山洞内,一个英武帅气的男子盘坐于其中,男子身着白衣,额头带有红色系带,系带与黑色长发飘零随风起舞,气势不凡,其身后不远处一杆白色神枪插在地上

  • 上神,好生无耻之第七章(7)

    杰罗姆被村长叮嘱留在药剂师的花园门口,看药剂师什么时候出来或回来。杰罗姆连靠近花园栅栏都不敢。就在之前他看周围无人,又听说药剂师不在,就想进花园薅一把,别看花园很杂乱,但一些已经成熟的常见药草和一些蔬果还是有的。如果被药剂师发现,他还可以说是进来帮药剂师大人整理花园,说不定药剂师大人一高兴还会奖赏他

  • 万界都市:主神崛起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天晚上,苗佳月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梦中,自己穿上了洁白的婚纱,牵着李东林的手,走进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幸福的伊甸园-----第二天,一大早,月儿睁开眼,开心的笑了起来,暗笑自己想嫁人都快想疯了!再一看,自己旁边的人儿已经不见了,顿时,惊慌失措,这家伙,坏蛋不会又像上次一样给我玩消失吧,什么为了国

  • 神之意在线阅读第十章

    开学,徐安九又住进了学校宿舍。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只要将其熬过去,安稳过高考。等大学去了Z影,徐安九就可以离姚漫夕远一些了。自从她看了《重生之影后归来》这本小说,发现姚漫夕是重生女主以后,徐安九便终日惶惶不安。反派女配的标签一天在她身上,徐安九就一天不得安稳。开学那天,她跟姚漫夕在女生宿舍走廊相遇,

  • 仙蛊符文之地终结(中)

    盖伦沉浸在潘森的话语之中,一阵轻妙的音乐飘入盖伦的耳中,巴德用意念对盖伦说。“将军莫要担心,做好自己便可”。盖伦摇头无奈的苦笑,是啊,过多的担忧也改变人的生死,又不是天上的神,总有一天会死的。盖伦跑到高处望着巨神峰的北侧,久久的看着。此时的巨神峰北侧的一个小山洞内,潘森和几名幸存的士兵躲在里面,潘森

  • 都市娱乐之神偷狗仔在线阅读第一章

    陆三阴简历:门派师承:不祥,反正不是有很多人那种。武器:剑(曾经有)。剑招:青萍之末(自创)星座:双子座(飞羽姑娘后来告诉他的)出身地:两境(土生土长的两境人,无系统或金手指技能)好友:纤纤,柴桑,狄,宁溪等(重点是等……)他人或自我评价:“陆三阴的阴,阴在人心算计。”——柴桑“陆三阴的阴,是阴谋诡

  • 都市:系统让我当神豪在线阅读第七节

    看着西索拿着自己的战利品缓缓离去,罗夏也没说什么,因为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他现在左手受伤,战斗能力微微下滑,如果与西索再战一场的话,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战胜。既然如此,罗夏也就随它去了,反正安眠会的头目有九个,实在不行,自己就堵在酒吧门口,抢其他考试的战利品。“胜者得到一切,败者只配吃尘,呵呵,这样

  • 古金剑侠传在线阅读第9节

    水光不是圣母,救妇女是出于好心,但她也需要一个身份。她才不要给帝辛去当妃子。水光变成妇女的模样走出小巷,来到朝歌的大街上。大街上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但水光什么都没有完成,因为钱是原罪。终于水光看见一个不要钱的。算命,算命。算不准不要钱。水光跑了过去:哇!还是一个帅哥耶!出来给人算命的姜子牙此时心情特

  • [剑三]庄花真绝色第6章在线阅读

    光头带来的人手紧锣密鼓的开始帮助维修飞船,诺顿可没有忽略那个男孩走的时候这些人自动闪开的道路,所以说,那个男孩说的是真的?怎么看他也跟杀人凶手这四个字联系不上啊,总不能是被冤枉的吧!“那个男孩是终身流放吗?”诺顿边焊接边问光头。光头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你说小珏啊,流放三年,很快就离开了。”光头叹了

  • 召唤神龙的正确方法全是关系户

    汪泽瀚穿着这么一身往外走,果然收到了导演和监制的一致好评。摄影师带着相机过来,让他摆几个姿势,又回去换了几件衣服,拍出来之后连声说好。韦导演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踱步过来看了看相机里的人影,笑得一脸慈眉善目,“我说小汪总怎么难得开口要角色呢,果然不错。”他说得无心,听者却有意。韦婴合口中的小汪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