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玄幻:邪帝大人在此第8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6:26:33 作者:一抹邪笑丶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邪帝大人在此
玄幻:邪帝大人在此
作者:一抹邪笑丶来源:飞卢小说网
邪帝方邪死后重生回到了少年时代,并且还绑定了邪帝系统!炼人丹,噬灵魂。夺人修为,毁人根基。作为一名邪帝,方邪自然为反派。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斩之!只杀该死之人!只灭该破之势!再临宇宙之巅!屠戮万族之心!方邪:“这便是我的规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身处全然陌生的环境当中,孟眠冬自是无法入眠。

不知道那个闻燃在做什么?

不知道他倘若睡着了,闻燃会对他做什么?

今天之前,他从没见过闻燃,闻燃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帮他逃离哥哥和辛叔叔,为他煮粥,还带着他去医院,甚至连被他扇了一个耳光都不生气。

那一记耳光一定很疼吧?

闻燃对他究竟有什么图谋?

如果仅仅是身体的话,作为今天的报答,他把身体献给闻燃又何妨?

反正他恐怕再也遇不到像闻燃这样,对他温柔的人了,即便这温柔很可能只是假象。

虽然这么自暴自弃着,但一想到闻燃或许会趁他睡着,做些什么,他便快手褪去睡衣,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并把房间里的灯都打开了。

由于疲倦的身体始终被警惕的神志敲打着,直到叩门声响起,他都没有睡着过。

“孟眠冬,你醒了么?”闻燃明白孟眠冬害怕着他,索性唤了个称呼。

孟眠冬稍稍怔了一下,才回道:“闻先生,我已经醒了。”

闻燃又问:“我可以进来么?”

“可以。”简短的两个字溢出唇齿,孟眠冬感知到他的身体陡然紧绷了起来,同时垂下了头去。

闻燃推门而入,一触到孟眠冬警惕的模样,不由暗自苦笑了下。

他走到孟眠冬面前,心知肚明地道:“你没有睡着吧?抱歉。”

听到闻燃的这一句道歉,孟眠冬先是疑惑,而后却是不好意思地道:“不是你的错。”

闻燃心里牵挂着孟眠冬,其实也没有睡着。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道:“我抱你起来。”

孟眠冬身体不便,不得不由着闻燃将他从床上抱到了轮椅上。

待孟眠冬坐稳后,闻燃道:“这张轮椅是从医院借来的,本来不该带出医院的,等天亮了,我让陈助理去买一张新的轮椅来,再把这张轮椅还回去。”

“多谢你。”孟眠冬笑了笑,“到时你记得把买来的轮椅的价格告诉我,我好还钱给你。”

“好。”闻燃将孟眠冬推到浴室,又准备了新的牙刷、牙膏、刷牙杯以及毛巾给他,才出去了。

孟眠冬洗漱完毕,努力地从轮椅上起来,想要上厕所,还没有成功接近马桶,却摔倒在了地砖上。

闻燃闻声,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会儿,到底是进了浴室去。

孟眠冬听见动静,难堪地遮掩住了下身——他已经解开牛仔裤的拉链了。

闻燃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将孟眠冬扶起来后,又柔声道:“我来帮你。”

“不要……”孟眠冬矢口拒绝,但却仍是在闻燃的帮助下小解了。

闻燃全程都偏着头,没有看孟眠冬一眼,但孟眠冬却羞耻地想要立刻消失在闻燃面前。

闻燃将孟眠冬抱回轮椅上坐了,又推着孟眠冬去洗过手,自己才洗手。

闻燃的手指修长,且指节分明,手背上能看到凸起的暗青色经络,是十分漂亮的一双手。

但这双手被自己污染了。

孟眠冬忍不住对着闻燃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闻燃推着孟眠冬到餐桌边喝粥,又倒了杯水来,并把昨天医生配的药放在了水杯边。

孟眠冬乖巧地喝过粥,吃过药,便由闻燃推着出门去坐电梯了。

电梯的灯光打得很亮,孟眠冬大着胆子去偷窥闻燃,竟是发现闻燃的左颊肿了起来。

“我不该打你,对不起,对不起……”孟眠冬不停地道歉,语调哽咽。

闻燃却是从烟灰色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一个口罩来,戴上了,才道:“我忘了戴口罩了。”

大大的口罩把闻燃左颊上的五指印遮住了,仅露出一双温柔又无奈的双眼。

他并未提及昨天的事,听孟眠冬仍在道歉,打断道:“到了。”

是的,恰巧电梯已经到地下一层了。

闻燃驱车前往孟家,车子在夜色中飞驰,好似能冲破任何的艰难险阻一般。

孟家门口已聚集了不少人,只待吉时便能出发。

没多久后,孟明春捧着孟母的遗像,孟凝夏抱着骨灰盒,后面的亲朋好友举着花圈出发了。

闻燃推着孟眠冬在送葬的人群中,孟眠冬不禁又落下了泪来。

闻燃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孟眠冬,只得沉默不语。

冰棺已经被抬上了殡仪馆派来的大客车,而后送葬人鱼贯而入。

闻燃先将孟眠冬抱上了大客车,坐好了,接着才下车将轮椅搬了上来。

众人大抵都认识孟眠冬,奇怪于孟眠冬不知遭遇了什么变故,竟然一夜之间就折断了腿,倒是没人将注意力放在闻燃身上。

孟眠冬被种种意味不明的视线打量着,既害怕又难受,便往座位里缩了缩。

幸而闻燃特意为他选了靠窗的位置,这么一缩,众人立刻看不见他了。

坐在前面的孟明春从位置上起身,走到闻燃面前,望着闻燃问好道:“闻先生,早安。”

“孟经理,早安。”闻燃坐在孟眠冬身边的座位上,尽量远离孟眠冬,几乎只坐了座位的三分之一。

孟明春见闻燃戴了口罩,心里满是龌龊的猜测,怕得罪了闻燃,也不挑明,径直回了自己的座位去。

他身边的孟凝夏凑到他耳边道:“闻先生怎么戴了口罩?”

“我怎么知道。”孟明春嘱咐道,“你也不要去问,闻先生自然有他的道理。”

孟凝夏原本是孟父预备用来作为商业联姻的工具的,所以从小细心呵护,吃穿不愁,养成了大小姐的性子。

听见哥哥让她不要问,她便偏生要问,当即扬声道:“闻先生,你为什么要戴口罩?”

孟明春没来得及阻止,赶忙弥补道:“凝夏多嘴了,闻先生你不要介意。”

闻燃好脾气地道:“这有什么可介意的。”

这时,大客车内已坐满了人,司机便开车了。

抵达殡仪馆的那一刹那,天空蓦地亮了起来,温暖的晨光洒了孟眠冬一身。

孟母的冰棺被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抬去火化了,其他人去了等候室。

等候室内挂着一台电视,里头播着一具具尸体被火化的情况。

孟眠冬不敢看,垂着头饮泣。

闻燃很想把孟眠冬抱在怀里,好好地安慰,但却不能,他所能做的,只有递纸巾给孟眠冬。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孟母的骨灰被装进了孟凝夏抱来的骨灰盒。

当工作人员把骨灰盒送到孟凝夏面前的时候,孟凝夏却因为忙着玩游戏而没有发现。

闻燃见状,大步走到孟凝夏身边,把骨灰盒接了过来,又回到孟眠冬身边,让孟眠冬抱着骨灰盒。

孟眠冬颤着手从闻燃手中接过骨灰盒,用面颊蹭了蹭,才仰起首来,朝着闻燃道:“多谢你。”

孟明春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才正色道:“诸位,我们这就出发墓园吧。”

墓园不在市内,加之已经到了上班高峰期,花费了一个半小时,大客车才开到墓园门口。

孟母的陵墓在风水最好的山顶,必须拾阶而上。

孟眠冬不敢麻烦闻燃,又想亲眼看着母亲下葬,抱紧了骨灰盒不肯松手。

左右为难中,他听见闻燃询问道:“我背你上去好不好?”

孟眠冬这次终于坦率地接受了闻燃的善意,向着闻燃张开双手,右手还抓着那骨灰盒。

闻燃背起孟眠冬,孟眠冬才用双手捧着骨灰盒。

但这样一来,骨灰盒便横在闻燃的脖颈至下颌处了。

闻燃并没有提出异议,兀自背着孟眠冬往上走。

闻燃感受着孟眠冬的体温,心如擂鼓,但幸好孟眠冬一切如常。

倘若被孟眠冬觉察,孟眠冬又该害怕了吧,因为自己对他有所企图。

孟眠冬不算重,但耗费了四十分钟到孟母的陵墓时,闻燃仍是出了一身薄汗。

闻燃很清楚,这并非因为吃力,而是因为激动。

闻燃没有余力把轮椅也拿上来,故而有了背着孟眠冬不放的借口。

身为长子的孟明春将骨灰盒从孟眠冬手中接过,放入了墓室中。

墓室阖上后,又由和尚做了一场法事。

法事过后,众人下了山去。

此时时近正午,所有人都被请回了孟家喝解秽酒。

解秽酒顾名思义就是由主人家办的为答谢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去除浊秽而办的酒席。

陈助理已买了新的轮椅来,孟眠冬换过轮椅,因为不喜欢传杯弄盏的酒席,而朝着闻燃道:“我们走好不好?”

闻燃向着没有送孟母最后一程,眼下却忙着应酬的孟父告过别,才推着孟眠冬走了。

孟眠冬低首道:“推我去我房间吧。”

闻燃其实知道孟眠冬的房间在哪里,但却故作不知地道:“你的房间在哪里?”

孟眠冬答道:“在二楼的最西边。”

孟家内设有电梯,闻燃便推着孟眠冬进了电梯。

一进到房间,孟眠冬登时瑟瑟发抖,他鬼使神差地生出了倾诉的欲望:“昨天是因为辛叔叔想要在房间里强/暴我,我才从窗户跳下去的。”

闻燃心下怒不可遏,脸上则是毫不掩饰的疼惜。

他在脑中朝系统001道:“001,这个世界可以杀人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修仙称霸夜问

    孙家几兄弟看过书信后,又将信递给孙太夫人。孙太夫人颤抖着接过信,终于觉得有些释然。她不如孙大爷想的周全,更多的是庆幸幼女不用委屈去给别人做妾室。既然一切交待清楚,从安便要着手办后头的事情。“大都督有交待,将来便是姻亲。桂花坊虽算安乐之所,对孙大爷养病却不是上佳。还请太夫人带着家里人移居芙蓉坊的东大街

  • 风流侠客傻逼官在线阅读第一节

    “主上,我们到了。”石切丸站在一座本丸前对怀里抱着的猫咪说道。………………………………………………“啊啊啊啊啊!”猫耳少女愤愤地抓挠着坐在她身边石切丸的衣袖。“为什么不是讲鬼故事比赛啊啊啊!”少女翻身起来不满地说道。“要是讲鬼故事,我保证分分钟吓哭在场的所有短刀啊!”一期一振抽了抽嘴角。“主上为什么

  • 我欲成仙第4章在线阅读

    一直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群好事的大姐才拥了上来:“沫然,没想到你藏得挺深的啊……一直跟我们说你单身,可结果……暗暗地吊了这么完美的老公?”“可不是吗……今天整个报社都沸腾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想到新业地产未来的老板娘跟我是同事呢!”许沫然是真的听得一头雾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能不能说,我

  • 末世之柳琴修仙录新能力

    尚悠猛的一回头——数十个大汉正在想她跑来,她光是看着就开始止不住恐惧了。冷静!保持清醒!尚悠对着自己暗暗下决心,千万不能慌张,现在的尚悠也是如此,虽意志力坚强,但是身体的本能不受大脑控制啊!看了一会就已经隐隐发痒,内心的一股力量在与精神抗争。“止不住了吧,哈哈哈!”阿斯莫德狂笑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