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综英美]众筹一位女主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3:01:15 作者:勇者A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众筹一位女主
[综英美]众筹一位女主
作者:勇者A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存稿中[综英美]养猫真的好费钱,求预收QAQ】本文文案:你是一名同人写手,这一天你突然想众筹码字。你在微博上发出一段剧情,让读者来决定后续走向。你创造了一位女主角,她是来自堪萨斯州,到纽约打工的女孩,她在布鲁克林租住了一间公寓。现在,游戏开始。注:现实世界与小说世界并非固定时间比例女主是个被迫玩乙女游戏的寡王别看女主有马甲,但似乎不属于马甲文==cp已定:胸口有S的蓝大个,没暧昧不买股1、是反互动文2、女主智商不大于作者智商,作者是个憨憨3、大概率ooc属于我。4、不存在多主角,为了剧情

“家父昨日才来过信,世子的确受了很重的伤,南蛮子狡诈,竟然在刀刃上涂了毒,边关军医日日守在世子身边,可那毒极为霸道,若不是及时给世子喂了解毒丸又清了毒素,恐怕世子这会儿已经不好了。世子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一切都会好转的,至于那郡主,三姑娘不必忧心,我自幼与世子相识,世子为人最是风光霁月了,三姑娘不要过于忧心才是……”

“姐姐!姐姐——”

琼兮单手托腮望向窗外飘零的落叶,午后时光漫长,伴着虫鸣,暖意的光线拢照进来,让人昏昏欲睡。

一只肉嘟嘟的小手使劲在琼兮面前挥舞,伴着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吓得她一激灵,立马坐直了身体:“怎么了!”

她又在想前几日郑絮那兄长的话了。

琼兮都能看出来,那位公子对扶羡可太崇拜了,一直都说他如何英武又受了如何严重的伤,可怜极了,再三宽慰她扶羡不会带女人回来。

琼兮不指望从他嘴里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凡事还得靠自己——毕竟也是开了上帝视角的人。

琼兮记得不甚清楚,但大致总没错了——隆昌十年的帝都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大燕的战神镇北公及其弟战死沙场,世子身受重伤归京,其长女连夜奔去边关欲杀蛮子为父报仇,却被杀害。

皇帝悲痛,直言我大燕从此少了一条臂膀,赏镇北公府万金,封镇北公幼女为县主,以抚慰镇北公府上下。

至于有没有带女人回来,她还真的不清楚。而且她模糊记得,后来那世子在书中再未出现过,既然是中毒,想必不会好的那么快,莫不是死翘翘了?

这些也是她昨夜突然记起的,尽管印象模糊吧。因为这事跟原书主线仿佛有点联系,但具体是什么联系她也不大记得了——当初看这本书就是为了看甜甜的恋爱和可爱的小女神,至于其他情节,她大部分都跳过了,如今能想起来这么点已经很难得了。

现在想来,没准就是扶羡和那郡主在一起了或是扶羡死了,林琼兮才得以和他退亲的吧。

想事情太费脑了,想这想着就睡过去了,可她其实还有个活来着——是她自己主动接的活,训弟弟。

林晏束真的是熊孩子,平时最喜欢捉弄人,家里大大小小的也就几个大人没被他捉弄过,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宠孩子无下限的林华。

方才林晏束在学堂里和三房的林晏清起了冲突,两人还打起来了,还都挂了彩。琼兮本来觉得这也不叫什么事儿啊,男孩子嘛,年纪又小,正是喜好玩闹的时候,打打闹闹的再寻常不过,可谁知正好碰上三伯父林峒来寻教授他们策论的先生探讨学问。

也是赶得巧,正碰上两人打到白热化阶段,既然来了能理事的大人,自然要教训两人一番,可林晏束是真的怵他这个三伯父。

林峒两磅进士出身,学问做的极好,可熬了十几年依旧只在国子监教书,领着个祭酒的闲职——相当于现代大学校长,闲倒是不闲,往常祭酒都挺能理事的,可自从老太爷寻人将林峒安排进去后,这祭酒就成个挂名的了,不是被人架空的权利,是林峒自己不愿管事,自上任后大小事一概不理,只一心做学问。

总之一句话,这就是个读圣贤书读傻了的书呆子,那训起人来从三皇五帝到至圣先师,引经据典长篇大论,最可怕的是他还慢悠悠的吐字,跟把钝刀子似的,能把人磨的怀疑人生。

林晏束被训过几回就留下了浓重的心理阴影,还好他的小厮机灵,见状一溜烟跑到了韶华苑搬救兵,琼兮见不得萌哒哒的弟弟可怜的小模样,好好在学堂演了一出严厉长姐的大戏,得以顺利将臭小子提溜回来。

又给他上了上好的药,而后安排了两张大字以做惩罚,自己在旁边看着,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唉,这傻孩子,不趁她走神偷偷懒就算了,还吓她一跳,简直了。

琼兮瞪他一眼:“你是不是还没说方才要和你二哥哥打架的原因呢?”

方才琼兮就问过一回,林晏束没答便也没再追问,他自以为逃过一劫,没想到他姐又想起来了,造孽哦,早知如此就不吓唬她了。

林晏束眼神飘忽:“没干嘛啊,他摔我笔了……”

这下琼兮反而更加疑惑,林晏束年纪虽小,却不是敢做不敢当的性子。她与这个突然得来的弟弟虽才相处了一个多月,可她也是真的喜爱他,一半因血脉相连的天然亲近,一半因这小子太萌,她可太喜欢了。

这娃娃自小没了亲生母亲,后娘又因有了亲生儿子对他不上心了,她作为长姐,有教导弟弟的责任——且这娃娃聪明过人,可不能折在她手里。

想到这,她挥手叫来林晏束的小厮鸣叙道:“你说。”

小厮鸣叙今年不过十三岁,是和林晏束一起长大的,这会儿先偷偷瞧了一眼小主子,林晏束要说话,又被琼兮瞪了回去。

鸣叙才道:“回姑娘,是二公子在背后胡乱议论您,被主子听到了,一时气不过争论起来,又差点动了手。”

哦,竟然还是因为她

琼兮换了个姿势靠着,饶有兴趣的问道:“议论我什么了?说来听听。”

鸣叙迟疑片刻,又抬眼看了眼林晏束——看来林晏束这小小一只蛮有威严的——然后弯腰道:“二公子说您、说您未婚夫不要您了,您日后嫁不出去,就是老、老姑娘了!!”

“扑哧!”琼兮没忍住笑出来,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道:“还有什么”

小孩子可真有趣,就为这几句话就要打起来吗?还有那个林晏清,小小年纪怎么就知道这个了?

“没、没了。”

鸣叙有点傻眼,并不明白为何琼兮被人编排嫁不出去还仿佛——挺高兴的模样

琼兮没有不开心,林晏束更不开心,气的脸颊鼓成了个包子。

他姐姐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怎么被人骂还这么开心呢!他之前死活不说就是怕伤了姐姐自尊心,尽管他尚年幼,并不如何理解自尊心是怎么回事,但他直觉姐姐被这样说该是十分不开心的。

就皱眉看向琼兮道:“姐姐,他那么说你,你不生气”

“傻小子,我生什么气。”

琼兮揽过林晏束,半搂着这个小豆丁。若是从前的琼兮也许会生气,可她,一个活了二十多年的成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且现如今她巴不得一辈子嫁不出去呢,一个过,想咋滴咋滴,多滋润。

“你要知道,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自己过得舒坦,管别人说什么作甚?流言蜚语都是那些个闲的没事干的人才说的,你若为此生气才不值得。你看,我会因为他这样说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吗?以后和气一点,别为这些小事生气才是。”

可能是穿了一回让琼兮看开了许多事,这些日子她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舒舒服服在林家住着,又想起自己上辈子被那个没见过几回面的未婚夫气成了河豚的模样,不禁暗地批评自己,她终究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了,否则也不会买醉乃至丧命。

爷爷从小教她万事都要放宽心,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千万别因别人的过错为难自己,憋出气来不过也是徒给别人添笑柄罢了。

尽管如今再说这个也晚了,但经历过一回生死,又反思这么长时间,她凡事都比从前看的开了。

她曾为这些吃过亏,不想让林晏束也因这个吃亏。

且她也看出来了,她这个小弟弟聪明归聪明,终究是太重视别人对他的看法了——也许是自幼丧母的原因吧,缺了母亲关爱的孩子,难免有些缺陷。

但是当然啦,理是这么个道理,谁都懂,但要做到可太难了——琼兮自问自己俗人一个,也不大做的到,她只是尽力而已。

她这个性子,自小就暴躁,别人说一句她顶十句,恐怕也不好改。

想到这,琼兮幽幽叹了口气,其实她的人生准则是别人欺负了自己一定要十倍还回去的,她也不是真的要弟弟做个圣人,否则那得多无趣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不过是要将道理说清了,到底日后如何做,还得看林晏束自己的抉择。

看着林晏束似懂非懂的点头,琼兮揉了把他的头发,接着道:“且你听他这样说了,去告诉你三伯父才是正理,小小年纪学那长舌妇的做派可不值得学习,后自有他父母教训他。遇到这种事,动手是下下策,你该学着动脑子——”

“说的对。”琼兮还未教育完,就被突然进来的林华打断,“你姐姐说的对,日后可不许跟只知道打架了,再说了,打架不晓得叫人打,还非得自己上。”

林华进来,看到儿子青了一块的左脸心疼道:“看看这让人打的,疼不疼啊?”

亲爹没错了。

林晏束倒是挺倔,闻言立即反驳:“我不疼,二哥比我惨多了!”

林华瞪他:“诶,你还挺骄傲是不是”

林晏束抿着唇不说话,小模样可怜极了。看的琼兮有点不忍心,把小豆丁往自己怀里按了按道:“爹,林师傅最近新做了一道点心,是用桂花做的,特别好吃,女儿让他给您做点”

林师傅是老太太特意给琼兮的糕点师傅,她这个爹特别喜欢。

林华瞪了儿子一眼,矜持的点了点头,又对林晏束道:“昨日忙,忘了给你检查课业,现下无事,你去把课业取来,我看看。”

“是。”林晏束巴不得快点离他爹远点呢,闻言立马跑了。

林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这小子,他有那么可怕吗?

琼兮亲手给林华沏了杯茶,问道:“爹爹,找女儿何事”

林华端起茶盏,用盖子拂去茶叶片,轻笑:“你又知道了”

琼兮心里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林华特意支开林晏束,自然是有话跟她说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老婆是牧师可惜了我

    月明星稀,正是惬意的好时节。月光下,府里的后院里,中年人在问着少年人为什么不杀人。项良生坐在小湖边的假山上,隐隐能望到王家庭院的高阁,项良生盘起双腿坐直,说“黑骑那边的消息说,这处庭院是花家的产业,想来也是,不然早就该被王家或抢或买了过去,要我说,王家人人都聪明,可是偏偏装作不懂他们主子的心思,迟早

  • 我们这是偶像剧啊![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十节

    闻着这个蔬菜的味道,老者神情忍不住的为之一振,番茄的清香伴随着鸡蛋淡淡的香味飘散在整个大厅之内,就算是早就尝过这个味道的柳妍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当那盘番茄炒鸡蛋上了桌,老者的目光已经彻底的被桌子上的菜品吸引了过去!老者虽然身份尊贵,但是也算是一个饕餮食客了,各式各样的食材不知道吃了多少,但是直

  • 异界之暗影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福头一回出远门,倒没有旁的小孩子那样兴奋,王惠有一辆夏利车,还是她开车,郭德纲不会开车,坐副驾驶,两人不时聊些话题,大福听不太懂。后座除了大福还有个留着小辫儿的男孩子瞧着比家里哥哥应该大些,大福又偷偷看一眼人家的脸——白白净净的像是桂花糕,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饿了,胖胖的手指头含进了嘴里,然后一只手伸

  • 火影世界的大绅士之第五章

    黑气在这一瞬全部从手冢国光的身体里顺着木刀涌入花曜体内,不二周助凝视着那让人心惊的未知黑气伸出手想要阻止,却被花曜的目光所制止。等手冢国光身体里所有黑气都被抽干之后,一直强撑着的身体一软就倒向了花曜。看花曜毫无压力地接住了手冢国光,不二周助赶紧上前从脸上染着一层不正常红晕的花曜手里把手冢国光接了过来

  • 女宗男门徒在线阅读第4节

    半晌,安静的大厅里面,一堆人抱着头不敢动弹,三个匪徒互相看了一下,眼神里面带着疑惑,“手雷呢,怎么不炸?”三个人再看向周星星丢过来的手雷,才发现是一只黑色的鞋子,还散发着浓烈的臭味,就是隔着面罩都能闻见那股味道。“怎么样,我的香港脚正宗吗?”周星星贱兮兮的声音从椅子后面传了过来,带着标志性的贱笑。“

  • 开局从一颗蛋开始消亡

    做完这手势,闻清映目光朝外一瞥,忽然看到陶令站在门口。双方视线撞上,怒意从闻清映脸上隐去,过程不算快,但是极其自然,也没出现被撞破什么的尴尬神色。那男人顺着闻清映的目光回头,陶令得以看清他长相,很硬朗也很帅气,至少从面上看不出他在强迫或者威胁闻清映。就在陶令准备要进店的时候,路边豪车的车窗忽然降了下

  • 九天大主宰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小湖姜勇回到山谷,放开神识快速的向山谷深处飞去。神识看到前面有十几只铁甲地魔兽,铁甲地魔兽长的跟外界的猪很像,有两颗半尺长的獠牙,非常的坚硬,身上厚厚的甲壳一般的灵气很难刺穿身体,搜索脑海里关于铁甲地魔兽的信息,铁甲地魔兽的浑身唯一的弱点在两只前腿中间,铁甲地魔兽是五级魔兽,魔兽到了五级有的魔

  • 三国之传奇法师在线阅读独阳之地

    扶风县明山的西观峰,供奉的是云霄仙子的转世之人——聂云霄。聂云霄既是妙手回春之神医,又是仗剑除恶的女侠,颇得民间赞扬,后因救汉明帝而被封为救世金仙,建观西关峰受千年香火。明月山下有一个村落,名为桂花村。桂花村交通闭塞,却比西观山还要出名。原因无它。桂花村如那西游记中的女儿国一般,几百年来从未诞下一个

  • [猎人同人]旅途(奇杰)第一章 幕后黑手

    “孩子,阿莲,你们看见了吗,听到了吗,我成功了,我终于把仇人一举杀光了,什么黄河四虎,统统都只是蝼蚁,任我踩死,哈哈哈哈。”无姬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仰天大笑。“呲——”这是切肉的声音,在无姬笑到最后一声的同时,突然发现他看天的角度不一样了仿佛天空离他越来越远了,不对是他变矮了,可是人怎么会突然变矮

  • 断刀红尘在线阅读往事如烟(1)

    时间点是从白子画削去手上绝情池水伤疤回绝情殿之后接起……七杀殿,竹染走进冰室里,缓缓靠近琉夏的冰棺,看着她栩栩如生的容颜,用手抚摸着凉彻刺骨的坚冰,思绪也飘到了很多年前……那年他七岁,他的娘是个漂亮温婉的女人,只是脸上总带着他不明白的淡淡哀伤,有时候脾气会变得阴郁古怪起来。他娘只教他武功,从来没有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