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全职]情感缺失治疗计划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3:20:27 作者:晚时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职]情感缺失治疗计划
[全职]情感缺失治疗计划
作者:晚时晴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治疗情感缺失症,商融接受好友安利,进入一款全息式攻略游戏——《恋与荣耀全明星》。这款据说风靡万千少女、拥有四十四个男主的恋爱游戏,拥有号称强大却让人感觉无所适从的奇怪系统:看似是和现实中一样的身份家庭和工作,但每天醒来必须靠签到决定今天的运势、抽卡决定今天遇到哪个男主、在各种大事小事做选择才能成功刷取对方好感,拿到规定的好感值才能开启约会获得羁绊卡。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性化的一面,比如男主们的初始好感取决于见面时她的打扮和所作所为,还有额外容貌气质分加成。于是,热衷挑战自我的商融,跃跃欲试瞄准了

明格熟练的做着日本料理。

明台:“饭做的怎么样了?”

明格:“马上就可以了!”

明台:“我要给炸、弹定时了!你需要多少时间?提前声明啊!我不能给你留太长的时间,时间越长,被发现的几率就越大,一旦被发现了,就是混战,我们谁的任务都完不成!”

明格一边做饭,一边道:“爆炸时间,要按照火车到达镇江前,最后一个弯道以后一分钟来设定!”

“你们要在弯道下车?”

“是!”

“那也是我计划的下车地点!”

明格顿了一下。“我知道……”

明台皱着眉头,惊讶的看着明格。“你上次来军校,是不是就是为了跟老师商量这件事?”

“明台……你太聪明了!你的聪明很有可能给我们惹来杀身之祸!”

“让我说对了?”

“你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剩下的,你能猜就猜,猜到了,就不要说出去!猜不到,就当是给你我留一条活路,这次行动成功后,就什么都过去了!”

明台眯了眯眼睛,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明格。

明格:“还有一件事,应该可以告诉你了!我们的爆破行动,就安排在我下车以后!”

明台上前一步,立即道:“你们也要爆破火车?!”

明格点点头。

明台:“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你完全……”

明格:“我们的行动计划,不能提前暴露!”

明台使劲的皱了一下眉头。“这种事情我们能不能事先沟通一下!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的危险!”

明格:“对不起!我得遵守上级的指令!”

明台:“你知不知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以为你们的计划就有多缜密吗?我会把炸、弹推到餐车的中央,在他们中间爆炸,以确保万无一失!你们就能保证能达到这种效果吗?!我告诉你,这次行动的成果,是属于我们军统的,你们顶多就是辅助!不对,现在是你们合作时期……”

明格一惊,立即捂住明台的嘴巴。道:“告诉你了,猜到了别说!这是秘密合作,秘密合作!”

明台点了点头。

明格松开手。

明台冲地下吐了口唾沫,嫌弃道:“一股子腥味儿!”

明格抿了抿嘴,继续做饭。

明台挑了挑眉。“以前竟不知道,你还会做日本料理。”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想吃吗?”

“还是算了吧!他们都要死了,就不跟他们抢食了!”

明格轻笑一下,道:“我保证,这是他们吃过的,最好吃的料理,也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道美味。”

明台正在安炸、弹,突然日本的那个上尉军官开门进来了。

明格和明台立刻转身看着他。

日本军官:“美子小姐,菜做好了吗?”

明格笑了一下。“很快做好了!您有什么事吗?”

日本军官:“要是做好了,请给我留一点。”

明格愣了一下。“啊?”

日本军官笑着解释道:“我也是名古屋人!很久没有尝到家乡的味道了。”

明台惊奇的瞪了瞪眼睛。

明格放松式的笑了一下。“当然可以!没有问题!”

“那就谢谢美子小姐了!辛苦辛苦!”

日本军官刚想关上门,突然又进来。

二人立刻又看向他。

日本军官:“怎么没看见惠子小姐啊?”

明格:“熬……她去厕所了……”

日本军官点点头,再次关上了门。

二人吓得转过身,明格不停的喘着气,明台愣愣的盖上装有炸、弹的盒子。微张嘴巴,愣愣道:“你们刚才就不能说个别的地方吗?非要说名古屋,这车上是有多少名古屋的啊!”

“又不是我说的……”

程锦云轻轻敲门。

明格:“请进!”

程锦云:“组长!找到文件了!第一节车厢,32号桌椅,一个穿着西服的日本要员!”

明格:“毒蝎!你带着锦云去拿文件!”

明台:“那你呢?”

明格:“刚才的那个上尉军官不是善茬儿!锦云,让我们做饭的那个军官,你还记得样子吗?”

“记得!”

“那好!你就说,我在这节烹饪车厢等他,给他留了一些家乡的美食,请他过来品尝。你把他引过来,剩下的,你就不要管了!”

“是!”

明格:“准备行动!”

明台和程锦云推着餐车走了,明格一个人留在了烹饪车厢里。

不一会儿,程锦云和那个军官一前一后进了车厢。

明格微微一笑。程锦云会意,出了车厢。

“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门外的声音让那个日本军官驻足。

“我是小野三郎。”

“你不是!你不是小野三郎!”

车厢外立刻交起手。明格一把从背后抱住那个日本军官不让他出去。军官不停的和她挣脱,打碎了桌子上的碗和杯。

车厢外的明台和那个共、党特务立即往烹饪车厢跑去,程锦云拿着手、枪在门外打掩护。

明格的力气没有那个日本人大,只能勉强制服,共、党特务连忙跑进来,明格瞪大眼睛,日本军官已经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

日本军官费力把明格推开,转身就要开枪,明台一把拿起酒瓶砸到了他的头。明格转身拿起桌上的切菜刀就攮进了他的胸口。

明台愣了一下,他这是第一次看见她杀人,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程锦云被逼退到车厢。:“组长,快顶不住了。”

明格和明台蹲在受伤的共、党身边。

那人艰难的说道:“宪兵们已经冲过来了!文件拿到了吗?”

程锦云:“拿到了!放心吧!”

共、党:“你们先走!一定要把文件送出去!”

明台:“我们不能把你扔在这儿!”

明格:“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名同志!”

程锦云:“一起走!”

共、党:“火车就要爆炸了!再不走谁都走不了!”

明格:“锦云!我相信你的能力!你先离开!”

程锦云皱眉,连忙道:“不行,组长,我不能把你们都扔在这儿啊!”

明格怒吼:“程锦云!现在不是你重情义的时候!你身上,有着关乎数万中国人性命的文件,你必须离开!我们三个人的命是小,那些数万中国同胞的命是大!!”

那个共、党又拿起手、枪,向车厢外的走廊里开了两枪,打死了几个日本人。

明格冲程锦云喊道:“他在用生命掩护你,外面没人了,你快走啊!”

程锦云抿了抿嘴,最后立即冲了出去。

共、党捂住肩膀,回来说道:“我的伤只会拖累你们!我留下来狙击敌人!你们也走!快走啊!走!”

明台率先站起来:“走!”

明格不愿起身。

明台大吼:“走啊!刚才你怎么说程锦云的!怎么到你这里就不行了呢!走啊!”

明台一把拉起明格,离开了。

就在明台和明格跳下火车的时候,火车瞬间爆炸……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火光四溅,装点了黑夜。

黎叔,于曼丽等人还以为明格和明台没出来,焦急的看着车厢的方向,于曼丽都要哭了出来……

黎叔:“锦云!他们人呢?”

程锦云留下眼泪:“我们遇到了一个我们的人,组长让我带着文件先撤了出来,他们还在里面……”

黎叔:“啊?”

程锦云:“组长……你们可一定要出来……”

另一边的树林里。明格蹲下身子,痛哭:“那个共、党我从来没见过他,我根本不认识他,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明台抱住明格,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好了……别哭了……你知道他的名字的!”

明格抬起头。“我知道?”

明台认真道:“他叫共、产、党人!”

明格不停的流着泪。

明台:“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我们必须得快走!”

明格站起身,正想走,发现脚崴了,疼得厉害。

“怎么了?”

“刚才跳的时候,崴到脚了。”

“我扶你!”

“不用……”

明台没有听她的,依旧搀扶着她。

“你不用扶我,只是脚崴了而已,我自己能走!”

“我们的政策和你们一样,优待俘虏!”

明格不高兴的问道:“谁是俘虏?我早就说过,不用你送!”

明台妥协道:“行行行!不是俘虏!是伤兵!是我明台的妹妹!”

明格笑道:“你还知道我们的政策啊?”

明台得意道:“那当然,在法国的时候,我还参加过左翼的读书小组,看过不少有关共产主义的书!回国以后,咱大姐管的严,我就看得少了,不过我对你们的进步思想还是很感兴趣的!要不是老师把我拉进了军统,我很有可能……”

明格笑道:“很有可能就成了我们的俘虏?”

明台:“什么俘虏不俘虏的,都是抗日,在哪边不都一样吗!”

明格点点头:“虽然都是抗日,但是绝对不一样!

明台反问:“绝对不一样?”

明格:“嗯!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在法国还干过这事儿呢?我竟然都不知道!”

明台:“你怎么会知道?那时候你还没来法国呢!”

明格:“对啊!怪不得你学习不好呢,原来是一颗爱国的心在作祟!”

明台笑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啊!”

“明台……”

“嗯?”

“你老师最近怎么样了?你们还联系吗?”

“自从回到上海,就没在联系了!”

“熬……”

“怎么想起问他来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

“你不会是……”

“不会!”

“我还没问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也是,是我想歪了!老师可比你大了十几岁呢!”

凌晨,天在慢慢变亮。

明台扶着明格,突然听见前方有人。

前方的人也听见了声音。黎叔:“隐蔽!”

明台阻止明格继续前进,将她拉到树下:“你在这儿待着别动!”

明台上前两步。

郭骑云小声道:“组长,是你吗?”

明台也小声道:“是我。”

郭骑云冲黎叔说道:“自己人!”

双方汇合。

明台拉住明格,道:“是自己人!”

黎叔看见明格。“你没事吧?”

“没事!脚崴了!”

程锦云上前扶住明格。“组长……”

明格安慰的抱了抱程锦云。“放心吧!我没事!”

明台走到郭骑云面前。

“组长!”

明台看了眼其余陌生的人。“他们是谁?”

“他们是上海地下党!”

明台看向黎叔,黎叔也看着他。

“怎么称呼?”

“叫我黎叔吧!”

明台点点头。“我们得马上离开这儿,日本人马上就到了!”

明台回头看向程锦云,笑道:“惠子小姐,后会有期!”

程锦云笑道:“后会有期……”

明台:“保重!”

明格就叫道:“哥,你等一下!”

明台回头看向她。“怎么?叫我哥了?舍不得我走啊?”

明格:“经历了这次生死!我想向你要样东西!”

“什么东西?”

“明家香!身上的炸、药味儿太重了,用它掩掩!”

“臭丫头!原来你是有求于我,才这么客气的啊!”

“给不给嘛!你不给我就告诉大姐,说你回上海了,不回家!”

“别别别!”明台拿出明家香递给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个大男人,还会随身带着它的?”

“切!我要是还不了解你这个浪荡公子!那我这二十一年算是白活了!”

明台催促道:“行了快走吧!”

明台回头看向郭骑云和于曼丽。“撤!”

于曼丽临走时,皱着眉头,扫了程锦云一眼。

明格回家后,看见明镜坐在沙发上。

“大姐……我回来了……”

明镜回过头,声音疲惫道:“你还知道回来!”

阿香在旁边说道:“二小姐,大小姐等了您一夜!”

明格上前。轻声道:“大姐,对不起……”

明镜起身,闻了闻。“你喷了香水,你去了哪里?”

“我……酒吧……”

“你!”

“大姐……我就是想玩一玩!是我玩的太尽兴了,忘记告诉您了……”

“算了!阿香,带二小姐去洗澡!”

“是!”

明格笑道:“谢谢大姐!”

明镜无奈道:“女孩子家家的,少去那种地方!”

“知道了……”

行动完成后

黎叔收到了一封电台,是党中央寄过来的:此次行动,打击了日寇,震慑了汉奸。特此表彰参与樱花号行动的全体成员。

黎叔看后,微微一笑。

明格正在卫生间沐浴,突然听见卧室里电话铃响。瞬间起身,换上浴袍。

“喂!”

“雪狐,任务完成的不错!”

“老师!”

“这次粉碎行动,上峰对你们上海地下党,锄奸小组大大赞赏!尤其是你,周•恩•来总书记对你是赞不绝口啊!明格啊,老师为能有你这样的学生而感到骄傲啊!”

“老师,其实这次能顺利完成任务,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没有组员程锦云的配合,黎叔的策应,还有军统方面的帮助,我们不可能拿到文件!”

“所以,这次你将代表,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南方局,中、共中央社会部,去向军统上海站情报A区行动组,表达我们共、产、党最真挚的感谢。虽然,我们和军统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但是毕竟,我们还是需要客气一下的,这也是周•恩•来总书记的意思!”

明格微微一笑。“明白。”

上海某街道某影楼外

林参谋向明格伸出手。“你好!我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鄙人姓林。”

明格笑着与他握手。“林参谋好!我是中、共中央社会部核心小组成员,雪狐!”

林参谋:“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其实你们不必这么客气!”

明格:“应该的。这次多亏了明台,不然,恐怕我们都没有机会上那趟专列。”

林参谋笑道:“我正要进去给他们授勋,一起吗?”

明格优雅一笑。“好!”

影楼内

明台、于曼丽、郭骑云三人立正,目视前方,站在一张长桌子前,林参谋和明格站在旁边。

林参谋:“本人奉上海站情报科科长毒蛇之命,前来替各位授勋。鉴于上海A区行动组,成功实施粉碎计划,爆破樱花号专列,特晋升组长明台为中校军衔,并授予四等云徽勋章一枚。”

明台转身,冲林参谋行了一个军礼,随后又转身目视前方。

林参谋接着道:“于曼丽,郭骑云,因在粉碎任务当中的出色表现,特晋升为少校谍报员。”

二人转身,立正,行礼,随后又转过身去。

林参谋:“你们的军衔,在局里的纪录上,已经升级了,勋章也会保留在你们的档案里,待你们返回以后,再行授勋。祝贺你们!”

三人立正,齐声道:“谢谢长官!”

林参谋微微指了指明格,道:“这位是中、共的雪狐同志,相信你们已经不陌生了!”

明格立正,冲三人行了一个军礼。三人半转身,也回了一个军礼。

明格站直了身子,笑着轻轻开口:“我代表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南方局,中、共中央社会部,向军统上海情报站A区行动组,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明台:“大家都是为了抗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明格:“明组长谦虚了!”明格看向林参谋,道:“这次关于樱花号列车的军事合作,双方进行的十分愉快,也许,我们还会有机会再次合作。”

林参谋:“那是当然!”

明格:“那我就先告辞了!”

明台立即道:“不行!公事谈完了,还没谈私事呢!待会儿,哥请你吃饭!”

明格轻笑。“那好吧。”

林参谋看向三人,道:“二位先请吧!我跟明组长还有事情要谈! ”

于曼丽和郭骑云立正,齐声:“是!”

明台:“请!”

林参谋和明格笑着坐下,明台去倒了两杯水。

林参谋:“明台啊,你们实施的这次行动,在局里,可谓是一鸣惊人啊!真不愧是王处长的高徒!”

明台微笑。“过奖了!”

明台递给林参谋一杯水,林参谋接过。“谢谢!”

林参谋又道:“我临来的时候,王处长托我给你带来了一份,他曾经拟订的,上海A区行动组刺杀伪政府官员的名单,还有一份计划表!你现在可以继续执行他的计划,但是一定要得到你的新任长官毒蛇的首肯,才能行动。”

明格笑道:“你们在谈军统中的事,我一个共、产、党听着好吗?”

明台反驳道:“那怎么了?你会说出去吗?”

明格:“自然不会!”

明台:“那就是了!你是我家人,听了又何妨?!不过……”

明台无奈笑笑。“我来到上海以后,还没见过这位新长官,能安排一次我和毒蛇的见面吗? ”

明格一听,眨了眨眼,喝了口水。

林参谋笑了一下。“毒蛇说了,该见面的时候,他会主动跟你见面的!毒蛇特地叮嘱我,说,现在的76好,一个是情报处处长汪曼春,一个是行动处处长梁仲春。他们俩,才是你要面对的劲敌!粉碎计划让毒蛇很看重你的能力,他相信,你一定能够接替毒蜂在上海的位置,成功的站稳脚跟。”

明台微微一笑。“是!”

明台轻轻扬眉。

林参谋看明台的眼神一低,笑了一下。“有什么打算了?”

明台叫道:“明格!”

“嗯?”明格猛地抬头,她以为没有她什么事的,所以一直趴在桌上发呆!

明台看向林参谋,带着狠意的说道:“请你转告毒蛇,我给汪曼春准备了一份厚礼!”

明格一听,低头思索着……随即想到什么,朱唇轻启,狠戾道:“明台,这份大礼,也算我一个,我也想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林参谋盯着明台的眼睛,又看了看异常狠戾的明格,不一会儿,笑道:“好啊!不过,行动计划还是要得到他的首肯,才能执行!我提醒你啊,这个毒蛇对自己的手下要求非常地严格,必须绝对的服从命令,凡事都得按照程序走,切记,千万不能先斩后奏!否则……”

明台听着他的下文。林参谋接着道:“他会把你赶回军校去的!”

明台:“这是他原话?”

林参谋:“就算是吧!”

明格笑道:“林参谋!麻烦你跟这位毒蛇长官说一下,就说,共、党雪狐携锄奸小组愿意协助明组长,听他号令,共同完成这份大礼!”

明台冲明格笑了一下,明格也勾了勾嘴角。

林参谋点点头,随后站起身,明台和明格也站起身。

林参谋:“你还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的吗?”

明台:“我还是想见他一面。愿意当面聆听他的教诲。”

林参谋:“好!一定转达!”

明格回去之后,就像袁国平老师发了一个电台,内容是:申请组织批准,锄奸小组在新年之前刺杀汉奸汪芙蕖!

很快,电台就发了回来:同意刺杀汪芙蕖。

花店(锄奸小组秘密联络点)

明格站着,刘小雨,刘大力,程锦云坐在桌子前。

明格把汪芙蕖的照片,放在桌上,轻轻开口:“此人名叫汪芙蕖,咱们都在上海混迹,我相信,你们应该认识他吧!”

三人齐声道:“认识!”

“好!提前声明,此次行动由军统毒蝎指挥,他们为主,我们为辅!目的是,成功让他见不到明年的太阳!”

程锦云听到明台这个名字,眼神微低,像是在想些什么。

明格看见了程锦云细微的表情,便问道:“锦云,你跟毒蝎有过碰面,要不,这次你再……”

刘小雨立即道:“组长!你可不能这么偏心!上次我想跟你参加行动,因为不会日语,被淘汰掉了,换成了锦云姐!这一次,不就是杀个汉奸嘛,我刘小雨还是有能力的!”

刘大力宠溺一笑,道:“组长,让小雨去吧!她现在啊,可想在你面前大显身手了!”

明格笑道:“好吧……小雨,那你就跟着我……到时候,一切行动听指挥!”

“是!”刘小雨蹭的一下站起身。

幕间

新政府办公厅,明楼办公室

阿诚将明楼的大衣边挂上边说:“明台那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什么计划?”

“他准备送给汪曼春一份大礼!”

明楼等着下文。

阿诚接着道:“计划在新年刺杀汪芙蕖!”

明楼愣了一下,低头想着什么。

阿诚道:“还有,明格让林参谋带给毒蛇一句话。”

明楼淡淡道:“她要参加行动?”

阿诚瞪大眼睛,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

明楼:“她的原话是什么?”

阿诚叹了口气:“共、党雪狐携锄奸小组,愿意协助明组长,听他号令,共同完成这份大礼!林参谋那边还在等我们的回复!”

明楼继续低着头,狠狠说道:“汪芙蕖附逆为奸,该死!”

阿诚点头。

明楼继续道:“二十年前,他设计陷害我父亲,导致我父亲早逝,为了谋夺我明家的财产,又派人来害我姐弟,刺杀过程中,却误杀了明台的生母!此仇不共戴天!他想杀汪芙蕖,是有个人恩怨!”

阿诚奇怪的问道:“那明格呢?她为什么那么积极的想要刺杀汪芙蕖?而且还甘愿听明台的指挥,她可是从小就要强!”

明楼长长的叹了口气。“明格就更惨了……当年,她们陈家在上海,也是有名的从医世家,汪芙蕖有意拉拢,可是明格的父母,始终不愿意助纣为虐,汪芙蕖一气之下,就以陈氏夫妻是红色资本家为由,当众枪毙了……当时,小明格就在刑场下,亲眼看见了自己的父母死在汪芙蕖的枪口下!所有人都以为她年纪小,记不得这些事,可是我知道,她一直都在隐藏自己对他的恨意。”

阿诚:“怪不得……”

明楼:“她一直就想跟她的父母一样,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因为大姐喜欢钢琴,她又懂事,才去法国学习音乐。如今,她即将要上医科大学进修,又加入了我党,她父母走过的路,没走过的路,她都走了一遍!就差报仇雪恨了!”

阿诚:“要下令申饬明台吗?”

明楼立即摇了摇头,道:“不!他很聪明!下令申饬他,他就会知道,我了解他的家世。况且,既然他们已经开始打算了,就算明台不去,明格也一定会去的!她并不归我管辖,我猜,她应该已经向上峰申请了这次行动!”

阿诚:“也是!雪狐想杀的人,可没有一个活着的!”

明楼坐在沙发上,问道:“汪芙蕖?他最近在做什么?”

阿诚也坐下来,道:“原田熊二被我们干掉以后,汪芙蕖就给战争指导课的经济顾问青木健次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被中统方面的特工截获了!”

“青木健次跟原田熊二一样,都是战争指导课有名的经济顾问,原田熊二没有来成上海,汪芙蕖贼心不死,是想另请高明。跟中统交涉一下,我要尽快知道这封信的内容!”

阿诚:“那……明台那边呢?”

明楼:“回复他,同意刺杀汪芙蕖!”

阿诚:“是!还有别的话要嘱咐他吗?”

明楼:“谨慎行事!”

阿诚点点头。“好!”

明楼动了动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想到从今以后,上令下达都是让明台去出生入死,我就恨不得宰了这个毒蜂!”

“大哥,别生气了。”

“不生气?兄弟做到这个份上,我跟明台还算是什么兄弟吗?”

阿诚依旧安慰道:“你们不是普通的兄弟!”

明楼轻笑了一下。“对!我们是上下级!”

“对了!他还有一个要求!”

“还有要求?”

阿诚无奈道:“他说,他要当面聆听毒蛇的教诲……”

明楼觉得有些好笑。“当面聆听教诲?”

阿诚也笑了一下。

明楼拆穿他,道:“倒不如说,他想知道,谁在背后指挥他行动!他不喜欢被人控制,打小就这样!”

“那……我怎么回复明台?”

“这还用我教你?不见!”

这日早上

一家人准备吃早餐。大姐坐在桌子的主位明格坐在旁边,阿诚挨着明格坐。

明镜看了看手中的信,瞧了眼阿诚。

阿诚看着手中的报纸看得认真。

阿香把一盘包子端来,放在桌上,又走了,明格没等明楼,拿了一个,吃了起来。

明楼穿着家居服走过来。“早啊!大姐!”

“啊!早!”

阿诚:“大哥,早!”

明格:“大哥,早!”

明楼坐下来:“早!”

阿诚瞅了一眼明楼,递给他报纸:“这是今天的中华日报。”

明楼拿着报纸,读道:“汪主席的和平大业是唯一赢得这场战争的法宝。”

明格一边吃包子一边冷哼一声。阿诚一边喝粥,一边配合道:“谁写的啊?这么无聊!”

明楼:“你不知道是我写的?”

明镜一听,斜了眼明楼。

明楼只好解释道:“他们主编胡先生,亲自登门,请我给他们报社写一篇社论,推不掉啊!”

阿诚抿了抿嘴,吐槽道:“不务正业!”

明格配合道:“说的对!”

明楼放下报纸,语气有些憋屈道:“大姐啊,咱们家的孩子越来越没规矩,您不管管?”

明镜:“我连你都管不了,我还能管谁啊?”

“又是我的错?!”

三人微微一笑。

明镜:“对了!这也快过年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你看家里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呢。”

明楼点点头,看向大姐,试探性的问道:“明台回家过年吗?”

明格也看向大姐。

明镜一边喝粥一边答道:“前两天哪,发了封电报回来,说是留在港大过年了!”

阿诚和明格看了明楼一眼,三人对视一下。

明镜接着道:“这兵荒马乱的,我也没打算让他来回奔波。”

明楼点点头。“嗯!这样也好,正好,趁着假期可以补习一下功课,下个学年啊,我想让他参加巴黎大学的研究生考试。”

明镜一听,立即点点头。随后给了明楼一个眼神,让他支开阿诚。

明楼:“阿诚啊。”

“嗯?”

“吃好了,去把车准备一下。”

“嗯!”

阿诚把最后一口粥喝完,就起身离开道:“大姐大哥慢吃!”

明镜微笑着,看着阿诚离开。

明楼问道:“什么事啊?”

明镜交给明楼一封信,道:“桂姨来信了!”

明楼接过信,打开看。

明镜:“说是她在乡下的日子啊,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明楼:“他想回明家?”

明镜点点头。

明楼收起信。“那您的意思呢?”

明镜叹了口气。“桂姨毕竟在我们明家做了那么多年功,你看,能不能帮我劝劝阿诚?她可是阿诚的养母,他们俩的关系……”

明楼立即摆了摆手。“我看不可能!阿诚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我看谁劝他,他都不会答应!”

明格也道:“我同意!这封信就相当于阿诚哥的噩梦!”

明镜:“当我没说!吃饭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

  • 向往的生活:神级选择之第二章(2)

    深夜12点,鲸市深海研究所的会议室里,依旧灯火通明。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究竟该由谁来照顾美人鱼这个话题。之前就说过,整个研究所上上下下都对小美人鱼的事情极度重视,如今连华国政府都被惊动了。上面甚至放出话来,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这只美人鱼。既然上面这么重视,那研究所的领导肯定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

  • 神途之卿本倾城两章合并(七)

    第十三章谋划众人在山贼的带领下来到了山贼的老巢,说是老巢其实就是山腰处的若干个山洞而已,条件可真算是惨了点儿。除了一个洞中是石床其他都是简单的树枝扎绑的简易床,甚至还有几处干脆是地上铺了些茅草当床,做饭的锅就架在几块石头上了事,条件真是惨的不能再惨了,这和野人还有区别吗?三爷几人看到这番情景后眉头紧

  • 神仙微信群之第一章(1)

    露西·哈特菲利亚,死于阿库诺诺基亚手里,再次醒来之后成了一个叫贝拉的姑娘,这个女孩子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丢弃了,被路人捡到后收养,冠上米霍纳的姓。米霍纳夫夫是一对同性恋夫夫,没有孩子,无意间发现了贝拉之后,欢欣的领养了她,他们两个一个是历史学家,一个是植物学家。贝拉小姑娘的日子挺好的,但是在她十八岁

  • 我引导了神道复苏在线阅读第八章

    湍急的水流哗哗作响,似乎在警示述说着什么似的,前一秒还在为烤鱼太烫而懊恼的天行,顿时心生警惕。双眼四处巡视,寻找着原因的根源。很快就找道了这个漩涡。旋涡不深不浅,约半米左右,湍急无比,带动着整条河流极速流动,旋涡最中心似乎有什么在吸收着这溪水似的。天行一个探测术过去,一个资料片映入眼帘。水元素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