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我这么强[系统]之第六章(6)

2021/10/15 7:21:26 作者:虽矣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这么强[系统]
我这么强[系统]
作者:虽矣来源:晋江文学城
【练笔,缘更】莫非:我这么强,全靠系统。唐晓月:呵呵。温长天:呵呵。苏琪:呵呵。赵蒙:呵呵。徐双湄:呵呵。系统:呵呵呵呵这锅我不背。本文将于11.3入v,届时三更,谢谢小天使支持正版~高亮注意:本文慢热,毫无阅读意义,请慎重点击。谢绝转载,禁止撕逼。接受所有意见,改不改看作者心情。以及本文虽然是真·慢热,但是没有写废话,出场的人物都有用。

符锦连忙起身退开几步,恭敬行礼,出声领命之前,暗自咬一咬牙,委屈地道:“皇上,臣妾不懂。”

“不懂什么?”萧仲麟睨着她。他已经对她表明态度。

符锦微垂了头,愈发委屈,“皇上答应过臣妾,臣妾进宫之后,定会善待。眼下臣妾不求什么,只想尽心服侍皇上,都不行么?”

萧仲麟反问道:“朕几时委屈过你?”

“皇上总是不肯见臣妾。”符锦缓缓抬起头来,眼中浮现泪光,“臣妾不明白因何而起。难不成,真如坤宁宫里的人所说的那样……皇上疑心臣妾已经失了清白之身?”

“……”许持盈会让坤宁宫的人散布这种闲话?他不相信,“哪个宫人与你说的?”

符锦再度低下头去,手攥紧了帕子。他怎么是这种反应?该关心的难道不是她是否失去了清白么?略一思忖,她回道:“臣妾也是听几个宫人说的。”

“哪个宫人与你说的?”

“……臣妾不想连累无辜。那一番无妄之灾,臣妾再不愿提及。今日提及,是因为实在看不透皇上的心思,更不明白臣妾做错了什么。”

萧仲麟再度重复问题:“哪个宫人与你说的?”

“……皇上!”符锦语带哭腔,俯身磕头。

萧仲麟也不嫌烦,语气寒凉地追问:“哪个宫人与你说的?”

符锦嘤嘤地低声哭泣起来。

“上一次,你咬定是皇后将你关押起来,朕没有计较,盼着你自己醒觉,谨言慎行。今日这话里话外的,分明是认定皇后唆使宫人毁你清白,为此,朕要你将挑拨是非的宫人交出。你不肯,也罢了。今日,是朕给你最后一点颜面,最后一次机会。”萧仲麟起身,披上罩袍,缓步向外走去,“再有污蔑皇后的言语,朕绝不会容着你!”

他走出寝室,在外间扬声唤人。

卓永在殿外应声,一路小跑着到了萧仲麟跟前。

萧仲麟问道:“丽嫔宫里的人,全部打发出去,换新人。此外,传口谕,丽嫔今日御前失仪,罚俸三个月,禁足一个月。”

卓永领命,当即唤来四名太监,两个去打发符锦,两个服侍萧仲麟洗漱更衣。

萧仲麟心里舒坦了一些。那小丫头应该是出于好意吧?想让他与符锦说说体己话。潜在的意思,是认定了他在跟她逢场作戏。

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他真的接受不来符锦那样的做派。怎么想,都觉得过于矫揉造作,反倒怀疑她到底是情之所至,还是另有所图。

·

萧仲麟对符锦的发落,许持盈当即闻讯,不免意外。

卓永通禀许之焕与许夫人就要到达坤宁宫的时候,刻意提起早间的事,详细说了所知一切,末了道:“这会儿,丽嫔宫里的人都已打发出去,至于要换的新人,还请皇后娘娘示下。”

许持盈微笑,“你看着安排就是。”谁知道萧仲麟这是惩罚,还是保护?

卓永心里叹息,面上笑道:“那么,奴才等会儿跟翟总管商量商量。”

“怎么都好。”

卓永想了想,转头把这件事全权交给翟洪文。皇帝求和的心思,别人不相信,可他相信,他不敢与皇后明言,但是可以在小事上帮衬皇帝。

翟洪文生怕因为这件事惹得皇后疑心自己吃里爬外,又把事情扔给了甘蓝——她进宫这么久,早就有了自己的人脉,安排一些服侍丽嫔的人,不在话下。

甘蓝听完原委,自是欣然应下。

在他们忙碌的时候,许之焕与许夫人来到坤宁宫。

年过四旬的许之焕神色淡然,与他一般年纪的许夫人却是难掩忐忑、殷切之情。见过女儿,转去见萧仲麟。

萧仲麟以礼相待,寒暄几句,命人备软轿,特地给许持盈与双亲留了说体己话的工夫,出门前道:“丞相与夫人陪皇后用过午膳再回府。”

夫妻两个闻言,俱是大为意外。

这个皇帝一直不着调,成婚前一直在委屈持盈,谁都清楚。

进宫的女子,不论是皇后、嫔妃,在站稳脚跟之前,见亲人的次数及至时间都有限。今日皇帝倒好,一下子给了大半日。换个正常的皇帝,便是莫大的恩宠。

夫妻两个因吃惊而生出惶惑,慌忙谢恩,连称不敢。

萧仲麟略一沉吟,“当旨意办吧。”

许持盈随着双亲行礼谢恩。这真是她没有想到的喜事。

萧仲麟对她一笑,缓步出门。

许之焕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皇帝容貌未变,但是语气和缓、态度从容,全无以往的急躁和傲慢。

许持盈请父亲落座,拉着母亲在临窗的木炕上落座,“娘,您还好么?”

“好,好。”许夫人眼中浮现泪光,“你呢?在宫里过得怎样?可曾受过委屈?”

“没有,过得很好。”许持盈自然是报喜不要忧。

“皇上这是——”

许持盈回道:“要在坤宁宫将养几日。”

“还没好利落?”许之焕一直疑心萧仲麟受了什么打击,窝在宫里装病。

许持盈颔首,如实道:“腿上有伤,不宜下地走动。”

许之焕凝望着女儿,眼含询问:“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许持盈用口型对父亲说出两个字:“中毒。”

许之焕缓缓地点了点头。

许夫人最关心的则是女儿的处境,愿意往好处展望,“住在了你这里,今日又给你这么大的恩典,你可要惜福,好生服侍。”

许持盈只是一笑,闲闲地岔开话题。

·

香风轻度绿水,花瓣随波逐流。

萧仲麟坐在湖边,望着柔美的春景,颇觉惬意。

卓永忙完手边的事情,赶来服侍,“丽嫔很是伤心。太后娘娘听到消息,把她唤到慈宁宫去了。”

萧仲麟问道:“朕不是将丽嫔禁足了么?”

卓永赔着笑,没吱声。

“等她回宫之后,去告诉她,禁足两个月。”萧仲麟不想做得太绝情,但也真不想时不时看到符锦,尤其不喜欢许持盈利用符锦还他人情,“衣食起居方面,不要委屈她。”

卓永笑呵呵称是,转身安排了传话的太监,回来之后,几次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萧仲麟问道。

“奴才是想问皇上,这是打定主意要哄得皇后娘娘回心转意?”

“哪里来的回心转意一说?”萧仲麟一笑。

这倒是实情。皇后对皇帝的情分,只有痛恨。卓永换了说辞:“那么,皇上是想与皇后修得琴瑟和鸣?”

“不应该么?”

“应该,应该。”卓永小心翼翼地建议道:“其实,皇上午间大可以与丞相一同用膳。”

“不妥。”萧仲麟摇了摇头,“有这心思,不如让他与皇后说说话。”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言行与以往大有不同,就算有心,也装不成以前的样子。反常即为妖,一日之间,让许之焕觉得反常之处太多的话,全无益处。

午间,萧仲麟去乾清宫用膳,之后在书房转了转,选了一大摞书。原主闲置的食单、棋谱、医书,甚至深宫女子养颜的秘方,都是他比较感兴趣的,也适合消磨时间。

许持盈陪着双亲过来谢恩。

说了几句话,许之焕与许夫人告退。

萧仲麟命卓永送送夫妻两个,自己与许持盈相形回到坤宁宫。

甘蓝服侍着许持盈更衣的时候,把符锦一事的后续原原本本相告。

许持盈心中讶然。他不领情,且真的像是不愿总见到那女子的做派。可以前不是喜欢得要死要活么?为符锦做尽了蠢事。

换了身颜色素净的衣服,许持盈想了想,亲自去沏了一杯茶,送到正在看书的萧仲麟手边。

萧仲麟接过,深凝了她一眼。看得出,她心情很好,大眼睛里流转着喜悦的光华,容色生光。他不自觉地被影响,唇角上扬。

许持盈和声道:“太后娘娘一早派了玉竹过来。”

萧仲麟颔首,笑笑地道:“你不淘气的话,本没必要向太后借人。”

她那叫淘气?许持盈哑然失笑,“皇上要是没别的吩咐,臣妾便去做针线了。”

“去吧。”

直到晚间歇下之后,萧仲麟才提及符锦的事,“一早丽嫔是怎么回事?”

“她十分挂念你。”许持盈回道,“我便让她来服侍。”

萧仲麟没好气,“你倒是大度。”

“我不想再戴一顶善妒的帽子。”许持盈侧头看着他,眼神诚挚,“她不行,就再换。你不妨告诉我,如今相中了谁?我一定妥善安排。”

“那么,你得先告诉我,想让别人怎么服侍我?”萧仲麟侧身面对着她。

许持盈转头看着正上方,不搭理他。

“我相中了你。”萧仲麟伸手握住她放在锦被外面的素手,“你想怎么安排?”

许持盈用力挣扎,但他早有准备,一点点加重力道,不肯放开。

“你就不能安生点儿?”许持盈恼火地看着他。

萧仲麟反问:“那些话是不是你说的?”

“你明知道我说的是别人。”

萧仲麟蹙眉,“我明摆着要跟你过日子,你跟我扯别人做什么?”她这不是大度,是把他当成了烫手山芋,只想快些扔给别人。

许持盈不再挣扎,只是提醒他,“再闹又得换药,不好过的是你。”她知道,自己那点儿力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呢,一条腿不宜动弹,一个不留神就会扯开伤口。白日到底是得了莫大的好处,她不好意思当晚就又跟他闹翻。

“你看着办。”萧仲麟不信她会再对他的伤下手,因而不以为意,闲闲地追问,“我相中了你,你想怎么安排?”

“你不如直接问我,想怎么服侍你。”她说。

萧仲麟诚实地道:“是那个意思,没敢直说。”

许持盈忍不住笑了,“那我就服侍服侍你。受得住么?”

“要看情形。”只要她不动他的伤,就没什么好怕的。

许持盈眼神狡黠。

萧仲麟松开她的手,“来,让我试试。”

许持盈凑近他,手伸进他盖着的锦被。

“搂着睡?”他展开手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欲成仙第4章在线阅读

    一直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群好事的大姐才拥了上来:“沫然,没想到你藏得挺深的啊……一直跟我们说你单身,可结果……暗暗地吊了这么完美的老公?”“可不是吗……今天整个报社都沸腾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想到新业地产未来的老板娘跟我是同事呢!”许沫然是真的听得一头雾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能不能说,我

  • 末世之柳琴修仙录新能力

    尚悠猛的一回头——数十个大汉正在想她跑来,她光是看着就开始止不住恐惧了。冷静!保持清醒!尚悠对着自己暗暗下决心,千万不能慌张,现在的尚悠也是如此,虽意志力坚强,但是身体的本能不受大脑控制啊!看了一会就已经隐隐发痒,内心的一股力量在与精神抗争。“止不住了吧,哈哈哈!”阿斯莫德狂笑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

  • 武尽归仙在线阅读第3节

    “哟,这不是李林吗?脑袋还没坏?”李林寻着嘲讽的声音转头一看,印入眼前的是一杀马特离子烫头发,脸上一道浅浅的刀痕!“承蒙好意,我可比不上某人脸上的刀痕!”“你!”云山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是李林划伤的,当然,他也把李林打成了脑震荡。由此,才有现在李林的穿越,拥有前身所有记忆的李林,自

  • 我家那小子贼神秘第八章

    虽然这份九阴真经并不完整,苏梦也能看出它的非凡,管中窥豹,九阴真经全卷绝对肯定更加精妙绝伦,难怪能引得整个江湖的人争抢!苏梦迅速将上面的心法誊抄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回到放棺材的石室,苏梦停留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石棺上王重阳的刻下的十二个字给抹掉了。倒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九阴真经,要是这样还不如

  • 魔道祖师同人之夷陵老祖之异能觉醒

    这是洛晨出生到现在……不,是打从他前世开始这种经历他重来没有过的,洛晨他……尿床了!“不!我竟然尿床了这不科学。”自从他上次去医院被莫名的发现之后还又有突然亮瞎眼的灯光,这让洛晨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开始研究,今年才六岁的他已经掌握这个世界所谓的科学知识了。“放心吧!儿子这很科学,你老爸我十岁时还尿过床

  • 封神之陈塘关开始第十章

    今天和公司附近房子的原主人约好了过户,在此之前苏妤一直都是在跟房产中介联系。据说原主人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再加上手里房产实在太多没空打理,就决定把这套房子出给一个有缘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十分的隐秘,在一个高端的茶会所,这个会所来往的人也是身价不菲的商人或政客。苏妤在事先定好的包厢坐下,今天的她烫了一头

  • 歌神直播间他是个学霸

    前往伏地魔到不了的世界显然是有诸多好处的,远离噩梦,摆脱了伤疤的疼痛,哈利在1896年的每个晚上都有着高质量睡眠。只有在早上刚醒来时,他会想想霍格沃茨,想想罗恩和赫敏,不过,很快就会被厨房飘来的香味打断。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口大锅从远处“唰”地飞过来,落在桌面上滑出好几英尺,堪堪停在边缘。哈利探头

  • 戮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昭掐了三天的隐身术,在白府漫无目的地蹲着,夜间也不回租金一吊钱的宅子,就在白府席地幕天凑合着眯一会儿,躺在屋檐上看星星的时候居然还看出点诗情画意来。期间殊归偶尔会出现,时间不定,地点不定,来去匆匆,有时故意说两句话逗云昭再挨几句骂,有时就只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门上,微微歪着头看云昭。次数多了云昭习惯

  • 向往的生活:神级选择之第二章(2)

    深夜12点,鲸市深海研究所的会议室里,依旧灯火通明。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究竟该由谁来照顾美人鱼这个话题。之前就说过,整个研究所上上下下都对小美人鱼的事情极度重视,如今连华国政府都被惊动了。上面甚至放出话来,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这只美人鱼。既然上面这么重视,那研究所的领导肯定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

  • 神途之卿本倾城两章合并(七)

    第十三章谋划众人在山贼的带领下来到了山贼的老巢,说是老巢其实就是山腰处的若干个山洞而已,条件可真算是惨了点儿。除了一个洞中是石床其他都是简单的树枝扎绑的简易床,甚至还有几处干脆是地上铺了些茅草当床,做饭的锅就架在几块石头上了事,条件真是惨的不能再惨了,这和野人还有区别吗?三爷几人看到这番情景后眉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