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公主养成手册在线阅读第2节

2021/10/15 7:55:56 作者:木头开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主养成手册
公主养成手册
作者:木头开花来源:晋江文学城
迟一一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灰姑娘,后来,有人将她宠成了公主。小剧场:婚后某日,迟一一心血来潮想养宠物,于是跑去宠物市场。可是挑来挑去还是做不出选择,于是问身旁某人:“你想养猫还是养狗?或者养乌龟?金鱼?”“我吗?”他伸手轻轻揉弄她的头发,浅浅地笑,“我只想养你。”PS:楔子是第一人称,其他都是第三人称作者菌专栏欢迎收藏哦~~

深夜,倾盆大雨,星月无光。

灯光暗淡的城市中,为数不多的灯光在雨雾中散开,又凝成一层层光圈在士修的防风眼镜上晕开,让士修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了光幕中,与身边的黑夜相隔绝。此时的士修正在驾着他最爱的Street Rod在山道上飞驰。

在2150年,全自动汽车早就遍及世界,已经很少人会选择摩托车,普通汽车这些交通工具出行了。但很少人知道,士修最喜欢的车其实是几乎已经绝迹的哈雷。

还记得在刚刚出国留学时,虽然他差不多是以最优异的成绩进入哈佛,但进校后他才惊觉,“放下”仍是他最难越的一道坎。即便是想像以前那样,拿着一瓶啤酒,肆无忌惮在别人面前哭哭笑笑也成了回忆。

那一刻,士修仿佛又一次被世界抛弃,不仅在茫茫人海中再无信仰,也再无人理解他的信仰,在那片热火奔放地土地上已经没有人能耐心倾听一个东方人的专情。而且还不得不直面命运的劝诫,即便想要逃避,但却连醉生梦死也不可得,要知道在美国波士顿低于21岁是被禁止买酒的。

但直到有一次,一个朋友带他看了美国的Daytona bike week。那是美国每年都会举办的最大机车聚会之一,参加聚会地大多是像他那样的年轻人。现场酷热难当,但也热火朝天,人声鼎沸,全场的人早已沉醉在机油味的狂欢中,钢管女郎在空中飞舞,台下的无论男的女的都在跳着喊着,宣泄着自己最原始的冲动。但天性沉稳的士修并不习惯这样喧闹的场合,脸色冷静的他成了这里最大的另类。

就在这时,一个骑着哈雷来的美国大胡子老头凑了过来,也许是对他淡漠的表情感到好奇,停在他身边后便拉起他的手仔细看了一遍后便问他:“是找不到自己喜欢的车吗?”

士修知道他是因为自己手指根上的老茧,把自己也看成摩托车手了。但其实那不过是他以前高一高二放学后会骑山地自行车,追随着那辆通向她家的公交,灼灼地夕阳影通过车把手烫在他手上的烙痕而已。

“我这是骑自行车才有的。”士修有点尴尬地用英语说道。

“那为什么不试试骑哈雷呢?”那大胡子正说着,道路上开始传来一阵轰鸣声,听起来是一群大马力地摩托车正在逐渐靠近这里,“我的车队来了。”

“车队!这老头子怎么也是花甲之年了吧。他不是只是用哈雷过过瘾吗?在路上开他甚至不敢超过三十迈吧!这样开车的老年人还有车队!”士修还在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那车队就已经开到他面前,一辆辆哈雷通过排气管发出低沉的嘶吼,像是一头头野兽在伺机而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群起咬断对方的喉咙。

只是看见座位上已是耄耋之年的老奶奶和老爷爷,士修感觉有那么点.....违和。

可能是看到士修严厉的诧异与敬畏。那老头子指了指后面的人,用英文说到:“我们很年轻就在路上玩哈雷了,尤其是在崎岖不平的悬崖山路边。爱车的人都知道,无论山地还是哈雷,真正的自由不是纵情声色,而是知道目的地后,风餐露宿,一路向前,感受风清月冷的充实。”

“但人也有回不去的过去。我们老了,腿脚不便了,发现有一天再也去不了那年的远方,但每一年我们都会结伴来这个机车聚会,看一看的当年的路,当年的朋友。也许明年朋友中的谁就不在了。但心里还有年轻时的念想,我们就还是路上的酷老头,这不是很棒吗.....”

想着想着,他就看到了前方那盏橘黄色的灯。

那是一件杂货铺,森的杂货铺。虽然周围冰冷刺骨,但自从那件事以后,那盏橘黄色的灯对士修来说便是世界上上最温暖的存在。虽然风雨一直在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但斑驳的水珠反而把把远处黄灯下的人影拉近了许多。

当士修走近杂货铺,森已经摆好一罐啤酒在他面前了。

“还是这个味道。”士修猛地灌了一口。然后继续闷头喝着,直到大半罐啤酒都被他喝进肚子,他才把啤酒罐拍在了桌子上。然后继续说:

“她为什么忽然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知道了,你一定会去找她吧。”森说。

“对,我的整个系统都是用她的脑电波数据为框架的的,只有她能和电脑里的波段相匹配,也就说,机器只对她一个人的记忆有反应。”

“所以,我必须找到她。”士修直视着森的眼镜,眼镜里的锋芒犹如跳动的火焰,似要从他的灼灼的眼睛里迸出来。但不知为何,森的眼睛里同样闪动着复杂的光芒。

“你真是煞费苦心,但我没什么可说的。她今天早上曾经来过,当时她还是很轻松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就在下午忽然来了一群说是搬家公司的人,他们搬东西下来时,我看到有个花瓶是她家的,我这才留心了些。但她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最后,她才迅速走出一楼的门,上了货车就走了。”

森接着平静的说道:“也许是感觉得到你要来了,不忍心面对你。”

“当年我从美国回来后,我曾经找过她。”士修说。

“但那时,她已经结婚了。”森说。

“当时的我很天真的以为,地位与金钱可以让我弥补当年的遗憾,但却发现我在她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任何位置。”士修黯然的说。

“可是你却没有像当年那样转身离开,然后就在这座充满回忆的城市选了一条对你来说最好的路。”

“我以首席科学家的身份进入奥丁科技,但我没想到,那竟会是个噩梦。”士修每次说起那间公司都会咬牙切齿。

森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士修明白,当年他进入奥丁科技后,已经取得生物学博士学位的徐森也被聘了进来,和他一起研究一个绝密的生命项目。但就在他们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时,他们却发现了奥丁科技在这个生命项目上的真实目的和险恶用心。

出于科学家对生命的尊重和内心的良知,森建议立刻停止这个项目。士修却出于自己的考虑而坚持把这个项目进行下去。最后,森愤然离职,,只留下了士修一个人与恶魔为伴。但最后森还是包容了他的苦衷,甚至答应了他的请求,在这里开了这家杂货铺,所以在这件事上,士修一直都对森抱有深深的愧疚感。

“但你最后还是成功了。”

“二十世纪初的世界,大部分疾病都已经被当时高超的医疗水平攻破,只是她的病由于病理太奇怪和太复杂了,我也无能为力。”士修说。

但奇怪的是,森却一反常态,愤然道:“不是这样的!”,随后他又想起了之前在这个杂货店发生的一幕......

一个小时前,杂货店。

正在店里的3D投影仪看全息电视的森正坐在藤椅上悠哉游哉的晃着腿,整一个京城老大爷的做派。“不知道士修的计划做的怎么样了?等会问问他。”

“不是,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听到我那老太婆的声音的?”已有一百二十岁高龄的森仍是一副小孩子的脾气,“老婆,老婆子。老婆,老婆子。”森不断的大喊着,大有不见人影不罢休的架势,但却一直不见人影。

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出现在森的心中,不好。

忽然这时前门和后门处冲出来一群穿白色西装的人,为首的一人高拔俊秀,昂首阔步,只是眼睛里透出一股为人厌恶的邪魅,让人感觉心术不正。

森看到那些人的第一眼就觉得无比熟悉,曾经有过的不舒服感和厌恶感又一次缠上心头,唤醒他那尘封的记忆。森迅速扫了一扫那些白衣人的全身,他们每一个人的西装袖口都有一个针织的八足骏马——那是北欧神主奥丁的坐骑。

“鼎鼎大名的徐森徐老先生,奥丁公司给你献上最诚挚的问候。”全体白衣人随着一声令下,全部统一右手握拳抚胸,弯腰鞠躬。

“老夫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店主,痴长几岁又何来的鼎鼎大名呢?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认识什么奥丁科技。如果不是买东西的,还请离开!”森说。

“哈哈哈......”为首的那个人纵声大笑,说道;“科学界的老顽童就是老顽童,但徐老,我想你还是认真一点好。你刚才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或者人吗?”那个人阴笑道。

徐森的脸猛地变色:“老太婆。”然后猛地一转,问:“你们把她带去了那里?”

那人继续说道:“放心,我们不是刽子手。”然后又凑近森的耳边,细声细气地说道:“我们只是想要韩士修手上的意识模拟系统而已,不过我希望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而已。”

“否则,作为曾经的前辈,你很清楚公司的手段。”

......

“如果我们再拼命一点,一定可以找到另一条路的。”森继续说。

“可当时她状态已经很不稳定了。为了她,我不能赌!”士修说道。

“可你又知不知道,为了加快样品的开发,他们简直是是不择手段的。对于人类,龙瑾花的基因改造能力太过强大,对所以如果对普通人使用它,会带来巨大的副作用,甚至说为毒药也不为过。它只适用于极少数人,例如:我,你,还有她......”

当年,士修在哈佛学成归国后,意外发现她已经结婚,丈夫还是奥丁集团的创始人之一——黄衍辉。但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士修进入奥丁集团后不久,他就得知嘉桦被确诊患有一种极罕见的血液病,

此病的死亡率很高,且全球范围内还没有特效药。

此后士修把国内外都可以联系的医生和教授都问了一遍,一致结论是,她的病情已进入急变期,药物与治疗只能延缓发作,在接下来十年内只会逐渐走向死亡。

但他没有放弃,在西医无望后,他开始研究中医。瀚如烟海的古书古籍中写下的是他深夜里的专注眼神,乱如蛛网的城间小巷留下的是他黄灯下的疲惫身影。在一次次的失望后,终于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在一件神秘的异邦人的口中,他偶然找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那天太阳正烈,刚刚铺好的柏油小路上氤氲着酷热的气息,微微扭曲的空气融化了士修的视线,汗流浃背的士修不都不停下来暂作休憩,但就在他驻足之时,却迎面走来了一个缊袍敝衣,白须垂地的老头。那男人径直走到士修面前,熟悉得像是一对多年未见,如今忽然又在街头相遇的朋友。

只听见那人用当地方言缓缓说道,“盆友,你的心很重啊!”

“我不认识你。”士修警惕的说。

“我们只是恰好相遇而已。但就在我们相遇的的第一眼中,我就很确信我们都只有一个目的——寻找,为了我们生命中的最重要而寻找。”

他看着那男人深邃的黑瞳,士修忽然有点晃神,仿佛在一瞬间,无边的黑暗从那男人的黑瞳中涌泄出来,化作浓稠的流液模糊了前路,填充了世界,一种迷惘从心底升起.....

“想听一个不朽的传说吗?”男人深沉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据说在遥远的天山山脉里,在接近雪域之巅的地方长有一种奇花,名唤龙瑾花,六十年开一次,每次开花必结两朵,一红一白。但它的神奇之处远不只此,它不仅神似传说中的优昙仙花,可让人一夜白发还青丝,更有说法是它还可以治愈百病,甚至续命还魂。”

“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医生。我不会去相信一个毫无根据的民间传说。”

“这个传说已在天山脚下流传千年。有时信念比真理更有力,只看你是不是愿意相信它的不朽能给你带来希望。”

“但一朵花真的能带来生命的不朽吗?”士修反问道。

“即便不朽的只有梦想或信仰又如何。当你真的走上了天山顶的时候,你该走的路就尽了。花的有无?她的命运会不会因为花开花落而改变?那是她的天命。你决定不了,但至少你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为当初的自己而懊恼。你也一直很渴求能真的为她拼一次命吧,即便要面对死亡。”

那一天以后,背着行囊的士修毅然走上通向天山的道路,并在路上不断探访龙瑾花的踪迹......

露宿街头,徒步戈壁,他试过一个人连续两天走过百里小道的几近虚脱,也试过在高原路上呼叫过路司机的茫然无助。一个背囊,一双鞋,一个简单的念想,就成了他的全部。说来也可笑,那时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但他总有种错觉,好像那些东西已经是他拥有的全部东西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年后他终于在当地的一个老牧民口中寻到了龙瑾花的踪迹。老人的说法和传说差不多,同样是雪山之巅,同样是异域仙花。但他也得知,在这几十年来有不计其数的人踏进那条直达雪山山顶的道路,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回来。已经站在天山脚下的士修并没有打退堂鼓,因为他很清楚,那或许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的勇敢了,他不想再次因为犹豫而含恨抱憾于自己。

他并没有攀登雪山的经验,虽然一路上风霜的历练给了他一副横练的筋骨和不屈的意志。但在考察后,将要面对的艰辛却让他却感到了一丝绝望。这条路上不仅大多是是荒无人烟的雪域绝岭,而且还会不定时出现出现足以把人淹没在雪海中的罡风暴雪。更要命的是,士修敲过了山脚下的每一户人家的门,但都没有人能说出龙瑾花的具体位置。

只有一些老人的只言片语里含糊提到每到龙瑾花开的时候,都会出现连夜飞雪,厚雪封山的现象。

似乎事有人在背后助了士修一臂之力。就在那个将要大雪封山的晚上,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随之一张麻帛纸随着门缝飘了进来。士修捡了起来,只见古朴的纸上用黑炭笔画了一列列纵横交错的“海鸥线”。士修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天山山脉的地形分布图。而在图上还有一条用红色步迹标出的路线,路线在地图上迂回穿插,曲折非常,绵延到终点处有一朵白花和一朵红花相伴而开的图案。

每次花开,必开两朵,一红一白,相伴而生。这是龙瑾花最重要的特征!

但当狂喜过后的士修再次细细看这张图时,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翌日清晨,天才刚刚亮,士修和当地一个带路的牧民踏上征途。随着天开始渐渐露白,道路已经被茫茫白雪所盖,看不到一点踪迹。为了给眼前的单调添上一抹色调,也为了查明那张秘的地图,士修和那个叫卓嘎的牧民聊了起来。

“这座传说有龙瑾花的雪山很可怕吗?”

“很可怕。我们村把那座雪山叫作纳姆山,在我们的话里,那姆意味着‘最恐怖’。”

“你自己经历过吗?”

“没有,村里的老人见过。据说在几十年前,我们村都是靠男人打猎和放牧为生的。当时村里最强壮的一位猎人为了他妻子的生命也选择了这条最危险的路,去寻找传说中的龙瑾花。只是他再也没回来。”

“后来呢?”

“他的妻子好像也失踪了,再也没人见过。两年后有人在傍边山上的天池边捡到了一条狼牙链,那人把链子一带回村里就有人认出来就是那猎人的。”

“那猎人和他的妻子到底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有人说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那里有一片绵延卡里的白雪平原,而在几乎整个平原的雪盖下都是些纵横交错和深不见底的冰沟,一旦掉了下去,尸骨无存。”

“失龙原”士修在心里默然想到,那是地图上的第一关,而随着他不断往上攀,地图上还有着鬼风岭,失龙原和筝线崖这些地方在等着他,他知道前方艰难险阻,困难丛丛,甚至是九死一生。但他却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和卓嘎说道:“我们已经上到山腰了,你回去吧,卓嘎。”

一直紧绷着脸的卓嘎总算松了下来,哑然失笑的士修想起了前几天第一次找到他时,本来卓嘎对他这个陌生来客的到访很是兴奋与热情,还拍着胸说,无论士修要到哪里,都要找他来带路。但是听士修说要去找龙瑾花时,卓嘎却是一溜烟就跑掉了,连续几天都不见人影,最后还是在他家后面的棚房那找到他的。在找到时他还直摇着头,甩着手说不去。

士修好说歹说了好几天,他才答应带一段短路。

“真的?”卓嘎望着这个新交的朋友。说不上熟络,但和士修聊过这附近的路线后,卓嘎觉得他一定是个很神秘的人,在那么短时间内就对这附近的山形走向了解得如此透彻清楚,今天上山的路线也是士修自己安排的。

在这之前卓嘎本来就是导游,他看过各式各样的旅客的脸色和神态,从商贾巨富,小资阶级到胡子拉碴的背包客......长此以往,他发现了一件事:一个人的身上,只有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即使脸上是神色和善,和颜悦色,但内心是绵里藏针的人眼里一定藏着阴鹫的锋芒。而往往内心敏感的人,便是脸上装得再好,眼里不住跳动的瞳孔却还是会忍不住出卖他不安的心。

但在这个叫士修的人身上,除了一路的风尘,卓嘎却看不到其他。

是自身的神秘?还是别人难以看破的审慎?卓嘎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几天相处下来,士修的行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可以用坦荡来形容。士修一来到这里并没有像其他采花人一样,来到后处心积虑隐藏自己的行踪和目的。

而是直接找到了村长,说明了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那隐于世后的龙瑾花。

卓嘎自己就是村长老窝头的侄子,所以那晚也在。

老窝头驼着背,一只脚搭在木椅上,枯黄的头发稀稀拉拉的垂在额前,慢悠悠的吸了一口水烟筒,然后又微微抬头晃出一口飘渺的烟。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浑浊的眼白。

“我此行以来只为救人,并无恶意。”士修平静地说。

“每一个来的人都说自己是为了救人。你的区别只是现在还能站在我们面前而已。”

“那你需要什么证明。”

“不需要,雪山从来就不是归我们所有,我们只是守侯在门口的人,但门后的一切,无论茫茫雪山还是你口中的龙瑾花,都不会拒绝任何一个肯登上雪山的人。”

“但你们村世世代代都是守护着龙瑾花。”

“百花有灵,百物有情。如果真有可续命还魂,超然物外的龙瑾花,我们一个小小村庄又有什么能力来守护那神物。而如果你真的是可以找到那朵花的人。又何需经过我们的允许呢?”

“多谢了。”士修沉吟着,用深邃的眼神看着老窝头,似乎有所领悟.....

路上,“你真的能找到龙瑾花吗?”卓嘎问道。

“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一直往前走就对了。”士修开始加速,逐渐和卓嘎拉开了距离。雪地上的脚印开始密集起来,漫天雪幕开始掩埋士修的背影,士修的轮廓也开始变得模糊。

“你可能会死的。”卓嘎大喊。但遥远的士修挥了挥手后,就此消失在了卓嘎的视野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强势顾少心尖宝之刚来就被灭族?!

    战国某无名小族,大小姐房间。蓝发蓝眼的小女孩毫无形象的趴在床上,嘴里不停念叨着与她形象完全不符的粗鄙之语“我**你个大**,不,我不相信,都是假象!我一定是喝酒时没吃花生米,不然怎么可能做这种梦!啊啊啊”“#%#,;#%*/?”门外传来声响。“啥玩意???她说啥我怎么听不懂,我丢?这是哪国的鸟语?嗯

  • MR最强传说之红土大陆(8)

    外型像极西红柿的岛屿。岛上霸主‘剑齿虎’,这是一头体型和杰卡德变身成鵺形态差不多巨大的猛兽。此时,这头凶猛的野兽被杰卡德挥动巴掌狠狠拍在脑袋上,它的身躯顿时摇摇欲晃。“吼!”剑齿虎晃了晃脑袋,好不容易才站稳身体,朝着天空上的杰卡德愤然怒吼一声。杰卡德丝毫不惧。他占领制空权,区区一头老虎,又怎么可能是

  • 武术天下在线阅读第九节

    时光飞快的流逝,转眼间几年过去了。在这几年中卡密拉四人在轩辕羽的训练下实力飞快的增长,卡密拉的实力达到了精英后期,希特拉和达拉姆的实力达到了精英中期,其中迪迦的实力最高达到了精英顶峰。不过,这让身为大姐的卡密拉感到很没面子,一直想超越迪迦。在实力够了之后,卡密拉他们被轩辕羽赶出去历练,美名曰战斗就是

  • 猎人----梵舞第1章在线阅读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这是哪里,穿越麽,没想到我孙诩也能遇到这么离奇的事。不知道现实中会不会有人担心我,算了,反正我也没有几个朋友,既来之则安之。”循声而去,却见山谷处,一个穿着破旧邋遢古装的年轻人坐在草地

  • 娱乐之全能大叔心理阴影

    “我们,拼个婚吧……”顾朔面色冷沉,看不出情绪。楚涵解释道:“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你也别去祸害良家妇女了,须知强扭的瓜不甜,强迫是没有好结果的!”“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似乎最没说服力。”楚涵眨巴了一下眼,两片樱唇轻轻张开,竟一个字也吐不出来。顾朔居高临下看着她仰望的姿态,有一种面前女人在苛求他临幸的既

  • 我住在精神病院肉身的突破

    第八章肉身的突破萧凌走上测试台,只见一个石碑竖立在中间。“萧凌,你用尽全力对着石碑打上一拳就可以了。”测试员目无表情的对着萧凌说道。萧凌点了点头,对着石碑狠狠的一拳打了过去。只见这一拳的强大力量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带动了起来。但是这一拳,虽然声势浩大,可是却没对石碑造成任何损伤,仿佛萧凌所发出的力量都

  • 大武侠之我能开挂第三章在线阅读

    公主?众人皆知自己此刻是南沧皇后,而此人称自己是公主是何用意?萧晓九正好抬头,只见那人墨衣黑发,星眉剑目,面容冷峻,与黑暗浑然一体。然而那张脸可真是令人难忘,正是荷花池中遇见那人,难怪一直觉得声音有几分耳熟。时间回到一周前。当时她被逆流的湖水席卷冲击的七荤八素,在池水中肆意拉扯,抓住了一条衣带,借助

  • 苍穹之上之一个人情(4)

    显然和曼曼高估了扁担这个东西的威力,那女人是捂着头痛了下,但是压根没有晕倒啊!!这下完了,她转过了身。“好你个贱丫头,居然敢暗算我,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就要冲着和曼曼跑来,和曼曼这下没的犹豫了,她连连后退,用扁担抵着老女人的胸口不让她靠近。“我这是替天行道!你打死我,要坐牢的!”老女人一把推开扁担,

  • 乱入西游之三界传说在线阅读王厨与圣女厨的区别

    从各种角度来说,爱丽丝菲尔都是一个好女儿。善解人意是她最大的优点,而除此之外,她还能灵活自如地转换自己的身份,在【魔术师】【御主】【女儿】这三种身份之间自如切换,并且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对于阿尔托莉雅来说,能够遇上爱丽丝菲尔这样的御主,的确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当然,如果爱丽丝菲尔能够放弃她的美食家梦想

  • 作者在线求救第10章在线阅读

    先不说某个正在无限释放怨念的某只,咱们把目光放回我们最期待的战场上...“各位,你们一雪前耻的时间到了...”眼看着自己这一方已经无力在与对面的龙型数码暴龙相抗衡,究极天使兽不得无奈的请求援兵了.......“呵呵~~”伴随着一声娇笑声,十只古代种究极体从众数码暴龙让开的通道中慢慢的走了出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