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嫁给反派BOSS[穿书]第十章

2021/10/15 6:41:59 作者:北墓菇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嫁给反派BOSS[穿书]
嫁给反派BOSS[穿书]
作者:北墓菇凉来源:晋江文学城
坑,勿进!!!

暮色已重。

府前的灯光里站着一个黑袍青年,一张脸长得文文秀秀,笑意勾勒得十分暖柔。

我端详他一阵,惊又喜,“子晋叔叔!”

黑袍青年顿时垮了脸。

我一对腮帮笑得颇僵滞,他蹙眉,又仔细将我审视一番,审视到碧色的绸裙,却猛地抬起袖子拢在嘴边,咳了一声。

灯笼架子的余烬堆,寂寞冒着一缕青烟。

我爹走过来将我一把抱进怀里,不动声色地向黑袍青年说道:“子晋,你先随秦陆去花厅罢,一起用饭。”

话毕便抱着我大步进了门。

我爹的这一位副将许子晋,看着斯文俊秀,却实打实是一员骁勇善战的猛将。十年前的上谷大捷,他一下占领了楚国十三座城池,现今夏国的颍川郡便是设那儿了。许子晋没遇着我爹的时候是一个潦倒的厨子,有一身旷世的武功却只拿来挥锅铲,此前他还当过一阵子的算命先生,也是一样的潦倒,这就好比是赶一匹踏云乌骓每天只驮着一车酸枣停在街边叫卖,委实造孽。

战场上风发了意气的许子晋对我爹的知遇十分感激,顺道就对我十分关怀,送过我许多各地搜刮来的稀罕玩意儿,比如赵国淮夷侯私藏的周武王用过的夜光杯,再比如燕国平成君府中刨出的孔明先生穿过的披星戴月衣。

我一件件回想着,忽听见我爹刻意压低的声音平平板板道:“往后……每三旬会至一回,好比月圆则缺,缺了又圆……总有个信用,所以又称月信。”

我看看他,又望向虚浮的前方:“噗……”

快走到西苑的时候,我揽住他脖子道:“爹。”他凤目看向我。

我再道:“昨晚平康坊的河灯会上我看着有叫卖大磨盘柿饼的,给你买了二斤。”顿了顿又补道:“沈先生付的银子。”

我爹顿时笑得开心,一双手臂紧了紧,“好,好。”

钦州特产大磨盘柿饼,柔软甜美润心肺,是我爹偏好的一种小食。幸好昨日买了就放在马车里了,才没跟那本《霍小玉传》一道叫邕河冲走了。

暮色深重。

环青桥头,檐角下的琉璃灯晃出明灿灿的光。

我眼角老远见沈卿州从后山方向走出来,沾了一身月光的玄袍徐徐行走在廊下,像是一幅蜿蜒的水墨画卷。

我爹也看见了,停步喊住他,“卿州,子晋来了。”

沈卿州含笑,“秦管事派人来告了。”

我爹笑道,“我让秦陆备了一桌席。你助子晋不战而取东陵,今日他得好好敬你。”

沈卿州欠身,“这怎当得起。”

虽客套,却很顺利地答应了。

我记得听秦陆说过,东陵是楚国重镇,地处东部,此处有运河和汜水交汇,北临汴江天堑,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楚国迁都宣城之前,它做了三百年的都城。

迁都据说是听了一个道宗大师的胡话,说的是汜水有一小股支流指向的雁栖湖,恰恰是龙脉的龙头所在,湖前栽的两株白皮松恰是一对炯炯有神的龙眼睛,而二十年前楚君命人在雁栖湖上修筑的雁栖堰却恰恰从龙脑壳上劈过去,此后白皮松的树皮越长越深乃是龙目滴血。说得楚国国君龙颜惨白,批迁都公文的御笔几度从手里颤抖得落在御书案上。

谁知这一迁,不过十余载,气数真的尽了。

东陵地险而富,却能不战而取,沈卿州他做了一件功德。

不过倒没听说他获赐封赏,这跟当年□□不赏赐青阳子大约是一个道理。想必今上和摄政王也是明白,对于超凡脱俗的青云宗弟子,赏赐之举着实庸俗,倒是冒犯了。何况天下第一宗门已让人悬在青云宗山门了,这已是人间无上的殊荣。

桥下一弯玉带浮着一天星光。

走过去是灯火次第通明的西苑。

香灯站在灯下,只听我爹略提了几句,她脸色顿时通红一片。

奶娘闻声赶过来,满面红光地一叠声道:“你们,快去抬水!你们,取香露白帕!还有你们……”

众人手忙脚乱一番折腾。

一炷香后,我绕向花厅吃饭,觉得脚下的地面有些浮。

走到回廊拐角处,我又转回来,心道今夜委实丢人,还是请香灯就摆饭到西苑用罢。

这一顿吃得甚没胃口。

只除了一盅喝不出食材的汤。我又问香灯要了一盅。

一连喝了三日,我神清气爽地从檐下过,偶然听两个丫环聊天,才晓得这个颇好喝的盅汤竟是沈卿州做出来的。

我在厢房门边站了站,转过身往涵院去。

沈卿州不在。我特地朝房顶上看了看,也不在。

夜风里飘着阵阵香气。我四顾一番,瞧见一只熟悉的汤盅放在庭院中的石桌上。

我掂起来转了转,又放下。

这时候只听一个声音道:“这个天贝膏好喝不好喝?”

我侧身,看向老桃树下站着的青衫人影,道:“还不如枇杷膏好喝。”

沈卿州低低笑了笑,“早知道就给你扔几片枇杷叶进去煮一煮了。”

说罢弯下腰,手上捧出来个陶坛子。

我踱过去,“酿好了?”

他去了泥封,庭院子里刹那间酒香四溢。

“这才多少天就酿好了?”沈卿州似笑非笑瞟我一眼,“现在倒是能用上你的东陵玉壶了。”

我蹲在一旁,看着他将坛子里酿出来的浊酒用纱布滤去几番,得出的清酒再倒入碧莹莹的东陵玉壶,最后将壶口封好,又埋在了老桃树脚底下。

“千日醉,既醉人千日,也须先自醉千日。”他站起来,月色下笑容清氲雅致。

我呆道,“自醉千日,莫不是要在这桃树下埋个三年!”

沈卿州沉吟:“三年已是最快。”

我颓废地回了西苑,一想到赔他一壶千日醉还得等三年后方如愿,就十分绝望。

我此刻不知,三年后的灼灼桃华之下,自醉千日的千日醉却再无醉人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灰色光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佛说过:世间最美好的事情都来源于意外。因为意外、好奇,王刚看到了《跳一跳》这款游戏,也从此沉迷在江承塑造的游戏世界里。点击【登录】。《跳一跳》的登录账号是直接用飞腾账号登录的,至于其他的,则没有权限了,也不能够自己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游客登录。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霸道的。这个世界的游戏公司竞争可比前

  • 风系神级法师第10章在线阅读

    学校总是怎么变态就怎么弄,经历快乐的研学游后便是没好果子的家长会,当回到学校的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笑容开始渐渐淡化,想着一周之前的月考成绩,大部分瘪着嘴摇着头。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等着回家听教育课……“各位家长你们好,我是孩子们的班主任李老师,今天我们之所以召开家长会主要是想要各位家长正确看待自己

  • 东有一剑至天涯第8章在线阅读

    【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生物,它有着强大的同化能力,就像铁锈腐蚀钢铁,胃酸消化食物,它是死亡动物肉体的延续,在每个光线微弱的夜晚,从不停歇地寻觅腐食,以此弥补自身的分解。祈祷不要在阴暗的角落遇到它,否则你就会成为它身体一部分,如果某天早晨起来发现有人翻过你家门前的垃圾桶,那就意味着近期不该在夜里出门,请

  • 惑仙之门之营业执照(4)

    那个大臣正想着,崇祯又发话了:“朕知道诸位对魏忠贤有意见,朕也觉得他有过错,所以朕昨天狠狠地教训了他,他也知道错了,并主动表态把他那些生祠拆掉。”“嗯,这样就对了,不能搞个人崇拜嘛!”“拆掉的那些材料所得就归内库吧,朕最近缺钱。”说完了这些,qun臣面面相觑:“这样处罚就完了?”没有管他们的想法,崇

  • 娱乐之我是笔仙在线阅读第7节

    “华夏小子,你已经把我激怒了,接下来,我会打爆你的。”迪昂-维特斯恶狠狠的对肖成说道。肖成冷笑了一声,反击道:“那就来啊,别像个娘炮一样只知道打zui炮。”迪昂-维特斯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肖成激怒了,他从韦恩-艾灵顿手中接过底线发球之后,就怒目圆睁的盯着肖成。迪昂-维特斯运着球来到前场,防守他的依旧是肖

  • 神霄血煞在线阅读第七章

    雨忍村,晓组织的秘密基地里,下线后的小南看到长门满头大汗,情绪低落,劝道:“长门,下线休息一下吧!到时间了。”火影世界的影分身之术,可以帮助忍者更好的练级。但是,疲劳叠加,正常忍者,也就分出四五个影分身,辅助自己升级。毕竟是玩游戏,不是修炼,疲劳度对忍者来说,并不高。不是谁都像漩涡鸣人一样,分出几千

  • 次元武侠世界在线阅读仲裁空间

    贞观八年。北境,某处小树林间。黄昏的时分,这低矮的树林之间,一股血腥气味弥漫着。就在树林之间,一个身穿着粗布衣的青年,低着头,坐在那里,在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弯刀,刀上,身上,满是鲜血,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几具突厥人装束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抬起了头来,满脸的胡茬子,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实相

  • 剑传1之试药阶段(求收藏)

    “什么?白血病?我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岁,没有结婚没有生孩子?怎么会得癌症!”**天海市,本市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办公室内,一名有着清秀长发的年轻女子,忽然秀眉皱起,不敢置信对着眼前的医生喊道。“江梅女士,请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以接受,不过根据检查出来的结果,现在你的确感染了初期的慢性白血病。不过只要

  • 神佑之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慕言雪没空去理他了,连忙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他慢步走过来,“喂,女人。”宫原熙插着裤袋,走到她身旁。“第一,我不叫女人,第二,我认识你吗?”慕言雪已经把行李收拾好,性感的嘴唇里发出性感的声音,当然,他不在意。收拾好了行李,慕言雪就绕过他的身体,想要走开,宫原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般对待。是的,第一

  • 武侠之冲东笑傲在线阅读第十节

    后来我们班级大调座,我的同桌换成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人高马大,却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他叫李悦。也是和很有趣很实在的人,而他有点憨憨。他喜欢3班的一个学霸美女,每天上课下课都在我耳边叨叨他的女神,每天都在想给他的女神送什么东西,还征求我的意见。我无语,他有的时候上课拄着脑袋想他的女神,想着想着净流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