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别烦我,我超凶冬日之葵(1)

2021/10/15 6:22:03 作者:云川已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烦我,我超凶
别烦我,我超凶
作者:云川已至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我究竟是谁的祖宗》求收藏,文案见后方】时周穿进了书中,被迫绑定“奉献系统”求得一条新的生路,于是他任劳任怨向重要角色奉献一生。身为男主的帝国太子处处多情,唯独对他无情,冷眼看他成为试验品。相依为命的弟弟为了权势抛弃他。反派反叛军首领只把他当作工具,插刀利用毫不手软。时周虽然觉得他们脑壳有问题但仍然兢兢业业,终于他完成使命泪流满面并快快乐乐地冲向敌方的阵营中自爆。结果系统故障,他重新回到这具身体里,原来的一个个却通通找上了门。但时周懒得陪他们玩了。平静地和想抓住他的男主擦肩而过:“我们不

冬日之葵

(1)

如果一个人在你耳边说出“我想死”时,你会有何感想?那份答案,大概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没有人愿意会拿性命做赌博。

至今为止,我想过无数次死的方法,服毒、溺水、窒息……却不了而终。因为既怕承受不了临死前的痛苦,又愧对良子的照顾,我始终畏惧死亡。

而这份答案永远没有对错,也没法问逝者的想法,或许活着本身比死亡更加可怕,羸弱的肉体,病态的灵魂,光是活着就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巨大的阶层差距,暗无天日,看不见苦尽甘来的希望,死无足轻重。

所以我无法理解北桥

舞曲不再悦耳,沉沦的心躺在河底,看不到北桥的眼睛,她伏在我的肩头,放慢了舞步,从胸口传来她微弱的心跳,静静等待着我的回答。

“对不起”

“哦?那是什么意思?”

“我和北桥小姐是不同世界的人,那么不管是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都截然不同”

“比如你我口中的酒,这恰恰是大多数人所追求的,穷其一生,品尝刹那醇香。但你们早已厌腻,这味道深深刻在味蕾里,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庆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为之陶醉,我只觉得它苦涩。”

“你这是在抱怨?”

北桥继续低喃着,热气触及到我的耳畔,身体不由得一颤。

“说是抱怨,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我真正想表达的是, 倘若从我口中说出 我想死 ,那么明天,或者后天,我就会在某个无人的角落里死去。”

“然后在我看来,北桥小姐没有任何死去的理由,也不会去死,只是如周围的人一样,而你只是厌倦了安逸的生活。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得绝望,只是这样,就产生死的想法,未免太过幼稚,我无法认同。”

我停了下来,停在人群的正中央,人们还在起舞,有些遗憾,因为这些本应都与我无关。

北桥回过身,怔怔地看着我,从肩膀上传来指甲嵌入血肉的疼痛感。在她眼里我看到了困惑和颓然,她却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告诉我。

“你的答案很自私,但这是我自己的过错。不同的经历,信仰造就的人也就不同。理解本身有时就是奢望,双方抛弃自己地位,利益,牺牲自我时间,这全部都是烦琐的。如果能做到,自然也不会有战争和杀戮,也不会有寻死之人。”

我很快就后悔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吗?简简单单的把观念强加在别人身上,谁都做得到。我无法理解北桥,但这不是我肆意评判她的理由。我企图自圆其说,但这是徒劳的。

“北桥小姐,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乐观积极地活下去,你还有大好年华。”

“不,对着不认识的人说着 我想死 ,并想要被人理解,其实我才是那个奇怪的家伙。”

“我向很多人说过,他们可能碍于情面,或又只是敷衍,至少你让我听到不同的回答。同时或许我该同情你,你太早经历了这个世界的绝望。”

“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死去,被花海包围着,这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这种体面的死法,可不是人人都有

北桥松开了我的手,独自一人起舞,冷哀的光线流转萦绕其身,不可方物。

我知道无法避免杀死北桥。

倘若我能真正理解北桥,对她来说是确幸,或许也能减轻我备受煎熬的罪恶感,救赎我污浊的灵魂。

舞曲停了,北桥也停下了舞姿,与虚晃的光重叠在一起。

“抱歉,我要走了,舞会的时间到了”

“等等,北桥小姐——”

“接下来,不会让你再靠近北桥小姐任何一步了,来历不明的家伙”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挡在了我和北桥之间,坚毅的神情和正义禀然的语气,我仿佛成了骚扰成熟女性的反派角色,不过眼下的情况也无可厚非。

“谢谢你,龙,请退下,他只是我的影迷,不是什么可疑的人物。”

“是,抱歉,北桥小姐,这是我的失职。”

我能感受到来自那个男人的敌意,但他对北桥是温和的,或多或少还糅合着情愫。

“他是我的私人助理,分别之前,我还有话想告诉你”

北桥再次凑近我的耳边

“我想为自己而活,所以选择了死亡。那么威廉同学,你到底为什么而活?”

我到底为什么而活?我到底……这样的问题,等等,威廉同学?我,有报出过自己的身份吗?

“通知,十分抱歉,请各位客人,在22点之前返回自己的房间,我们将进行清洁维护......”

回过神,北桥已经走进了电梯,她挽起发梢,淡橙色的微光在她耳边闪烁着。

(2)

我躺在床上,望着被光映照在玻璃上的自己。窗外的雨很大,无数的雨点汇集在一起,冲刷着“我”,毫无规则地流淌。我本该听见雷鸣击穿云层,狂风撕裂海面,但都被这座建筑拒之在外。剩下的,心跳、呼吸,一遍一遍在脑海重复着,你为什么而活?

从来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人类做出选择之前所包涵的复杂动机,大概当事人也不一定知道。选择活下去,为什么?选择死去,为什么?需要理由吗?多数都是虚伪的陈述,每天为这样的目标努力活着,只是自我安慰的借口。这样也好,而像我这样的人,选择的资格也不曾拥有。

“任务剩余时间 24:00:00”

个人终端再次提醒着我,时间不多了。啊,就这样让我在床上腐烂吧,再说为自己而活,选择死,是比我还奇怪的家伙。

这样豪华的套间,不享受一下可不行,这就是A级待遇吗?总之先冷静下来。

大概是从我接近北桥那一刻起,龙就告诉了北桥我的虚假身份,而这一点应该是通过入侵了这座建筑的数据库,了解到每一个来访者的身份。

为了保护北桥的人身安全这样固然没错,但做到这一步真的有必要吗?北桥是有名的演员,能进入这个场所也都是身份显赫的人物,在他们的圈子里必定是互相知晓的,那么也只能逐个排查找出可疑人物。

而我之所以被怀疑,这个A级的身份显然和不太符合,嗯…………我是可疑人物,是可疑人物,那我的目的是抹除北桥的存在,也就是说……北桥已经知道有人要杀她,这一系列的行为只是单单在试探我?

这样以来,不得不说北桥的演技精湛,好歹我也认真自责了一会儿,但也就是说想要杀死北桥的人不止我一个。

我冲了出去,却被眼前的怔住,之前的明亮堂皇已经被黑暗所替代,忽闪的雷光,底层大厅反射出黑白交替的诡异景象。

这可不得了,谁把灯关了,我可不记得有灯火管制,难道是暴风雨的缘故?不对,尽管很迷糊,我仍能看到灯火在暴雨中摇摇欲坠,那么斯里兰卡仍在正常运作。

如果这是一场人为事故,有人瘫痪了这座建筑的电源,他的目的……

“定位 北桥葵!”

“您无此权限”

北桥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如此封杀,这下就是不想死,恐怕也难以苟活。我在走廊中奔跑着,很昏暗,却能依稀看清,不管怎样这样下去能行,我记得北桥的房在…………

突然其来的火花在黑暗中绽放,随之而来的疼痛,迫使我失去了平衡,沉闷的撞击声在大厅中回荡,紧接着便是麻木,尽管如此,脑中的涨痛仍未减少半分。

“命中,猎人再加一分!”

高亢的声音却如冷冽海风,贯彻我的脑海,唤起了最深处的恐惧,我又回到那个急骤雨夜,冰冷的尸体,疯狂的人格,还有差点杀死我的他。

“福尔斯!”

“哦呀,这真是怪事...猎物竟然知道猎人的大名?”

“你这臭恶,低级的名字,想忘也忘不掉啊!”

雷光闪过,显现隐没于黑暗的他,我终于得以看清他的面容。低过下颚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另一边干瘪削瘦,眼球深深凹陷在眼眶之中,却无时不散发着冷酷、戏谑的目光,没错,此时他更像是一头饥饿,渴求血肉的野兽,我将被舔舐干净。

“这,这可真是不得了的猎物!”

福尔斯走了过来,地面与特制皮靴地碰撞,发出冰冷的“嗒”“嗒”声,冲击着耳膜,我无论如何也愤怒不起来,面对这个曾经差点杀死自己的男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中,恐惧再次占据了全身,我只能想着如何活下去。

“戶海同学!我还要感谢你,上次多亏了你,我,福尔斯,重生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福尔斯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仅仅是从开始的一瞬间,这有悖常理的速度,击碎我最后一点的希望。

他在我面前嗤笑着,撩起另一边的头发,左眼被狰狞的疤痕覆盖。他抚摸着,似乎陶醉其中,嘴里呢喃,发出满足的喘息。

“这可全部拜你所赐啊,戶海同学,不,准确来说,另一个你,让我再次感受到,那份美妙的感觉——猎物做出激烈的反抗,接着猎人一步步将它逼入绝境,看着它为生存挣扎,流尽血管的最后一滴血,最后在不甘和绝望中死去,没有比这更棒的事了!”

福尔斯和星野一样,潜行伦理与规则之下,他们都是怪物。

身体由于恐惧,颤栗着,鲜血从被击穿的小腿中不断造流出,血腥味刺激着我,活下去的自救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眼前的人,只要再一次就好了。

“让我再感受一次猎杀的快感吧!戶海同学,快,让另一个你出来!我已经等不及了”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就请就地杀了我吧。”

没错,我的另一个人格,总是危机时刻出现的他,一次次保护我的他,竟然消失了。我完全感觉不到存在,什么力量,热血,杀意统统匿迹。

福尔斯抓起我的衣领,我看到他眼中狂热熄灭了,换作的是不屑和困惑。他凝视了我很久,在确认我毫无求生欲的眼神之后,将我重重得摔在地上,他把枪收了起来。

“很可惜,我本该杀了你,但现在的你,我完全失去了兴致,那副丧家犬的样子,让我作呕,赶紧逃命去吧”

“那你来这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告诉你也无妨,星野的小跟班,我的目标不是北桥葵,我只是来这里消遣一下”

“消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场事故不是我做的,这睡眠气体也和我无关,这里就是一个猎场,而我扮演猎人的角色”

“这次就告退了,下次见面时,请务必做好猎物的职责”

福尔斯慢慢退回黑暗之中,他留下这最后一句话。

我庆幸又活了下来,伤口的痛楚却已感受不到,只犹如败犬的匮乏和耻辱,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往上的楼层传来人的哀嚎,我必须赶到北桥身边,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说到底我还是没有杀她的决心。

光是到达北桥所在的楼层,就花光了我所有的气力,我在血泊之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龙先生,他的周围还有几具尸体。显然,我在舞会上也曾见过这些身影。

“龙先生,北桥在什么地方!”

龙的意识已经很薄弱了,微伏的胸腔仿佛下一刻就要停止,血染红了他身体的每一处,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是……威廉先生吗?”

“是我,抱歉,我救不了你。”

龙睁开了眼睛,呆滞地望着黑暗的四周,眼泪流淌而下。

“这是……一个不合理的请求,但我已经……无法再见到……葵了,所以……请你帮我,再替我保护她一次。”

龙的手微微抬起,在找寻着什么,我抓住了它,手心的温度在一点点流失。

“这是……葵房间的通行卡,因为是独立……电源,她暂时还是安全的”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我一点……都不相信,只是葵选择……了你,接下来,就拜托了”

龙松开了手,手臂软绵绵地塌了下去,这下再没有了声音。空洞黑暗的四周,这只手也冰冷了起来,我合上了他的眼,请原谅,我注定得不到救赎。

福尔斯来这的目的我大抵知道了,能够满足他那恶趣味的,也就是聚集在这里的活物,不能用“我们”,因为活下来的只能有一个。

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北桥的房间,门还没有被破坏过的迹象,她至少还是安全的,我松了口气。“嘀”,门打开了,我毫无阻拦地走了进去。房间意外的普通,也不能说是不好,但和北桥的身份一比就相形见绌。尽管如此空气中还是弥漫着女子特有的味道,淡雅香熏和稍稍醉人的体香,以至于一度使我将一切抛之脑后。

北桥就坐在窗前,拈着一支刚点燃的香烟,她静静地看着,火星蚕食烟丝,余灰落下,纷霏如雪。

“葵”

我叫了北桥的名,她没有回应我,我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在静默中等待着。

“龙......他在哪里?”

北桥率先开了口

“抱歉,我没能救下他”

“哦,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这句话像利箭般命中我的胸膛,我一直,一直逃避的东西,现在不得不对着北桥着亲口说出来。那我做得这些有什么意义,我讨厌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又要再一次否定自己,这样的自己,我憎恶着。

“我……”

“是来保护我的,对吧?谢谢你了,威廉同学,你真的很温柔呢”

我不敢望向北桥,我害怕从她眼中看见丑陋的自己,我的自欺欺人苍白无力。

“我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尽管威廉同学的理解很独特,但我真的很开心,能与你交流。我想龙的话,他也做好了觉悟,你也不必太过自责。”

“我……不叫威廉,北桥小姐,我真正的名字叫做戶海”

“这到是有些意外,戶海吗?我一直很喜欢天空,海的话,也不错。”

我抬起头,烟不知何时燃尽,外面的雷雨也已停止,北桥与我的距离只差一二,带着她体温的鼻息扫过脸颊,我的眼里只有她的红唇。

“我想死,戶海同学,我也说过我想为自己而死,所以关于我的有些故事,必须告诉你”

…………

我知晓了有关北桥的大部分事情,北桥爱吃的东西,喜欢的饰品,她也同其它女孩一样爱逛街,也会悲伤,也会哭泣,黑夜来临的时候,心无处安放。褪去演员的光环,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北桥葵。

十七岁的北桥喜欢天空,也曾想当飞行员,憧憬着穿过无际云海,突破地平线,载着她的梦同星辰徜徉,因为天空会包容她的任性和轻狂。她做她一切她想做的,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这是我无法做到的,那也是她最后的自由。

作为演员的日子,北桥没有说太多。但我知道,北桥所背负的,使她从此缺失了自我,在那狭小的空间里,日复一日扮演不同的角色,迎来预订的结局,真正的北桥葵早已谢幕,现在的她只是虚伪的囚徒。

“北桥小姐,你为什么会选中我?”

对于龙最后说得话我仍耿耿于怀

“你不是自己说了嘛,你我是同一类人,所谓孤独。孤独的人彼此之间,说不定有一种联系,不过事到如今,这些也不重要了,最后的最后,我相信你能理解我了”

为自己而选择死亡吗?看起来是很荒唐,但一旦知道了缘由,结论也就成立了,虚假的世界里,也只有死亡能那么真实了。

“这个就送给你吧”

北桥递给我一条银色花纹的吊坠,里面是她的照片,应该是很早之前的,照片中少女发自内心的笑,丝毫没有掺杂成年人的客套。

“圣诞快乐,戶海,这个就当作我送给你的圣诞礼物”

“北桥小姐,拿自己的照片当作圣诞礼物,你是比我还奇怪的人

我再看向北桥时,我明白了,龙先生的感情。银河从她眼中倾泄而出,红晕、灯光,这一切渲染,再不会有比这更美丽的星辰,谁也无法抗拒北桥的魅力。

北桥用哽咽的话语告诉我

“请你不要忘了我”

门边传来的异响,窗边灯火的辉煌,桌上散落的烟尘,我发现世间悲伤如此难抑。

我举起了星野给的枪

“如果不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尾,我大概会爱上北桥小姐”

扣下了扳机

…………

…………

…………

后来新野找到了我

“恭喜你,你合格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死北桥”

“很简单,要是被人知道,**要员企图**知名女演员,结果反被杀,失去威信和颜面的**,可就再无立足之地”

“也就是说北桥什么都没有做错,对吧”

“不知道,我早就已经没有什么道德,伦理,要怪就怪自身吧,实力强大的人才能活下去”

“啊,这一点没错”

“哦?总之我对你很期待”

至于斯里兰卡的事

冬日之葵,命殒深海

我杀光了所有的“活物”,仓惶地逃离,斯里兰卡,世界的尽头,真正的戶海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我为什么而活?先从幕后主使开始吧

——冬日之葵篇 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踩点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五章

    开元会武,二十年一次的盛会,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承办地点也都不一样。而且想要获得参会资格可不容易,每年各族都可以获得一个免试参会的资格,而剩下的就要靠自己争取了。不过如果你只是想凑个热闹,交点门票费就够了。以往参会需要令牌,有令牌就有资格,所以有些穷凶极恶之徒会半路杀害有令牌的人,高价出售。不过今年

  • 家里醋缸又翻了在线阅读第7节

    屏幕碎了一角,陆淮看了眼,丢在了一旁,“她旅游是她的事,你生气什么劲,协议里答应要给的,全都会给她。”“关我什么事?”伊紫颜气不打一处来,豁然起身,指着门口质问道:“是谁辛辛苦苦陪在你身边,没日没夜的拍戏,没睡过一个好觉?你现在倒好,护着她!到底是你娶回家的,不舍得她难过,我就该受罪吗!”“你这分明

  • 七五普法党员干部学法用法一本通在线阅读第1章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夕阳西下,古道苍苍,一辆马车悠悠前行,一个二十出头棱角明显,身材修长的青年哼着小曲带着一群随从赴任去了。黄潇是一个穿越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越了,根据判断是三国汉灵帝时代,似乎是最后的繁华了。黄潇这前身是商贩,上一世也是个小贩,天天逃避城管的那种,一次城管巡查中,

  • 女神的最强狂兵在线阅读第八节

    三百年前,东方初月作为东方家族新起之秀,夺下百宗试炼的魁首,一时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也使得东方一族实力一跃排进宗派实力排行榜前三。东方一族作为新起的家族一时间风光无限,现任家主东方承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连第一大阁天乩阁的阁主都以礼相待,一时间东方族实力被外界传言可与第二大药宗不相上下。“这秘境怎么找

  • 我睡了隔壁海贼团的儿子之纯阳无极功,别碍我的事!(10)

    第7章纯阳无极功,别碍我的事!六大派超一流高手都有明教之人缠住,弟子们也与自己修为相近的厮杀。夜天宗突兀闯进来,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我不管你是谁,今日你必死!”一个剑法极为狠辣的武当弟子,一套剑法凌厉生风,已经有不少明教弟子死在他剑下。他眼神冷漠,直视夜天宗,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二流巅峰?你勉强有

  • 女主她永远死不成在线阅读第6章

    “喂,发什么愣呢!刷卡还是投币?没钱就下去。”公交车司机瞪着秦轩。都看秦轩半天了,秦轩竟然还不自觉,一直在那里发愣。“我都是作为亿万富翁的人了,还没钱坐公交车吗?”“又疯一个!”车上的人听了,都笑起来。有个男人甚至把假牙都笑了出来。亿万富翁会坐公交车?秦轩投了币,再次打开系统面板,进入商城。浏览一下

  • 步步血腥校庆(1)

    冷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月见颜若这样关心的呢。冷傲记得,是从他第一次看到月见颜若跳舞的时候。那是两年前的一场比赛,冷傲第一次参加比赛,周围没有一个人是认识的,略显孤单的冷傲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月见颜若的。那时候,月见颜若的身边跟着暮介阳,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暮介阳。他看到月见颜若对暮介阳笑着说些什么,月见

  • 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在线阅读第2章

    不知过了多久,小狐狸是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它第一反应是,它被抓住了?感觉到有人在用什么东西戳它,虽然有点疼。怎么?那群道士何时变得这么温柔了?“这是什么东西?狗吗?”有人问。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狐狸可杀不可辱!它愤怒的睁开眼,正准备骂那群道士,眼前的一切让它差点咬了舌头。它看见了什么?这个没有头

  • 邪魅校草,来斗法吧之离家(5)

    密道里,阎逸抓着自家姐姐的手追问着。咚咚咚……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阎沫来不及回答阎逸的话,她拽着阎逸紧忙跑进有断龙石的那处石洞。站住…黑龙看见前方那两个少男少女,紧追不舍,他猜想,那一定是东方敖的儿女,就算没有了东方敖的人头,只要斩了他儿女的首级,殿主也定能原谅他的过失。阎逸也看见了那个黑袍人,他

  • 玄霸天地在线阅读第4章

    在赵俪颖四处转悠,为找到一个有食欲吃饭的地方的时候。吴迪已经将店门给打开了。看着外面那雾蒙蒙的天气,吴迪咧开嘴笑了起来,“今儿个天气不错,希望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吴迪话音还没有落地,就有一个顾客走进了店。“咦,没有想到早餐店还这么干净啊,老板,你这里都有什么吃的,赶紧给我端上来。”“只有油条。”“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