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穿成短命炮灰后被反派捡了之湖底有洞天(8)

2021/10/15 6:06:59 作者:倾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短命炮灰后被反派捡了
穿成短命炮灰后被反派捡了
作者:倾策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影后重回十八线[重生]》求收藏~——————————————————————————梁翘穿成了一本狗血爽文的短命炮灰,唯一的价值就是以死来激励女主走上人生巅峰。太惨了!为了不被女主献祭,梁翘决定先一步投靠女主身后的贵人,加入正义联盟!可谁知拼死拼活抱上的大腿,竟是下场极其凄惨的大反派!梁翘:……(°ー°〃)她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吗?!然而事实是来不及了,反派已经和女主杠上了!女主:快把翘翘还给我!反派:回家做梦来得快一些。贵人:翘翘跟着你不会幸福的!反派:起开。梁翘:∑等等!关我什么事?你们

那斗笠少女与女汉就这么走了,风羲甚至不知道她们姓谁名谁,只留下那一句话。

如果他运气不好,很快就能相见。这话里到底暗示了什么?回府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此事。

“少爷,这次我们幸好有贵人相助,否则少爷要出了什么事小月万死也难辞其咎,听说最近城里也不怎么太平,连续有男童丢失,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风羲乐呵一笑,这兔子也有怕的时候,虽是比起自己更担心他的安危,但借此机会敲打一下这只贪玩的兔子也不错。

“现在晓得怕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以月儿你的天赋,平时能有素心姐一半的努力,今日逃的就不会是我们,将来或能取得那刚刚那女杰般的成就也未可知。”

常小月撇着小嘴,要说她能取的刚刚那女子般的实力她是不信的,那一吼之威,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不过今天的事确实对她有了点触动,也并未反驳,不由反思起自己日前在修炼上似乎真的过于怠惰了。

看得常小月的表情,风羲便知这兔子对他刚刚的话多半是不信的,他无奈摇摇头,他刚才的话可没有一点故意捧高常小月的意思,那现在也是秋岐皇朝几大势力之一的月兔族族长璐熙亲王,可不就是七环以上的天位武宗吗?十几年前“足踏碎铁城”的威势哪比那一吼差上分毫。

月儿作为十几年来月兔族内天赋最高者,超越那月兔一族现任的族长璐熙亲王真未必不可能。

这饭还是要一口一口的吃,他也不能一下子逼得太紧,又转头对苏豆豆告诫道:“小豆儿,此去嵩楠书院路程遥远,这域外的奇人异士多的很,路上你一定要小心,还有一路上的凶兽自!有带队的术师应付,切莫逞强。”

万载前那场大战后,这苍穹大地虽在逐渐恢复,但更多的地方,依旧环境恶劣,不适宜普通人居住的,大部分皇朝都不会选那种地方扎根建国的,这些地方就是域外之地了。

域外之地常年风沙漫天,气候变化无常,当年百兽赐血,受益者可不仅仅是人类,那些血脉契合度高的普通异兽,得其益甚于人类,只是兽不善智,所以人类才会是这大陆霸主,凶兽生活在域外之地。

风曦自己没去过域外,但不妨碍他从槐爷口中听说这些,槐爷可是年轻时在域外闯荡多年的老江湖了,直至遇见全盛时期的父皇,方被其折服,伴君身侧。

除此之外真灵大陆各国还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一国国域棋盘太小,只有闯荡整个域外,以天地为棋盘,各国豪杰为敌手,方能磨砺真英雄。

甚至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平生未见域外沙,纵称豪杰亦枉然。”

所以这域外还是鱼龙混杂,各国,各地,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也因此建立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域外势力。

嵩楠书院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那被誉为术师圣地,不论来自何国,但只收术师,不收武者的钟魂塔。亦有提供一切术法与武道的战斗技巧交流,号称藏有十万魂术,百万武技的荒武阁。诸如四凶楼等一系列地下势力亦分布在域外各地。

如今这世道越来越乱,连相对安稳的皇朝国域内都有人明火执仗,这域外满是刀光血影,小豆儿要去嵩楠书院肯定要去域外走一遭的,容不得风羲不担心。

苏豆豆心底欣喜,口上却不饶人,哼了一声:“羲哥哥你真是比娘亲都烦人,据说这次书院派来的术师大人已经做过好几次择才护送之事,从未有过意外,哪有你说的那么危险。”

哎,这两丫头,都要和他倔上一倔,自己这少爷和堂哥当的可真没威严,但那嵩楠书院的使者既然已经做过好几次这活,那也算轻车熟路了,风曦心底稍安,遮眉看了下天色,已是日暮西山,素心姐怕是等急了吧,回去怕是少不了耳提面命一番,明明错的又不是他。

刚想叫小豆儿她们加快点脚步,蓦地,风羲耳边响起了吱吱声,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周身一紧,身后刚好是一绿水湖泊,随后在常小月和苏豆豆惊愕的目光中,“噗通”一声,被拉入可湖里,不见人影。

发生了什么?突发的情况让常小月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一时杵在原地。

刚刚少爷还好好的站在那儿,和豆豆小姐聊着天,然后湖里突然冒出十几条红色触手般的东西,绑住少爷拖进了水里。那红色触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她没能及时出手阻拦。

少爷,被抓走了?

“少爷!”明白过来发生何事的常小月双目瞬间变得赤红,毫不犹豫向前一跃跳进水里。

湖水太影响视线,常小月尽量睁大眼睛还是只能看见那么点远。好在她已经找到了目标,下方十几只蓝色青蛙模样的水兽正拖着风羲往某个方向飞速游去,那捆住风羲类似红色触手之物正是它们的舌头。

只是短短片刻,那些青蛙已经跑了十几丈远。

常小月一掌劈出,一道水螺旋离手而出打向蛙群,可才打出几丈远就消散不见了。这水中与陆地上终究区别很大,她不是水兽血脉,在水中无法发挥出全力。

见远程打击无用,常小月双腿鼓动,直接靠双腿游泳追上去。

但与蓝色蛙群的游动速度差距太大,距离还在被一点一点拉远,常小月眼中满是焦急之色,她的手背上,还有脸颊两侧开始冒出白色绒毛,那是血脉之力催发极致的现象。

即便这样,也只是把距离拉开的速度,稍稍缩慢点而已。

苏豆豆在岸边不停的来回踱步,她不通水性,真要下水反而是帮倒忙,只能在岸边等待,这时感到水下有动静传来,也不嫌湖边地脏潮湿,急忙趴坐在哪里瞪大双眼望着。

可让她失望的是出来的只有常小月一人,没有风羲的身影。

“小月姐,羲哥哥呢?!”

常小月没有立时答话,浑身衣服被水浸湿,三千青丝帖贴于后背,衣服呈半透明状黏身上,将那曼妙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上半身趴在岸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前一片波澜壮阔之象,整个人宛若一个快熟而又未熟的野果,实在诱人口舌。

可惜此处除了苏豆豆这个女娃在,再无他人欣赏到这美妙景色。

“湖底有一暗洞,少爷被抓里面去了,但应该暂时无事。”

少顷,常小月才缓过一口气,刚才在湖底她就算将血脉催发到极致,也追不上那蛙群,嘴里吊着的那一口气,也逐渐消耗殆尽。

就在她快要憋不住的时候看到那湖底岩壁上有一暗黑洞窟,洞口不知谁被布下了一道圆环符阵,单从那洞口周围冒起的点点气泡来看,洞里面应该是有空气的,那群蛙群就带着风羲进了洞里。

但当她靠近洞口时,就会被无形的斥力反弹在外,最后她实在憋不住了才返回岸上。

即便她再笨,也能看出那洞口的符阵是出自人为,她虽想再试几次,强行破除后果可能更糟,可破不了那术阵的话还是和之前一样被阻于洞口外。

之前那帮人也不知是否会再次找上门来,留豆豆小姐一人在岸上太过危险,这让她不得不在意。

如今之计应是回府求援,不知槐爷回没回来,就算素心姐也比她足智多谋的多,定能想出好点子,当即便打定主意道:“走!我们回府!”

———————————————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拉进水,口鼻里直接进了许多水,时间又拖了那么久,风羲差点以为自己会被活活淹死,突然压力一松,周身的水流消失不见,那一刻,他从未觉得能够大口呼吸也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

不过,这到底是怎地一个情况?这里又是哪儿?四周又狭又窄,到处黑咕隆咚一片。

至于他到底是怎么被拖下水的,听到这耳边不停叫着的“呱呱”声,他已经猜到了,长舌魔蛙,一种水陆两栖的低阶凶兽,没什么其他特点,唯独那舌头,那吐舌又快又准,同时还有极强的韧性。

风羲不知道这些长舌魔蛙为何要抓他,又要将他带到何处,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此事定和那两个异域人脱不了干系!

在看到这些长舌魔蛙时,风曦终于回忆起之前那地菱膏里多出来的异味到底是什么——九香草,其散发的香味对一些低阶凶兽如暗夜萤火,充满致命的吸引力!

某些事情不言而喻了。呵,那两年,他本以为看透了人类的狡猾,肮脏,与贪婪,今日怎又如此轻易的信了他人,世间哪有那么多侠肝义胆之辈,他只恨自己蠢不知悟。

坐以待毙不是风羲的风格,他尝试用蛮力挣脱这蛙舌,一振体内灵力,骨骼作响,青筋鼓起,可这黏糊糊的舌头实在是坚韧异常,他的挣扎毫无用处,纵使他在上面扭来扭去,可那舌头就没有松上分毫。

一时力尽,身躯疲软,风羲意识到这长舌魔蛙的舌头的舌力可是能勒死一头成年水牛的,靠他现在只有锻体修为的身体肯定挣脱不开。

这魔蛙的舌头虽是厉害,韧性异常,但越是绷紧富有弹性的东西就越怕锐利的物品。

风曦虽然浑身被捆,但勉强移动手的余地还是有的,好不容易将两只手挪到一起,两手合拢,食指并贴伸出,一道薄如蝉翼,散发着淡青光芒,魂力极度凝聚的光刃出现在指尖。

缓缓将光刃切向最近的蛙舌,风羲明显感觉到所对应的那条蛙舌颤了颤,心中一喜,有戏!

这锋利的切割之力果然是这种蛙舌的克星,风羲立马加大手中的动作,伴随着一声痛苦的蛙叫,带着殷殷鲜血,这条蛙舌应声而断。

不得不说,武者炼体,可前期手段单一,远不如魂师那般,魂法万千,森罗万象。

于是风羲手部活动的空间又大了些许,就在他打算如法炮制弄断第二条蛙舌的时候,谁知那些蛙舌如雪遇朝阳,纷纷主动退散了。

要晓得这些长舌魔蛙也是怕疼的,有了之前那只魔蛙的前车之鉴,其他的直接被吓得一股溜逃走了,风羲当即被甩了下来,脑壳先着地的。

“哎呦,这些呱股子甩人怎么脑先着地的,头好痛,等月儿来了非要把这些玩意儿抓回去炖汤不可,那丫头肯定很喜欢。”

风羲满是抱怨的揉着后脑勺,但更在意的是现在到底身处何地,现在可远未到去危就安的时候,他刚刚看到看到前面隐约有亮光,这暗黑不见天日的地底哪来的光源?

下意识抬头,眼睛越整越大,洞窟不似以前的狭窄,眼前豁然变得空旷开朗,顶端悬吊着一颗皎洁圆明,内外溢光的硕大的夜明珠,将这洞室内照的清清楚楚。

两扇二十几丈高的巨大黑岩石门半开在那,石门虽然已经坑坑洼洼,堆满灰尘,但依稀能门上雕刻着风雨雷霆,还有各种各样凶神恶煞的凶兽,呈山峰状堆叠在一起,顶端一道人一脚踩着一只凶兽的头颅仰天长笑。

门上面斜挂着一副鎏金横匾,却被人从中一刀劈成两段,横匾上写着三个字,充满肆意猖狂之感——驭灵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召唤神龙的正确方法全是关系户

    汪泽瀚穿着这么一身往外走,果然收到了导演和监制的一致好评。摄影师带着相机过来,让他摆几个姿势,又回去换了几件衣服,拍出来之后连声说好。韦导演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踱步过来看了看相机里的人影,笑得一脸慈眉善目,“我说小汪总怎么难得开口要角色呢,果然不错。”他说得无心,听者却有意。韦婴合口中的小汪总,

  •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小马甲在线阅读第3节

    贾里德·麦克米兰那年,他十三。毕业于斯莱特林学院那年,他年少轻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那年,他做了此生最傻的一件事。成了一名极端的纯血统论者那年,他进入魔法部。开始知道了世事无常那年,他……许多年后,他才会发觉;原来凄苦一生……蛮好。盖·麦克米兰他从一出生就知道,他这一世终归于“自由”两字无缘他父亲是

  • 九转龙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狩猎队回来了!”傍晚时分,狩猎队成员回来了,好多人身上扛着猛兽,中间还有一个人被抬了回来,大牛和几个人则是拖着一头巨型的野兽走在后面。自从上次黑蛇帮的人离去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五天里每天狩猎队都是早出晚归,伤痕累累的回来。不过在这么疯狂的狩猎下收获比平时多了几倍。“老二,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

  • 神噬星空在线阅读第三章

    街上的人群来来往往,并没有因为眼前这栋不该存在的建筑而驻足停留,仿佛它本就该在这里。“检测到宿主已进入铠武的世界,任务更改。”“主线任务:获得铠武的卡片。”“当前目标:前往葛叶纮汰所在的铠武队。”“注意,完成任务主线任务可获得骑士点数,用于兑换骑士世界中的各种特殊能力以及进行抽奖,此外,每个骑士世界

  • 网游之弓神无敌之太子之死

    太子之死战神九层塔外,洛月城金銮殿中,妖皇狼天道端坐在大雄宝座上,他目光森冷,握着宝座扶手的手掌已经捏的发白,如果不是这宝座是赤金打造的话,估计早已经在妖皇的手中破碎开去了。大殿正中一个霓裳羽衣着装的少女跪俯在地,如果不是那遍体的淤痕下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想估计也是一个绝色之资。少女在不断的颤抖着,不

  • 江湖笑(gl)在线阅读第四节

    下午上班时间一到,路喻言叫醒了秦先生。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那么锐利的总裁大人,很难得的没有起床气。睡意还没有完全褪下去,但是看到路喻言的时候就已经带上了笑容。“一睁眼就看到你,开心。”路喻言耳根热了一下,板起脸说了一句:“你怕是没睡醒吧?赶紧上班去。”秦止揉了揉眼睛,然后眯着眼哼唧了一声:“啊…睫毛进眼

  • 玄幻:洪荒神话大逃杀之爸爸,你不要果果了吗?(求收藏)(2)

    “认亲?怎么回事?”女孩子在电话的另一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一言难尽。”程南苦笑了一声。“算了,等我到学校再跟你说吧,就这样,挂了。”……挂断了电话,程南躺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入睡。“一转眼,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年了吧。”程南叹了口气,幽幽的想道。“本来打算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好了,反正这一世自

  • 路边捡到主神系统之阎罗再生

    兵戈将李显,神魂卷入体内之后,化作流光飞逝而去。天海大学某男宿舍内!唔!这是哪?我不是已经死了。啊!磅礴的记忆碎片就在男子醒来之时瞬间涌入脑海。直接将男子胀痛的生不如死,发出了一阵阵歇斯底里的低吼之声。片刻之后吼声停下,男子也明白目前自己是什么处境。令李显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重生了。准确的说是借尸还

  • 我,真的是神你是跟踪狂吗?

    “呜呜呜……”穆少华在办公室老远就听见一阵啼哭声,林萧一边哭一遍抹着眼泪走了过来。穆少华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呜呜呜……表哥你要给我做主,呜呜呜……”林萧看见穆少华哭的更加厉害,双手捂着脸不敢拿下来。“脸怎么了,把手拿开。”穆少华有些不耐烦的说,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要不是母亲在后

  • 不想当武神第7章在线阅读

    听负责接送的司机说完此事,陈浩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电影中红衣女鬼的恐怖模样,顿时毛骨悚然,吓得脸色煞白。他握住身旁叶雨乔的手,悄悄耳语道:“亲爱的,待会你就陪我一起去抓那对母**魂吧,我一个人怕!”叶雨乔忿然挣开陈浩的手,冷酷无情地说:“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分手,二是自己去抓鬼。”回想起今天早上牵着叶雨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