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重生大天官之上阳镇(9)

2021/10/14 23:09:17 作者:DONGFENFEN1DONGF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大天官
重生大天官
作者:DONGFENFEN1DONGF来源:飞卢小说网
十世修行结善果,一朝含冤故,幸天道有眼,秉善果重生,得天道旨意,重整九州神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北荒境,山险水恶,多洪荒猛兽,多虫毒恶物。

真应了常无畏那句话,这世间不论是人或者妖魔鬼怪,都有一些活了久远的怪物,在这人迹罕见的荒地,要么遇不到,要么遇到的都是些体型巨大的洪荒野兽。

行走半月有余,肖尘终于遇到一处有着人烟的古镇。

镇名上阳,乃是一处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

“让一让,让一让,今个宝爷我要单挑你们所有人。”

古朴的酒楼外,有一棵参天柳树,树下围拢了十几号人,其中一个体型略胖的青年,手捧一个金丝楠木盒,一边嚷嚷着,一边将身前的众人推开。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王八,怎么滴!今个又得了什么宝贝,竟然大言不惭的要单挑我们所有人!”

人群之中,有一个大理石桌,一名身穿金色锦衣的公子哥,摇着绘有风流女子图案的折扇,一脸的讥讽的看着王宝。

王宝见到此人,冷哼一声,没好气的别过头去,拉起坐在石墩上的一人,大摇大摆的坐了上去,将手中的金丝楠木盒小心的放在桌上。

“付青,别以为上次赢了我的小霸王,就这般嚣张。今个老子带来的可是素有山中龙之称的金刚王。”

“哈哈哈~~你个死胖子,死王八,还山中龙,还金刚王!哎呦我去,笑死我了~~”

付青扶着大理石桌角,笑的面红耳赤,身边众人不少知道内情的也都憋着笑意,样子看起来还憋得十分痛苦。

“好好好,拿出你的金刚来,咱们比试比试!哈哈哈哈~~~”

付青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镂空盒子。

王宝将楠木盒中之物取出,乃是一只色泽发红的蛐蛐,轻轻将它放入斗盒之中,眼神示意付青。

“今个你的赌注是什么?咱总不能白斗一场啊!”

“就赌它了。”

王宝一脸肉痛的,从身上拿出一个仅有巴掌大的九层琉璃塔。

看到此物,付青眼中精光一闪即逝。

“好,这琉璃塔也不知究竟值几个钱,但看在你这么想赢我的份上,今个就赌个痛快。我这串手链,乃家父无意中在山中得到,据说是修真炼道之人所使用的仙家宝贝,虽是残品,但戴在身上驱凶辟邪,延年益寿还是不在话下的。”

四周人一听,全都倒吸了口凉气,这串手链在镇上可是出了名的宝贝啊!外地商人出价万两黄金,付家都没舍得卖,这付青竟舍得将它拿出来,看来那宝塔肯定也不是凡物。

打开黑色镂空盖子,里面静静趴着一只黑色的蛐蛐,将它倒入斗盒中,付青阴森一笑。

“宝贝!又有人给你送食材了。”

人群迅速围拢在一起看着斗盒中两只颜色迥异的蛐蛐,纷纷呐喊助威起来,更有甚者在一旁开了个小盘口。

王宝拿出一根马尾草,挑逗了一下红色蛐蛐,激发出它的凶性,见它张开硬牙冲向依旧无动于衷的黑色身影时,面色一喜,心道这下子看你怎么躲,奶奶的终于要赢一回了。

“握草,握草!”

“不愧是付家的黑甲,果然牛。”

“又是只用一招,拦腰斩断,这黑甲无敌了,北荒堪称无敌呀!”

……

失魂落魄的看着盒中被拦腰斩断的红色蛐蛐,王宝欲哭无泪,怎么会这样?一招,又是一招。这只蛐蛐我可是下了血本才买回来的,一个照面便败下阵来。这叫我怎么办?不对,那黑色蛐蛐一定有问题!

王宝疯了般冲向斗盒,想要将黑色蛐蛐拿出来看个究竟。

可付青哪能让他如愿,人还未知,已经一脚将他踹了出去,收起桌上的琉璃宝塔,开口道:

“愿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起码我还能将你当人看,现在你跟我耍无赖,只会让我们瞧不起你。”

“不对,你那黑色蛐蛐一定有问题,我要检查下你的蛐蛐。”

爬起身,王宝疯了一般冲到石桌前,探出手掌伸进斗盒中,想要抓起黑色蛐蛐。

“啊~”

只听惨叫一声,王宝猛然缩回手掌,只见他手掌上满是鲜血,掌中一块血肉不翼而飞。

而盒中黑色蛐蛐,硬牙嚼动,正在吞食王宝那一块鲜血淋淋的血肉。

四周人群,刹那间四散而开,纷纷退了数步。

脸色一变,付青满脸阴森,狞笑道:

“哼,有问题又怎样,我告诉你,你那所谓的山中龙,金刚王,也是我找人故意散播出去的,无非就是引你上当,怎么滴,你咬我啊!”

额上冒着冷汗,扶着手腕的王宝愤怒的盯着付青,凶恶道:

“用肮脏的手段赢了我,算什么本事?将琉璃塔还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切,笑话。”

伸手将黑色蛐蛐装入盒中,正要将它装入怀中时,却不曾想一道急速的破空之声突然传来,击落黑色镂空盒子,而盒中的黑色蛐蛐正被一根鱼刺,激射钉在柳树杆上,挣扎了两下,黑色蛐蛐便化作一团黑灰四散飘落。

“谁?是谁干的?给老子出来。”

酒楼内,肖尘手拿一根鱼刺踢着牙,缓缓而出。

“老子我干的。”

冷哼一声,付青眼神在两侧示意一番,顿时两名粗壮的大汉走了出来,直奔肖尘冲去。

经过幽泉鬼台气的洗礼,再加上常无畏的炼体秘法,早已练就般石体的肖尘,一个侧踹一个鞭腿,收工。

“煞气养虫,阁下真是好手段!”

付青脸色突变,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识得此术。

“哼,你又是什么人?我付家的事我劝你还是少掺和的为妙。”

“嘿,你肖大爷我还就管定了,留下宝塔赶紧滚。”

付青脸色一寒,正要说些什么时,他身后一位老者,却拉住了他,对他微微摇头。

“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哼~”

留下琉璃塔,付青愤怒的转身而去。

“这位兄弟,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

肖尘满不在乎的说道,回身向酒楼走去。

王宝想了想,拿着琉璃塔也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一幅酒桌前对他劝道:

“兄弟,你还是赶紧走吧!那姓付的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回去肯定是搬救兵去了。”

肖尘吃了两口菜,微笑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这~~我还能怎么办!他们付家与我王家在镇子里是出了名的对头,前些日子付家也不知从那里招来了一个术士,在我王家大宅走了两圈。我们家本是做木材生意的,就在那一夜之间,全镇子的人都不愿意和我们家合作了,现在甚至连一个给我家砍树的都没有,水车城那边要的一万根木材,现在只剩三天时间,可现在我们连一根都没有,这一违约,我们王家基本就算完了。”愁眉苦脸的王宝,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已经看到了王家的未来。

“这琉璃塔,你是从何得来?”在一旁悠哉的喝着清酒的老道突然岔开话题,向王宝问道。

看着浑身邋遢的道士与肖尘坐在一起,王宝不疑有他,回道:

“乃是家父前些日子在山中寻找草药时,无意中在一个村子里收来的,他当初也只是觉得这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宝塔有些奇特便买回来把玩,前些日子送给我了。”

“哦,这村子你可知晓它在哪里?”

“知晓。”

故作隐士高人的模样,常无畏神秘的对王宝说道:

“我们帮你解决这什劳子的付家,你带我去那村子里看看,如何?”

“此话当真?”

“废话,贫道何曾说过假话,不信你问他。”

王宝十分怀疑这老道的话,不过看到身边举手投足都显绝世高手风范的肖尘,还是点了点头。

常无畏一巴掌拍在肖尘的头上,骂道:

“你个兔崽子,啥都没学会,装逼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紧接着红着脖子一转,冲那店里的掌柜的喊道:

“掌柜的,再来两壶美酒打包带走,另外找这个胖子结账。”

王宝一个趔趄,差点趴在桌子底下。

镇西,有一个大宅院,门匾王府二字。

三人从酒楼刚一到这,骑在骡子上的老道眉毛一挑,对肖尘努努嘴说道:

“看出什么来了么?”

“有人下了印。”

“嗯,看来你这段时间没白学,这里就交给你了。我正好困了先去那边休息去了,好了叫我。”

说罢,常无畏驾着毛驴晃悠悠的向一处大树底行去。

心里无限鄙视了一番杂毛道士,肖尘认真打量起了这个宅子。

真气灌眼,在眼角打了三个手势,顿时眼中精光大盛。

这个时候的宅子在肖尘眼里,如同漂浮不定的气体,宅子整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黄蕴,但此时这黄蕴像是被一双大手牵住,扯向地底流向远处另一府邸。

“那是谁家的宅子?”

顺着肖尘的手指看去,王宝恭声回道:

“那便是付家。”

散去真气,肖尘恢复原状,冷笑一声,自言道:

“好一个嫁接财运的截运阵,看我如何破你的阵。”

在宅子大门前,斜踏七步,步步生灵烟,行至黄蕴最盛处,手指虚捻,一道灵符赫然出现。

冲着地上狠狠按下,口中爆喝:

“给老子破。”

一圈土黄色光华以肖尘为圆心,向周围冲击而去,王家大宅无形中像是有什么破碎了一样。

听到动静的王家纷纷走了出来,看着门前几人惊疑不定。

“爹娘,咱么王家有救了。”

听儿子将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王富贵匆忙对肖尘行礼道谢,并命令下人赶紧准备好酒好菜招待着。

就在这个时候常无畏这杂毛道士竟悄悄的出现,让肖尘坑爹的是,这杂毛不知何时竟然换了一身干净的道服,面容庄素,摆出一副神棍模样。

“哎呀!这截运阵是破了,可治标不治本,我们走后你就不怕那付家再来人给你下印?”

“这位道长说的极是,赶紧里边请,我们边吃边聊。”

肖尘与王宝面面相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亿万爹地宠上瘾在线阅读第四章

    “原来你有妻子啊!”我踢着脚边不顺眼的石子,斜斜的瞪了一眼莫亦寒。莫亦寒抬手拂过我眼前的垂柳,“那是皇上赐婚。再说你是正妻,怕什么。”“谁怕了!”我再次瞪了他一眼。虽然官宦婚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莫亦寒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上,“对,你不是害怕,你只是吃醋。”我

  • 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在线阅读第9章

    “轰隆隆”上天就像是感觉到刃心他们敬爱的罗布爷爷的逝去,怒吼的雷声传来。切尔卡都大声的道:“真是可怕的潜力,居然觉醒了魔力,不过越是有潜力我就越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说罢就要准备大型魔法。马可菲见切尔卡都几下将罗布杀了,傲慢的走到切尔卡都身边,突然,还在爆发魔力的刃心长啸一声,举起了布满雷电的右手,天

  • 爱钱如命之第八章

    【学士府】尔泰听见夏紫薇的厢房传出美妙的琴声。他知道,此时尔康一定在房内。他看出了尔康对紫薇的别样感情,他明白,他一定希望紫薇认爹成功。可是,着小燕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抢别人格格之位的人,依朝雨看,她是有什么苦衷,现在,他也和朝雨一样,认为小燕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

  • [综]横竖是只兔登录游戏(求收藏,鲜花)

    李承乾站在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手中拿着一把长弓,这把长弓都快与自己的身体高了。见到面前一队士兵正在攻打自己所在的这群人,李承乾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玩家一进来就开始行会对战,难道没有新手任务和新手过程吗?”看了看手中的巨弓,李承乾拿起一支利箭,射向敌人。“嗖!”利箭穿梭空间

  • 青春里头藏着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我没有!”安如暖不断摇头。“呵,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白慕看着安如暖恼怒万分。“我真的没有,不是……”安如暖咬唇摇头。“闭嘴!”白慕转头,视线如刀,射向安如暖,字字无情:“安如暖,我记得我给你说过,让你死都不要出现在雨夏面前!”雨夏,二个字自他唇间溢出,含着复杂情绪,让安如暖猛然一震,脸色泛白。

  •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找到你之意且迷4

    转眼间,只剩三人,以犄角的形态,对峙而立,空荡的夜晚,空荡的街道,空荡的心,都一般的冷清。阮朗缓了些许情绪,转头看向今夜气息有些不寻常的钟恒。自发现了简艾起,钟恒的目光就沉沉的,未再离开。他眉目低压,沉声开口,“先走。”阮朗皱了皱眉,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需要的是发泄和平息,的确很难再呆在这里。

  • 三零七室之2020春季更新开始

    在“”万众”瞩目中,我们《天使的眼泪恶魔的石心》也是终于迎来了2020的春季更新!\(*T▽T*)/由于受疫情的影响,我们全国人民足不出户,我们都是如此,而学校们创建了一个神奇好用(垃圾卡顿)的网站。这一个学期保底每个星期一章,多的话两章,一般是星期六晚上发,差不多就是星期天凌晨的样子。哎呀,不说了

  • 魔兽竞技之王之事情的始末(求鲜花!求票票!求收藏!)(7)

    “这……这……”“好了,娜娜奶奶,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随即林风便起身要离开了。“哼,老头子,都怪你,在家里我都跟你说过了,琳琳叔叔是个高人,你还……”“不,琳琳叔叔,你别走,我们知道错了,不该怀疑你的,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好吗?”老太太顿时大急了起来,紧紧地拉着林风的手

  • 海藏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氏作为沈家嫡女,嫁妆自然丰厚,也知自家对大房是有亏欠,一些小打小闹都忍了下去,此时听了崔三爷的话也不多说了。夫妻俩丢开这个话题,聊起其他的。崔家大房就不一样了,真正是喜气洋洋,这是自老太爷亲自教养崔琅后大房没有过的喜事,使女仆从人人脸上带笑,走路都轻快很多。“我儿从小娇生惯养从没出过远门,听说那边

  •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之有眼无珠(1)

    “鸣哥,你爱不爱我?”“爱。”“这里是唐西月的家,你就不怕她突然回来吗?”“有什么好怕的,她今天要留在学校做实验,不会过来的…”听着房间内一男一女的谈话声,唐西月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一通,她足足愣了几秒,在经历短暂的失神过后,才堪堪找回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攥紧,唐西月慢慢向房内靠去。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