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亲爱的篮球之莫怕风雨

2021/10/15 0:52:18 作者:砸克乐文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亲爱的篮球
亲爱的篮球
作者:砸克乐文来源:纵横中文网
谨以此书,献给亲爱的篮球和可爱的人们。少年们围绕着篮球展开的温馨故事。写实类篮球文,没有特别牛逼的设定,一切以目前篮球现况为主。注意无系统,无金手指。

火烧云层层褪去,瑰丽的天空渐渐涂抹上暗蓝色,月亮也由朦胧的影子变得凝实,不过弯弯的一弯月牙却分外明亮,比那远远可见的天边繁星似乎还要明亮不少。

街市上灯火通明,有许多卖小吃和小玩意的存在,伴着腾腾的热气,是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倒是颇有几分不管日月一样热闹的风采。

贾环微抿着唇,忍住心中的翻卷痛恨,神情严肃的信步走在前面,偶一回头便看见紧紧跟在自己身后哪怕已经很累了却依旧一言不发的彩云,汗珠挂满了彩云的额头,滴滴磊落,双颊不正常的通红,身子也不自主的佝偻着,显然是一副累极的样子。但尽管是这样,彩云却不敢开口喊一声累,不敢离开贾环一步,生怕贾环就此抛开她不要。

看着彩云这般,原本无比嫌恶、痛恨其带给自己灾祸的贾环都不由得生出几丝怜惜。不是贾环迁怒,只是忍不住心头的恨意罢了,毕竟若不是彩云他或许也不必如此声名狼藉,也不必失去了国府子弟的优渥。纵然贾环十分清楚凭着王夫人对他的恶意,没了彩云也会有别的人,但贾环依旧做不到面对彩云心平气和。

“歇一会。”贾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看着彩云道了一句,之后便沉默着寻了一处小吃摊坐下,他也要平息一下心中的愤恨才好去找文五。

这个小吃摊看起来虽然有些小,还有些肮脏,但是人还是挺多,说明这里的味道一定不错,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呢?

彩云咬着唇看了看有着脏污的凳子,又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贾环,最后还是闭着眼狠下心来在贾环面前坐下,之后便是有些拘谨的看着桌面,好似黝~黑发亮的桌面上有什么花似得。不怪彩云这般作态,谁让曾经的她也算是荣国府中颇有脸面的“二小姐”呢?而贾环又是彩云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呢?

贾环也不看彩云,只是唤来收拾桌面的小儿点了两碗馄饨面,之后望着远处的灯火不知在想些什么,眸色分外的不明,浮浮沉沉的好似混沌的江水,即可载舟也可覆舟。

沉默了片刻,彩云小心翼翼的看着贾环,咬了咬唇后轻声问:“爷可是想好晚上住哪里了吗?”这话,彩云说的分外忐忑,生怕自己的多事惹来了贾环的不喜。

贾环觑了一眼彩云见她这般作态皱了皱眉后说:“云来客栈。”彩云对如今的贾环而言也算是一个财产,自是不好轻易丢弃更何况而今累与名声,还是让彩云跟着为好。这云来客栈乃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客栈,住得好,吃得好,自然这价钱也是好极了,十两银子不过才能住一日罢了。

“这云来客栈……是不是不太妥当?毕竟它客似云来啊!”彩云斟酌着说到,帮王夫人处理杂物的彩云自然知道云来客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自然是担心贾环的银钱够不够使的,毕竟分宗时也不过才给了千两银子罢了。但彩云又怕直接言说会引来贾环不喜,所以只好换一个婉转一些的说法。

这小吃摊上的馄饨面上的极快,不过几盏茶的功夫便已经热气腾腾的呈了上来,细白的面乖巧的泡在色泽清亮,香味浓郁的汤里,上面讨巧的堆着几颗饱满圆润的馄饨,点缀着些许翠绿的葱花,看起来颇有食欲。

“不过暂住几日罢了。”贾环也不看彩云只是随口回答,之后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勺,舀了一个馄饨吹了吹热气后咬了一口,觉得滋味还算不错后便继续吃了起来。在荣国府,贾环一直心情不好,自认也是吃不了多少,反倒是现在才开始觉得饿,想吃东西起来。

馄饨面里的馄饨鲜美,面条筋道,就连这汤也熬得分外香浓,惹得贾环胃口大开,竟把一整碗都吃了一个精光,不过剩了些许的汤底在粗瓷碗中罢了,腹内饱饱的,心中也生出一种独特的由食物带来的厚实感,心下稍平也可冷静下来去思索发生的事了。

反观彩云,她实在是下不了口,总觉得这个小吃摊实在是太脏了,所以她面前的那碗馄饨面动都没有动,空白白的让热气跑光。

“不吃?”贾环扬眉看了一眼似乎分外委屈的彩云,明知故问到。

“嗯!”彩云点头,之后满怀期盼的看着贾环说道,“爷,我们还是快走吧!”彩云现在哪里管得了云来客栈的银钱问题,只想现在赶紧到云来客栈哪里好好洗个澡,这样才好把身上沾染的脏污都去掉。

贾环也不回答彩云问题,略坐了一会儿想清楚了些什么事情后便沉着脸站起身在桌上放下两碗馄饨面并一个碗的银钱,之后端起彩云面前那碗一动未动的馄饨面来到街市的角落放下,那里寄居着这个城中的乞丐。之后自有乞丐们前来抢食,毕竟这一碗凉了的馄饨面可是他们梦中都盼不来的美味。

“爷?”彩云看着如此行为的贾环愣了一下,之后带着疑惑和不解的唤道,一双美~目之中全是疑惑以及藏得很好的不安。敏感的彩云自是知道她的行为似乎惹到了贾环。

“可是彩云做错了?若是彩云做错了也请爷原谅则个,毕竟彩云是第一次出来。”彩云泪眼汪汪的看着贾环解释道,略带哀婉的眼眸衬着彩云细白的皮肤,倒是颇有几分扬州瘦马的滋味在其中。而她这幅模样,恐怕很难有人不原谅。

贾环倒是一反常态的看着这般作态的彩云勾唇带着些许肆意和满满恶意微笑着说:“你倒是乖觉!既然如此那便说清楚好了。你要跟着,就最好听话,自然还要好好收收你那在荣国府内养出的小姐姿态。否则,你还是自去了吧。免得日后埋怨。”

此时灯火如星,故而贾环嘴角那一抹肆意中满含恶意的微笑反倒透出几丝朦胧之意,而贾环的这一笑当中的恶意如烟火一般在这夜空中分外醒目。

彩云望着贾环嘴角带着满满意味的微笑,双眸之中竟然满是惊艳,她是知道贾环生的好的,但从未知道竟然是这般的好。但等彩云回过神来,自是看得出贾环笑意中的恶意,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却又说不出开,只是诺诺的应了一声是,之后便低着头跟在身后不在多说一句话了。

贾环见彩云这么识相,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在到了云来客栈后便打发了彩云去睡。至于贾环自己,则是换了一件灰烟罗长衫外罩同色纱衣,系上一条白色的腰带后也不佩戴玉佩便走了出去,目的地自然是距离云来客栈不远的墨香阁。

在月色下,贾环的身影恍如和夜晚融为了一体。

走到墨香阁前,贾环毫不意外的看见依旧点着灯的店铺后面,勾唇不知是讽刺还是苦涩的笑了笑后,迈步踏了进去,一往无前的坚定。

贾环推开半掩着的木门,语带些许嘲讽的说到:“看来老师当真是重视环,否则也不会这么晚还在这里等着了。当真让环受宠若惊!”伴着外面打更人的闷响,已是子时了。

今夜看来会是个不眠夜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路之火焰神蚕(求收藏!)

    余悦看着小金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可是怕惊吓这只可爱的小金雀,只好强忍住了。小金雀缓缓地朝余悦走来,刚开始还一副害怕的模样,到后来似乎没发现什么危险,直接“叽叽”的跳到了余悦的身上,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余悦。“你是哪来的小家伙?”余悦没有做过大的动作,只是轻轻的问道。小

  • 宁王妃第二章在线阅读

    工作人员过来给下一场的主角补妆,忽然间大家都往一个方向看过去,议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啊啊啊,是顾林阳,我男神!!”“男神!男神来我们剧组了,我天,我是做梦了吗?”最先尖叫的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然后是剧里面的一些小配角,稍微有点咖位的演员一开始还比较矜持,在气氛的烘托下最后也忍不住尖叫。“男神往我这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