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网游之自由巅峰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10/14 23:42:00 作者:血猫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自由巅峰
网游之自由巅峰
作者:血猫来源:17K小说网
左手提着寒霜,右手持着龙壁。身着龙灵套装。踏遍万里河山,只等倾城一笑。~~~~~~~~~~~~~~~~~新人新书,谢谢大家给予支持!~

张启山和二月红待在这间监狱里最深处的房间,让其他人都出去了。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张启山坐在二月红身边说。

“为什么不会来!我二月红这辈子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我说过的一定会让你尝尝我当日的经历。”那一脚踹的极厉害,二月红说话扯得都疼。

张启山感觉到二月红的痛,又想到刚刚自己那一脚,连忙伸手去查看伤势。

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简直快要疯了,二月红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要自杀,他怎么能不生气。况且尹先生在旁边看着,如果他不狠一点,二月红现在估计就是一具尸体了吧。

二月红一巴掌打掉张启山的手,一脸厌弃的表情,说:“滚——别拿你的脏手碰爷。爷觉得恶心。”

也不知道是脏手还是恶心这个词刺痛了张启山。张启山疯狂地撕扯二月红的衣服。

“你不是觉得我脏吗,那你就好好感觉一番——”

二月红一脚踹在张启山的膝盖上,张启山腿一软,跪在地上。二月红一巴掌狠狠打在张启山脸上,说:“我恨你——”

张启山从来没想到会从二月红嘴里听到他恨自己这种话。

他竟然恨我!他是应该恨我的的!可是那我们之前的种种又算什么!二月红你到底是有多么铁石心肠,我都那般待你了,还暖不热你的心,到最后换来一句你恨我这样的话。

既然你恨我,那就好好的恨我吧——

张启山走了,只是二月红却被戴上了沉重的镣铐。他那么纤细的胳膊,怎么能受得了这些沉重的东西,不一会儿白皙的皮肤被勒出了血印子。

“乍相逢执手,痛咽难言。想当日玉折香摧,都只为时衰力软,累伊冤惨,尽咱罪愆。到今日满心惭愧,到今日满心惭愧,诉不出相思万万千千……”

二月红也不顾此时环境恶劣,也不管自己手脚被镣铐束缚着,就这么唱着。就像那个在梨园接受万人朝拜的二爷一般,这脚下的一方土地就是他唱戏的台子。

张启山闻声,停下脚步。

想当年丫头不在了,你竟然告诉我们从此以后不会再唱了。我当时以为这只是你的气坏,你二月红可是打娘胎里就唱上的人,如今却说不唱了。这是你的命呀!哦,我倒是忘了,丫头出现以后,你的命早已经不重要了。

当时日寇气焰嚣张,前线战事一塌糊涂,那时我本以为我们要失去前线,可竟然从几个土夫子嘴里听见,咸阳的阳王宫里面有一件神器,相传当年阳王就是靠着这件神器驰骋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我知道希望来了。我从九门其他人那里打听到,这件事却有传闻,只是这么多年来送了太多人的命,没有人再愿意去送命了。

九爷告诉过他,阳王宫最玄妙的就是他的墙壁和脚下的甬道形成的阵,真真假假,很难分辨请眼前的东西是真是假。如果真的要下这个墓,必须带上二爷。

二月红,你知道我那一天听见你的名字是什么感觉吗?感觉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我们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再见过面了,准确的说是你已经两个月都不愿见我了。我张启山也着实可悲,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私下也算是风流,只是别人不知道我却栽在你这个男人手里。

二月红,我承认,我对你有不一样的感情了。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第一几次见面……

张启山见到二月红的那天也是隆冬时节。那一天长沙下了难得一见的大雪,张启山站在门外被凛冽的寒风吹得有些麻木,可他还是没有离去。

“二爷——如今前方战事吃紧,唯有阳王宫的神器或许能解救这天下百姓。请二爷助我——”

屋内没有一点动静,不知是人睡了,还只是不想和他说话。也许九爷说得对,如果今天来见二爷的人是他九爷,可能结果还会好一点。可张启山还是自己来了,他就想见见他。

“二爷,如果夫人看到你这般,定不会愿意的——”

也许只有丫头才能让他搭理自己吧。

果然,一个杯子从屋内飞出来,直直砸向张启山的脸。张启山身子一侧躲过了暗器的袭击。

“你没资格提她!”二月红的话里满满恨意。

趁着门开了,张启山冲进门里。本以为二爷会赶他,却没想到二月红只是躺在自己的贵妃榻上,身上披着丫头给他做的那件大氅。

“二爷,梨园的戏台子上已经换了别人了。只是他的《牡丹亭》却不及二爷的万分之一。”张启山站在一边偷偷打量二月红。只是二月红却一点波澜都没有。

他当真舍得放下一切吗?

“二爷,我张启山这辈子自知罪孽深重,只要二爷陪我唱了这出戏,我张启山的性命任你处置,我张家所有子孙的姓名也任你处置可好。”

“我要你性命作甚——”二月红冷笑着说。

“求二爷开恩——”张启山嗵地一下跪在二月红面前。

看着张启山坚如磐石的眼神,二月红心中苦笑连连。

丫头——我本在你身边发过誓,此生再不唱一出戏,再不下一个墓,更不会再见张启山一面。可我今天见了张启山,我的心也动了。我该怎么办啊——

“佛爷,起来吧——我红某人受不起。”二月红别过脸不再看张启山。

“求二爷再唱一曲——”张启山低下头说。

张启山小的时候在张家的地位就很高,后来从军凭借自己的本领升到了军座,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向人低头,不是心甘情愿,不是被人逼迫,只是有太多的无奈。

“佛爷不必再逼我了,此事容我想想。”二月红终究还是松口了。

张启山心中一喜,说了句多谢二爷才站了起来。

张启山本来还想好好看看二月红,和他多说几句话,只是却被二月红赶出去了。

也罢——张启山看着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总不能把他逼得太紧了。

随后,隔一两天张启山都会去红府坐一坐,不再提下墓的事,可是二月红真的被他烦的厉害。在丫头离开第八十一天的时候,二月红去主动找了张启山,说他同意和张启山一起下墓。那一天,天气虽还未变暖,却是张启山这些天里心里最暖的一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撞脸反派boss以后[西幻]在线阅读第1节

    “周文,你丫的到底敢不敢去?”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男生不耐烦的声音,单手撑在桌子上的周文这才回过神来,他的黑眸中还有些茫然,几乎是下意识的拍案而起,怒道,“我靠,神他妈不敢去,去就去,还真当老子怕了啊!”说完,周文愣住了,卧槽,这环境咋有些不对劲啊!不对啊,这他喵不是我们教室啊!我们教室没有这么复古的设

  • 我的学历可能是假的在线阅读第三节

    烈焰……到处都是烈焰。疼,浑身都被疼痛占据,视线只能随着耷拉的脑袋左右晃。爸妈不断晃着他的身子,隐隐还能听到哭声。“这是……”虽然各种感官都变得极为模糊,但陆安的意识却意外的十分清晰。就好像,他是个旁观者。“躲……我……引……”父亲似乎喊得很大声,在陆安额头上亲了一口后抄起把铁锄向外冲去。各种乱七八

  • 水国风云之兄弟情仇第七章

    07.“我们家安然从小就很固执,要是被她记在心上的事,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努力去达成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挣扎了。”“呃……”丁殊平复了一下心绪,“……这和电视剧里演的不太一样啊……”“……如果你是担心家庭关系的话,就没有必要了。说实话我们家,除了老二,都是不太希望安然跟你牵扯上关系的——当然没有冒犯

  • 霸总重生赚钱忙那么丑,脸先着地的吧?

    萧姒心情很不好,昨晚被明玄气的没睡好,今日早朝又被几个大臣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惹得心烦。“墨玉,你吩咐几个人把李大人养外室、王大人包养戏子、张大人赌博输了几千两银子的事分别告诉他们家人。总之给他们找点事情做,省的他们老拿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来烦本宫。”墨玉回了一声“是”,便退下去吩咐了。萧姒气呼呼地坐在椅

  • 重生女神之路在线阅读神秘邮件

    “喂?金吉啊,你说啥?庆功宴?好好好,我一会就去。”在董加水回到宿舍,把钱还给应小狮的时候,唐金吉的电话打来了。刚刚下台的时候,为了脱身所以就把电话交了出去,还没来得及备注。庆功宴?这玩意肯定是AA的吧,完了,钱包又要缩水了…………因为董加水平时很宅,所以基本没怎么出去过,除了平时舍友聚聚餐啥的。看

  • 嫄言鉴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多数人都认为林静这件事做的应当,那个女孩只是自作自受而已。但随后没多久,女孩就再次公开发博,是一封道歉书。“我是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秦仪,因为喜欢,所以无法容忍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昨天网络上爆出林静的初恋男友,而且还是高三时候谈的。我经历过高三,我知道高三是一个多么重要的时间段,而林静在这时候还要和

  • 穿越七十年代知青之第六章(6)

    此时刷碗的地方,已经有同学排成了一个小队,张文远也赶紧到队伍的最后面排起了队。说是刷碗,其实非常简单,也就是一个碗,一双筷子的事情。不讲究的人就用水随便漱一下就行,爱干净的也不过是多洗个几秒钟而已,就结束了,所以很快就轮到了张文远。张文远拿着饭盒,在水龙头下快速的洗了起来。这时候,张文远非常怀念起现

  • (综英美+楚留香手游)为有暗香来第一章在线阅读

    平行世界,魔都一间出租屋苏哲躺在床上一脸懵逼的看着天花板,眼神有些呆滞。因为就在刚才,他发现自己穿越了,还穿越到了爱情公寓世界里。爱情公寓是国内一部电视剧,讲述的是,一群拥有不同身份的年轻人。由于各种机缘巧合,居住在同一栋公寓里,在生活中发生的各种搞笑趣事。身为一名忠实粉丝,苏哲在爱情公寓5上映前两

  • 嫁了女配背后的反派第三章

    顾玉妩也被吓了一跳,她迅速换了个楚楚可怜的表情:“做噩梦了。”萧无恪看着她轻颤的眼睫,嗤笑一声,没有再去追问。“夫君,现在天亮了,我们该去请安了。”顾玉妩实在不想继续挨着他身边躺着,便坐了起来,如瀑的墨发洒了一肩,衬得她的肌肤分外白皙。她抬起细白的手腕,将墨发拢在一侧,萧无恪才发现,她昨夜是穿着中衣

  • 海贼王之大一统之离别(8)

    总归婚宴最后敲定了不办。婚宴没办大部分的筹备工作便不需要了,周棉和管家随即闲了下来。塞西尔休养了几天后便快速恢复元气了,总是靠着床头看文件,而周棉便守在一旁。这天周棉从塞西尔房里出来,准备去洗漱,路过了一个房间之时却听见里头传来了细细碎碎的钢琴声。咚,咚,咚的,曲不成调,仿佛只是随意敲打琴键。周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