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奥特曼之人类的战斗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0/15 3:45:45 作者:みℴvℯ丶帝豪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奥特曼之人类的战斗
奥特曼之人类的战斗
作者:みℴvℯ丶帝豪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人类生命的战斗,是生命谱写的篇章(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4:蒙

“我叫您马爷爷吧?”

“别,就叫我老马头就行。军营里除了军阶没大小。”

老马头驼背,但还算硬朗,尤其是腿脚,平时慢拖拖的,一见到马就灵活得像个猴子。他是真爱马呀!给马梳毛时冒出一句顺口溜,给马加料时冒出一句顺口溜,给马洗澡时冒出一句顺口溜,反正狼七听来那都是养马的经验总结呀。听的多了,看的多了,学的多了,狼七渐渐找到了养马的门路。几个月后,老马头问他一些养马的问题,狼七甚至把各地各品种的马分门别类,得到了老马头的点头赞许。末了,老马头还抠搜搜从上衣衬里摸出一块泛黄的白布,展开来上面有黑色的蝇头小字。老马头面色有些凝重,干瘪的眼睛盯着狼七,“给你了。莫辜负。”狼七接过来,看见篇首两个大字:“马经”。狼七知道了这块布的分量,看着老马头,喃喃地说:“那,您就是我师傅了!”“不用。我死了,把我埋个好地儿就行。”说完老马头竟转身奔马棚去了,留给狼七一个莫名的背影。

转眼春来,冰雪不几天就融化了。归罴关北的燕山也日渐地由下到上换着绿装。南边十里远的长河,恢复了流水声,且竟有日渐咆哮之意。那岸边的草芽也猛劲地拔。北回的雁阵过去了好几拨。几天来暖阳如袄,让人温馨。

这一天马棚的一群养马倌热络起来,纷纷有一嘴没一嘴地东拉西扯。人们庆幸去冬每年必来劫掠的天狼匪没来,同时也庆幸兄弟们吃饭的家伙还全乎,马也没死,又增肥长膘啦。还有,今年要种点麦子,吃点面食才香。去年怕被劫掠种的都是地瓜,朝廷的军粮运过来还都是发霉的,恨死那帮贪官了。狼七也开心,他不再饿了,吃的不咋地,但管饱啊。而且,这些养马倌有油水——马吃的比人吃得好,那些燕麦他们随便偷拿点,半夜熬个粥,香的很呢。

去年冬时归罴的长官白令(长得黑,招他入军籍的那位军官)围猎黄羚,一时兴起打马跑了大半天,坏了,把马累坏了。马一回来喝几口凉水一下子卧倒不起,而偏偏最懂马的老马头去接军粮了。白令暴脾气,跳脚骂半天大伙儿也没辙,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去找老马头。狼七站了出来,白令可不是什么怀疑询问,直接一把抓住狼七的衣领,“小子,治不好我杀了你!”狼七战兢兢从怀里扯出一块布,打开一半给白令看。白令立马哈哈大笑,“有救了!有救了!小子,快开始!快!治好有功!”狼七呼引其他马倌,准备温水,找根木棍削尖。而他自己则不停地给马肚子按摩,又用木棍尖在马屁股不同部位戳。还好还好,大家满头大汗时马咴咴叫着一跃而起,马尾巴左右甩着,表示着它的兴奋。马倌们一阵欢呼,看狼七的眼神都是热辣辣的。白令一把拽住狼七,哈哈笑着,“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的马专门给你养,别的不用管啦!”狼七的功劳没换来军功,但换来了轻松和地位小提升。没几天,老马头回来了,他很高兴,但还是悄悄地告诉狼七,这马是落下病了,要痊愈得吃药,而这药春天才有,在一个山谷,叫春苜蓿。“春苜蓿怎么认?”狼七问。“不用认,把马牵过去,它自己就会找到并吃下的。马聪明着呢。”老马头说。

看马棚外蓝天白云,狼七回想起这些,觉得是时候该问问老马头什么时间出发合适。

几天后,一场小雨过去,空气越发清新了。人和马都是慵懒的,但狼七却觉得身体有一股子劲要蹦出来。老马头告诉他,春来万物生,年轻人再正常不过了。老马头和狼七一起到了司令堂,向白令如实说了马的情况,白令也准许狼七五天内找到春苜蓿治好马。第二天早晨,没给马喂食,狼七牵着马悄悄出营,向西南那神秘山谷走去。

傍晚,远山如黛,残阳如血。狼七可能冤走了几十里路,但还是找到了这个山谷。一大段缓坡伸向谷底,中途几大块圆石高低错落,宛如帝王城,周遭几堆卵石点缀,恰似众星拱月。春夜还是有些凉。狼七把马拴住,就在圆石旁摆设自己的装备:周围一大圈细麻绳绑立杆围住,又系上几个铃铛;铁脚架吊个小锅,用来煮食;破麻布做的帐篷靠圆石扎住,为了防雨他还带了两捆蓑衣,一个给自己,一个给马;帐外靠出口倚住一柄短枪,自己怀里也揣着朱老三给的那把匕首。升起一堆篝火,给马梳梳毛,狼七钻进帐篷,枕着蓑衣小心地睡了。

半夜惊醒三次,却都是风动铃摇。当日上三竿,狼七胡乱吃了几口干粮,又跑的远远地上了次大号厕所。上厕所时他想起有一次老马头衣袋里掉出的小木片,当时他问是什么东西,老马头不常有的朝他翻翻白眼,骂了句“滚一边去”。后来老马头看狼七是真不知道,才告诉他,那是上大号用来刮屁股的。狼七当时笑的都不行了,可笑着笑着他又哭了:还笑话人家,自己和朱老三在一起时不是偷偷用土坷垃解决的吗。想到这狼七看看自己的小木片,又笑了一次。牵着马走了一大圈,狼七还在想什么是春苜蓿呢,马却不时停下来啃几口。看着马啃东啃西的,狼七渐渐看出了门道:这匹白大人的枣红马在挑一种长叶短茎的草在啃,这可能就是春苜蓿。狼七抹抹草茬的汁,放舌尖尝尝,有些苦涩。狼七就想啊,该怎么弄些回去晒干备用呢。到底怎么做,还是回去问问老马头吧。马吃了半上午就饱了,狼七牵它到圆石阳面睡了个午觉。下午,马的表现真应了老马头的话:春苜蓿药效起来后马就不吃了。果然,枣红马吃的杂了,但春苜蓿一点儿没吃。狼七拍拍马背,夸它聪明,“你还没有名字吧,我给你取个名字,叫小凡好不好。你要不喜欢就摇摇头。”枣红马(小凡)没有摇头,狼七很高兴。

突然,狼七发现圆石后面远远地走来一人一马,牵着马走,很慢。狼七看不真切,心想,难道是军营又有马病了?虽如此想,狼七还是牵着马向帐篷靠拢,以防不测。来人近了,狼七真真看到了:马是黄骠马,却瘦骨嶙峋;来人——该怎么形容呢,就一个字——帅,发披到肩,垂如瀑;鼻直口阔,眼神坚毅;羔裘豹饰,步履稳健;身材高大,显得孔武有力。狼七看着来人,来人也看着狼七。走到近前,来人停住脚步,盯着狼七的眼睛张嘴就问:“你会给马治病?”声音洪亮。狼七但觉突兀,一时间把心里两句话并做一句说了:“你怎么知道?”来人哈哈大笑,“我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狼七。”“好,狼七兄弟,帮我治好马,重谢!”“谢就不必了,我尽量试试。怎么称呼您?”“看来我年长,狼七兄弟叫我大哥就行了。”名字不肯示人,狼七不禁有些怀疑,但马还是要看看的,狼七也爱马呀!

狼七对着黄骠马做了一通望、闻、拍、切,看情形就如《马经》所言之“寒劫”。温补莫过于黄酒,无黄酒其他的酒要兑水,火上略热,灌下,一日一次。“大哥,有酒吗?”“有。治好马都给你。”大哥从马背袋里拿出一个灰色酒囊。狼七接过来掂了掂足有五六斤,拔开木塞一闻,足有五十度。酒囊像是羊的膀胱,酒像二锅头,以前的张小凡可没少跟二锅头打交道啊。“不是给我,是给马喝。这马很有可能是寒劫。”“哦。”大哥轻声一哦,不知道代表了几个意思。狼七目光坚定,看向大哥,“大哥,你去谷底取清水二斤,我生火煮酒,然后你帮我把住马,灌酒。”“好!”大哥大步走向谷底。大哥是容易相信人呢还是能直达人心,狼七摇摇头,不过看大哥豪迈的背影他心中升起一种安全感。

一堆火,两个人,两匹马。狼七和大哥竟是没有话说,他们啃着干粮,看看马,间或对视一眼。突然,黄骠马翘起尾巴好像要拉粪,却放了个很响的屁。狼七一下子跳起来,跑向黄骠马,边跑边说:“大哥,屁要是凉的就好了!”狼七也是兴奋,把手伸到马屁股后面等着。大哥也跟了过来。不一会儿就听见马肚子咕咕叫,黄骠马又放了一连串的屁,果然,屁是凉的。狼七高兴,大哥更是,他一把抱起狼七,原地转三圈。狼七一锅煮酒,治了两个病,黄骠马的寒劫和大哥的心病。病祛了,人也精神,两个人啃干粮的节奏都欢快许多,话匣子也就渐渐打开了。说来也怪好的,半夜时黄骠马慢慢啃起了青草。狼七怕露水草再让马着凉,赶紧跑过去把黄骠马牵过来拴在大哥旁边。

大哥,不知何许人也,行走世界,见多识广,偶或行侠,更多的是不问世事。一身武功修为,淡淡然想以武成仙。

狼七也向大哥简单讲了讲自己,他说了狼七的来历,也讲了以前的张小凡,只是把中间一段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略去。他本以为大哥会笑他胡说或一顿怪力乱神的解释,没想到大哥当时会那样说:古有昆仑,山高连天;仙人下凡昆仑,传“连山诀”。今天下三教:昆仑,蜀山,连城,皆出连山。世代更迭,无所不包。《昆仑经》云:宇宙洪荒,皆成镜像。仙人者,跳出镜像也。“我去,这是宇宙宏观吗?”狼七心里想。接着狼七和大哥交流了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月快落时,二人才沉沉睡去。

又到日上三竿时,狼七先醒了,跑去谷底提回几斤水。洗洗脸后又煮了半锅酒。大哥醒了,帮着狼七又灌了温酒给黄骠马。他们煮了干粮,煮成了稀粥,大哥把自己的两斤牛肉干也掏出来,两人有说有笑有吃直到中午。黄骠马精神了许多,吃饱了还小跑几步,和枣红马(小凡)混的挺热乎。狼七注意到黄骠马没有骟,不解地问:“大哥,雄马不骟,性子多烈呀?”大哥手一挥,“无妨。它是我在草原临时抓的,走个一两年就放它回去。马多好,让你骑,驮你走,怎能让他失去本性呢。”“大哥奇人!”狼七这句不是拍马屁,是真心话。黄骠马又放屁了,狼七还是用手试的,高兴地告诉大哥不用灌酒了,屁是热的。

剩下的酒大哥说和狼七一起喝掉。狼七真想喝,但万一醉了狼来了怎么办,天狼匪来了怎么办?大哥神秘笑笑,拍拍胸脯说:“不怕!你知道去年冬天天狼匪为什么没去边关劫掠吗?有些事大哥一般不管,但他们那晚打扰大哥喝酒,我就把他们大小十几个什么将军、头领的鸟人杀了。”“杀了”二字,大哥还是用很轻的声音说的。狼七一下子呆住了,他都不能脑补当时的画面。

“别愣着,喝酒!”

愉悦春时短,转眼四五天。偶然的,狼七拿出朱老三的小匕首给大哥看看,他想解开那天那个神仙一样老者给他造成的困惑。大哥接过去,抽出来看了,虽没有老神仙那样凝神,但也看了好久。然后大哥说话了,一改豪爽为持重:“貌似屠龙刀。锋利,坚韧无比。无他。”虽没有更多的信息,但知道一个貌似的名字也很好。狼七内心笑了,心想“如果这样,要还给三哥。” “我有好剑!”大哥突然大声一句,吓狼七一跳。然后他盯着大哥,看他大摇摆走到黄骠马旁,从一个长布袋里抽出一把——一把比大砍刀还大的“重剑”!然后大哥走回来,盘膝坐下,双手把剑示于狼七眼前。这把剑有看头:通体灰黑,没有剑锋只有剑型,手柄似乎一体成型而没有明显剑首,粗壮又精致,最怪的是靠近剑档的剑身上有一个凹口。狼七在看,大哥在说:“传说倚天剑是欧冶子铸造,这把剑经鉴定也是欧冶子铸造。剑身较重,没有开刃,估计他老人家有自己的想法吧。你看,剑身这里的小坑坑都这么别致。我本想把重剑二字凿刻在剑身上,但怕自己不能理解欧冶子真意破坏了剑的比重,只能把心爱的名字刻在心里。欧冶子,铸剑痴也!”狼七看大哥迷离的眼神仿佛他在和心爱的少女对话一样,不觉得好笑。但转念一想,狼七还是喃喃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大哥何尝不是剑痴。”

大哥要走了。一跃上马,一句话“走了”,一挥手,打马南去。狼七看着,怅然若失。现在都不知道大哥的名字,还怀疑他不诚恳,可这几天狼七得到的是什么?一口酒一句心法,两口酒一招道式,大哥手把手地教,以身为范地做。任狼七回忆张小凡加上现在的经历,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武功是如此的神奇。

狼七还在愣神,大哥骑黄骠马又回来了,狼七不管这是为什么,心里反正一阵高兴,他跑着迎上去。“兄弟”,大哥抽出他的那把重剑,“我不用剑了,送给你”。说着随手一掷,锵一声直插入圆石凹处没至剑柄。“等你有力气拔出来,才是你的。”狼七愕然中,大哥拨马头走了。

狼七立风中,任衣袂飘摆。

走,我也走。狼七收拾停当,骑上枣红马,觉得硌屁股,这里怎么没人用马鞍呢,回去自己弄一个。走几步,回望一眼那柄重剑柄,他一骗腿下了马,朝重剑走过去。他就端详啊,再端详:剑都讲究轻灵,这剑咋这么重呢?大哥教的更多是心法,没有重剑招式呀。在军营偶尔的训练中也是砍、劈、削的刀法呀?难道行侠的人都这么拽吗?难道这是倚天剑?!他没忍住,慢慢伸出手拼命用力,然后双腿蹬在石角上用力,大喊一声用力,这把剑竟然纹丝不动。喘息一会儿,狼七找些小石头,盖在露出的剑柄上,觉得没毛病了,才跑到马跟前,跃上马一夹腿,决然地朝来时路跑去。

回程是快的,天快黑时他望见了归罴关。但远见的关隘杂乱而不闻人马声。血腥味让狼七警惕地端起短枪,把马背上的蓑衣等杂物推掉,夹腿让马小跑起来。弯过左边哨卡,从后门直入军营。

狼七傻眼了,但见屯军尸体横七竖八地到处都是,几千具呀,血还未干,有的尸体还没有凉呢。这得是怎样规模的敌人才能杀的这么干净、狠绝!粮草还在,马匹全无。敌人是谁?什么目的?狼七不禁胆颤。马棚外,狼七发现了老马头的半具尸体,右手左脚已经不知断到哪里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路之火焰神蚕(求收藏!)

    余悦看着小金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可是怕惊吓这只可爱的小金雀,只好强忍住了。小金雀缓缓地朝余悦走来,刚开始还一副害怕的模样,到后来似乎没发现什么危险,直接“叽叽”的跳到了余悦的身上,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余悦。“你是哪来的小家伙?”余悦没有做过大的动作,只是轻轻的问道。小

  • 宁王妃第二章在线阅读

    工作人员过来给下一场的主角补妆,忽然间大家都往一个方向看过去,议论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啊啊啊,是顾林阳,我男神!!”“男神!男神来我们剧组了,我天,我是做梦了吗?”最先尖叫的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然后是剧里面的一些小配角,稍微有点咖位的演员一开始还比较矜持,在气氛的烘托下最后也忍不住尖叫。“男神往我这

  • 和死对头闪婚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夜寒无衾裹,饥肠空自磨。地床霜被冻,无梦筑暖窝。灾民的苦难深深牵挂着陈之道的心,而江宁布政使迟迟不予回复,眼看着赈灾的粮食所剩无几,而灾民们在生死线上挣扎,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日,门口差役拿了个帖子来报,龙船帮总舵主皇甫清求见。陈之道知道,龙船帮类似于漕帮,以青壮年无产者聚集的一个组织,专于搬运、船运

  • 穿成炮灰后我嫁给了男主[穿书]之青铜之秘,始于燧皇(10)

    “嗯,赵瑾言,这辆跑车你的啊!以前也没见你看过!”陈玄很意外,赵瑾言是开着跑车过来的。“这辆跑车是我哥的。我借来开开!上车吧。”赵瑾言指着副驾驶位置道。陈玄上了车,赵瑾言一踩油门。一路上,他跟赵瑾言聊着考古方面的事。到了地方。陈玄才知道邀请徐教授的人物并非普通人,而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国家十大考古

  • 落花谣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天夜晚,小希望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希望村的地图。茜茜指着一处画星星的地方说,“这里就是关押国王的地方,这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守卫森严。上次我想偷偷潜进去,但是被发现了,差点就没命回来了。”与茜茜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同,猴子显得非常有自信。它让茜茜放心,门口的守卫就交给它和老虎来解

  • 综漫—晨光在线阅读狩猎

    森林中的午后,周围一片寂静。燥热的阳光照射下,最喜鸣叫的昆虫全都躲了起来,就连小鸟都懒得叽叽喳喳。“哗哗哗…”前方灌木丛中,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头独角鹿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油亮的毛皮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是头顶那反射着一丝幽深的黑光的独角似乎说明这头独角鹿没有想象中那么孱弱,而是充满了威胁。“

  • 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晚上,牛胖生怕我反悔,刚过六点,天还没黑,拉着我就往商业区走,到了商业楼底下,牛胖才放下手,一路上,牛胖的脸蛋笑的跟花似的,就好像钱到手里了一样。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严肃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整容医院看到我们。“你们想通了?”我看了眼严肃,这个人穿的有板有眼,属于你不惹他,

  • 大华帝王比术炼

    李凤阳回到坐位上坐着,对着梁宇生说道:“跟我动手,你还是太嫩了。”梁宇生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坐位上。一回到坐位上,旁边的罗斯便说道:“废物,连个武者都打不过,要你何用?”坐在梁宇生另一边的梁宇生他爹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梁宇生连忙解释道:“李凤阳这人不简单,

  • 徒留满怀空余恨在线阅读重活一世

    “不,我不认命...”喃喃自语的林清歌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绷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全身心警戒得大量起周围,触手而及的柔软感觉使她将目光投放在手所房之处,“这是在哪里?是梦吗?”恍惚中,林清歌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一切,这是...这是...内心巨大的狂喜令她有点语无伦次,这不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房间吗?墙边

  • [清]重生之孝诚仁皇后之这一切都是误会?

    天微亮,墨沫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中,被一声刺耳的振动声惊醒,伸手慵懒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墨老爷不见了。”墨沫立马从床上坐起来。自从墨池赛车出事,江晴就因为过度焦虑累出了病,照顾江晴的责任一下子落在了本不谙世事的墨沫身上。紧接着是韩秦的背叛,墨氏集团的被夺,墨振修突然的一病。墨沫已经不再是曾经笑起来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