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尊主今天也在伪装弱受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0/15 2:16:12 作者:桃李笙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尊主今天也在伪装弱受
尊主今天也在伪装弱受
作者:桃李笙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12月22日,冬至入V~订阅的大大留言可获得红包一份~记得吃饺子哦~为了解决天下第一的终身大事,红娘苑发出公告:谁能给九霄尊主拉成情缘,结为道侣,那这人就是本界第一红娘!“您看这位,颜高腰窄腿长,还是……”“修为比我低。”“我家这位,本界第一富豪,财多貌美聪明!”“在下家大业大,不缺钱。”“这位医术高明,仁心仁术……”“一身苦味。”……九灵宗门槛被踏破,一位位踌躇满志的红娘笑着进来哭着跑开,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然后第一红娘位子空了七百年:)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缠绵的季节。临近飞升,尊主终于开

初春的太阳摆脱了冬日的慵懒,早早的就起了身,将身上温暖的光芒播撒到大地上,唤醒沉睡的玩物。

但有一个懒家伙还在呼呼大睡,温暖的阳光不但没有将他唤醒,反而让他睡得更香了。

“哧~~~~呼~~~~哧~~~~~”

他打着呼噜,身上盖着一块毛皮毯子,身下是一堆枯草,就这么睡在已经熄灭的篝火旁边,不远处立着许多顶帐篷,却不知道他为何没有进去睡。

得得得!

清脆的马蹄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睡在枯草堆上的男人眯了眯眼,一头熟悉的白马映入眼帘。

于是,他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哟!胡刺老弟,这大冷天的怎么睡外面啊?”

骑在白马上的男子来到完颜胡刺身旁,笑嘻嘻的问道。

他长着一双碧绿的眼睛,像是漂亮的翡翠,一张讨喜的圆脸上永远挂着和善的笑容,两撇细小的胡须像弓一样弯起来往上翘,身上的豪华的貂皮大衣也掩饰不了他圆滚滚的大肚子,虎口上厚厚的老茧表明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善。

他叫苏虎福兴,苏虎河部落的酋长,苏虎蒲卢浑的亲哥哥,完颜胡刺的大舅子。

“哧~~~~呼~~~~哧~~~~~”

完颜胡刺理也不理,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呼呼大睡,昨晚半夜三更被冻醒,弄得他快到凌晨才睡着。

“又惹蒲卢浑生气啦?”

大舅子坏笑着骑在马上问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温暖的太阳。

“哼!”

见实在没法继续装睡,完颜胡刺坐起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昨天遇狼的事最终还是没能瞒住蒲卢浑,浑身的伤痕与血迹怎么都搪塞不过去,所幸受的伤都不严重,但生气的蒲卢浑还是狠心的把丈夫赶到外面睡。

“大舅哥今天来有什么事儿啊?”

完颜胡刺掀开薄毯子,拿起地上摆放的木柴开始重新生火,熄灭的篝火余温犹存,生火还算简单。

“呵呵!来讨杯热奶茶!”

苏虎福兴在笑呵呵的踩在随从的背上下了马,随后招了招手,身后随从连忙递上几盒包装精美的礼盒。

“给孩子们带的一点儿吃食。”

他顿了顿,眼睛扫了扫旁边的两顶帐篷。

“还没起呢?”

噼啪!

微弱的火苗顽强的钻出,迎着春日和煦的威风舒展着身体。

“昨天带他们进山打猎累坏了。”

完颜胡刺含糊的解释道,要是让这个宠溺小猴子们的大舅子知道昨天遇了狼,他恐怕会气地直接揍自己一顿——当然打不打得过另说。

“孩子还小呢,怎么就弄进山里打猎了”

苏虎福兴顿了顿,

“五斤也去了吗?”

“嗯哼”

“她跟着去干嘛?女孩子家家学什么打猎,太野将来可怎么嫁的出去?”

苏虎福兴在完颜胡刺身旁坐下,搓着手烤火。

“我看你是把我们肃慎的传统都丢光了,我们肃慎人无论男女老少,哪个不是上马能拉弓,下马能打猎?”

“嗨!那是以前,以前猎物多的时候,全族老少进山打猎都不一定能挨过冬天,现如今咱学会了种田,哪儿还需要打猎填肚子啊。”

苏虎福兴一边得意的说,一边打开了一个精美的礼盒。

“来,尝尝我们那最新弄出来的麦饼,香脆可口,百吃不腻!”

他像个路边摆摊的商贩一样夸耀着,微胖的圆脸上透着健康的红润光泽。

“你呀!少吃点儿草多吃点儿肉吧!”

完颜胡刺接过大舅子的麦饼啃了起来,还不忘损几句。

“你看你都胖的跟肥羊似的了。”

“唉?嘿嘿!那你拿回来,别吃这草饼!”

苏虎福兴作势欲夺,完颜胡刺连忙几口将麦饼嚼碎吞下。

“唔····真香!”

“要是有酒就更好啦!”

完颜胡刺抹了抹嘴,拿眼睛瞟了瞟大舅子。

“上好的米酒!”

苏虎福兴笑骂着丢过来一个牛皮袋,

完颜胡刺伸手接住,猴急的拔开塞子,陶醉的闻了闻。

“真香!”

他迫不及待的抿了一口,一朵红晕慢慢在脸上出现,然后化开。

“哎~~~你酿酒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他砸了咂嘴,似在回味。

“那当然,我苏虎福兴酿的酒,可是能够在祭祖春会上供祖先的!”

苏虎福兴也拿起腰间的牛皮袋抿了一口,然后递给完颜胡刺。

“我酿的杂粮酒,要不要试试?”

完颜胡刺却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少来,你上次的杂粮酒又酸又臭,简直比马尿还难喝!”

“这次改进了,我加了点蜂蜜,又加了些果子提味,上次主要是酒缸没有密封好,走了味儿。”

完颜胡刺看着大舅子手里的酒袋,口水不自觉的从嘴角流下。

“算了算了,谈正事吧。”

完颜胡刺摆了摆手,又添了几块柴火,待会可要煮奶茶招待大舅子。

“祭祖春会快到了,今年有什么打算吗?”

苏虎福兴惬意的抿了一口酒,慢慢开口。

肃慎诸部主要信奉萨满教,讲究敬天地祭鬼神,而在鬼神祭祀中,最讲究对祖先的祭祀,毕竟——相比八竿子打不着的各路鬼神,还是祖先的英灵更靠谱。

而祭祖春会是肃慎诸部一年一度的祭祀大会,由来也跟一个传说有关。

据说肃慎国即将灭亡的时候,末代君王把臣民们都赶出了王都,随后引燃了整个王都,与入侵的敌人同归于尽。

臣民们痛哭流涕,聚集在王都的废墟上哭了六天六夜,结果在第七天的清晨,一株翠绿的幼苗竟然从王都的废墟灰烬中顽强钻出,被惊呆的臣民们认为这是神迹,于是将这株幼苗奉为“祖灵神树”,精心照料。

若干年后,祖灵神树茁壮成长,终于变成了参天大树,迷信的肃慎人将死去之人的骨灰撒在大树下,认为这样就可以通过神树去往祖先英灵所在的天界,而祖灵神树也成为了沟通天界与人界的桥梁。(肃慎人认为英勇的战士与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可以成为英灵去往天界,懦弱胆小和恶毒邪恶的人,灵魂会堕入炼狱。)

后来,人们在祖灵神树下祭祀先祖的时候,慢慢兴起了各种祭祀活动,或是驰骋射猎,夸耀百发百中的射术;或是唱歌跳舞,用歌声向祖灵们报告子孙的情况;又或是举办摔跤比赛,挑选出最勇猛的战士向祖先献上祭品。

凡此种种比赛随着肃慎各部落的兴旺发达,人口繁衍,规模越来越大,种类也越来越多,最后成为了肃慎人最重要的集会,哪怕是有深仇大恨的两个部落,都会在这个集会上暂时放下仇恨,尽情享受盛大的春会。

“今年我打算让两个小子都去参加。”

“至于五斤····”

完颜胡刺苦笑了一下,

“又怕她烧了春会的祭坛?”

苏虎福兴笑呵呵的调侃道,

去年完颜胡刺带着完颜合喜与完颜五斤去参加春会,结果调皮的五斤偷喝酒水,头脑发热之下不知怎么的跑到祭坛旁边撒起疯来,差点就把祭坛都给烧了。

“唉~~别提了,五斤现在野的,哪儿有点小姑娘的样子。”

完颜胡刺看着苏虎福兴的酒袋砸了咂嘴,后者故意视若不见,又美滋滋地抿了一口。

“两个小子大了是该去见识见识,你打算让他们参加点儿什么比赛吗?”

苏虎福兴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问道,

“合喜才14岁,恒端才9岁,能参加什么比赛?”

“听说今年的比赛会新增加许多花样,其中有一些比赛就是专门为合喜这种半大小子举办的。”

“据说是完颜部族长完颜闍母认为锻炼要从娃娃抓起,所以搞起了娃娃比赛。”

“那两小子啥也不会啊,上去比赛不是丢人吗?”

完颜胡刺挠了挠头,他总觉得自家两小子实在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哪怕跟大哥家的完颜仆里黑比,也没有那傻大个高大健壮。

“你不是教他们学过射箭吗?”

“只能拉拉弹弓射射兔子”

完颜胡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胡子,

“那骑马呢?”

“太危险,蒲卢浑只让他们俩骑羊。”

“嘶~~你不是整天把祖宗技艺挂在嘴边么?怎么骑马射猎的本事都还没教给他们?”

苏虎福兴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要不你跟你妹妹说说?”

完颜胡刺摊了摊手,满脸无奈。

“咳咳!那啥,蒲卢浑不是在教他们炎帝国语言和文字吗?听说这次举办的比赛里也有这一项。”

苏虎福兴尴尬的岔开话题,他从小就对那彪悍的妹妹没辙,更别提劝说她了。

“他们啊,写的炎帝国字跟狗脚刨出来似的,简直惨不忍睹。”

“说的炎帝国语像是扯着嗓子呱呱叫的鸭子,能听懂半句就不错了。”

完颜胡刺撇了撇嘴,不遗余力的揭着儿子们的短。

在被炎帝国统治了两百多年后,肃慎诸部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文化上的巨大影响,几乎每个部落的贵族子弟都会说炎帝国的语言,写炎帝国的文字,某些跟炎帝国走的近的比如苏虎河部落,早就学习了炎帝国的先进耕种技术,可以自产各种农作物,甚至在穿衣打扮和许多习俗上都向炎帝国靠拢。

但总的来说,由于辽东苦寒之地与肃慎诸部分散的特性,炎帝国主要还是以羁绊统治为主,各部落维持着半畜牧半农耕的生活,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遇到大事就在王族完颜部召开会议商量决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君囚爱:墙头哑妃在线阅读第9章

    袁忧表示很无奈,腹腔镜的安全系数不是很高的吗?怎么我还在重症室躺了几天?“也就一天半,别整得好像躺了三五天似的。”读懂袁忧脸色的陶某人开口了,却被袁忧的下一句给堵了,“是谁说躺个三五天就好了,安全系数也不错的呀!”陶某人喝了一口茶,“咱们能好好说话吗?谁教的你后半句话段成蚯蚓似的,一节一节,还重读啊

  • 如果快乐你就喵往事不堪

    两个月后。舒悦一边替舒夏收拾着行李,一边不放心地叮嘱,“伦敦总喜欢下雨,你去那边多买点厚衣服,别冻着了,孕妇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舒夏的肚子已经有了些微的起伏,但脸色却比当初刚回来时好了不是一点半点,白里透红,连瘦下去的苹果肌都被养了回来。她蹲下来帮着舒悦一起把东西往箱子里放,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 天观在线阅读第九章

    “对,就是这种感觉!眼睛看这里!”“手再低一点!”柳慈一边快速按着快门一边引导着顾贤儿做动作。差不多换了五六套衣服今天的拍摄才结束,柳慈看着照片满意得点头:“贤儿,以后你要不做我工作室的专属模特吧,价格好说。”顾贤儿连忙摆摆手:“不用啦,以后再需要喊我就行了。”“那可不行,总不能叫你白帮忙吧!这样吧

  • 海贼之我是大将初入大厂

    第二章初入大厂到了正式出发那天,公司开了一辆面包车,大家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了大厂。其实之前来过一次,当时是拍摄定妆照,用作个人简历。到了那边就马不停蹄的化妆,拍摄定妆照。拿到节目组发的校服,凌溪忽然就有点想哭。这种制式的服装总是能让人很有归属感。这一次则是正式的,第一次的节目录制,想想还是很激动

  • hp流星落下在线阅读第9节

    这一阵微风下。一棵枫树之下。传出来一串对话。“哥,我喜欢红色的枫叶。喜欢所有的植物”一颗红枫树下一个女孩骑在一个男人的背上开心的说到“是吗?心儿,只要你喜欢,哥哥会给你种上所有植物。”男生宠溺的对她说。“真的吗?哥哥!”女孩兴奋地问道。“当然是真的”“还有,哥,你可不能伤害她们?”他看着女孩那令人忍

  • 帝国老公晚上见之华夏古物(1)

    飞羽学院新生宿舍里,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吃惊的打量着四周!“这是哪里?”方牧一脸迷茫的说道。陌生的宿舍,衣柜里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服装,还有一旁标注的练功房,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穿越了?还是精神错乱了?班级组织了一次野炊,正在前一秒,方牧正和同学在野外点火做饭,谁知下一秒就莫名奇

  • 爱恋,偏执,地狱在线阅读第10节

    何炯,黄垒,在王镇宇的提醒下,也清醒了过来。一个个顿时一脸尴尬。几个人连忙调出了刚刚拍摄的回放,看到了他们失态的表现,更是一个个脸色精彩。尼玛啊,乐子大了,这一下形象尽毁呀,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刚刚可是在直播呢。何炯都快要哭了,看着王镇宇和黄垒问道:“怎么办,该怎么补救一下。”黄垒也捂脸了。看着眼前蜿

  • 反派是如何攻略我的第4章在线阅读

    “啥?卡车?额从来也没开过卡车啊...”大叔疑惑的说道。展博侧过来解释了一句。“这是拖拉机,你没见过拖拉机啊?”林宛瑜努努醉的抬着小眉头,仔细的看了眼...“是么?呀...这明明就是卡丁车嘛,对吧?哥哥...”美眸看向了吕子桥,眨着的大眼睛,萌萌哒。“嗯...”吕子桥回应了一句之后,对着大叔礼貌的说

  • 旅途-插曲在线阅读第6章

    初芫想洗头,特别想,以前都是赵霄过来帮她洗,就算有了姜曳,也是赵霄代劳洗,从不假他人手。初芫爱干净是赵霄觉得可怕的地方,一天一次澡,一天一次头。出了事后,她不得不克制自己一天一次洗头的习惯,原本想着两天一次好了,可霄霄不同意了,换成了三天一次。好吧,初芫忍。今天是第四天了,她忍不了了,说好昨天洗头,

  • (阎鹤祥)第一眼见你就再难忘记在线阅读第8节

    沈顷婠还真是说到做到,林思慎还在怀疑她是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林将军就派人把她叫了去,说的果然是郡主要出门走走,让林思慎随行陪护。林将军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沈顷婠面前不得失礼,好好表现一番。林思慎面上答应了,心底却在暗暗发笑,这位知书达理的郡主殿下,可是亲口要她领着去青楼喝花酒的。她原本以为,沈顷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