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地心混池在线阅读纵使相逢

2021/10/15 2:07:56 作者:西瓜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地心混池
地心混池
作者:西瓜树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场大火,杨果觉醒了体内的金色灵魂本源。从此开启了寻找神石,收养宠物,打怪、斗僵尸的旅程。

自打在结算界面看见花兼这俩字儿,沈让就哽住了,和直播间的观众匆忙道别后光速下播。

几经犹豫,他还是把光标移到“删除回放”键上,点了确认。

他路人局嘴碎惯了,巅峰赛游戏过程中看不到看不到玩家ID,不想撞到了花兼枪口上。

任何与他相关的不好的讯息,都通通删掉。

原本调侃骚话的嘴脸一下子收束成懊悔,沈让呆呆地在靠背上倚了一会儿。他没直接退出直播平台,肌肉记忆似的输入了一串数字点进了花兼直播间。

花兼没急着开新一局游戏,在默认界面等了许久,然后接受了平台另一个主播“箫撒”的排位邀请。

屏幕上“撒花”“校花一生推”“啊啊啊我花又和箫神双排了”之类的弹幕看的眼花缭乱,原本郁结的闷气一下子涌上心头。

沈让关掉页面,猛灌了一大口凉白开。

室友们估计在午休,他现在回去可能会吵到他们,正好闷得慌,干脆拖着条老寒腿似发疼的伤腿出去散步。

慢悠悠的出了宿舍楼一路往前,周围的建筑都陌生的很,沈让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儿。

入了九月,朋友圈里的高中老师纷纷贴出了新的集体照,他还是有些不习惯自己曾经生活的高中校园已然成为他人奔赴理想学府的跳板。眼前这片陌生庄严的建筑群,才是他往后四年的安身之所。

没有连城的香樟梧桐,没有蓝黑拼接的传统校服,沈让站在榕树下,闻不到片刻过往的气息。

下周就可以和花兼双排了。

心底泛起的欣喜水花里滴了点酸涩。

沈让是七月中旬和猫爪签的合约,不比自带流量或是随缘开播的新人主播,他签了个霸王条款,每个月直播时长不低于200小时。

只因看中合约上保证的推荐位和福利——同一线主播连麦双排。

他倒没觉得推拒同学聚会和出游来完成沉重的直播任务有多辛苦,毕竟在高中时代结束的当晚,他就没有像影视剧里那样丢掉试卷作业疯玩、抑或是埋头睡上整天。

沈让把自己交付给了一场未知之旅。

按照几个月前的计划飞往了遥远的城市却意料之外的折返,然后背上不复返的行囊扑进训练营和排位中不断磨砺。

相比起青训营没日没夜的训教、比赛、复盘,看似超负荷的直播任务对沈让倒是减负。

千方百计,目的却始终如一。

他想离花兼近一点。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石子,沈让被绊的踉跄了几步。

四野空旷,他飞身一脚将小石块踢得老远。

好想把拖泥带水的不悦都踢走。

“末日机甲!”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莫名有些耳熟。

反应过来这是叫自己后,沈让差点没一个踉跄摔进坑里去。

末日机甲是游戏里孙尚香的一款皮肤,昨天他帮了那小女孩儿拿了气球后没留名字,只说自己代号末日机甲。

不等沈让去找寻声音的主人,小丫头已经跑到他跟前,小心翼翼地揪住了他的衣角。

沈让惊喜的蹲下身子摸了摸女孩的发顶,轻声道:“是你啊公主殿下。”

他腿本就没大碍,休息了一天已好了个大半,只是没想到还能与这小女孩儿重逢。

身在异乡每个人面相都陌生的很,沈让觉得这小丫头看着亲切,是有缘人,如果他没一时脑抽告诉对方他的代号是“末日机甲”的话。

小女孩拉了拉沈让的手,声音不似方才明媚,小声道:“末日机甲,你的腿没事了吧,还疼吗?”

“早就没事啦,多谢公主殿下关心。”和她说话的时候,沈让不自觉放软了音调。

他目光一转,瞥见女孩儿身后有个高高瘦瘦的人正在慢慢走近,逆着光,看不清长相。

沈让不由得因为刺目的日光半眯起眼睛,学着女孩儿的语调问道:“这位是公主殿下的管家吗?”

那人在原地愣了一步,好似被什么怔住了似的。

沈让把手放在额前遮挡住过强的光线,终于把来人的面孔结结实实看了个全。

眼前人的面容精致得不多见,眉眼疏阔鼻梁高挺,优越的下颌线硬生生把如水的面色勾勒成冷漠淡然的模样。一双本该多情的桃花眼里,偏偏在他脸上长出了凉薄的气质。

这回换沈让愣住了。

不是因为来着浑然天成的气质样貌,而是因为沈让认得他。

无论过去多久,只消看见那双眼睛,他也能立刻认出他来。

没多少人长大后想看见自己的童年阴影。

沈让条件反射似的觉得屁股疼。

那人似乎也对沈让有印象,只是脸上飘忽而过的犹疑不知是因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还是一时没对上姓名。

没多久,沈让就再次听见了他低沉如夜色穿堂而过的嗓音。

他问:“你是……沈让?”

沈让屁股一紧面上不动声色,怂不啦叽小声道:“砚冰哥,好久不见。”

急促的尾音像斩断一地落叶。

沈让和宋砚冰是老相识了。

小时候没搬家那会儿沈让家和他家住对门,整个年少在逼仄的楼道里抬头见低头也见。沈让皮得很,没少被收拾,三天两头被拎着到家门口罚站。大人们上班忙没工夫看着,就叫对门年长些的宋砚冰搬个板凳在门口看书,顺便盯着点沈让。

宋砚冰打小一副沉稳样,无论沈让怎么冲他做鬼脸求饶宋砚冰都不理睬,沈让也不气馁,闹得过了便得来对方的狠狠一瞪。

宋砚冰比他高许多,每次他一瞪,沈让都觉得屁股要挨打。天长日久的,沈让看到他就屁股疼。

被宋砚冰眼神威慑久了,沈让心有不甘妄图报复,又仗着宋砚冰从没真正打过他。趁着那会子知道了《送东阳马生序》,沈让对着宋砚冰家紧闭的门开始背。

“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

没人理会。

沈让再接再厉。

“天大寒,砚冰坚,又鸟儿不可屈伸。”

宋砚冰“嘭”的一声开了门,三两步抓住了沈让。

……

沈让打小就怕死了他,一晃多年没见,竟还是条件反射的屁股疼。

“砚冰哥,”沈让老老实实叫了声哥,蹲在小女孩儿身前拖着嗓音道,“这是你亲戚啊?”

“宋月,我妹妹。”

宋砚冰语调里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沈让“哦”了一声。

他要小宋砚冰四岁,年纪小的时候就比对方矮一截,这会子蹲在地上更觉得自己弱小无助又可怜,奈何蹲久了腿发麻,一时站不起来。

嘤。

宋砚冰看着一脸不可描述的沈让:“……”

沈让哆嗦着起了身,憨憨笑道:“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不要是校友!不要是校友!不要是校友!沈让默念。

“不是,宋月还没开学,就顺便带她来坪大转转。”

来自宋砚冰的致命一击。

“啊啊好,真没想到能再和砚冰哥你做校友呢。”

沈让做出一脸荣幸的样子。他只稍稍预想了下有宋砚冰的大学生活,屁股就疼的慌。

现在退学回炉再造还来得及吗?

宋月抬着头看看哥哥看看身前人,好奇问道:“哥哥认识末日机甲吗?”

宋砚冰看着沈让傻兮兮的样子,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把小区里那个闹腾的小孩儿和眼前骗自己妹妹的傻子对上了号,冷冷无情道:“不认识。”

沈让:“……”

小妹妹,这一页咱能翻篇吗?

沈让耳根泛红,往后退了一步,对宋月道:“身份不可暴露,公主叫我沈让就好。”

宋砚冰晚饭后带着妹妹散步,宋月看见沈让叫着“末日机甲”远远跑了过去。他本想着教训几句戏弄小女孩儿的单身汉,不想……竟然是沈让这个和自家妹妹一拍即合情趣相投年龄不相仿的呆愣愣的幼稚鬼。

一别多少年,也不能追着他打屁股了。

宋砚冰一时不知道能同他攀谈些什么,只能开启忆往昔模式。

“好些年没见过你了,上次还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宋砚冰没再往后说。

沈让脸红了几分,内心吐槽道:您也知道尴尬是吧,能有我尴尬吗?

沈让高二那会儿有个男孩在追他,两人啥苗头都没有时,有次趁着夜色在学校河边对艺术节台词,就被人撞了个正着。

撞见的,正是如今面前这尊煞星。

前仇旧恨,叫他一声煞星真真不为过。

沈让暗戳戳吐槽道。

两人一时无话,宋砚冰不是与人寒暄的脾性,沈让恨不得拔腿就跑,倒是宋月先开了口:“哥哥,我们请沈让哥哥去家里好不好?”

羊入虎口?

他才不要做那砧板上的羔羊!

沈让临危不乱,照宋砚冰过往对自己敬而远之的态度,应该不会顺着小丫头的意思。

果然,宋砚冰态度友好却神色淡淡地望着他,“你的意思呢?”

他一贯的冷漠直直的传达过来。

沈让打量着他,许多年没说上话,这人性子更冷了些。

他少年时就不爱与人打交道,却也没冷成这样。

宋砚冰,真真人如其名,又冷漠又爱甩臭脸。

见沈让久不回复,宋月撒娇似的扯了扯宋砚冰的衣角,想让他有所表示。

宋砚冰温柔地笑了笑,面庞的弧度都柔和了几分。

啧。

沈让暗叹,这人兴许是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妹妹吧。

时候不早,他稍微吃点东西就可以回去开直播了。年少的事终究如云烟,他和宋月的缘分也就这两面之缘,没什么好留恋的。

至于宋砚冰——

沈让望了望四周的风景,时节相同景色迥异,更何况人心。

早已今非昔比。

“抱歉啊公主殿下,”沈让俯身对着宋月抱拳,一脸惋惜的样子,“我一会儿还有事,不能去拜访啦。”

他一脸认真地摸了摸宋月的脑袋,温柔得好似嗜甜的孩子轻轻扯下一缕棉花糖。

余光里的宋砚冰,却没有在看他们俩。沈让反倒舒了口气。

“再会啦小公主。”

“沈让哥哥。”宋月不舍道。

听见女孩儿的声音,沈让扭头。

傍晚的阳光透过榕树枝丫在他侧脸打上斑驳的剪影,仿佛翻阅一卷希腊诸神画册时所见之景,昏黄明亮。

宋月还未来得及开口道出自己的不舍,就被她哥抢过话来。

“留个微信。”

宋砚冰声音低哑,似被火烧。

什么玩意儿?

沈让闻言停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一瘸一拐的跑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学生会长的秘密在线阅读营救布莱克

    “胜出者:奇鲁莉安。获得经验:100积分:100宿主拉鲁拉斯已达到30级,达到进化条件,需在外面进行一场战斗并且必须胜出方可进化。”“为何啊?”奇鲁莉安不明白了。“合理化,卡璐璐并不知道你可以进化了。”只是为了找个合理的借口吗?—_—|||她都快忘记有这么一个主人了的说,奇鲁莉安又抛出一个问题,“那

  • 四年之殇他的奴婢

    “呵呵……!”浅阳之下,君染夜坐在那里,一声轻笑出口,魅惑像是从妖界出来的妖,又透着一丝魔魅的黑,让人沉迷其中,迷醉不已。君染夜,四国之中公认的美男子,八大公子位列第三。少年天才,文武双全,扬名万里。……他站起来,目光盯着狂歌,似乎饶有兴趣,眯了眯眼,只听他说,“虽然凌家三小姐丑是丑了点,但是这场比

  • 谜之渊往事如风

    纳兰晚记得,她刚重生来到这个世上时,父亲骄傲地对她娘亲说:“我们的女儿,自然是天生聪慧美貌过人的,只是便宜阿坤家那个臭小子了!”这阿坤家的臭小子,说的便是如今的锦王殿下叶舒睿。娘亲听了父亲的话,微微笑着应道:“锦王府的小世子聪明好学,相信他长大后能配得上我们小晚。”想到这,纳兰晚撇撇嘴,只可惜她娘没

  • 一片春心赋海棠之易叔叔诡异的死去。

    躺在床上想到邓莎莎的事情,我们打小一块儿长大,她就比我小一岁吧!小时候她总是喜欢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在县里上高中的时候,我们被分到一个班,她不好意思正面和我表白,写了几次情书给我,那会儿,我委婉的拒绝了她,我告诉她我愿意做她的哥哥。到了上大学也就很少见面了,没想到她还是对我念念不忘,其实她长的很好

  • 洪荒太子爷之第四章

    想到什么就来什么,正当白莞莞记起来中年妇人的那句话后,她便隐隐约约地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些匆忙的脚步声。连带着的,还有一些人说话时的嘈杂声响。这些人正在关切地询问着什么,大概是在担忧那位贵族小姐的病情。在这些声音里,那中年夫人的声音尤为清晰——“珀西瓦尔小姐,她就在屋子里,您就随便看看吧,千万别为这种人

  • 网*******漫第十章在线阅读

    天还没有亮透,罗林便打包了简易的行礼,几件衣裳,一双布鞋,还有和宝贝似的用单独一个布袋装着的灵石。朝露凝聚在路旁的草叶上,一边的花草似还没有睡醒,耸拉着脑袋。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快步行走在下山的路上。罗林穿着上山时候的衣服,因为草鞋破损严重,只有用淬火峰外门弟子的灰黑色布鞋。倒不是他怕回家弄坏了淬

  • 我的房东女神之火球、火球(9)

    距离上次大人物进城已过去三天,三天内太阳照常升起,黄洋照常值班。好似当晚根本没发生过一般。尤其那只巨兽,如此庞大的存在,却好似水滴入大海,无影无踪,没有一丝意乱,就这么静静沉在城主府中。只是偶尔的城主府进进出出的进货车队,见证着那只巨兽的存在,提醒着人们当晚的情形。提醒着黄洋那丝滑的青纱和淡淡的香气

  • 高手春天里第五章在线阅读

    安言学习了一下理论知识,又在店长的指导下进行了一次实践练习后,便正式开始工作了。这家店铺和正规的药剂公司有很大不同,没有自己的药剂师,店里的药剂全都是附近的药剂师寄售在这里的。而安言需要做的,就是对这些寄售过来的药剂进行仔细的检测,以及数据记录。本来像这种小店铺的药剂检测员,还需要兼职药剂的定价工作

  • [综英美]厄难女神未婚夫?

    “你们给我住手!”就在这时,巷子里传来一道诱人的女声。听见那声音,三人都露出邪恶的笑容回头,当看清对方的衣着样貌时,都纷纷的吹起了口哨。“这位美人,你难道是想替他出头吗?”“要不你直接以身相许,那我们就不欺负他了,就只欺负你,你说好不好?”“大哥,二哥,你们两个这样太坏了。因为学我这样说,美人要不你

  • 学霸攻略第7章在线阅读

    精灵一族的禁地。那高达将近百米的生命之树已然枯萎,发黄腐朽的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原本苍劲有力的枝杆也萎缩了。几颗篮球大小的星光环绕着生命之树。那些都是还没有长大的小精灵。当林克带着阿加莎和三个精灵军团长来到生命之树下,几个小精灵顿时飞了过来,环绕在林克的身边。作为精灵王的林克,他能够轻易感知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