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科技大神豪之迷雾(一)

2021/10/15 3:50:11 作者:心哀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科技大神豪
都市之科技大神豪
作者:心哀来源:飞卢小说网
罗子轩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地球,获得了科技系统,可以肆意兑换当前世界所没有的科技罗子轩决定以卖游戏发家,用心创造快乐穿越火线、仙剑奇侠传、王者农药......看罗子轩如何一点点就将当前年代的游戏和科技带动起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夜黑雾重,孤灯一盏,可当明月否?』

“又来了啊,最近行情没变化,还是那个价。”典当行老板老金从库房里把乐怡交代秋澄去取的珠宝给拿出来了,可他出来的第一句话,并不是招呼秋澄过去清点。

听到老金的声音,原本倚在柜台低头刷着手机的秋澄抬起了头,本能地先朝老金看去,然后再寻着回答者的声音转换视线。

“哦,好,好的。”女人的嘴角微微扯出几丝断断续续的笑容。她向老金点头示意,点头的幅度有点大,都快有点微微鞠躬的样子了。

明明是在回老金的话,可她的目光却落在了地上,没看老金。期间倒是瞟了一眼秋澄,可能是秋澄的在场让女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吧,她没有再向老金多问些什么,就转身推开门走了。

原本女人是用双手揣着什么东西,可在推门的时候,她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来,而另一只手,只能匆忙地接过这本该是两只手的任务。

门被推开的时候,兜来了一阵风。

而在风吹来的时候,女人的左手处飘出了一根缎带,她随即将右手收回,收起那落下的缎带。

那天,北京起了很大的雾,推门而出的那个女人很快消失在那一片白茫茫中。

不过是短暂一瞥,女人的五官很快在秋澄的脑中变得模糊。

但那被风吹扬起的缎带和缎带上的字,秋澄却看得很是分明。

“1993 Stuttgart”转过身的同时,秋澄兀自小声念了一下缎带上的字。

那是,93年的斯图加特田径世锦赛。

“哟,丫头你竟然还知道这个比赛啊,我还以为像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顶多只是知道一个刘翔呢。”

“金叔,那您这也忒小瞧我了吧,我还知道姚明和李娜呢。”秋澄笑着,收起之前放在柜台上的手机,给老金腾出个地方来。

“我那不是在说田径呢吗?得,又让你抓到话里的漏洞了。真是老了老了,说话也说不严密了,尽是漏洞。”

典当行老板老金是位挺风趣的北京大爷,见谁都能聊上几句。第一回陪乐怡来这儿的时候,秋澄怕生,没怎么说话。好在北京大爷最爱侃,他主动给她们讲起一些典当物的故事,让向来最爱听故事的秋澄眼里瞬间有了光。再后来,秋澄又陪着乐怡来过这儿几趟,一来二去的,就和老金熟络起来了,也能在言语上互相打趣了。

老金将手里的盒子轻放在柜台,娴熟地打开后轻旋,让盒子面向秋澄:“来吧,点点,看看还有什么要返工的地方吗?哎呀,这盒子也是个宝贝啊,我一并都给清洗保养过了。”

“金叔您做事儿呀,大家都信得过,我这儿不用点,直接抱着走就行。再说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懂这些啊,上回都能把玉里固有瑕疵当污渍的,可丢死人了。我呀,也就只能对着微信里的图片点个数量和款式。”

“你这丫头,当了实习记者后,这嘴是越来越甜了,刚来那会儿,还羞羞答答的,什么话儿都不说呢。”

“您可别打趣我了。”秋澄照着乐怡在微信上发来的图片对了一下,数量和款式都没问题,就把珠宝盒给合上了。

“金叔,那个,刚那位女士拿着的是斯图加特世锦赛的奖牌吧。”

“啊?你说什么?”老金正拿着抹布擦着另一边的柜台,听到秋澄的问话,又走了回来。

“我在说刚才那位女士呢,她手里拿着的好像是块奖牌,难道,是想来典当奖牌?”

“是啊,还是块金牌呢。”老金将手里的抹布折好,放到一边。

“是93年斯特加特田径世锦赛5000米的金牌。那年拿到金牌,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一件事儿啊!一个中国人能突破人种的限制,拿到那块牌,多不容易啊,唉。” 老金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又开始拿起抹布擦起来:“她来过好几趟了,总觉得我给的价格低了。可说到底那就是块镀金的牌子呀,意义虽大,又能值几钱?老实说,现在这个价,已经是看她可怜,给高了的。唉,不过我也能理解,毕竟那块牌子,是她吃了那么多苦才得来的。可是,凡事都有规则,不是吗?”

凡事都有规则,老金说的不错。

有时候,规则显得冷酷无情,可规则的存在,又保证了一定的公平。

只是,这花了二十多年拼了命换来的这些成绩,终不过只值那么几千块的现实,终归显得太过残酷。

毕竟这块牌子的背后,不知道打过多少针封闭,摔过多少跤,又流过多少汗,多少泪。

可是,唉。

“5000米冠军,那她是,是卜敏。”

“你竟然知道她!要说这块金牌,可比你的年纪还大呢。说起这个卜敏啊,她是……”老金开始跟秋澄科普起卜敏的履历,但其实,秋澄早就知道了。

卜敏,曾经的世界田径锦标赛5000米冠军,也是亚特兰大奥运会5000米项目的银牌获得者。她曾屡破世界纪录,是90年代中国女子田径队最闪亮的希望之星之一。然而,在距离悉尼奥运会开幕不到1个月的飞行检查中,卜敏的尿检结果呈阳性。在北京申奥的大背景下,卜敏等人直接被剥夺了参赛资格。01年初,由于年龄增长带来的体力下降,以及日积月累的伤病加重,卜敏选择了退役,此后便一直是“销声匿迹”的状态。

沐秋澄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邢唤给她布置的一份作业。

6月,她如愿调到EASE的体育部门,归属于邢唤的小组。

邢唤给她和岳皎皎留了个暑期作业:选一个与体育相关的主题,自己去做采调,然后在这次续签的6个月实习期末上交一篇反馈报告。

考虑到两个人都不是新闻或体育相关专业出身的,邢唤就列了几个选题给她们,并在每个命题下罗列了一些可以深入调研的要点。

而卜敏,正是邢唤列出的要点之一,而这个要点所隶属的命题是——“消失的冠军”。

在一堆“论XXX”的命题中,这个命题显得独树一帜。出于好奇,秋澄当即上网搜索了些资料。

只是,到底是已经“消失了”的,网上的资料停留在了2001年。

今天却意外遇到了卜敏,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

希望之星、世界冠军、兴奋剂、退役消失,卜敏身上的关键词本就充满了话题度,而现在,还多了个“典当金牌”。

对于邢唤的那个作业,沐秋澄的心中算是有了个尘埃落定的主意了。

“金叔,我都点过了,这些都没问题,辛苦您了。”秋澄整理了一下放置珠宝盒的包裹,抱进怀里:“啊,对了,金叔,下回那位女士要是再来的话,您通知我一声,然后帮我留住她,谢谢!走啦,金叔,拜拜!”

“诶好,没问题。诶,等等,你这是要做什么!”原本蹲着在擦拭下层展示柜的老金站起身来,喊住了就要走出门的秋澄。

秋澄转过身:“算是,做作业吧。谢谢金叔了,拜拜!”

老金最后并没能完成秋澄的嘱托,因为他就压根没有去通知的机会。

在秋澄刚走出门没几步的时候,她就和折回来的卜敏撞了个满怀。

雾太大了,两个人又都只注意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没留意前头的人。

秋澄的那声“对不起”还没说完,卜敏就已推门进了典当行。但秋澄还是认出了卜敏手里的那块金牌,于是便跟着她折回了典当行。

那天在典当行里,卜敏当出了自己曾经所有的奋斗与荣耀。

不过将将5000元。

秋澄的心头似乎被什么给堵住了。

“你说,一个世界冠军,世界冠军啊,怎么就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呢。”在秋澄的认知里,总觉得一个冠军的生活不该“沦落至此”。就算没有享一世盛名,就算没有大富大贵,至少也应该是受到尊敬,体体面面地生活着。

毕竟,那可是,世界冠军啊,就算放眼全中国,又能有几个世界冠军,不是吗?

“这不很正常嘛,中国那么多运动员,很多退役运动员的生活都不尽人意啊。”拿着手机打着游戏的齐煜阳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偶尔抬起头看看坐在一旁碎碎念的秋澄。

“真的,都这样?”秋澄的眼里失了神,不再作声,低着头拨弄书包上的挂饰。

“一辈子都只在做一件事,退了役,就什么都不会了,怎么竞争得过你们这些优秀学生?”齐煜阳放下手机,抓了抓沐秋澄有些炸毛的丸子头,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她还是没答应你的采访?”

“我都没说什么呢,她就跑开了。世界冠军到底还是世界冠军,一溜烟儿就没影了,我跑不过她。其实,我就想问问她遇到什么困难了,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

那天,在卜敏处理完金牌的典当事宜后,秋澄走上前留住了她。她向卜敏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提出想和她进一步聊聊有关运动员的退役生活,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专访的机会。

“你去找别人吧,我不适合。”卜敏直接就拒绝了。

秋澄的心里是感到遗憾的,但她并没再多加挽留,不管如何,她还是希望自己的每一个被访者,至少能在自己这里得到尊重。

老金说,丫头啊,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一个人能直面自己的失败就已经很不容易,更何况是要让她在大众面前去直面,那就真的,太难了。

是啊,太难了,都太难了。

齐煜阳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五月,他在一次比赛中伤到了右膝和右脚脚腕,都快两个月了,仍然不见好。

齐煜阳总说没事,可秋澄仍是放心不下,硬拖着他来济时医院看看。

却在排队挂号的时候,又意外撞见了卜敏。

拿到号,秋澄跟齐煜阳交代了几句,就追过去找卜敏了。再回来,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沮丧模样。

“那你还要继续做这个主题吗?要我说,你干脆就换一个。有没有什么命题和足球和我相关的?我这不一个现成的待访对象嘛,就在你面前!”

“奥,和你有关啊,让我想想,好像是有一个,论中国足球为何屡次被拦在世界杯门外。怎么,你要来被我采访一下吗?”

“沐小秋!”

“你看,你也接受不了,对吧。真的,确实太难了。可是,如果这个采访能够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的话,是有意义的。我是说运动员的退役生活。”沐秋澄转过头,盯着齐煜阳看。

“觉得有意义的话,那你就再试试呗,有‘痣’人士。”齐煜阳对着秋澄太阳穴附近的那颗痣,点了一下。

“嗯,我再试试。”

“小秋,你变了。”

“嗯?”

“几年前,你还是个连陌生电话都不敢接,要扔给我的人呢,现在,你竟然在追着一个陌生人做采访,简直不可思议。”

“大鱼,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我哪敢!就觉得还挺奇妙的。还有,我在想,”齐煜阳起了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我退役后也这样,落魄了,你会怎么办?”

他也盯着沐秋澄看,还是长长的睫毛,还是扑闪扑闪的,只是。

齐煜阳一向骄傲狂妄,眼神里也常带着一种嚣张与自信,可这短暂的一瞬,沐秋澄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迷茫与无奈的薄弱。

“什么怎么办,要是你真这样了,大不了就我养你啊。”

“你说的啊。”

“啊,我说的我说的,快起来,叫到你名字了。来,你扶着我。”

不管是腾达还是落魄,都希望,我能是那个被你信赖能让你依靠的人。

“不用,你站着就好。就你这身高,我撑着你正合适。”

“齐大鱼!”

怎么想到这些没用的去了,沐秋澄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高铁上传来“前方即将到站,北京南站。”

到站了。

好巧,今天的北京也是有雾的一天。

白茫茫一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狂妃:绝世器灵师在线阅读第3节

    病房的灯光惨白,中央空调的出风口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隔一阵子就发出“嗒嗒”的滴水声,枯燥而诡异。霍言行毫无生息地躺在那里,曾经隽挺的身姿被困在小小的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管子,要不是旁边的监视仪有曲线在动,几乎看不出有生命的迹象。前几天还时不时挤满了人的病房此刻空荡荡的,病床边只有一个特

  • 网游三千世界之神级鬼帝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小章节)一匹悍匪刀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庶人酣畅淋漓的大笑着,好久没有这样快活了,他现在正是在南北边境,现在一处餐馆大快朵颐着。“来人啊!再来五斤牛肉”干了一口烧刀子烈酒,抵着那股刀刮喉口的劲他嘶喊一声。不料,半天也没人应他的声。“怎么回事?快上肉!”周庶人气的用手大砸桌板,那片

  • 在无限游戏里养恶灵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五章来到了功法区域之后,和之前一样,从第一本开始看起,徐长青拿起了一本人品中等的功法离火功,这本功法入门简单,修行速度比较快,不过有一些缺点就是修习离火功的人,会很浮躁,一般有耐心的人,都不会选择离火功。一如之前,徐长青一目十行的将离火功完完全全的看完之后,脑海之中的金手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检

  • 我在未来很有钱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舍得元清听的青云这般说词,也是心动不已。想那天元子修为比天师道两师兄妹高深,最后反被逼的自燃元神,修为损尽而一命呜呼。为何?皆因法宝不利耳。今日抢的几件法宝除了银月环不知威力如何,其他的尽皆一般,连同为散修的青云都看不上。自己要是凭此去找天师道两师兄妹的麻烦,估计下场还不如天元子。若是能借此地

  • 堕世羽化在线阅读第10章

    一个月后,八月中旬。西里斯被克利切拽入卫生间,“啪”的把他扔到马桶盖上,尖声尖气的刺激他的耳膜,“小少爷为了看得见阳光把窗户炸了,现在又为了睡懒觉不去晒太阳!小少爷怎么可以这样子!”“行了!”原先还迷迷蒙蒙没睡醒的西里斯彻底被吵醒了,但醒了不代表脑子清楚,他的头嗡嗡做响,几乎忘了他姓的是布莱克(而不

  • 妖志私人公关

    黄煜与罗笙站在门口,敲门,门自动打开了。办公室居然没人,黄煜似乎是经常上来,轻车熟路的找了个座位悠闲的看起书来了,对站在一旁的罗笙说:“请坐,白总这会儿在那里面,耐心等待一会儿就好。”黄煜指了指一张桌子后面的门。罗笙清了清嗓子。“这办公室也是出奇的大,那扇门后面是什么?”黄煜将食指放在嘴边:“机密。

  • [BTS]给点阳光就灿烂第6章在线阅读

    周巧云领许晨来到他的房间并未立刻离开。许晨有些奇怪,问:“你不走吗?”周巧云顿了下才说道:“你可以给我看下你的...琳吗?”“你不是看不上吗?有什么好看的。”许晨并不想理会她。周巧云因为自己背景关系,知道了许晨的部分情报。和那群工程师一样,她并不是很相信许晨这样的年轻人能研发出人工智能,也觉得即便研

  • 远古行动在线阅读第4节

    (1)加一加:加高、加厚、加多、组合等。(2)减一减:减轻、减少、省略等。(3)扩一扩:放大、扩大、提高功效等。(4)变一变:变形状、颜色、气味、音响、次序等。(5)改一改:改缺点、改不便、不足之处。(6)缩一缩:压缩、缩小、微型化。(7)联一联:原因和结果有何联系,把某些东西联系起来。(8)学一学

  • 最后一个僵尸之我与怪兽先生的小小约会(4)

    【注意!以下内容与正文内容无关。】西川:系统君,不带这么坑的哟;被怪兽先生追什么的才不有趣呢……====在西川气喘吁吁从天台跑到了楼下后,他绝望的听到了——“恭喜你跑完了十七楼高的这幢楼,不过很可惜的是,怪兽已经靠近这座楼了哦,所以,你还是继续跑吧!另外顺带说一下,其实这楼是带电梯的哦,很庆幸的是你

  • 揣着包子带球跑之技能(2)

    帝光场外的气氛一场的凝重。赤司死死的盯着高高跃起,又是一个漂亮灌篮的叶立英士,紧攥起自己的拳头。场上的比分至此已被完全追回,现在第二节还没有结束。“怎么会,大家就像是梦游了一样啊。”桃井焦急看着场内的人“连阿大和已经跑到前场的小紫都完全不是对手,怎么会这样!而且哲君像是被完全看透了一样,misdir